2002-02-07 12:15:58| 人氣60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藝術教育,居安也要思危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報載(中國時報,2002/02/07,19版):「台灣藝術大學與華藝數位藝術公司六日簽訂產學合作備忘錄,雙方共同開發的藝術圖像資料涵蓋台灣、大陸、西洋藝術家及故宮典藏逾十六萬張圖像,不僅是完整的資料庫,還將應用於各級學校教學,成為產官學界合作下,將傳統藝術科技活絡化的典範。」看到這則消息,心裡頭不覺又是一陣喜悅與壓力,喜悅來自於藝術資源數位化的結合與推廣逐漸在台灣社會裡頭擴延開來,當然一方面要感謝電子科技的不斷研發,另一方面則是願意將藝術資源數位化的人越來越多,觀念亦越來越新穎多元。說到壓力,那卻是來自於一種本位思考,因為目前在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任教,就會遺憾這樣子的產學合作不是發生在企業界與臺北藝大之間,而是在台灣藝術大學那邊。

「尤其藝術教育資料庫配合九年一貫課程,將是『藝術與人文』領域很好的教學參考資料,三月份將由學校試用,等九十一學年資料庫會更完整。」特別是這項資料還將應用到九年一貫「藝術與人文」領域,就讓人更覺氣結。長期以來,因為師院體系所培養的藝術人才與師資一直偏重在美術與音樂,無暇顧及舞蹈和戲劇,到了最近幾年,由於教改的緣故,表演藝術師資的缺乏才猛然成為各界所關心的一項課題;過去一年半來,也曾參與過臺北藝大教育學程中心與校務研發中心所舉辦過的幾次委員會議,從開會的資料與與會老師的發言中,常常會感到一股無力感,雖然臺北藝大在教育部所召開的許多研議會議過程中多有出席,但形勢比人強,常常有很多時候會議的方向並未被帶領到具建設性、前瞻性的正確方向,原因當然有很多,主要來自於教育政策的制定與資源的分配仍有許多問題與認知的間隙需要解決和填補。

邱坤良校長在學期末的校務會議上曾經強烈表示,現在整個藝術教育的遊戲規則幾乎都還是掌握在教育部相關單位的手上,他們編好了的劇本而由我們來粉墨登場,當然時常會發生削足適履的窘境;如果要讓我們自己上台自然舒服的演出,唯有以我們自身對於藝術教育的經驗與認知,將研議出來的方案呈給教育部,要求依我們自己規劃的劇本來演出,才有可能改善目前藝術教育在教育部裡尷尬的位置。

目前台灣幾所設有藝術教育的專業院校及科系所,有能力主導藝術教育政策走向的並不多,當然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在前文所提及的壓力源,雖然不見得所有的藝術資源都必須集中在臺北藝大,但每當我看到類似今天這則新聞,就會開始去探究為什麼不是臺北藝大,而是別的學校?一方面警惕自己還做得不夠,二方面也擔心是不是學校不夠積極去爭取更多的資源與策略聯盟。在學校市場開放的時代,就永續經營的品牌形象的建立角度而言,有可能會一步輸全盤輸;過去幾年,看到台灣藝大與台大戲劇系所的活動力不斷提昇與浮上檯面,對台灣整體的藝術活力絕對是積極影響的,只是有時總會覺得台北藝大有點安逸於創校前期所建立起來的基礎,是不是有點居安不思危了?也許是認為別的學校不是對手,但是在兩岸進入WTO之際,有沒有警覺到其實更多的競爭對手可能來自於海峽對岸或其它大陸呢?

台長: 于善祿
人氣(60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