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12:35:24 | 人氣(1,27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政治與經典的再現:2018年度觀察報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按:本文首登於ARTalks,http://talks.taishinart.org.tw/juries/ysl/20185e745ea689c05bdf5831544a】

台灣政治的紛亂狀態,總是有豐富的戲劇性;而劇場界對於政治狀態的再現,也一直保持高度的興趣。從「政治的再現」與「經典的再現」角度,來觀察2018一整個年度若干劇場作品的表現,不失為一個有意思的切口。

四個季度所累積的提名劇場作品,約莫有三十個,在這些作品當中,涉及政治再現者,差不多占三分之一。近年劇場界興起一股「妖怪熱」,以妖魔鬼怪為譬喻,再現現實政治與社會現象的光怪陸離,像是再現劇團《物怪之里》。現實中「轉型正義」的口號叫得響亮,手法卻磕碰坑疤,捉襟見肘,劇場倒是有人不忘初衷,就是要「重返」歷史的記憶,像是差事劇團《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入圍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和黑眼睛跨劇團《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性別政治的彩虹光譜,總是劇場比現實中更為燦爛奪目,像是「臺北藝術節」中由眾多團體所合作的《但是又何Night》;也有觸探愛慾、生死、道德底線的野孩子肢體劇場《繁花聖母》;更有將性別與情慾符號化,刻意操作灑狗血的芭樂戲技術的阮劇團╳李銘宸《再約》。全球化的年代裡,永遠有人願意居安思危,不讓台灣隔絕於戰爭與亞洲之外,於是有了黑眼睛跨劇團《戰場上的野餐》、心酸酸工作室《作為人類,在任何地方》、柳春春劇社╳區秀詒《南洋情報交換所》、台南人劇團《在世界的中心叫不到計程車,於是改搭Uber》,與慢島劇團《雲裡的女人》。

經典的再現、改編、重寫、挪借,則表現了劇場的遊戲性格,因為「再述故事」,便能加油添醋與重新詮釋,作品數量也占了一定比例。四把椅子劇團╳簡莉穎《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以及前次合作的《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後設重寫西方經典,並寫入了當代台灣「尼特」(NEET)與「魯蛇」(loser)。嚎哮排演《太空救援:果頭計畫》,萃取原劇經典的「徒勞等待」,耍嘴笑鬧中持續荒謬的情境。進港浪製作《來去天竺借本書》,藉經典來叩問自我人生的追尋。阮劇團╳流山兒事務所《嫁妝一牛車》(入圍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富含高度詩意與台語現代性的小人物悲喜劇。故事工廠《小兒子》,在原著父子耍白目的互動之上,加入了長期照護的當代社會議題。蘭陵40《演員實驗教室》與本事劇團《碰老戲——四郎》,則是以劇場重現劇場經典,並且都加入了演員自身的故事經驗。

老實說,如果不這樣看的話,只會讓人覺得2018年的劇場又是個「無關緊要的一年」(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台長: 于善祿
人氣(1,27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