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9 03:20:39 | 人氣(1,82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看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守夜者》的隨想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12113,週六19:30

地點:華山烏梅酒場

 

那天,Jeep帶著編劇阿Vee來班上做校園宣傳,和阿海的問答方式不同,阿Vee身為這齣戲的編劇,她較多地在介紹這個劇本的創作理念,也花了一些時間介紹劇中所關涉到的三個人物:佩索亞、翁山蘇姬和王丹。當她說到198964天安門事件以及王丹的時候,我們都注意到了台下的學生沒有什麼反應,甚至很多人根本不知道王丹是誰。說實在,我的衝擊蠻大的,我沒辦法接受這樣的台灣九十後世代,對那個風雲時代的人與事,無所知,無所感,於是我還是忍不住,在阿VeeJeep大致做完了宣傳介紹之後,上台補充了一些歷史背景。

 

以前我常說,九十後的台灣新生代早就對戒嚴/解嚴沒有什麼感覺了,我到今天才知道,天安門事件對他們而言,更像是未曾聽過的天方夜譚。後來再次遇到Jeep,她說她們這一代在台灣本土化教育成長,二二八才是重要的;而當下身邊所發生、所參與的,多半與環保、反核、土地正義、性別開放、反資本主義、反媒體霸權……等有關。我也終於才明白,為什麼當天課堂宣傳時,Jeep提到反核,會不由自主地哽咽了數秒鐘,真情流露,但態度是堅定的。

 

戲裡頭,翁山蘇姬和王丹的身影,相對而言,還是比較清晰的,尤其有2007年緬甸和1989北京天安門的「鎮暴」歷史紀錄影片的使用,更讓戲劇題旨與歷史及現實做了連結;看到這些歷史畫面,畫面不只是畫面,時代的記憶和激昂的情感也都隨之被喚回,不管那是在緬甸,還是在中國,做為一個有良知的人,對於民主與自由的追求,你不可能沒感覺,除非你已經無所謂或麻木了,那通常是行將就木和無力無奈。

 

佩索亞在他的文學創作中自由航行,翁山蘇姬和王丹都在他們的詩作和意志堅持中,永遠與無理的當權者抗爭到底,雖然個人與體制的對抗,經常是失敗多過於成功,但為自己的理念而活,而奮鬥,生命與生存的意義才得以完滿。

 

我們也看到好幾位民眾的受訪剪輯影片,有些是藝術家,有些是家庭主婦、老師,關於台灣社會或世界局勢的變化,每個人都提出了一些看法,至於改變或介入,多半都只能盡自己的一份心力;但也毋須過於悲觀,每個人都在自己的日常生活裡,進行一些生活小革命(就像《我的小革命:顛覆主流》、《我的小革命:永續生活》這類書所介紹的那樣),積少成多,涓滴成海。

 

和原來的劇本相比,演出多出了一些台灣社會情境元素,尤其像是《守夜者》之歌(有點rap風格),歌詞表達了對社會的不滿與無奈;另外,也有彩虹旗、反核、土地正義等社運的旗幟與布條;甚至在每一位觀眾席上,都可以拿到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協會所擺放的「歸零──重新思考零核電」折疊小說帖。演出的主題已經不再僅局限於「禁制」與「自由」的辯證,似乎還增添了政治正確與社會正確的表態。

 

只是我有時擔心這種「正確性」的置入性公共議題,會造成議題被消費或粗淺地符號化,似乎在劇中喊喊口號、舉舉布條,就可以拉抬作品的正確性,它可能成為不同意見的遮蔽幕與防固罩,也容易讓作品的藝術性被忽略。

 

這次的演出算是莫比斯的「科技跨界作品」系列,主要是在三個可以移動的白色大箱裡頭,各自裝設一架投影機,光影投到箱面時,有時是各自的畫面,有時則是三個組合成為一個畫面,變化多端,再加上箱子可以移動(只不過得靠演員與工作人員來推,有一點點不甚順暢),也讓整個表演空間有了許多變化與感覺,有時空曠,有時卻又顯得侷促,配合著不同場景的不同氛圍。

 

整個演出可以看成是佩索亞腦中劇場的外顯,光影、場景變化多端,幻想、虛構、歷史、真實相互穿梭來去,所有觀眾就像搭乘劇中的那艘小紙船,自由地遊盪,一場精神豐富的旅程之後,又回到原點,箱子不斷被移離觀眾席,越來越遠,觀眾的視野也越打越開,自由想像的空間也越發寬廣。

台長: 于善祿
人氣(1,82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