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30 11:55:13| 人氣2,28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不停地行走與回憶──評「房間裡的貝克特」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06年4月12日至14日
地點:牿嶺街小劇場
貝克特百年冥誕戲劇祭‧第二檔演出「房間裡的貝克特」
演出單位:五節芒劇團
《落腳聲》導演:曾啟明
《克拉普的最後一卷錄音帶》導演:鹿心雨
照片提供:五節芒劇團
攝影:許彬

觀眾在進場時,一位身穿漁網狀寬袍的女人(吳文翠飾),就已經在下舞台左右來回地走動,她走在一塊長條形的明亮的可以反光的板子上面(似乎是金屬板),除了可以聽見不斷來回行走的腳步聲之外,全場靜默,背景黑暗──我們已經坐在《落腳聲》開場的觀眾席裡。

戲正式開始之後,一盞陰微的亮光打照在左後舞台的一張大臉(黃大有飾)上頭,當女人開始與大臉對話,我們頓時得知兩者的母女關係,母親近九十歲,女兒四十歲左右,看似大去之期不遠的母親,與照侍其側的女兒,在編劇貝克特╱導演曾啟明的極簡劇場風格處理下,一個死不了,一個離不開,也不會有其他人進來,兩人存在的最大證明就是腳步聲與對話,但卻有一種莫名的控制與受控關係,存乎兩人之間。

中場休息之後,觀眾再度進入場內,很明顯地看到五個空紙箱,看似散落卻又似乎刻意排成了接近橢圓形的裝置,右後舞台一個躺睡中的女人漸漸醒來,走到五個紙箱群的中間,開始剝橘子、吃橘子、找光碟、看錄像、聽錄音、接電話……獨自一人,回憶過往的美好;但真是美好嗎?因為回憶的影像與真實情況的錄音,卻是不同的故事,是記憶出了錯,還是刻意選擇了美好的一面,扭曲了醜惡的另一面。

這原本是貝克特的《克拉普的最後一卷錄音帶》,經過導演鹿心雨的重新詮釋之後,已經有了新意。她首先將原是男性的克拉普改成了以朱心瑩所飾演的單居女人,將原本美好回憶的錄音內容,改成了記憶可能會篩選與錯置,將錄音帶這個重要的回憶介質,改用當今極為普遍的光碟,甚至在結尾安排了五位所謂「廣大的克拉普」演員(曾啟明、陸慧綿、李佳穎、李淑瑜、陳延晁飾),讓他們╱她們上台,也吃橘子或香蕉,也接電話,也做一些之前這個女人所做過的一些動作,企圖表達克拉普不是獨特地存在於戲劇之中,其所面臨的回憶窘境,也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就以上幾點看來,鹿心雨已經擴大了克拉普的普遍喻意了。

在貝克特的百歲冥誕,對他在世的作品提出回應、挑戰、詮釋、質疑,應該也是對他的一種致敬吧!畢竟當年他也是以同樣類似的態度,來反思整個人類現代文明的荒謬情境的啊!

台長: 于善祿
人氣(2,28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