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衛院研究:腸道感染,... 肺炎十大死因第3位 接…如鏡子般反照的超美夕陽! 國際人權退化 政治人物...
2011-05-29 17:43:47 | 人氣(45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魔王的法則4-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那道嬌小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自己視界內,法利爾不知該如何是好,心想先去找安德拉斯商量一下這件事,一轉身,就看見龐大的黑影籠罩自己。

 

  「你們吵架啦?」

 

  安德拉斯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定睛一看,原來黑影正是安德拉斯,法利爾沒好氣地贈送她一記白眼。「不要無聲無息地站在別人後面。」

 

  「這麼膽小哦。」安德拉斯取笑他。「我剛剛回頭來找你們時,剛好看到你們跑走,追上來又聽見小鬼大吼大叫,吵架哦?」

 

  「妳不是要去喝酒嗎?」法利爾反問她。

 

  提到喝酒這件事,安德拉斯就一臉忿怒。「酒館居然沒營業,氣死我了!」

 

  「會不會今天是定休日?」

 

  以前他常跟安德拉斯到雷因斯特喝酒,這裡的酒館天一亮就開門營業,直到夜深人靜時才休息。

 

  「怎麼可能!以前就沒見它休息過。」安德拉斯想也不想就反駁。她之所以喜歡到雷因斯特喝酒,就是因為這裡的酒館全年無休,無論她哪時想喝酒都可以來這裡喝。

 

  「說不定老闆換人了。」

 

  「……先別提老闆有沒有換人,我發現一件怪事。」繼續討論酒館營不營業似乎沒意義,因此安德拉斯改變話題,提出她剛剛的發現。

 

  「怎麼?」

 

  「雖然廣場中心的市集人山人海,但是街上其他地方都很冷清,店家也都關著大門。我這樣一路走過去沒看到半個人走在街上。」

 

  與熱鬧、繁華的市集相較之下,顯得極為不尋常。安德拉斯在前往酒館的途中察覺了這股詭譎的突兀感,因此當她看到酒館沒有營業時,立刻回頭找法利爾告訴他這件事。

 

  法利爾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艾克斯剛剛說的事,「難道……」

 

  「法利爾?」安德拉斯見他一臉大事不妙的模樣,心中不免疑惑。

 

  「快……我們快去找艾克斯!」

 

  「嗄?」

 

  還來不及行動,周遭的景色突然暗了下來。

 

  原本晴朗無雲的天空烏雲覆蓋,先前聽到鼎沸的喧嘩人聲瞬間死寂,就連他們身邊的建築物景致也變得破損不堪。

 

  倒塌的屋舍間滿佈發黑的血液,此刻法利爾與安德拉斯所站的橋搖搖欲墬,原是清澈可見悠遊魚影的護城河不知在何時乾枯,底下還看到無數具殘缺的白骨、屍骸。

 

  極其詭譎的是,儘管肢體殘缺不全,唯有頭顱被完整的遺留下來,凹陷的眼眶流出兩行猙獰的血淚,哀嘆著自己淒慘的遭遇,同時勾起法利爾深埋在心中許久的過去。

 

  就算心中再清楚不過倒在腳邊的屍體並不是他重視的人們,他仍然無法克制自己將之一一重疊在一起。

 

  他們已經死了!

 

  不對!他們「再次」死在我面前,我「又」來不及救他們──法利爾阻止不了這個念頭在腦海中喧嘩,他彷彿聽到責備聲一句接一句,像是要撕裂他的心那般強烈。

 

  「法利爾!法利爾!」

 

  安德拉斯的呼喚他置若罔聞,平常無論再怎麼深沉依舊閃爍明亮光澤的黑眸,此刻凝視著橋下屍骸時,竟是如同死亡般黯淡無光。

 

  跟六年前他們初識時一模一樣的眼神。安德拉斯心底萌生不妙,「法利爾!你發什麼呆,快給我醒醒!」

 

  「如果那時我有力量的話……」法利爾沒有回應安德拉斯,一逕沉浸在絕望的過去裡。「如果那時我跟他們一塊死亡的話……」

 

  此刻心中的悲慟或許就不會存在,他也不用永遠懷抱著絕望活下去了。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活下來呢?

 

  驀地,眼前閃過一抹銳利的銀芒,法利爾甫回神,就看見安德拉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巨劍砍向他。法利爾狼狽地跌坐在地,怒目以對。

 

  「妳突然間幹什麼?!」

 

  安德拉斯一把揪住他的領子,將他拉到面前。「你要我提醒你幾次,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們這些傭兵團的同伴,別忘了這六年來我們共處的日子!」

 

  六年前僅十六歲的法利爾被前團長收留,初次來到傭兵團的法利爾,像個沒有生命的娃娃,既不主動與別人交談,也時常一個人獨處,前團長叫他做什麼他就做,眼神空洞如黑夜。

 

  她與亞魯努力了兩年,才讓法利爾逐漸敞開心防,能夠像現在這樣談笑風生,甚至自信耀眼,是從兩年前才開始的。

 

  成為傭兵團的一員至今已經經過六年,其中有四年的時間法利爾都在復健他的心理,好不容易才走出家破人亡的陰霾,好不容易他的眼眸點綴了光芒,身為他的摯友,安德拉斯絕不希望他又變回以前的模樣。

 

  或許是安德拉斯的提醒產生效用,也可能是她抓著他的力道太用力,法利爾皺起眉,掙開她的手,澀然一笑。「我沒事了……抱歉。」

 

  你的表情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安德拉斯嘀咕,深知法利爾不喜別人深究的性格,她見法利爾稍稍恢復精神後便安了心,這也才想起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們還是快點找到艾克斯,好離開這座死城吧。」

 

  提到艾克斯,法利爾臉上表情一頓,充滿猶豫、遲疑。艾克斯隱藏在背後呼之欲出的真實身分令他卻步,看到逢魔造成的現況,他不曉得自己是否還能用平常的表情面對艾克斯。

 

  「喂,你還發啥愣呀?」安德拉斯用力拍他的背。

 

  很痛耶。正想這麼抱怨,突然一陣拉長的哀嚎聲從天而降。

 

  「哇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不約而同地往上看,一道黑影從前方不遠處呈拋物線朝他們而來,直直地在他們頭上落下。

 

  「哇啊!」

 

  「……!」

 

  「喔呀!」

 

  接到黑影時,兩人也一同跌坐在地。

 

  「好痛痛痛痛……」上半身躺在法利爾身上,下半身坐在安德拉斯身上的艾克斯發出低吟,他尚未注意到自己此時的狀況。

 

  跌倒時不小心撞到後腦的法利爾僅僅悶哼一聲,皺眉、閉眸,試著壓下那份疼痛,也壓抑想要罵人的衝動。但是很顯然地,安德拉斯並不像他這麼好脾氣。

 

  「臭小鬼!該說痛的人是我們吧!」承受了艾克斯大部分重量,以及重力加速度所引發的衝擊,安德拉斯可以說是被壓倒在地,背部狠狠撞上地面讓她痛得齜牙咧嘴,開口罵人時還不忘用力捏艾克斯的臉。

 

  聽到安德拉斯的怒罵,艾克斯才發覺自己正壓在他們兩人身上,一股勁兒跳起,離他們好幾步遠,以警戒的眼神注視他們。

 

  「你那是什麼表情?」

 

  甫起身,安德拉斯便感受到艾克斯不帶善意的瞪視,仔細一瞧,那並非是針對自己,而是射向她身旁的法利爾。

 

  真的是尷尬了。法利爾滿心無奈,艾克斯眼底的敵視之意顯而易見,這十幾天來的相處,好不容易讓艾克斯卸下的心防,全在剛剛那一瞬間變成白費心力。

 

  縱使法利爾心知是耿耿於懷的自己有錯,此時要他再像原本那樣和艾克斯相處,他反而不知該怎麼做……

 

  沉重的氣氛瀰漫在法利爾與艾克斯兩人之間,安德拉斯撓著臉,不知是否該介入干涉,然而在她還未得出結論之前,一道清脆、甜美的好聽嗓聲自半空中傳來,憾動著他們周遭的空氣。

 

  「親愛的君主陛下,您又何必逃如驚弓之鳥呢?」

 

  隨著美聲揚起,三人面前的景色產生扭曲,一道紫紅色光暈包圍著一名背負單翼的女子出現在他們面前。

 

  女子穿著只足夠遮掩重要部位的曝露服飾,黑色皮革製的單肩襯衣被她豐滿的胸部撐得彷彿快爆開來似的,而下半身也僅僅一件薄紗輕掩,曝露在他們面前的小麥膚色,使她洋溢著魔魅的性感氣質。

 

  燦金色的及臀長髮在她曲線優美的背部飄逸,時而滑過臉頰、時而劃過眼眸,使她一雙紫羅蘭般的眼眸更顯妖魅。

 

  「死人妖,我我我我我……我才不是你的君主!」艾克斯強忍內心的恐懼,努力朝她大吼,但是顫抖的語音卻洩露了他的心緒。

 

  纖影在半空中閃爍幾下後消失不見,眨個眼竟在眾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出現在艾克斯面前。

 

  長指勾起艾克斯的下顎,女子燦笑得更加詭魅。「的確,就憑您這副人類的虛弱模樣,還不能算是我偉大的君王。」

 

  「唔……!」艾克斯咬牙忍住想要揮開她的衝動,但是他不行動不表示旁邊的人會冷眼旁觀。

 

  安德拉斯大劍一揮,直接朝他們兩人中間砍下,法利爾更是眼明手快地將艾克斯拉至身後保護,與安德拉斯相偕護在艾克斯面前,冷眼瞪視迅速退開的女子。

 

  「妳是誰?!」

 

 

 

 

 

台長: 無法回應的長老
人氣(45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魔王的法則 |
此分類下一篇:魔王的法則5-1
此分類上一篇:魔王的法則4-1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