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25 10:29:33 | 人氣(1,24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學涯譯萃】粕谷一希〈奇緣〉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中人像為昭和、平成時期的日本政治思想史家坂本多加雄(1950-2002)。昭和五十四年(1979),就讀東京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課程的坂本發表首篇學術論文〈福地源一郎的政治思想〉,成為往後一系列近代日本知識人研究的起點。隔年起,在學習院大學法學部執教鞭。昭和五十八年(1983),以論文《山路愛山及其時代─「平民主義」中的政治與社會─》獲東京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昭和六十二年(1987),升任學習院大學法學部教授。平成三年(1991),《市場・道德・秩序》一書出版,獲三得利學藝獎和日經經濟圖書文化獎,備受學術界重視。之後,研究方向一變,開始追索日本這個國家的「來歷」,並以之為畢生事業。平成八年(1996)刊行而獲讀賣論壇獎的《象徴天皇制度與日本的來歷》,就是此項研究的結晶。藉知識人研究在日本社會科學界登場的坂本,也常跳出學術研究的圈子,於報章雜誌上揮舞健筆議論時事,在知識界樹立保守派論客的形象。然而,平成十四年(2002)癌症卻無情地奪去其命。平成十七年(2005),學習院女子大學講師杉原志啓(1951-)整理坂本往年著作中未曾出現的論稿,交由東京的藤原書店刊行《坂本多加雄選集Ⅰ・近代日本精神史》和《坂本多加雄選集Ⅱ・市場與國家》,將這位早逝學人留下的豐富遺產完整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譯前說明】

坂本多加雄(1950-2002)在日本知識界擁有相當的影響力,與不少人士熟識。知名報人、評論家粕谷一希(1930-)便是其中之一。粕谷此文是在平成十七年(2005)藤原書店出版兩冊《坂本多加雄選集》時刊登在該書店的機關雜誌《機》上,從文化者的旁觀角度追述坂本的個人特質、學問成就以及兩人在公私兩方的往來。

【作者簡介】

粕谷一希(1930-),昭和、平成時期的報人、評論家。東京都人。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昭和三十年(1955),進入中央公論社工作。昭和四十二年(1967)起,擔任《中央公論》的編輯長。昭和五十三年(1978),離開中央公論社。退社後,在多彩的著述工作外,出任東京都文化振興會之季刊雜誌《東京人》的編輯長,並設立都市出版有限公司。著有《河合榮治郎》、《中央公論社與我》、《反時代的思索者》等。


〈奇緣〉

坂本多加雄君和我,年齡上差了二十歲。原本,應該不會有緣認識,但坂本君大學畢業而進入研究所就讀時,加入我曾待過的大專學生團體「周六會」,因而結下了不可思議的緣分。

坂本君最後還是寄宿在我的友人且是周六會成員的岩崎寬彌所私設的學生宿舍,而且成了我一高時代的同班同學、在駒場專攻比較文學的學者芳賀徹他家的家庭教師。因為這些事,我對坂本君的印象很強烈,也聽到了關於他的傳言。

從以前起,我家的家境就不算差,不只是我,連家人都喜歡找人共聚作樂,所以經常會有學生、編者或研究者、學者、文士來家中聚會。

坂本君在研究所時期,以周六會上的讀書會的領導者身分,帶著十名左右的學生到我家來。某次,坂本君的「丸山眞男評」,在我的腦海裡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清楚記得,其批評之敏銳以及帶給我自身的啟發。

坂本君是真正的愛書人。不過,說他愛書,倒不如說他愛舊書。他常常在見到我後,得意地把在神保町舊書店前發現而以廉價購入的明治年間刊行的書籍拿給我看。「哇!這個男人才是真正的學者」,是我的真實感受。這或許是由於當時他以福地櫻痴、山路愛山、中江兆民等在野的文人為研究對象的緣故,然而,對他而言,逛神保町的舊書店,有著超越此類研究的無價喜悅。只有擁有這種愉悅感的人,才具備真正的學者的條件。

有一次,我介紹坂本君給創文社的相川養三君。我之所以介紹,是在他的研究論著《山路愛山》列入吉川弘文館的人物叢書出版時,驚訝於他大幅刪減了當初的研究內容。當時,真實的情況是,除了岩波書店外,也只有創文社能讓學者安心出版研究書。

承蒙相川君的盛情,坂本君的《市場、道德、秩序》遂列入創文社的自由學藝叢書之一而刊行。這本書還獲得該年的三得利學藝獎。此書是以明治思想界的大師諭吉、蘇峰、兆民、秋水為素材,同時就1990年代最重要的問題市場主義的經濟思想和道德、社會秩序之間的關聯,進行廣泛的考察、討論。另一方面,探討和西洋思想進行正面對決的明治思想家們且思考今日最具現代性之課題的態度,雖然是極為古典的,但也可說是激進的態度。這種態度,是耐得住青年時代漫長的沈潛期而專心於研究生活的結果,或成果吧!

1990年代,坂本多加雄出版了《日本能談自己的來歷嗎》、《象徴天皇制度與日本的來歷》兩本歷史書。這兩本書都是探求日本人的身分認同,直接解決難題的具備此類問題意識的書籍。

這樣的提問,超越了近代實證主義史學的範疇,以實際的態度深入其中。「來歷」這個詞彙,是能捕捉到這種微妙差異的優美日文。

當時,和我有關的《文化會議》、《ΑΣΤΕΙΟΝ》、《國際交流》、《外交廣場》等刊物,他是常搭檔的的執筆者。凝視著《著作目錄稿》,再一次讓我對他和我這種可稱為著作家和編輯者之間挑戰與應戰的共同作業進行過那麼多次感到驚訝。

「想寫通史」,是他從某次開始常掛在嘴邊的話。或許在他眼中,偏頗歪曲的通史太多了,才深感公正的通史之必要吧!

從這裡,坂本君踏入了教科書問題的世界。我認為這雖是啟蒙的工作,但實際上是介入了許多黨派性與商業買賣所糾結的世界,而抱持反對的態度。不過,他是一位典型的學者,卻也是情感豐沛的人。

如今,他的迷惘、摸索與熱情之種種,我想我能認同了。

晚年的他,深感「國家學」之必要。丸山眞男在戰後要求政治學從國家學自立出來的命題,到後來的發展和結論是國家觀的喪失,因而讓他重視此必要性。


譯自:粕谷一希,〈奇緣〉,收入《機》2005年10月號。

圖片來源:http://blog.melma.com/00112192/200403

※請安裝櫻花輸入法或是微軟IME等任何日文顯示軟體,以利閱讀。

台長: 寂寞道人殊一
人氣(1,24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