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車入主加碼抽100萬現金 Bentley全系列車出清如何在股市上創造驚人財富 鈕承澤模仿秦偉犯罪!她...
2004-08-26 17:24:51 | 人氣(3,20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辨道疏譯】西鄉隆盛《南洲翁遺訓》(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為岩波書店《西鄉南洲遺訓》的封面。遠在明治二○年代,西鄉隆盛(1827-1877)的遺訓就以《南洲翁遺訓》之姿刊行了。其後,在昭和十四年(1939),山田濟齋(1867-1952)所編的《西鄉南洲遺訓》,由東京的岩波書店出版。除《南洲翁遺訓》和《手抄言志錄》二作之外,又收錄西鄉的軼聞以及其於天地自然、人倫之道、經國要諦的問答、書簡、遺教。西鄉言論的精粹,透過此文庫版的發行,深入家家戶戶,而西鄉也以此獲得後人絕高的敬愛)



《南洲翁遺訓》(下)

二十一、道為天地自然之道,故講學之道以敬天愛人為目的,而修身以克己為終始也。克己之鵠的在「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論語》)。凡人以克己成,以自愛敗。試觀古今之人物。創業之人其事大抵十之七八能成,至終所餘二三能成之人希,乃起初能慎己敬事故,而功亦立名亦顯。隨功立名顯,不覺自愛之心起,恐懼戒慎之意弛,驕矜之氣漸長,倚恃其能成之事業,確信能全成而胡為,終至失敗,此皆自招也。故克己,而於不能聞見處戒慎也。

二十二、克己,克於臨事臨物時則能善克。試先以精神克也。

二十三、志於學者,不可不宏大規模。然而,惟偏倚此,則疏於修身,故始終須克己修身也。宏大規模,以之克己。思男子須容人,不可為人容,書古語以授:「恢宏其志氣者,人之患,莫大乎自私自吝,安於卑俗而不以古人自期」。請問期古人之意?「以堯舜為模範,以孔夫子為教師也」。

二十四、道乃天地自然之物,人以之行,應以敬天為目的。天不分彼我同等愛之,故人應以愛我之心愛人也。

二十五、勿以人為對手,而以天為對手。以天為對手,則盡己而不咎人,可省我誠之不足。

二十六、愛己為惡之首也。不能修業、成事、改過,且伐功生驕慢,皆由自愛而生,決不可偏私愛己也。

二十七、改過時,直承己過,則為善。棄其事不顧,立即踏出一步。思悔過,而遮掩擔心,與打破茶碗集碎片者,同為無益也。

二十八、行道無尊卑貴賤之別。要言之,堯舜王天下日理萬機,然其職為教師也。孔夫子自魯國始,皆不為各國所用,屢逢困厄,匹夫以終,然三千之徒皆行道也。

二十九、行道者,固逢困厄,雖立何等艱難之地,然與事之成否、身之死生毫無關係也。事有擅與不擅,物有成與不成之人,自然亦有動搖之人。人須行道,蹈道則無擅不擅長,亦無成不成之人。故只管行道樂道,若逢艱難而思凌之,則越發行道樂道。予自壯年屢罹艱難,故今遇何事,不致動搖,實稱幸也。

三十、不要命、不要名、亦不要官位、錢財之人,困於處置也。無此困於處置之人,不能共艱難以成國家之大業。然而,此般人士,可謂未能為凡俗之眼看破,若問今可有《孟子》「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者般為人所仰之人物?答曰:「誠然,無立道之人,不能得此精神也」。

三十一、行道者,天下毀之決無不滿,天下譽之亦不自滿,此乃自信深厚之故也。其工夫,熟讀韓文公伯夷之頌(註四)可得。

三十二、志於道者,不貴偉業也。司馬溫公云,閨中私語亦無不可對人言。可知慎獨之學。出人意表好一時快意,乃幼稚之事,可戒。

三十三、平日不蹈道之人,臨事狼狽,不知如何處置也。譬若鄰近起火,平生懂處置者毫不動搖,甚而一人應付。平日不懂處置者,惟狼狽耳,遑論一人應付。同之,平生非蹈道者,臨事不能籌策也。予數年前出陣之日,對兵士言:「我備充分與否,只憑我方之目不能見,試入敵人之心刺探之,此為首要之備也」。

三十四、平日不可用計略。行事以計,其跡明顯不善,後必悔也。惟臨戰不可無計略。然平日用計,臨戰則計不出矣。孔明平日不用計,故有事而能照其意行奇計。予撤回東京時,對弟(註五)云:「至今未曾用計,故所遺之跡並不濁雜,僅此可見」。

三十五、籠絡人陰以謀事者,縱能成其事,然以慧眼見之則醜態畢露矣。推人須以公平至誠也。不公平則不能攬英雄之心也。

三十六、無成聖賢之志,見古人事跡,而思己終不能及,此較臨戰脫逃猶卑怯也。朱子亦云見白刃而逃者不得已。以誠意讀聖賢之書,若不能體驗其作為,惟知彼言彼事,無益也。予聞今人之論,如此精湛,然精神不能通貫其行,僅止口舌之言,故無欽佩之意。見有真作為之人,實感佩也。空讀聖賢之書,同旁觀他人之劍術,自己全不能解。己若不能解,萬一交手時除逃避外無他也。

三十七、為天下後世信仰悅服者,只是一箇真誠也。古來報父仇之人,不計其數,其中惟曾我之兄弟(註六),至今未有兒童婦女不知,此乃超群且誠篤故也。無誠而為世所譽,乃僥倖之譽也。若誠篤,縱使當時無人知曉,後世必有知己也。

三十八、世人所言之機會,多指僥倖之得。真正之機會,在盡理以行、審勢以動。平日憂國憂天下之誠心不厚,只趁時而成之事業,決不致長久。

三十九、今之人,以為有才識則事業隨心以成。然任才為事,難見阽危。體有,即用行。今已不見似肥後(註七)長岡先生之君子,予嘆息之,書古語以授:「夫天下非誠不動,非才不治。誠之至者,其動也速。才之周者,其治也廣。才與誠合,然後事成」。

四十、從翁驅犬追兔,跋涉山谷終日放獵,傍晚投宿一田家,浴畢心神爽快,悠然以言:「君子之心常如斯」。

四十一、修身正己,具君子之體,卻不能處置之人,與木偶人無異。譬若數十之客不意來訪,縱思如何招待,事前若無器具調度之備,惟擔心耳,不能善應。平日有備,縱數人來,能應數而待也。故平日準備甚為要緊,且書古語以賜:「文非鉛槧也,必有處事之才。武非劍楯也,必有料敵之智。才智之所在一焉而已」(宋‧陳龍川《酌古論‧序文》)。

(追加)一、當事勿憂思慮之乏。凡思慮應於平生默坐靜思之際。至有事之時,十中八九遂能履行。當事率爾思慮,如臥床夢寐之中得奇策妙案,然至明朝起床之時,多類無用之妄想。

(追加)二、成漢學者,可漸就籍學道。道乃天地自然之物,無東西之別。苟欲知當時萬國對峙之形勢,可熟讀《春秋左氏傳》,進而輔以《孫子》。應與當時之形勢相去不遠。

註一:(譯注)戊辰之義戰,即維新政府和反新政府諸藩、舊幕府勢力從戊辰之年的慶應四年(1868)元月至隔年五月之間的內戰「戊辰戰爭」。在慶應三年(1867)十二月九日的小御所會議上,新政府議定前將軍德川慶喜(1837-1913)須辭官納地,舊幕府方面不服而舉兵,慶應四年(1868)一月三日遂爆發鳥羽伏見之戰。此戰得勝的政府軍,發布對慶喜和會津藩的追討令,從東海、東山、北陸三道向江戶進軍。二月,慶喜謝罪,表恭順之意,退出江戶城。四月十一日,江戶無血開城,但舊幕府的主戰派仍持續抵抗。不久後,新政府在五月十五日的上野戰爭,討滅彰義隊,恢復關東的治安。受新政府之命追討會津藩的東北諸藩,請求新政府能寬大懲處會津藩,卻以失敗終。五月,東北諸藩以仙台、米澤兩藩為中心,結成奧羽列藩同盟。而後發展為奧羽越列藩同盟,和新政府展開東北戰爭和北越戰爭。九月二十二日,會津城陷,東北諸藩降伏。另一方面,舊幕府的海軍副總裁榎本武揚(1836-1908)在八月率艦隊逃出江戶,十月登陸蝦夷地,在此建立蝦夷島政府。隔年五月十八日,反政府軍的最後據點箱館五稜郭陷落,箱館戰爭告終,內戰亦隨之結束,明治新政府得以確立其統治地位。
註二:(譯按)「幾歷辛酸志始堅,丈夫玉碎愧磚全。一家遺事人知否,不為兒孫買美田」之七絕,為西鄉隆盛(1827-1877)所作之〈偶成〉,出自西鄉給大久保利通(1830-1878)的書信。素來簡樸持家的西鄉,不喜政府官員生活之優裕。對於同僚大久保建新邸的行為,也不能茍同,故在信中以詩言志。
註三:(譯注)東湖先生,即藤田東湖(1806-1855),江戶後期的思想家。水戶藩人。名彪,字斌卿,號東湖,通稱虎之助。藤田幽谷(1774-1826)之次男。文政十年(1827),繼承家督,任彰考館編修。在藩主繼嗣的問題上,為擁立德川齊昭(1800-1860)而盡力。齊昭繼位後,成為藩主的側近,推動藩政改革。弘化元年(1844),齊昭被幕府命以「謹慎」(閉居不得出之刑),其亦受蟄居幽閉之處分。嘉永六年(1853),因齊昭參與幕政,而以齊昭側近的身分重歸藩政。與橫井小楠(1809-1869)、橋本左內(1834-1859)等人交往,以其尊王攘夷論,在尊攘派人士中居領導地位,對後期水戶學的確立貢獻甚大。安政年間發生大地震,在江戶被壓死。著有《正氣歌》、《回天詩史》、《弘道館記述義》等。
註四:(譯按)韓文公伯夷之頌,指韓愈(768-824)的〈伯夷頌〉。韓愈撰此文以頌伯夷不顧天下是非、特立獨行的精神。
註五:(譯注)弟,即西鄉從道(1843-1902),幕末時期的薩摩藩士、明治前期的軍人、政治家。薩摩藩人。西鄉隆盛(1827-1877)之弟。參與寺田屋騷動、薩英戰爭和禁門之變,出兵戊辰戰爭。明治二年(1869),赴歐調查兵制。明治七年(1874),以台灣蕃地事務都督的身分,強行征伐台灣。明治十一年(1878),就任參議。第一次伊藤博文(1841-1909)內閣以後,出任歷代內閣的海軍大臣、內務大臣。明治二十五年(1892),設立國民協會。晚年擔任元老一職。
註六:(譯注)曾我之兄弟,即鎌倉前期的武士曾我祐成及曾我時致二兄弟。其父河津祐泰(?-1176)為伊豆豪族,安元二年(1176)遭同族之工藤祐經(?-1193)殺害。之後母親再婚,嫁至相模國曾我莊,兩人在此長大,改姓曾我。建久四年(1193)五月,源賴朝(1147-1199)在富士野舉行圍獵,兩人趁此時合力殺死工藤報父仇。得手後兄當場為仁田忠常(?-1203)所討,而弟欲襲源賴朝之寓所,卻被捕殺。此復仇事件因《曾我物語》一書而廣為人知,並屢次改編成戲劇上演。
註七:(譯注)肥後,日本舊國名之一,地當熊本縣全境。


譯自:西郷隆盛著,山田済斎編,《西郷南洲遺訓》(東京:岩波書店,1979),頁5-20。

圖片來源:
http://www.e-hon.ne.jp/bec/SA/Detail?refShinCode=0100000000000001834040

※請安裝櫻花輸入法或是微軟IME等任何日文顯示軟體,以利閱讀。

台長: 寂寞道人殊一
人氣(3,20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