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29 17:13:38| 人氣1,37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怪談譯壇】小泉八雲(Lafcadio Hearn)〈被埋葬的秘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為東京都豊島區雜司谷墓地,正中央的墓碑為明治時期的作家兼英國文學研究者小泉八雲(Lafcadio Hearn, 1850-1904)之墓,兩旁則是其家人之墓。四十歲才來到日本的小泉,原本只打算停留一段時間,卻沒料到日後竟投身於介紹日本文化的創作活動而終老該地)



【作者簡介】

小泉八雲(1850-1904),明治時期的作家、英國文學研究者。原籍英國,生於希臘,本名Lafcadio Hearn。明治二十三年(1890),作為雜誌的特派員而來日,對古日本懷抱濃厚的興趣。同年至松江,擔任松江中學的英文教師,與當地士族之女小泉節子結婚。明治二十四年(1891),到熊本的第五高校任教。明治二十九年(1896),入籍日本,改名為小泉八雲。此年九月,東京帝國大學聘他為文學部的講師,因而搬到東京。在松江中學、五高和東大執教的期間,並從事日本研究的工作,以《來自東方》(Out of the East)等隨筆集,將日本的風土民情介紹到歐美。明治三十六年(1903),辭去東大教職。隔年成為東京專門學校(早稻田大學前身)的英國文學講師,九月二十六日因心臟病發作,在自宅去世。主要作品有《陌生日本的一瞥》(Glimpses of Unfamiliar Japan,1894)、《來自東方》(Out of the East,1895)、《心》(Kokoro,1896)、《佛田的落穗》(Gleanings in Buddha-Fields,1897)、《異國風物及回想》(Exotics and Retrospectives,1898)、《靈的日本》(In Ghostly Japan,1899)、《陰影》(Shadowings,1900)、《日本雜記》(A Japanese Miscellany,1901)、《骨董》(Kotto,1902)、《怪談》(Kwaidan,1904)及《日本:一個解釋的嘗試》(Japan: An Attempt at Interpretation,1904)。


〈被埋葬的秘密〉

很久以前,丹波國住著一位名叫稻村屋源助的富有商人。他有個女兒,叫做阿園。那阿園生得聰慧貌美,商人便想,只讓她在鄉下師傅的教導下長大成人,未免太可憐了。於是,他派幾位可靠的隨從,護送女兒到京都,讓她向京都的婦女學習優雅教養。學成後,阿園嫁給了父親那邊認識的商人長良屋。她和丈夫在一起渡過將近四年的幸福時光。夫妻倆還育有一個男孩。沒想到,就在婚後第四年,阿園卻染病去世。

在阿園葬禮結束的當晚,她的小兒子說,母親回來了,就在樓上的房間。她看著兒子微笑,卻無法開口說話。兒子覺得恐怖,而跑下樓來。因此,家裡一些人,便到樓上有阿園的房間查看。藉著房內神龕前的小燈燃起的亮光,他們見到死去的母親,頓時大驚失色。阿園看上去好像站在仍放著自己首飾和衣服的衣櫃前。她頭部和肩膀的輪廓很清楚,但腰部以下逐漸稀薄,以至於看不見了──像是她在鏡中的模糊影像,以及水中浮影般的透明。

家人很害怕,趕緊離開房間。當他們聚在樓下七嘴八舌討論時,阿園的婆婆開口說道:「女人啊!總愛自己收藏的小東西,而阿園更捨不下身邊之物。她回來,或許是為了看看它們吧!很多人死後,都會這樣的──除非施捨這些東西給佛寺。如果我們把阿園的衣物和腰帶捨給寺廟,她的靈魂大概就能安息了」。

為了儘早解決此事,眾人立刻就同意了。隔天早上,衣櫃的抽屜被清理一空。阿園的首飾和衣服,全送到寺裡。但是,隔夜阿園又回來,和以前一樣看著衣櫃。而且,下個和下下個晚上...每天晚上都來──家中上下為此驚恐不已。

阿園的婆婆只好到佛寺,將原委一五一十的說給住持聽,並徵詢他的意見。該寺為一禪寺,而住持太玄和尚,人們都知道他是精通學問的老僧。太玄和尚就對她說:「在衣櫃的裡面或附近,一定有東西讓她念念不忘」。「但抽屜都被我們掏空了」,阿園那年老的婆婆答道,「衣櫃裡根本沒東西」。「好吧」,太玄和尚又說,「今晚我到府上,守在那房間裡,看看會發生什麼事。當我看守時,除非我叫你們,不然誰都不許進來,請你們務必遵守」。

日落後,太玄和尚前往阿園家,而房間早按他的意思準備好了。他一個人就留在那裡誦經。過了子時,房內仍無動靜。就在這時候,阿園突然出現在衣櫃前。她露出沉思的表情,直盯著衣櫃上方。

和尚唸起這時所須的經文,又喊了阿園的法號,說:「我來這裡是為了幫妳。在這衣櫃裡,或許有妳掛念的東西。那麼,我能幫妳找嗎?」只見阿園的鬼魂稍微動一下頭,像是同意的樣子。和尚站了起來,打開最上層的抽屜。裡面是空的。他接連打開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的抽屜,在各層的後側和底部仔細地尋找,就連箱子的內部也細心查過,結果還是找不著。而阿園仍跟之前一樣,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她到底想要什麼?」和尚低頭沉思。接著,突然生出一個念頭:抽屜所鋪的紙墊下,可能有什麼東西藏著。他抽去最上層抽屜的紙墊──依舊沒有。不過,倒是在最底層抽屜的紙墊下──發現了一封信。「讓妳煩惱的東西,就是它嗎?」和尚問道。阿園的鬼魂,便轉身面向和尚。她微弱的眼神,注視著那封信。「我幫妳把它燒了,好不好?」和尚問她。她彎身向和尚答謝。「那今天一早,我就在寺裡燒掉它」,和尚如此承諾。「除了我以外,世上再沒人能看到它了」,阿園微微一笑,便消失不見。


和尚走下樓梯的時候,天漸漸亮了。樓下的家人,都著急地等著他。「不用擔心」,和尚對大家說,「她再也不會出現」。果然,阿園後來就沒有出現過。

信被燒掉了。這封信原本是阿園在京都學藝時,別人寫給她的情書。但只有和尚知道裡面寫什麼。這個秘密,伴隨和尚之死,從此被埋葬起來。

(出自《怪談》)


譯自:小泉八雲(Lafcadio Hearn)著,田代三千稔譯,〈葬られた秘密〉,收入氏著,田代三千稔譯,《怪談‧奇談》(東京:角川書店,1956),頁72-75。

圖片來源:http://www.hakaishi.jp/tomb/01-10.html

※請安裝櫻花輸入法或是微軟IME等任何日文顯示軟體,以利閱讀。

台長: 寂寞道人殊一
人氣(1,37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