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5 14:09:30 | 人氣(5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沒有收拾殘局的能力,就別胡亂放縱情緒!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特別喜歡冷靜的人,是傳說中那種「經歷了大風大浪,卻還平靜得像是下雨踩濕了褲腳一樣的人」。比如朱小姐。

有一次自駕遊,她在高速公路上遭遇了車禍,車尾被後車撞得稀爛,好在人都沒事。冷靜的朱小姐快速地從駕駛座裡爬出來,然後擺好警示三腳架,將因為恐慌而癱坐在地上的肇事司機扶到路邊,再拿出手機報警、錄影、拍照……等她有條不紊地完成一系列事後工作,就過去找肇事司機聊天,以安撫他的情緒。

她一邊向肇事司機展示安全氣囊的漏氣情況,一邊預測當時的車速,並分析了撞擊的力量、角度等力學問題,就好像剛才發生的不是一起交通事故,而是一次撞擊實驗。

還有一次,她和公司一行十幾個人去杭州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結果在首都機場等了四個多小時,等來的卻是「航班因故取消」的廣播。同行的人不是急著找客服理論,就是氣得砸東西,唯有朱小姐安靜地坐在一旁,淡定地喝著咖啡,並幫大家預訂了另一趟去杭州的航班。

我問她:「妳該不會是天生就有一顆大心臟吧?」

她回答道:「你是沒見過我吃了多少虧。」

朱小姐所謂的「吃虧」其實是一些讓她非常懊悔的往事。

上高中的時候,因為數學成績很差,她沒少被老師嫌棄。最慘的一次是,她碰巧解了一道有點難度的幾何題,數學老師居然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你們看,這道題朱同學都知道,你們還不知道?」在大家哄笑的時候,朱小姐直接把數學課本扔到了講臺上,結果是,她被老師請出了教室。更嚴重的後果是,她越來越討厭數學老師,整天只想著用低分來氣老師,以至於大學入學考的時候,一百五十分的題只得了二十九分。

講到這兒的時候,朱小姐還自嘲了一番:「你說,我是不是傻?氣老師有什麼用,結果都得自己埋單。」

還有一次是在家做飯,切豬肉的時候不小心把手劃破了。小她九歲的弟弟看見了,幸災樂禍地問:「妳是在滴血認親嗎?」氣不打一處來的朱小姐掄起胳膊就打了弟弟一巴掌。後果是,弟弟撕心裂肺地哭了半個小時,更嚴重的後果是,弟弟至今都跟朱小姐不怎麼親熱。

平靜之後,她自責地問自己:「我圖個什麼呢?」

她總結道:「遇事一定要先搞定情緒,再想怎麼處理事情,如果情緒沒搞好,事情肯定會搞砸。」

是啊,虧已經吃了,苦也已經受了,如果還不能長記性,那才叫損失慘重。

回過頭看,成長之路上,很多被我們定調為「嚴重錯誤」的事件,其實都有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當時沒有克制情緒。

比如,在臨出門的時候跟家人拌了幾句嘴,就在路上對每一個陌生人翻白眼;失了個戀,就把共同的朋友一個一個封鎖;對老闆有意見不敢當面提出來,卻像個瘋子一樣在朋友圈裡飆一些狠話……

更有甚者,只是一個眼神、一個語氣的不滿,就激動得像是護院的大鵝發現了敵情似的,恨不得衝上去咬人。

又比如,在學校裡受了氣,回家就兇自己的爸爸媽媽;在公司裡受了委屈,轉身就吼自己的家人朋友;跟另一半有矛盾了,卻讓孩子遭殃……

更有甚者,因為一時的情緒去攔火車、搶方向盤,以及失控地將凶器刺向陌生人。

用一句歇後語總結就是:「挨打的狗去咬雞一一拿別人出氣」。

有人據此提出了「垃圾人定律」。這種觀點認為,有些人就像是一輛垃圾車,他們裝著情緒垃圾到處走,裡面有失望、焦慮、煩躁、挫敗感,以及憤怒,當垃圾車裝滿的時候,他們就需要一個地方倒掉,很有可能就倒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所以我們要做的,不是對抗,不是辯解,更不是鬥狠,而是要盡可能地遠離他們。

兩個忠告:一、盡可能不要用自己的那張臭臉,去影響別人的心情和生活,在關係脆弱的年代,所有的克制都值得提倡。二、永遠不要拿自己的一時怒氣,去糾纏或挑釁「垃圾人」,在僅有一次的生命和難能可貴的好心情面前,所有的退讓都無比光榮。

* * *

等我趕到郝姑娘約定的咖啡館時,她正趴在桌子上嚶嚶地哭。

我問:「前幾天不是帶他回家見了家長嗎?怎麼這就要分手了?」

郝姑娘帶著哭腔糾正道:「不是要分,是已經分了。」

郝姑娘和男生是從大二開始戀愛的。吸引郝姑娘的不只是男生臉上的帥氣,還有他那「笨頭笨腦」的耿直模樣。

男生第一次約郝姑娘,地點選在了體育場。原以為會聽到什麼神祕告白,結果當郝姑娘帶著忐忑的心趕到時,男生認真地問了一句:「跑八百,還是一千五?」

後來扭扭捏捏了半個多月,兩個人才正式確定了戀愛關係。在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約會之前,郝姑娘花了兩個小時精心打扮自己,可見到男生的時候,對方一句誇讚都沒說,上來就叫郝姑娘「別動」,然後伸手把她的雙眼皮貼給揭掉了。

每次跟我聊起她的這位男朋友的「無腦」日常時,她就像在聊一部喜劇的第一男主角。

看得出來,郝姑娘很喜歡他。然而,這段五年的戀情還是終結了。分手的原因聽起來就像是一部名叫《我是怎樣把男朋友給趕跑了》的肥皂劇。

平日裡約會逛街,男生走慢了,郝姑娘就會問:「走這麼慢,不喜歡陪我嗎?」男生走快了,郝姑娘則是咆哮:「走這麼快,你是趕著去投胎嗎?」

男生對她的好,她照單全收,並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她對男生的好,卻認為比黃金還金貴,付出一點點就覺得自己像個偉人。但凡男生有一點反抗,就會被郝姑娘的一句「不喜歡就分手」給壓下去。她的解釋是:「我知道他愛我,但我就是想要他證明更多。」

理性讓人清楚地知道自己是錯的,但感性讓人不顧一切地將錯就錯。

於是,稍有意見不合,郝姑娘一定會爭個贏。她永遠是最大的,永遠是正確的,恨不得要把男生踩在腳底下,以此來凸顯自己的威風八面。

稍有不如意,她不問原因就發火,不分場合就吵鬧;當完了公主,又繼續當祖宗,把「腦子進水」當成是性格可愛,把「折騰人」當感情的試金石。

兩人分手的導火線是一則簡訊。郝姑娘私自查看男生的手機時,發現了一則「曖昧」的節日祝福簡訊,這讓郝姑娘醋意大發,就偷偷地將對方封鎖了。等到對方找男生興師問罪的時候,男生才知道是郝姑娘動了手腳。

但實際上,對方只是男生的親戚而已。這激怒了男生,他吼了郝姑娘一句:「妳是不是有病啊!我真是受不了妳!」

郝姑娘則咆哮道:「受不了我,你可以滾啊!」

男生狠狠地瞪了她五秒鐘,蹦出了兩個字:「再見。」然後轉身就離開了。

郝姑娘當時的內心戲明明是:「讓你滾,你就真滾啊?」可喊出來的卻是:「好啊,再也不見!」

閉嘴太難,補刀太爽。然後後悔,可悔之晚矣。

有一句廣為流傳的段子:「不用每日纏綿、時刻聯繫,你知道他不會走,就是最好的愛情。」可很多人卻是反著來運用於日常的,因為在心裡認定了「他不會走」,所以你就隨便越界,隨便暴怒。

到最後,說狠話的是你,難過的是你;口口聲聲說要分手的是你,頻頻回頭等對方追上來的是你,最後,後悔得想甩自己幾巴掌的依然是你。

敢問一句,你的腦子進水的時候,一般都喜歡養什麼魚?

你總是覺得對方不夠體貼,心裡話是:「如果我是你,那我絕對是個溫文爾雅的大帥哥,細心周到,會對自己的女朋友超級好。」

你總是覺得對方忽略了自己,你的邏輯是:「我今天沒有主動聯繫你,不是我不想聯繫你,而是你不想聯繫我。」

這樣糾纏久了,到後來,估計連你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的動機一一到底是要得到更多的愛,還是要贏。

其實,大家都是「易燃易爆易受潮」的敏感人類,何其幸運才能擁有一個能夠共存的同類,卻被你親自趕走了。

你將對方當作自己專屬的提線木偶,卻以愛之名說自己這是欲擒故縱。

那剩下的事情大概是:他會慶幸,將你變成了前女友!

我的建議是,別把自己活成一個「戲精」,錯把一廂情願當成了一腔孤勇,誤將「不被人喜歡」看成了「也許他是在試探我」。

也別把自己活成一個「火藥桶」,人與人的關係就是這麼脆弱,你鬧鬧脾氣,這個人就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了。

台長: ♡ 伊織米子
人氣(50)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