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1 23:02:25| 人氣2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7lifeMOUNT HAGEN-有機即溶咖啡粉-

MOUNT HAGEN-有機即溶咖啡粉"





17life現金券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 有機栽種的高地咖啡

● 單杯式

● 250包獨立隨身包,方便攜帶

● USDA有機認證

● 歐盟有機認證

● 公平貿易認證



【MOUNT HAGEN】有機即溶咖啡粉

規格:2g±10%/入

50入 NT$800 原價$1000 含運 平均$16/入

100入 NT$1500 原價$2000 含運
平均$15/入

150入 NT$2100 原價$3000 含運
平均$14/入

250入 NT$2984 原價$5000 含運
平均$12/入

500入 NT$5000 原價$10000 含運
平均$10/入


--------------------------------------

商品訊息簡述: 平均最低只要10元起(含運)即可享有【MOUNT HAGEN】有機即溶咖啡粉50入/100入/150入/250入/500入。

商品網址:

MOUNT HAGEN-有機即溶咖啡粉"



點我進入網站購買

【藍圖】法網20歲女單新冠軍的致勝球

這次法網女單因為兩大女球星小威廉斯與莎拉波娃通通缺席,原本不被看好會有太精采的戲碼,誰知一匹黑馬殺出重圍,剛滿20歲(在法網期間過生日)的拉脫維亞球員葉蓮娜?奧斯塔朋科,原本在賽前世界排名47名,以非種子球員之姿,一路過關斬將,拿下生涯第一座冠軍獎盃。第一座冠軍就是大滿貫賽冠軍,是近40年來女子絕無僅有;而法網上一次有非種子女子球員奪冠,要追溯到1933年。

第一座冠軍就是大滿貫賽冠軍

葉蓮娜?奧斯塔朋科在比賽中的許多表現讓人津津樂道,其他很年輕就嶄露頭角的女球星,往往在年輕時代就相當沉穩,或至少在球場上很沉穩,因為無法控制情緒可是會成為球員的致命傷。但葉蓮娜?奧斯塔朋科完全相反,一旦球打壞了馬上嘟嘴臭臉,得分了又喜不自勝,表情極為豐富,讓她成為鏡頭的最愛,也成為全球球迷心中的可愛寶貝,Instagram追蹤者從 6 千人暴增到7.5萬人。

葉蓮娜?奧斯塔朋科的球風也相當讓人傻眼,她瘋狂的打出致勝球──致勝球就是擊球快又猛,或技術刁鑽大膽,讓對手連碰都碰不到──整個法網打下來,竟然有299發致勝球。而她擊出致勝球的球速,竟然還比當今男子網球球王安迪莫瑞還要更快。但在此同時,她也瘋狂失誤。

在對戰世界排名第三的席夢娜?哈雷普的決賽中,她發出可怕的54發致勝球,但是同時也有驚人的54個非受迫性失誤──也就是對方並沒有打出威脅性的險球,卻自己發生失誤──非受迫性失誤竟然跟致勝球數一樣多;相對的,哈雷普只有10個非受迫性失誤。

奧斯塔朋科的脫穎而出,可說讓世人眼睛一亮,女子網壇又出現了一個耀眼的新面孔。對台灣來說,則可能是當頭棒喝,因為台灣體育表現不佳,每每推託是人口太少。但拉脫維亞不到200萬人口,就能出個大滿貫賽冠軍。過去像瑞士也是小國但有耀眼體育表現,台灣人的藉口是瑞士很有錢,但這次的拉脫維亞可不是有錢國家,人均GDP才1.4萬美元,遠遜於台灣;而且拉脫維亞不像鄰國愛沙尼亞,愛沙尼亞人均GDP雖遜於台灣,實際上薪資卻與台灣互有勝負,拉脫維亞的平均月薪只有675歐元,換算為新台幣2.29萬元,也就是說只比「22K」好上一點。

這樣一個真正又窮又小的國家,為何能出奧斯塔朋科,只是運氣好嗎?的確,奧斯塔朋科的成就在拉脫維亞也是相當罕見,拉脫維亞總統特別在準決賽後打電話為她加油,首都更架起大螢幕,全民一起收看決賽轉播。賽後拉脫維亞政客呼籲應該頒給她三星獎章,拉脫維亞駐美國大使更驕傲的說,奧斯塔朋科的成功源於拉脫維亞的「生活型態與傳統」,因為拉脫維亞人「是堅強的民族」,在「喜愛戶外活動、大自然、吃得健康又有好的生活品質」的同時「勤奮工作,不把任何事當作理所當然,忍受困苦,追求夢想」。

升學主義埋沒天才,彩色變黑白

撇開大使的國家形象宣傳,從奧斯塔朋科的生平來看,的確可找出一些明顯的原因:首先她出身運動員家庭,父親是足球員,曾在烏克蘭球隊踢球,現在還擔任她的健身教練;重要的是,奧斯塔朋科的家庭讓她很快就接觸與發掘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奧斯塔朋科5歲就開始接觸網球,並且以小威廉斯為偶像,她還同時喜愛跳國標舞,同樣是5歲就開始跳國標舞,她的家庭讓她適性發展。12歲時,奧斯塔朋科選定專心往網球發展,但仍然保留跳舞的興趣。有球評認為,奧斯塔朋科的舞蹈訓練,對她的走位以及下盤的穩定度有莫大幫助。

不只是許多國外球星的例子,台灣男子網球排名最高的盧彥勳,也是一樣5歲就接觸網球,但盧彥勳的大哥從國中就離開網球隊專心升學。原本盧彥勳也可能就這樣被埋沒,幸運的是盧家最終決定不但不逼迫他升學,還傾全家之力協助他發展。但是全台灣絕大多數有才華的可能新星,不只是體育方面的新星,還包括所有領域的新星,卻是埋沒於毫無意義的升學考試之中。

林奕含事件,絕大多數台灣人都只忙著計較「誘姦」與否,卻只有少數人反省:為何一個國中得到演說第三名,高中得到全國數學科展第一名,又有文學興趣與天分的有才華女生,卻是被塞到補習班,扔進升學主義的大悶鍋,導致不但沒能成為台灣的新星人才,還因此人生從16歲時就變成黑白?相對的,在2014年,奧斯塔朋科剛滿17歲,她在青少年溫布頓網球公開賽拿下冠軍,青少年世界排名升上世界第2。

台灣升學體系對待人才的方式就是一概摧毀,不管是網球選手也好,還是文學也好,或其他才能都一樣,全都扔進壓力鍋煮成一模一樣的大鍋飯,如此當然人口再多也產生不了頂17life 團購麻吉尖人才。沒有大滿貫賽冠軍,可能只是丟臉;沒有各行各業的頂尖人才,則當然會造成經濟與產業發展障礙。

唯有偏執狂得以倖存

每當有人提倡應該打破這個壓力鍋,就會有人跳出來,說培養天才不一定成功,失敗者該怎麼辦?又說過去的壓力鍋就算有諸多缺點,但的確把許多普通人訓練成一般的工程師,奠定如今電子產業的基礎,打破了,會不會連這些都沒了?

這就談到奧斯塔朋科給我們的第二個啟示。的確,過去曾經有一段只要大鍋飯人才就能征戰全球的日子,但是那個時代已經過去。已故的英特爾創辦人之一安迪·葛洛夫早就預言這樣的時代變遷,描述為「唯有偏執狂得以倖存」,也就是普通平庸將不被接受,只有最好最強,要求幾近於偏執所產生的產品或服務,才能存活。這樣的新世界當然也包括產業需要動用到才華最頂尖的人才。

這樣的殘酷競爭世界,體現在奧斯塔朋科與哈雷普的決賽之中。奧斯塔朋科要不就發出哈雷普連摸都摸不到邊的致勝球,要不就失誤,正是「唯有偏執狂得以倖存」世界的寫照,要不就是最好,要不就完蛋。而穩紮穩打的哈雷普,在奧斯塔朋科這樣狂轟濫炸之下,雖然還能奪下第一盤,但到第二盤後半以後,竟然慘遭邊緣化:奧斯塔朋科發出致勝球她打也打不到,奧斯塔朋科失誤就送她一分,不論失分得分全都操之於奧斯塔朋科。

奧斯塔朋科就算整場犯了54個非受迫性失誤,導致丟了第一盤(第一盤就犯下23個非受迫性失誤),第二盤更先是落後3局;但一旦致勝球開始略多於非受迫性失誤,對手就只能成為旁觀者,一點辦法也沒有。哈雷普第二、三盤分別只有4個非受迫性失誤,還是一籌莫展,眼睜睜看著原本只差3局的大滿貫冠軍以及球后地位(哈雷普若獲勝排名可升為世界球后)一球一球的溜走。

哈雷普的教練賽後教訓她:「你根本碰不到球,你成了個旁觀者!」哈雷普在受訪時也坦然如此承認。哈雷普當然不是等閒之輩,她也是一路力抗強敵才升進決賽,一如台灣產業也是在全球征戰才有如今的地位。但是當出現奧斯塔朋科這樣的對手,卻只能晾著看戲了。

在「唯有偏執狂得以倖存」的世界,不失敗有什麼用呢?不失敗,就是最大的失敗。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