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1 09:27:13 | 人氣(1,955) | 回應(1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6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以貓的小碎步

躡躡

來到我跟前

秋的戀情

迷濛濛 於焉

忭忭罩下

聽說六十又一日後

盛開白芒帶紅

那丹山

遠處欲燃

芳草連天

 

才回首

伊的笑靨

已掛松槁上

而霧

怦怦然

蕩漾我心

 

201399

 

日昨,與旅人、昨夜微霜同遊陽明山小油坑,遇大霧。霧中,微霜吟起清‧郁永河詠嘆陽明山芒花的詩句「丹山草欲燃

 

#附:清‧郁永河詩

 造化鍾奇構,崇崗湧沸泉。
 怒雷翻地軸,毒霧撼崖巔。
 碧澗松長槁,丹山草欲燃。
 蓬瀛遙在望,煮石迓神仙。
 五月行人少,西陲有大山。
 孰知泉沸處,遂使旅行難。
 落粉銷危石,流黃漬篆斑。
 轟聲傳十里,不是響潺湲。


*附:昨夜微霜的詩

〈草山の旅‧遇霧〉

已涼天氣
時未寒
遙遙
堆黃

斜陽寄旅
芒,仍
草草殷勤

輕煙
仆然
重重霧隱山
雲藏片片
微綻
是精靈神話
還是調整季節的頑童

路旁紅豔豔
到底是莿桐,還是
風鈴木
你說,腸斷多在杏花囊

該為未燃丹山
寫一首催情詩吧
預約菊月
季秋銀燦燦

月牙拋出三分之一的弧線
似眉彎,照歸途
歌嚷嚷

(昨夜微霜,2013-09-09)

※日昨,與旅人、楊風教授同遊陽明山小油坑,遇大霧。教授提議寫首霧詩,接著說:「我有一句了,霧像貓的小碎步」....
 


顯示文章地圖
台長: 楊風
人氣(1,955) | 回應(12)| 推薦 (16)| 收藏 (1)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詩の影:攝影習作 |
此分類下一篇:秋色
此分類上一篇:驗血

昨夜微霜
來交作業了。


〈草山の旅‧遇霧〉

已涼天氣
時未寒
遙遙
堆黃

斜陽寄旅
芒,仍
草草殷勤

輕煙
仆然
重重霧隱山
雲藏片片
微綻
是精靈神話
還是調整季節的童頑

路旁紅豔豔
到底是莿桐,還是
風鈴木
你說,腸斷多在杏花囊

該為未燃丹山
寫一首催情詩吧
預約菊月
季秋銀燦燦

月牙拋出三分之一的弧線
似眉彎,照歸途
歌嚷嚷

(昨夜微霜,2013-09-09)
2013-09-11 09:47:31
WitchVera
喜歡這段:
伊的笑靨
已掛松槁上
而霧
怦怦然

也一併賞了霜的留言~

祝 安安
2013-09-11 13:36:40
無楚
又到了
起霧的季節

上山
分不清楚
山上的
是雲是霧

浸濕的葉尖
掛著淚來珠
粒粒見清澈
飄落皆飽滿

霧珠
迎面襲衣而來
望著
濕意正濃

樂笑
筆尖沾染
眾詩氣

晚安
2013-09-11 23:53:15
Samatha
霧起,漾詩情

以貓的小碎步
躡躡
來到我跟前
...詩皇 神來之筆
2013-09-12 08:34:20
旅人

   ──和楊風詩〈霧〉

島國,寓有鄉愁
那是霧的鄉愁
濃濃的,如多愁的秋結
打在枯葉上

枯葉飄落了秋神的蹤跡
現出今午霧的黑色
從南到北
一直籠罩著秋鬥的現象

這個山頭鬥著那個山頭
都在霧的指揮下
在短短的幾天之內
互鬥得你死我活

百姓的感性仍然閃爍理性的光輝
照耀出秋鬥的卑鄙與丑陋
而霧的不見的手
舞動道德與廉潔的光環
指出今後島國前進的方向了嗎
(旅人作品)
2013-09-12 11:18:30
武道琴俠
詩人交會
稱羨
陽明山小油坑,唸書時常去的後院
安安
2013-09-12 23:32:00
小洋子
啊!9月9日,你!!哈哈哈~~~~~~~~~~~~~~~~
有沒覺得我很厲害,有被我嚇到嗎?你居然沒說,哈哈哈~~~
2013-09-13 01:23:28
紅袖藏雲
/以貓的小碎步/躡躡/來到我跟前/

美句!
這隻貓
藏雲我想到了圓仔
肥滋滋軟綿綿的步伐
搖搖又晃晃
2013-09-13 01:25:25
小洋子
霧喔

霧以謎樣的雙眼,靜謐的姿態
朝向一旁等待的幾株迷離
失散的步伐,散落在我駐立的詩裡呼嘯


晚安,呵呵呵
你這傢伙,哈哈哈~~~
2013-09-13 01:29:50
紅軍
塗鴉〈詩國曲沝-霧〉
http://photo.pchome.com.tw/super176/137908498424

這原本一條已在燃燒的小便道,風在圍堵,卻經不得使勁橫切
終殘餘下幾行,踩不斷的餘煙裊裊

而一直被火餵養的路界,唯恐已是漸漸成形的絡腮鬍
想必當年芒種,提供給腳的風踏,不夠多
可給足這條曲徑,折角去想當年的傻勁,什麼是逮住腳步發騷的勇氣

當再次面對被風掌摑的兩旁芒草,它的站相,依舊這般悽涼懵懂
一定多想了,初時丟棄的不少早霧,是怎樣源自沿途?正在伸懶腰的南風天
2013-09-14 01:03:12
紅軍
詩皇 請安

請指教

~~~
〈路燈溢出來的霧〉
但見快被擠光的雲,令霧的移居氣氛,很茫然
卻,同時冷冷的拋出一地晚風,在嘆息
或恐,還在仔細思量吧

楓葉劫持的脈絡,已習慣以秋天供給的風,密密車縫了
想也知道,早晚要和落葉一同崩潰的殘紅,只怕
能織破的網,僅僅會是地面上的幾顆塵沙

心思早習慣趕在靦腆丑了之前,以流浪的笑聲,雕塑可容性彎角
就癡等臉色的眸光,浸糊歸程路旁,那一盞盞霧燈
使迷路的霧,探聽的腳程,還正長

後記:
面對重疊的"霧",有個自稱女傭的女孩子,在下午,和孩子睡醒後,要我來寫這一篇
自己竟自顧自的挾抱著兩個蘿蔔頭,電邀幾個朋友,一起"開講",瘋街去了
待傍晚回來了,就一直忙到晚餐弄好了,她方才有空
所以嘛~我就故意趁她洗浴時,大聲吼出在此的問題,直要她馬上回答
哈 她竟也不甘示弱的一邊洗,一邊嚷著回答我大聲提出的問題
好在,我是看到老爸和斯人還沒回去的友人,抱著兩小隻早已洗罷的母老虎,去花圃,才發問,但也吼得我有點"騷聲"

剛剛才又回想起來,就把剩下的尾段寫好,貼一貼,明午後,與人有約
2013-09-16 03:32:00
咖啡光暈
已掛松槁上的笑靨,迷濛濛的秋思啊...
2013-09-18 09:40:5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