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15:00:00 | 人氣(27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十) 多多練飛 108-8-23~108-9-1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前一篇請見: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九) 多多的毛髮 108-8-15~108-8-22

兩個半月前接手照顧的東亞家蝠幼蝠多多,已經愈來愈像一隻成蝠了。放牠在帳篷內過夜之後發現,牠的飛行能力與活動力也有明顯的進展;然而,這也預兆著牠返回野外生活的時間,正逐日逼近中...。


『處暑』從石門山與小奇萊回來之後,多多不僅是毛髮長得愈來愈好,在餵食完後自行飛進飼養箱內的動作也愈見純熟。
開學前幾天,我們翻出那頂用了7年,在松蘿湖的大雨考驗中確認會進水而不得不淘汰的4人登山帳,在頂樓曬衣間搭起。

P8280147多多頭頂和肩背部長滿了毛(108-8-28).JPG
多多的肩膀附近長出了許多新毛,幾乎看不見粉紅肉色的皮膚,頭頂的毛也變得更多。
每次餵食對於自己「已經吃飽」,似乎更有自覺,飽了就閉上嘴,「拍拍翅膀走蝠」。

P8280151多多吃麵包蟲(108-8-28).JPG
這一個星期,多多的毛髮增加的速度,簡直可用「突飛猛進」來形容。總覺得只要每隔兩天,就能夠感覺到牠從頭頂到背後的毛髮,似乎又變得更長、更多、更黑了。餵食時輕抓著牠,也感覺到牠的胸背部的厚度似乎變厚,好像前幾週抓著露露(成蝠)的感覺。


P8270143這幾天也有個意外的小插曲,就是三樓書房的書桌附近不知何時開始住了一隻喇牙蜘蛛,牠常來麵包蟲的盒子抓麵包蟲吃,這天晚上我剛好目擊牠抓到了一隻麵包蟲(108-8-27).JPG

剛開始帶多多進帳篷時,牠對於帳篷環境顯得十分陌生,牠嗅聞、遲疑,開闔著嘴發出超音波,彷彿在說:氣味是陌生的,光線、空間大小、温度和風,都與平常棲身的飼養箱及進食的書房不同。

我將牠掛在較高的紗窗或紗門頂,牠偶爾能夠飛到帳篷對角線或對面紗門,但多數時候無法鈎掛在平滑的帳篷布表面。或者,幸運鉤掛在篷布壁面後,卻不諳如何在篷布上移動,時常陷入寸步難行、只能等我出手救援的窘境。多半時候是落地後只能短短地低飛一小段距離,或快速爬行至帳篷陰暗的角落躲藏,或鑽進被我捲起的帳篷門,彷彿躲進一片自然環境裡薑黃或香蕉捲曲的新葉形成的小空間。


P9010199多多在帳篷高處發出超音波偵測環境後展翅(108-9-1).JPG


P9050244多多被我掛在帳篷紗網上練飛,算是半引導半強迫的(108-9-5).JPG



P9050230多多練飛累了或害怕時,會順著紗門邊緣爬進捲起的帳篷布門中,像躲在自然環境香蕉或薑黃捲曲新葉形成的小空間,閉上眼休息(108-9-5)(但這張是已被我吵醒而睜開眼睛)


P9050233多多被我掛在帳篷紗門上都會先偵測環境,再決定要往哪個方向飛(108-9-5)


P9050238多多降落地面後會探索一下四週環境,決定要展翅再飛還是躲起來(108-9-5).JPG


P9050240多多降落在帳篷內後有時還會視著展翅飛起(108-9-5)可清楚看見展翅時翼手的翼膜、尾巴與股間膜


P9050241降落地面時,常選擇迅速爬行躲進帳篷的角落(108-9-5)


隨著日日練飛一週餘,多多成功鉤掛在篷布壁面的次數也日漸增長,而且逐漸能夠靠著翼手大姆指的鉤爪和後腳五趾的爪子,沿著光滑的帳篷布壁面往上爬。

有時我也會胡亂地想著,說不定多多並沒有那麼喜歡在帳篷練飛?當牠感覺到我帶著飼養箱爬上頂樓、聽見我打開鐵門的聲音時,牠是否已意識到什麼呢?煎熬的開始嗎?緊張嗎?在半引導半強迫地練飛完,被我抓回飼養箱、多餵一兩隻蟲,然後躲回安穩棲身的抹布夾層或暗處縫隙,說不定才是解脫?

也約莫是至帳篷練飛前後那幾日,多多變得更加偏好在隱密處進食,除了饑餓難耐的時候仍願意待在我的手上吃,更多時候是吃到沒那麼餓就急著要飛進飼養箱、躲進抹布暗處,才安心繼續享用方才吃到一半的蟲,即使剛練飛完應該很餓,也不太願意待在較陌生的頂樓環境吃蟲。(進食時似乎比以前更有戒心?)

多多吃蟲的技術也進步了,從前幾週仍需要我們用鑷子或手幫牠夾著蟲餵食才不會吃了幾口就掉落,到最近可以一面嚼著蟲一面自行控制好露在嘴外的一大段蟲身,而以往總是將麵包蟲頭部堅硬的幾丁質外殼吐出來,最近幾乎每天都可以全部吃下去。

多多的毛髮也生得更多、更加濃密蓬鬆,每隔幾天,我就會在餵食多多時意識到牠毛髮增生的迅速,半炫耀半打趣地問阿德和咕瑀兄妹:多多有沒有越來越像美洲野牛了呢?


P9040204每隔幾天餵食時,就會發現多多的毛髮似乎又變得更多了(108-9-4).JPG


P9040206多多的肩膀毛髮更多(108-9-4).JPG


P9040208多多頭頂和脖子周圍的毛更多更長(108-9-4).JPG


P9040227多多愈來愈偏好躲在飼養箱內的抹布中吃蟲(108-9-4).JPG 

如此每日陪伴多多在頂樓曬衣間練飛已將近兩週。雖然時序運行至秋天的第二與第三個節氣,並一日一日地朝向『秋分』靠近,然而,曬衣間白晝是一個温室,帳篷則是另一個温室,傍晚至入夜這段時間仍未全然降溫。在兩層温室中陪多多練飛完,陪伴的人往往也汗如雨下。

這週覺得多多似乎又飛得更好,有時能夠在撞到一處壁面之後,飛向斜對面另一處壁面鉤掛停穩。
於是昨日傍晚決定開始讓多多獨自在帳篷裡待上一整晚。剛開始牠在我的引導或半強迫下,只飛了幾次,落地後,就迅速爬進帳篷一側放置眼鏡的小布袋後方暗處躲藏,一如躲在飼養箱內的抹布裡。我和小咕嚕討論後,設想了各種可能,決定將牠平常舔水的水球放在藏身的小布袋附近,也將飼養箱放在帳篷內,萬一牠真的不適應帳篷,至少還可以躲回飼養箱裡吧。

晚餐後,我上頂樓去探視多多是否仍躲藏在小布袋後面,才剛靠近帳篷門,我就被停棲在帳篷門頂、反應迅疾如閃電的多多嚇了一大跳,只見一團黑影快速鼓翼飛離,在帳篷內畫了一個大圓弧,停在斜對面的壁面。
牠是何時、如何離開藏身的小布袋、爬到帳篷門高處的呢?就在我離開頂樓的這一兩小時,多多似乎自行探索了這個空間。牠對於可能存在的危險(黑暗中我的靠近),已經有了警戒心。而後,在我還滿腦子疑問時,多多又飛起,落地再起飛,爬上帳篷壁...。這些能力,都讓我充滿了驚訝。

稍晚,小咕嚕練桌球回來,多多又在我們兩人的注目之下,在帳篷內展現了牠的能力:牠飛行、在壁面降落停棲,在我們的腳步聲靠近時從地面起飛、沿著帳篷布壁面往上攀爬,有兩次接近地面畫著圓弧飛行時,都能夠避開障礙物-放置於地面的飼養箱。

晚間十時,我來到頂樓將牠餵飽,牠已經換到另一處紗門頂端停棲。
我們為牠進展快速的飛行能力感到欣喜,也明白牠回到野外的日子又更靠近了。
睡前,我和小咕嚕討論了要讓多多順利回到野外,還需要訓練牠有能力自己抓蟲、減少餵食的次數。我們需要將帳篷營造成可以讓多多自行捕蟲的環境,或許用鳳梨皮養小果蠅,就像幾年前飼養小螳螂時那樣。

清晨五時許,白頭翁嘹亮的鳴唱撞擊著頂樓的天光與涼爽的空氣。我檢視著昨夜多多在帳內停棲的幾處位置,以及牠練飛落地時習慣爬向帳篷四角躲藏的暗處、翻看了飼養箱內的抹布,竟然都不見多多。我小心翼翼地展開前後兩面捲起的帳篷布門,果然多多就在其中的一面裡頭,而且這次是躲在下方,一如野外大葉子的蓪草枯槁時,形成的一個帳篷狀的隱密小空間。

我將多多抓回飼養箱,以避開白晝頂樓的曝曬。
站在飼養箱門口的多多,一開始竟顯得有些遲疑,即使那是牠住了兩個半月、充滿了牠的氣味的地方。

餵食時,我感覺得到在一個比起飼養箱空間大數十倍以上的帳篷活動了一整晚的多多,此刻非常地饑餓。我想,多多應該度過了一個還不錯的夜晚吧?
往後,多多要回到野外生活的空間,豈止是這頂帳篷的千萬倍,在那樣廣袤的空間尺度裡,還要能夠抓到足夠的蟲來餵飽自己。我期待多多能夠適應我們以有限能力盡力作的安排,無論是漸近式的空間轉換與習飛,或者捕食能力的訓練。
唯有經歷這樣的過程,多多才能夠成為一隻真正自由的蝙蝠。


P9120247多多的毛髮似乎又比一週前更多更濃密,好像脖子圍著毛茸茸的圍巾,喜歡躲在飼養箱的抹布中吃蟲,進食時喜歡隱密感(108-9-12)

台長: 玉山薄雪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