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0 17:35:01 | 人氣(1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八) 多多的改變 108-7-29~8-10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毛毛是我們那從審馬陣下山的那個週六(7/27)清晨走的。跟多多相較,牠的食慾明顯地較差,進食較不積極。(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七) 失去毛毛 108-7-27~7-28 )

回想照顧牠的一個月裡,牠每天排出的便便幾乎都黏在肛門附近,被小小的尾巴包捲著。我注意到時會用濕衛生紙幫牠擦拭清理。但這或許也是某種身體狀況的徵兆,我卻無以解讀。

從小皮到毛毛,因著我們對蝙蝠的不夠了解,事實上也沒有多少獸醫真正了解蝙蝠,我們似乎只能是陪伴牠們走完生命一程的人。

與毛毛相較,活潑好動的多多則從一開始便顯得積極得多;食慾佳,也與人有較多的互動與反應。
我們接手照顧牠的這一個月,身體長大了,只是毛髮卻沒有長出多少。這會不會也是某種身體狀況的徵兆呢?
從小皮到毛毛,從毛毛到多多,細微的徵兆都會在暗地裡緩緩累積、長成一種擔心。



每一天的每時每刻,天擇就在我們的身邊上演,小皮、毛毛、多多,甚至是已成功放飛的露露,原來可能都是天擇的作用下,被揀選出來、要被淘汰的個體。

照顧牠們並不是要違逆著天擇操作,我很難說明原因。或許,只是我們有著共同的起源。有時,我的腦海會浮現教科書上那張同源器官的圖。

然而我也思索著,是否人類社會對於犬貓等寵物動物投注較多的資源與關注(獸醫、動物保護、提供食物居所與照顧),然而對於就在人類生活周遭與我們共居、實際肩負著生態功能的野生動物如蝙蝠(抑制自然界昆蟲數量、傳播花粉與種子),卻十分陌生與乏人問津?
兩者之間,彷彿存在著難以跨越的結界。而這是否也已形成了一種「人擇」?




回到新竹隔天(7/29),我去張老師的學校接多多回家。
小咕嚕說,將近六天不見,多多好像又變大隻了,但是毛髮似乎變得更少了?小瑀魚打趣說,也許多多要暫時改名為「禿禿」了。

老師幫多多添加了維生素B,並建議可參考牠們在野外可能吃些甚麼,抓一些家裡的飛蟲餵牠。
他將布置於飼養箱中的白色抹布換成一片較大、表面有絨毛紋理而且不透光的紅抹布,對摺後製造一個中間夾層,多多休息時常躲進夾層裡面。
我想起以前看過一張照片是蝙蝠俠在觀霧野外的偶然發現,蓪草的枯葉是某些蝙蝠白晝利用休息的帳篷。

接多多回來以後觀察了好幾天,我發覺牠的習性似乎有些改變。
以前只要我們進書房裡開燈,弄出一點聲響,多多就會主動爬到抹布後方邊緣探頭偷窺,等待餵食;即使沒有餵食,多多也會一直在飼養箱內拍動翅膀,或是像表演似的反覆著爬到高處、從高處躍下。
之前打開飼養箱的門後,牠會積極地爬出來。只要是餵食前都會非常激動,甚至會咬人(只是像用粗糙砂紙磨擦皮膚的感覺),但接牠回來後則幾乎不會。
小咕嚕和小瑀魚都覺得,我們去爬山、將多多托給張老師照顧了五天半,回來之後,牠似乎性格大變。

我剛接多多回來時,牠幾乎完全沒有之前的偷窺、拍翅、跳躍、主動爬出來、咬人的行為,有時,我們還要翻開抹布來把牠叫醒,甚至需要伸手去抓牠出來,不再像之前那麼主動。
直到回來五天之後的週六開始,才又有躲在抹布後面偷窺的行為。

我好奇只是飼養箱裡換了抹布就有這麼大的差別嗎?

張老師認為,有可能是他幫我們照顧的那五天他比較少跟多多說話,讓多多比較有警戒心。也或許是類似長大進入青少年階段,性情也在改變,比較穩定了。

但我覺得也有可能是抹布毛茸茸的,吸音效果較佳,也較不透光,我們進書房弄出聲響、開燈時,牠比較慢才會有反應、從抹布夾層裡爬出來。
我想起上學期後半小咕嚕閱讀的一本書裡寫道,蝙蝠的超音波很可能也形塑了蛾類的演化,蛾類讓自己長得毛茸茸的,讓蝙蝠以為只是森林裡的一片苔蘚。

我感覺多多食量的變化不多,但吃東西已沒有之前那麼急躁和兇猛,吃飽了還會甩甩頭,將嘴邊殘餘的奶抖去。
我們嘗試改成較集中在早晚餵食,牠都可以接受。
上週六日上觀霧一天半回來才餵食,牠的狀況也都還好。目前看起來可能還算健康。但週日晚間我們歸心似箭的回到家、跑上三樓書房時,發現牠早已爬到抹布外面張望,不知等待著我們多久了。

現在只要一出來飼養箱,除了進食,多多都花很多時間發出超音波偵測周遭環境,我的手指能夠明顯感覺到牠的震動,牠的體溫升高到摸起來發燙的程度(小咕嚕說,應該有攝氏四十度吧)。這讓我想起露露。

有一次餵食後,多多竟然從我手上飛到桌上,大約有三十公分高。但小瑀魚說,我們去爬南湖大山之前,牠本來就會飛大約二十公分高了。
雖然實際上飛的距離還沒有很遠,而且都是偶然飛離我們的手。但是,總覺得多多有一種強烈的想飛的慾望,蓄勢待發。
現在我餵食完畢都會讓牠站在飼養箱門口,讓牠俯瞰著飼養箱內部,等待牠自己展翅對著抹布飛進去。

我期待多多能夠成功長大成蝠,能像露露一樣飛向天際,並且有能力獨立在野外覓食、躲避天敵與生活。
然而,在我看得見的與有限的所知裡,也只不過是支持他活下去,另外一半則或許部分已寫在基因裡、部分是運氣、部分要靠牠自己學習、摸索與長出能力。

即使無法真正替代蝙蝠媽媽,卻有著與身為人類母親相仿的心情。

飼蝠之後,成為有蝠之人。
我們的每一天,似乎都在學習著動物行為的觀察研究。
對於生命的面貌,似乎也有著更為深刻的刻劃與領會。



P7290149多多吃麵包蟲膏.JPG 108-7-29


P7290157剛吃飽的多多.JPG 108-7-29


P8100392多多聽到我們弄出的聲響,從抹布後面探出耳朵和額頭偷窺.JPG 108-8-10


P8100397小瑀魚說,我們去爬山回來,她感覺到多多的性格大變.JPG 108-8-10


P8100398現在餵食完畢,我們讓多多自己飛進去.JPG 108-8-10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一) 收養小皮 108-6-25~6/28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二) 代養毛毛、多多 108-6-28~7-6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三) 再見了,小皮 108/7/7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四) 拾獲露露 108-7-9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五) 淑女蝠露露、多多展翼 108-7-12~7-13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六) 露露高飛 108-7-13
飼蝠筆記 -- 蝠緣蝠份(之七) 失去毛毛 108-7-27~7-28

台長: 玉山薄雪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