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1 23:25:07 | 人氣(23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三) 108-7-24~27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08-7-26 (週五)
南湖山莊--上圈谷--南湖東峰--南湖大山--下圈谷--南湖北峰--五岩峰--南湖北山叉路--審馬陣山屋



前一篇
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二) 108-7-24~27



和前一天同樣,即便白晝勞動充分,住在山屋裡的睡眠,仍像在龐大深邃水體表面載浮載沉般,很難真正進入深眠。而且總是子夜前後就醒來,在暗黑裡默默聽著睡袋窸窣摩擦的輕響,與寢室對面山友的打呼聲。即使昨晚七時半便關燈就寢,在被摸黑出發的其他隊伍吵醒之前,大多數時間僅能闔眼休息。

三時許,大隊伍起床,整個山屋開始活絡。阿德也先進廚房煮麵。
我坐起收拾睡袋,聽見一位山友走進寢室叫大家出去山屋外頭看水鹿。不久,從外面陸續進來的山友開始討論那頭水鹿,分享著拍攝到的照片和影片。

稍晚,寢室內的討論逐漸退燒。我和阿德走到山莊門前,才發現一頭鹿角生有兩個分岔、體型十分壯碩的公水鹿,正在廚房外側不遠處的箭竹叢間。牠低頭專心啃食著玉山箭竹,似乎並未受到頭燈燈光照射的干擾。阿德覺得頭燈仍不宜對著牠照射過久,快速地拍照之後便熄燈回山屋。

P7260393清晨三點半在山屋旁進食許久的一頭公水鹿.JPG

P7260395南湖山屋外的水鹿.JPG

大隊伍於四時點著頭燈往上圈谷、南湖大山東峰出發。
我叫孩子們起床收拾,並告訴他們方才在山莊外面的公水鹿。孩子們走出山莊去廁所,發現那頭公鹿竟然還在,只是移動到山莊另一側稍遠的箭竹草原邊緣進食。
雖然不是第一次在高山上看見水鹿,孩子們和我仍感動極了,一邊按捺著興奮慢慢靠近牠,卻也顧不得穿過飽含隔宿雨水的箭竹叢夾道的小徑,褲管幾乎成了「雨刷」。
上一回近距離看見水鹿是在奇萊山屋,同樣是外出上廁所的清晨。
但遇見這樣不怕人的水鹿倒是第一回。
只是,小咕嚕也提醒著我們水鹿是野生動物,應避免燈光對牠造成太多干擾。
我對於小咕嚕的提醒特別地有感,十五歲的他,已經能夠從「不那麼人類中心主義」的角度,來思考我們與野生動物的相遇。


P7260404晨曦中的南湖大山和南湖山屋.JPG

用完早餐麵食後迅速清理收拾,南湖大山已被清晨薄薄的陽光浸染成帶著粉紅至粉橘的夢幻色澤。
我們在清晨五時五分出發,循著與昨日取水的南湖溪上游大致平行的山徑,穿過上圈谷的高山寒原,朝著東峰前行。
山徑爬升,進入玉山山蘿蔔盛開的上圈谷(也就是1號U形谷),再與南湖溪上游交會時,溪水已成伏流,有一段路行走在淺淺溪床的凌亂岩塊間。
我們也不時停下向前邁進的步伐回望,初升的桔汁色陽光,正照耀著我們昨日午前才翻過的南湖北峰山頭。
而隨著高度漸升,與置身下圈谷時截然不同的視野,更不斷在四周開展。
朝向西方的下圈谷開口,先浮現了雪山主峰,往西稜、西南稜的大小劍山至佳陽山群山。

P7260410通過上圈谷(也就是1號U形谷).JPG


P7260418沿著上圈谷上溯南湖溪源頭往南湖東峰,左前方為初升的桔汁色朝陽照耀下的南湖北峰.JPG

溪谷間的路徑逐漸消失在玉山圓柏、刺柏、玉山小蒪等灌木交織的低矮森林間,而後森林漸稀,沿著滿佈大小板岩碎塊的岩屑地形上行。

向著南湖大山東峰上行的過程,多數時候是看不見東峰山頂的。然而,在某個回首的瞬間,我們卻發現,從太平洋面升起的旭日,已將東峰的山形與曲折稜線,清晰地投射在南湖大山上。回想起來,像是一則寓言。

坡度漸陡,有時也需要手腳並用攀爬上岩溝。
我們已追上比我們早一小時往東峰出發的大隊伍。
此時綻放於岩屑間的玉山佛甲草、雪山馬蘭、玉山女婁草、奇萊紅蘭、玉山沙蔘、穗花佛甲草,又像是特寫般不時出現於眼前,引人衷心讚嘆。

P7260432雪山馬蘭.JPG


P7260433循岩溝陡上南湖東峰鞍部。(根據『臺灣的山脈』,位於東峰下的此處是一個沒有冰坎的「懸冰河冰斗」).JPG


P7260434玉山佛甲草.JPG


P7260435玉山女婁草.JPG


P7260436奇萊紅蘭.JPG


P7260444穗花佛甲草.JPG

愈接近東峰山頂,先前望見的雪山西稜與西南稜的群山便隱於南湖大山主峰雄渾的山形之後,換成由雪山主峰向北延伸至大霸尖山的聖稜線--雪山與北稜角山、雪山北峰、穆特勒布山、巴紗拉雲山、品田山、大霸尖山、小霸尖山,都在視野裡清晰現身,只是,從南湖大山方向看見的聖稜線與觀霧所見正好左右相反。
而中央尖山後方則出現了屬中央山脈北三段的奇萊與合歡群峰

我們時常在山行中極目遠望,指認著群山山彙與山頭,有時帶著一些獨屬個人的經驗與彼此共有的記憶;也像是一組有形或無形的座標,或是存於大腦的默會知識,即使未掏出指北針,也能簡單定位,會清楚身處島嶼的何處。

清晨六時上達由板岩構成的南湖大山東峰,在東方薄雲襯托的層層山巒之外,是倒影著橘紅色旭日的太平洋面。置身東峰山頂,除了中央尖山後方的奇萊群峰,最遠還能望見玉山群峰。
此時回想沒在昨日午後上來東峰,反倒成為最佳的安排。

P7260452映照橘紅色朝陽的海面.JPG


P7260458玉山山蘿蔔.JPG


P7260465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右下是南湖東峰的影子.JPG


P7260475第三次爬山遇到小胖阿伯 相隔七年.JPG

P7260482聖稜線.JPG

短暫停留後,大隊伍已向著陶塞峰、馬比杉杉方向出發。
我們也向小胖阿伯和大學老師道別,從面向大濁水南溪上游的東峰南面腰繞,走過滿佈著亮閃閃板岩碎塊的岩屑地形。
一路上,有非常多條水鹿走過破碎的岩屑,留下深又清晰的獸徑與巨大蹄印。

P7260491大濁水南溪上游的溪谷.JPG
南湖山區的3號U形谷,即位於南湖東峰南面的大濁水南溪源流谷地,是南湖的三個U形谷中最大的,長3000m,寬500m,深300~500m(註)。
下次有機會再來探訪。


P7260492水鹿腳印.JPG


P7260494水鹿腳印.JPG


P7260502在東峰下方與南湖大山合照.JPG

P7260504 前方為南湖大山與南湖中南峰(左).JPG

腰繞之後,已行至東峰西面,是南湖中南峰前一片地勢緩和、平坦的寒原。
寒原上盛開著更多適應岩屑地形的高山花草--雪山翻白草、玉山石竹、南湖碎雪草、尼泊爾籟簫、早田氏香葉草、高山翻白草、玉山當歸、玉山飛蓬草,玉山薔薇...,還有三大團拳頭大的動物排遺,因為它的直徑相當粗,我們推測很可能是台灣黑熊的排遺。

事實上,這片寒原也是楊建夫老師在『臺灣的山脈一書「冰河來過台灣」章節描述的台灣冰河遺跡最驚人的發現,位於南湖山區主峰與東峰之間「平坦的冰帽」,是臺灣至今發現的唯一冰帽地形,並由此發育出南湖山區的五條U型谷

P7260519 南湖中南峰前平坦的高山寒原.JPG


P7260523 南湖碎雪草.JPG


P7260525 玉山石竹.JPG


P7260526 雪山翻白草.JPG


P7260534 南湖毛茛(蓬萊毛茛).JPG


P7260540 早田氏香葉草.JPG

回望著山形陡峭銳利、在逐漸高升的日頭照射下更顯光燦炫目的南湖東峰,我感覺走一回東峰這一個多小時的距離,透過眼見與肢體實地感受地景的變化,竟有著難以道盡的奇妙與豐富。

行經主峰前鞍部,剛好是一個可以俯視下圈谷與山屋、與南湖北峰遙遙相望的U形谷。
我想著家裡有幾本提到台灣冰河地形的書,回家後應該再重新翻一翻。
觀察力敏銳的小咕嚕又發現了很大的水鹿蹄印。這幾天,一直走在他的前面,感受到他敏銳的觀察能力,時常能有許多被我不經意忽略的、有趣的新發現。

P7260546主峰前鞍部往下望,是個非常明顯的U形谷(2號U形谷),剛好框住了南湖北峰、下圈谷與山屋.JPG


P7260553 玉山薔薇.JPG


P7260554 玉山龍膽(or 黑斑龍膽?).JPG


P7260564 玉山當歸.JPG


P7260565 玉山飛蓬.JPG


P7260567 尼泊爾籟簫.JPG

循著滿佈石塊與碎石,時而玉山箭竹,時而玉山圓柏、玉山杜鵑夾道的山徑,一路上行。
接近南湖大山山頂前,必須小心緣繩行走或攀爬於一段巨大的石英砂岩(變質岩)裸岩間。
約莫八時安抵山頂,環顧四野,飽覽千峰競秀,席地分享水果與餅乾。

天空的雲開始增多,西邊的雪山山脈、南方的中央尖山東峰,開始有雲朵聚攏,南湖大山東峰的岩壁已不像方才那麼閃亮,向東延伸的陶塞峰與馬比杉山稜線,因溪谷升起的雲霧遮擋了陽光,更顯陰暗。

P7260584 往主峰途中遙望由板岩構成、亮晶晶的南湖東峰,主峰與東峰間鞍部的寒原,即是前述的臺灣唯一的冰帽地形.JPG


P7260599 玉山柳.JPG


P7260609 南湖大山.JPG


P7260613 南湖大山.JPG

循原路返回主峰鞍部,順著U形谷下山,返回下圈谷。
回到下圈谷時,小咕嚕還特地將清晨水鹿停留的地方仔細檢視過一遍。果然在箭竹叢邊緣,留有水鹿進食的咬痕。

P7260622 攀爬石英砂岩的巨大岩塊下山.JPG


P7260627 玉山小米草.JPG


P7260631 回望主峰鞍部,這裡就是2號U形谷源頭.JPG


P7260632 從主峰鞍部循著2號U形谷返回下圈谷.JPG

我們在山屋旁的南湖溪水源,將所有飲用水的水壺裝滿。
回到寢室裡,安靜地收拾好所有裝備什物,重新打包背包。

P7260639 南湖溪水源.JPG


P7260640 合歡柳葉菜.JPG

昨日一同進圈谷的那位協作正在山屋旁搭起帳篷,並且將寢室內和廁所都打掃得很乾淨。
聽說今晚不但山屋會住滿,還有一些今天進圈谷的隊伍需要住帳篷。


P7260642 南湖山屋.JPG

上午十時,與圈谷山屋合照之後,我們便循著來時的碎石坡,往南湖北峰啟程。
雖然四日行程已完成了一半多,也完成此行的目的地--主峰與東峰,但回程走著這段陡峭的碎石坡,還是非常有感覺。
剛開始,孩子們以他們有限的山行經驗問著我們,這段路有比往雪山的哭坡長或是陡峭嗎?
事實上,雪山哭坡已是他們小二和幼稚園中班時,第一回體驗重裝山行;後來又先後走過向陽山屋上嘉明湖、成功堡上奇萊稜線與奇萊北峰的陡坡,其實他們的能力已比當時增進了許多。
但上到南湖北峰時,小咕嚕說,這段上坡可說是「雪山哭坡的2.0版」,至少有兩倍長或兩倍陡。
其實我也覺得負重上行這段陡坡,似乎又將前兩日好不容易調節適應的大小腿肌肉,用到了極至,有一種快要抽筋的感覺。幸而,抽筋還沒有發生,我們就上到了北峰。
同時,也陸續有從雲稜山莊過來的隊伍,在行經北峰與碎石坡時與我們交會,要進入圈谷。

P7260649 爬碎石坡上北峰,同時也有要進圈谷的隊伍,與我們交會.JPG
南湖北峰南面、面向下圈谷處,其實也是一個冰斗。而從這裡看下圈谷西面缺口可見一道明顯冰坎,看主峰東側是壯觀的石流坡、主峰北側則是一個明顯的冰蝕三角面。



P7260657 爬碎石坡上北峰,這是上到北峰前感覺最危險的一處,蘭陽溪向源侵蝕造成的缺口.JPG


P7260665 小瑀魚在南湖北峰,比出去年爬千里眼山「一目千里」的招牌動作.JPG

今天的雲又比昨天起得更早,南湖北峰嶙峋的北面,全是從北邊與東邊溪谷湧上來的雲,雲層也不知從何時開始,似乎朝著南湖大山主峰、東峰與上圈谷持續聚攏。彷彿山雨欲來。
午前的陽光時而躲在雲層後面,顯得不那麼熾炎。

行走在五岩峰至南湖北山叉路間時,又先後遇見要進南湖圈谷的隊伍。
望著五岩峰的南向坡面,像是一張由南湖杜鵑、玉山圓柏、玉山箭竹相互鑲嵌拼貼而成的巨大氈毯,感覺真是壯觀!而山行的人都只是行走穿梭在巨大氈毯邊緣的彩色螞蟻。

P7260669 南湖杜鵑果實.JPG


P7260682 下五岩峰.JPG

我們在正午前過完五岩峰,只見從北邊與東邊溪谷湧上來的雲持續聚攏,緩緩翻騰著,漫過稜線上的小徑。很有「漫步雲端」的氛圍。



P7260686過完五岩峰,往北山叉路。只見從北邊與東邊溪谷湧上來的雲,持續聚攏,翻騰著,漫過稜線上的小徑。有一種漫步雲端之感。

正午經過北山叉路之後,我們觀察著天空的雲,有種今天下雨的時間應該會提早的預感。
但走在北山叉路到審馬陣山屋之前的箭竹草原上,心情是放鬆的。
細細的霧雨在十二時二十分左右轉大,我們各自撐起雨傘,續行不久,審馬陣山屋與水池已出現在下方冷杉森林前的箭竹草坡上。
但這一小段下坡路,雨勢又變大變急,讓陡下的步道變得泥濘,並且在進審馬山屋前積水成為小泥河。

P7260688 審馬陣草原開始飄雨.JPG


P7260689 審馬陣山屋和水池.JPG

我們迅速進山屋裡安頓,慶幸只淋了大約十多分鐘的雨,沒有穿到雨衣。
阿德煮熱開水泡麥片,讓我們配著麵包午餐。昨日午餐吃得很少的小咕嚕,今天卻明顯地胃口大開。

P7260691 審馬陣山屋午餐和休息.JPG

這場對流雨下得很大,也持續了將近四小時。
從步道上往審馬陣山屋下切的下坡路,匯集步道上的雨水,形成了泥河與小瀑布。位於地勢低點的審馬陣山屋外面整個淹水。

P7260693 山屋前,從步道上流下來的雨水匯集成小瀑布.JPG


P7260695 雨水在山屋前匯集.JPG

我們只能翻出睡袋躺著休息,聊天或補眠。
小瑀魚這兩天只要沒事就研究登山地圖,並且將行程與時間記得很熟,簡直倒背如流。但地圖研究完了,雨還沒停,兄妹倆便討論出輪流出題,猜宮崎駿動畫的活動。

阿德趁著雨勢轉小的時候,出去外面探看經過這兩日對流雨,山屋收集的雨水狀況,但水桶的出口阻塞,流量過小。他發現從步道上剛流下來山屋附近的積水其實非常清澈,便撈取乾淨的雨水作為今天煮晚餐的水。

四時半後,雨勢轉小,並逐漸停歇。
將近五時,白雲開散,露出一小片藍天,陽光短暫地出現,光芒四射。但不久之後,又轉為陰天。
阿德開始煮晚餐,屋外響起金翼白眉黃昏時覓食的叫聲。
六時許吃晚餐時,西邊的雲層仍未開散。今天看到夕陽的機率應該很低。
但我們想到同住南湖山屋的一位山友分享說,他前一晚住在審馬陣山屋,可在傍晚六點四十分左右去外面箭竹草坡看黃昏雲霧沉降時的南湖大山。
我們覺得既然住審馬陣,沒去看看黃昏時的南湖大山似乎很可惜,趕忙套上雨衣褲和登山鞋,走過積水與泥濘的步道,鑽過飽含著雨水的箭竹林。
對流雨過後的黃昏,四面八方的山谷都鋪滿了雪白、沉降的雲海。
也許是今天雲層太厚,或是從審馬陣山屋走出來的時間還是稍晚了,光線已變得有點暗,此時沒有陽光的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顯得格外穩重與厚實。

回山屋收拾與盥洗,阿德在山屋旁的雨水桶裝好明天早餐要用的水,準備就寢。
阿德出去屋外上廁所時說,審馬陣的夜空星星很多。但我和小朋友都懶得再穿登山鞋出去外面。
我們覺得審馬陣山屋的位置雖然容易積水,但很避風,比圈谷溫暖,只共用了兩個睡袋,便熄燈進入夢鄉。

註:
楊建夫、郭彥超(2000),『南湖大山圈谷群古冰河遺跡研究初步探討』,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合作計畫(計畫主持人:王鑫教授)。
楊建夫(2002),『臺灣的山脈』,遠足文化出版。


下一篇
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四) 108-7-24~27

台長: 玉山薄雪草
人氣(23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山行筆記 |
此分類下一篇: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四) 108-7-24~27
此分類上一篇: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二) 108-7-24~2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