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1 21:54:15 | 人氣(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二) 108-7-24~27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08-7-25 (週四)
新雲稜山莊--審馬陣山--審馬陣山屋--南湖北山--五岩峰--南湖北峰--南湖山莊(下圈谷)



前一篇
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一) 108-7-24~27



同住雲稜的大隊伍為避免遇上午後雷陣雨,三時許便起床早餐,四時出發。
有幾位的交談聲仍然很大,山莊寢室裡,不管是同樣要往南湖大山前去的自組隊,還是爬完南湖大山要下山的山友,全都被吵醒了。

阿德先起床進廚房裡煮麵。我和小朋友四時起床,開始收拾個人裝備,再進廚房裡吃早餐。
清晨五時,天色已亮。露天廁所面對的方向,出現橘紅色的晨曦。
五時二十分,山形冷峻的中央尖山東側被清晨的陽光照成粉紅、橙,增添了一分柔和,並迅速轉為金黃。

P7250239雲稜山莊後方 晨曦中的中央尖山.JPG

大隊伍出發以後,協作將山屋廚房收拾乾淨,清掃了走道與寢室的地面,整理好要揹往圈谷的裝備食物,在五時半出發。

我們也在將近六時之前,從新雲稜山莊啟程。
山徑先往舊雲稜山屋叉路一路下行,沿途森林均為臺灣雲杉巨木,林下十分潮濕,生滿偏好陰暗、潮濕環境的植物。下到低點後轉為陡上,同樣是遍生雲杉巨木的潮濕森林,路途中偶有透空處,往西可眺望前一日經過的多加屯山,以及更遠處聖稜線的雪山主峰至品田山。

P7250247雲稜山屋合照.JPG

P7250250雲杉森林中陡上坡.JPG

上行經過兩段肩狀的二葉松寬稜,坡度漸緩。
再繼續上行,便進入一片優美的鐵杉林,更精確地說,是一段由鐵杉巨樹盤據的亂石稜線。
與最近一次上南湖大山已時隔十七年,但我對於這片鐵杉林的記憶仍格外清晰。

P7250256松樹森林中陡上坡.JPG


P7250266鐵杉森林中陡上坡.JPG

八時左右出冷杉森林之後,便進入審馬陣草原。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便以雄渾的姿態出現在東南方。
山徑劃過盛開著玉山石竹、臺灣藜蘆與玉山佛甲草的箭竹草原,可眺望遠處中央山脈北三段的合歡群峰。

P7250276冷杉出現時進入審馬陣箭竹草原.JPG

P7250284審馬陣崚線上北望雪山山脈向東北延伸的崚線以及蘭陽溪谷和南山村.JPG


P7250288審馬陣草原看中央尖山.JPG


P7250289南湖大山.JPG

我們在審馬陣山叉路之前,遇見比我們早一點從新雲稜山莊出發、坐在路邊小歇片刻的協作,他們兩位直說我們行進的速度蠻快的。其實我們的行進速度不算快,只是平均而穩定地前進,一路行走感覺很順。我們去審馬陣山回來,他們已經出發,繼續朝圈谷前進。

P7250294審馬陣山合照.JPG

箭竹叢間,不時閃現鮮黃的黑斑龍膽、紫色的阿里山龍膽,臺灣龍膽略顯隱微低調的天藍色,以及遲開的紅毛杜鵑,有時如暗夜裡瞥見閃現的星子。

我也約莫是此時才開始注意到箭竹草原間一叢叢一簇簇隆起的灌木,看似玉山杜鵑,但葉片多呈鐵鏽色,全都是南湖杜鵑。葉片的鐵鏽色來自接近頂芽、較新的葉片表面(正面與背面)密生的細毛,較老的葉片正面仍為綠色。然而每一株南湖杜鵑之間,似乎仍有些微差異,有些新葉表面的細毛顏色較接近銀白色,有些則偏橘色、金黃色、棕褐色。

阿德先帶我們繞進往審馬陣山屋的叉路,以確認後天回程住山屋的水源狀況。
小咕嚕發現,以審馬陣山屋附近的看天池為前景拍攝南湖大山,剛好就是我們家客廳牆上那幅南湖大山的攝影作品。

沒想到接近山屋時,竟人聲鼎沸。
審馬陣山屋前並不寬敞的空間擠了十幾位山友,竟然是天亮前一小時便從雲稜出發的大隊伍,正在山屋前空間圍著煮起大鍋麵。原以為他們會直接趕路進入圈谷,對於他們這麼早就休息午餐,我感到有些意外。
或許山上已連續三日未下雨,山屋旁的雨水貯水桶剩水不多。阿德又再往裡面的看天池去看水池狀況(以往審馬陣的取水處),但發現水池附近汙染嚴重,評估回程那天只能至較靠外面叉路下方的水池取水。
確認水源之後,我們並未勾留,隨即離開山屋,循著陡坡上行,接回往南湖北山的路。

P7250304審馬陣山屋.JPG


P7250306審馬陣水池和南湖大山.JPG

接回原路之後短暫休息。從南湖北山之前往五岩峰方向望去,才發現滿山遍野的南湖杜鵑,一路從南湖北山迤邐至五岩峰,幾乎盤據了整個南向的坡面,十分壯觀。想像一下南湖杜鵑花期時,將是多麼壯麗卻又柔美的景象。

P7250310從審馬陣山屋陡上,接回穿過箭竹草原的山徑後,短暫休息.JPG

P7250312箭竹草坡中緩上.JPG


P7250313南湖北山和五岩峰北面山坡上的南湖杜鵑十分壯觀.JPG

我們在南湖北山上望著向北延伸的稜線時,阿德回憶起許多年前曾和山社學弟妹們以八個晝夜時間,從四季村循南湖北稜上達南湖北山,並連走北一段的經驗,當時由阿德執筆留下的紀錄,已成為後來要走那條人跡罕至路線必參考的經典。

P7250327南湖北山.JPG

從審馬陣草原方向望見的五岩峰,是由南湖杜鵑、玉山箭竹、玉山圓柏點綴、交織,拼貼如富麗氈毯的南面坡面;但從北山望著五岩峰時,卻看見了斷崖嶙峋、草木不生,蘭陽溪上游向源侵蝕劇烈、窮山惡水的北面。

離開北山,前行便是險峻的五岩峰。
然而,實際攀著繩、鍊,行走於斷崖絕壁間,不免驚喜地發現五岩峰也是許多高山植物盛放的美麗花園,因為就在貼近著岩壁、攀上爬下的過程,所有伏地而生的小花小草,玉山薄雪草、尼泊爾籟簫、玉山小米草、南湖碎雪草、毛茛、玉山捲耳、奇萊紅蘭...,全都成為眼前的特寫了。我們仍提醒著彼此專心通過困難地形,只在休息與停步等待時,欣賞和分享野花。
除了岩壁間的高山花草,五岩峰的玉山圓柏林亦頗為可觀,長年受強風吹襲、雪期負載著霜雪的重量,生活於此的玉山圓柏為適應環境條件,或匍伏、或彎腰,長出了各自的姿態。
過完最為陡峭的第一峰,我們在一片玉山圓柏林下休息片刻,又繼續向著第二峰啟程。
十餘年間,五岩峰東北面受和平北溪上游的向源侵蝕日益加劇,為了山行安全,如今通過岩峰的山徑已部分繞道與改線。

P7250336上登五岩峰.JPG


P7250338通過五岩峰的岩壁.JPG


P7250344五岩峰南面是以玉山圓柏、南湖杜鵑和玉山箭竹為主要組成的植被.JPG


P7250347五岩峰的玉山圓柏隧道.JPG


P7250350五岩峰北面是蘭陽溪向源侵蝕崩塌地形.JPG

過完五岩峰,便來到進入南湖圈谷的門戶--南湖北峰。
離開圈谷與正要進圈谷的山行隊伍,時常在此處交會。
我們也在北峰稍事停留,俯瞰南湖山屋與上下圈谷,遠望南湖大山主峰、東峰,才循著碎石坡一路下行。
碎石坡也出現了與五岩峰不同的高山花草:繡線菊、早田氏香葉草、沙參,以及美麗的南湖柳葉菜。

P7250355南湖北峰看上下圈谷。

南湖上圈谷與下圈谷,已被證實為一萬多年前更新世第四紀的末次冰期,冰河造成的冰蝕地形-U形谷。上圈谷是1號U形谷,下圈谷是2號U形谷。它們都是珍貴的自然遺產,也是全球少見的低緯度古冰河地形。南湖北峰南面、面向下圈谷處,其實也是一個冰斗。從南湖北峰看下圈谷的西面缺口可見一道明顯冰坎,而上下圈谷兩側有許多壯觀的石流坡。(註).JPG



P7250356南湖北峰.JPG


P7250358南湖北峰合照.JPG


P7250361南湖北峰下碎石坡.JPG
其實根據鹿野忠雄和楊建夫的研究,南湖北峰向著圈谷山屋下坡的這一面,也是一個小冰斗(圈谷)。

P7250369南湖北峰碎石坡.JPG


P7250370南湖柳葉菜.JPG


P7250371高山沙參.JPG


P7250373下圈谷(2號U形谷)與南湖山屋.JPG

午後不久抵南湖山莊,我們竟然是從雲稜進圈谷的第一支隊伍。
我們進寢室鋪起睡墊睡袋,阿德煮了熱水泡牛奶麥片,讓我們配著麵包午餐,我開始準備輕裝背包。

小咕嚕說,他在南湖北峰就開始有點頭痛,我知道他上高山有時會出現輕微的高山反應。
但比起三年前在奇萊山屋的狀況,小咕嚕這次比較吃得下食物。

餐後,小咕嚕在寢室休息,阿德先去山屋旁的南湖溪取水,小瑀魚和我則到溪邊洗手。
我們打算等一段時間,待小咕嚕休息體力略恢復後,再評估是否照原訂計畫去東峰。

將近下午二時,先前曬傷我們臉龐與手背的豔陽,被漸起的濃雲遮蔽,天空飄下雨點,我們加快腳步返回山屋。
我安靜聽著打在山屋屋頂的雨聲,感覺午後的對流雨有時來得又急又猛。

雨下了一段時間後,昨日同住雲稜山莊的大隊伍,陸陸續續有人抵達,脫下雨衣褲、背包套晾曬,尋找床位,安置背包,更換乾衣物,...。先前安靜的山屋,頓時整個動了起來。

阿德決定先小睡片刻,等待雨停。
小瑀魚向我借了地圖,很認真地研究著前往東峰、主峰的路線與步程。

P7250378南湖山屋.JPG

大隊伍的山友大致安頓完畢,寢室內又開始出現幾個人大聲的聊天、玩笑,並瀰漫著濃濃的酒味。
有時雖然只是少數人的行為,但在山屋這樣的公共空間裡,卻會讓每一個人都受到影響。

小咕嚕翻來覆去,被吵得無法入睡。我聽著雨點時急時緩、時停時下,敲擊著屋頂的聲響,感覺這個午後格外地漫長。
有幾次雨聲似乎停歇,小瑀魚和我至山莊門口,整個南湖圈谷瀰漫著一片霧白。
沒有展望,也不是適合上東峰的時候。

P7250383站在山屋門前,望著雨中的南湖大山.JPG

最慢的幾位大約三點四十分抵達山屋。他們說,下大雨時正在過五岩峰,先在半途找地方避雨,等雨轉小。
我替他們的平安抵達感到高興。

雨在四點半至五點之間才停。
阿德和小瑀魚已經進到廚房裡,開始準備晚餐。

P7250381南湖山屋廚房煮晚餐 小瑀魚總是最稱職的小幫手.JPG

小咕嚕跟我說,他要去外面上廁所。他外出了好一段時間,我才出山莊看看。
圈谷的霧稍微退散了,帶一點著黃昏的色澤。
我發現小咕嚕一個人在圈谷裡逛,也許有四十分鐘或是更久了,他在觀察岩石。
他跟我說,他只是很想找找看地球科學課本上面描述的那些岩石。
下圈谷裡面四處散布著非常多的石英,但是都碎成了小塊,他問我為什麼?我想了想說,應該跟南湖大山的雪期結冰、寒凍風化和冰河的搬運作用有關。
我們還找到了許多石英上面有著非常漂亮的水晶結晶。

P7250386傍晚小咕嚕在下圈谷觀察的石英和水晶.JPG

回山屋時,他告訴我,去外面走走,頭好像就不痛了;也許被吵得睡不著時,就應該早點出來逛逛。
是啊!我這才想到,怎麼沒有早一點出來下圈谷四處走走呢?
在陪著他找東西的時候,我常會被他觀察和發現的熱情與能力所感動。
書本的知識不能完全滿足他,他需要真實的野外經驗實證知識。

回到山屋,阿德已經煮好晚餐。
我發現這幾年的高山之行中,小瑀魚總是非常盡責地跟在阿德旁邊擔任炊事的助手:削皮、洗菜、挑菜、裝水、跑腿拿東西...。

晚餐後快速收拾盥洗,再次清點確認明日輕裝背包攜帶的物品後,便上床熄燈。

註:
楊建夫(2002),『臺灣的山脈』,遠足文化出版。
楊建夫、郭彥超(2000),『南湖大山圈谷群谷冰河遺跡研究初步探討』,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合作計畫(計畫主持人:王鑫教授)。



下一篇
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三) 108-7-24~27

台長: 玉山薄雪草
人氣(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山行筆記 |
此分類下一篇: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三) 108-7-24~27
此分類上一篇:大山習飛:【大暑】南湖大山行 (之一) 108-7-24~2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