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4 12:30:16 | 人氣(4,39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脈絡 99-2-24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脈絡   觀霧賞鳥步道

 

新年期間與孩子們共讀了春神跳舞的森林》,自此就不時希求著我一再為他們重述那個美妙而傳奇的故事

 

透過朗讀及闡釋知道孩子們與書中鄒族小男孩都有著極柔軟的心同樣的字詞卻足以承載不同份量的情感而經由插畫的凝睇滲透著更細微的感受也牽動了思緒流轉讓中海拔春天的畫面不斷撩撥牽引是該找個時間回到中海拔感受春之精靈在山林間的輕舞召喚了

 

早春的週末履約似的回到觀霧

春天的訊息僅止於少數在萌發新葉前悄悄靠著風與昆蟲完成授粉的楓香山櫻花以及綻滿鵝黃小花的台灣檫樹還未及在中海拔迅速蔓延擴散

選在這個時候漫步於去年九月底充溢著秋天氛圍的賞鳥步道

 

依稀記得十多年前跟隨社團初次步入賞鳥步道當時確實是為了觀鳥而來那個早晨也的確沒有一絲失落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看待僅有短短數百公尺的它卻隨著凝視覺察的積累起了恆久的變化並逐漸深信步道對我的揭示不再僅是對照圖鑑指認那些樹梢活躍的畫眉山雀山椒鳥的聲音或羽色也不再是浮於字面的有限意義

 

上一回我們就在這株高大挺拔的櫟樹下沙沙地摩娑著落葉翻尋櫟果時遇見一隻滾動著一團腐植質的糞金龜一對觸角末端舉著兩把搧風的小摺扇(鰓葉)招攬著空氣中游離的氣息逐味而至你瞧逐漸腐朽回歸土地的落葉如同需要返還自然的動物排遺提供了糞金龜和他的同伴每一年不虞匱乏的結婚聘禮育養嬰兒的巢穴和食物也加速了大自然裡的資源回流與元素循環 

 

許久以後我才知道牠的名字叫做黑雪隱金龜」,並且在一筆資料中知悉牠很可能是植食性與我們的觀察不謀而合心頭還是打著一個模糊的問號

 

猛然記起上一次遇見牠的族類轉眼似乎已是六年前的事足見我與山的關係有多麼疏遠了那時我們肩著大背包揮別大分駐在所在往魯倫稜線高遶的半途牠推滾著一顆比自己還要龐大的糞球像希臘神話傳說中的赫克力士(海克力斯)

 

我們信步穿過赤楊與樟櫟的森林

經過一季濃蔭蒼鬱的綠夏葉片以葉綠素撈捕運轉了陽光茁長自己也一代一代撫育了陽光下閃耀的鎧甲與翩舞的鱗翅而當時序行走至秋冬行將休眠的樹木逐漸衣衫襤褸落葉以凋敝枯槁之色 完成生命旅程的最終復提供許多一年一世代的昆蟲的卵與換上褐灰外衣的幼蟲一個隱遁越冬的絕佳庇護所並隨真菌分解逐日朽化無形中豐饒了土地

 

這片森林應該也是赤腹松鼠的覓食天堂牠們在秋日預藏果實囤積脂肪也泰半在冬日裡逐漸遺忘櫟果隔年就地發芽了原來松鼠不僅是櫟樹林的收割者也總是無心插柳的播種者

 

休養生息的年歲森林正以它自己的方式緩緩埋葬曾經被人類活動反覆干擾的痕跡撫平踐踏的記憶這條曾經開滿鳳仙花而今乾涸的小溪溝正訴說著植物群落的消長演進

你說,小溪附近那些爬滿苔痕的石頭,會不會也是山椒魚的藏身之處呢?不置可否的我,相信生命本來就在那裡,看不見依舊存在,只是需要更多時間,耐心地等待牠現身。

 

走進溪溝之後的那片赤楊林仰著臉的你應該不難發現一群將巨人的肩膀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寄生植物

赤楊包容了槲寄生的予取予求不僅提供了絕佳住所也供應膳食於是槲寄生在冬季結著晶瑩酸溜溜的漿果,吸引紅胸啄花來此朵頤也順道完成終生大事槲寄生用了一點詭計確保它託付給啄花鳥的子代可以牢牢黏附繼續倚賴吸吮下一位赤楊母親繼而繁衍壯大族群

 

十年前首次聽聞老師娓娓道出他們的生活史如何跨越物種藩籬緊密交關相互依存的故事在我心頭烙上一個專業的名詞共演化」;如今我捨棄了名詞深信他們正以漫長的時間在自然的史詩當中齊鳴共舞演出了一曲完美無瑕的合聲

 

我反覆回甘著上一回為一群小朋友講述槲寄生與紅胸啄花的故事時孩子們的眼睛如何從對山林的陌生與困惑轉為驚奇地閃爍躍動著星芒

 

走過受傷的藍腹鷴棲身的芒草叢在側耳傾聽山籟時,我想起牠曾經如此費勁地張開羽翼鼓動著風做垂死掙扎的振翅聲。也會想起躲在落葉掩蔽所間那些幸運捱過嚴冬考驗的昆蟲的蛹和小寶寶會在獵食的腳爪翻動嘴喙啄食間剛好成為一頓美味的餐食嗎

 

 

憑著空氣中遊蕩的辛香知悉那群冬末春初猶衣不敝體的細枝條是山胡椒(馬告)渴望陽光而伸開的手臂與指尖它和檫樹在同一時節以滿綴米白色小花隨春神起舞當它重新披覆綠衣時會願意接納黃星鳳蝶辨著氣味前來以前足檢視反覆品嚐在上面產下一些卵選做牠飼育子代的搖籃嗎就像台灣檫樹從不吝嗇與挑食的寬尾和青帶鳳蝶的孩子分享它轉換光能生產的養份

 

 

植物總是依著時序以氣味或顏色明示或暗示著它們的存在

像是不遠的四月沒有特殊氣味的殼斗科將頂著一襲米黃在群山間蔓延讓你驚覺它們的無所不在它們將輕煙似的花粉託付給頑皮的風在空氣中在樹叢間流竄

有時,會像木荷和大頭茶拋落完整的朵朵雪白有時是如烏心石撒下片片殘餘著清芬的花瓣而有時植物卻是以投遞幾紙名片似的樹葉安靜無聲地旋落幾枚帶著薄翼的種子或者從高不見頂的樹梢間釋出熟落的果實

這些無聲的語言線索般地牽動了你的視線在樹梢也在林間隨之游移流轉

 

 

我逐漸相信山莊附近那些夜蛾的出現並非沒有原因

足夠複雜的森林組成提供了蛾的孩子完整的棲所與食物包括那些附在樹皮與枝椏上灰綠、不起眼、生長緩慢的地衣叢林對某些苔蛾的幼蟲而言既是豐盛餐桌也是搖籃因此當暮色掩至黑夜以嚴峻暗影封鎖山林只餘群星湧滲蛾也受明亮的燈光吸引,在莫氏樹蛙的環場奏鳴中,展開牠們多采多姿的夜生活

蛾類與趨光的昆蟲成為翌日清晨引來獵食者像青背山雀茶腹鳾在山莊附近及樹幹上巡獵留連的原因而獵食者叼走了蛾,以及牠們啃食樹葉的幼蟲,也適當抑制了蛾的族群數量,讓大自然仍能維持著某種恒定。

 

 

慢慢地我明白美麗如詩的葉子高不見頂的樹木飛舞的彩翅滿地果實的豐碩都已不再只是風景的片段以及物種本身而已/牠們的存在投遞了一則更深的意涵帶領著我的心思意識到了自然運行的法則以及其他生命流向的網絡這其中隱含著容忍接納分享合作以及餽贈與回報

 

事實上,脈絡掌故仍如此繁多,難以形諸精確文字的,應屬森林一再向我們展現的生命力了。

 

而陽光的偏移溫度的變化春雨的早遲雨季的長短昆蟲的大發生這些原都關係著自然中每一環節的運行彼此關聯互相牽引並隨著時間之流,隱隱相繫緊密鑲嵌嵌進一幅幅四季的山畫也銘刻進入一部地區的自然史

 

我深信季節的流轉陽光雨霧樹和鳥昆蟲以及真菌都同時參與協奏著這一首極為繁複的交響詩

 

你瞧這些就是這條短短的步道教導我閱讀自然的一段歷程遲鈍如我一點一點地聽進去了 

 

而今我還在和孩子們一道摸索在呼吸吐納著綠葉潔淨過的空氣時學習將自己的聲音行跡隱入山林也看待自己有限的軀殼終將成為大地流動的一部份

 

後記寫這篇文章時適逢閱讀著Once Upon a Tree(生命之樹) 深受其中生命之網的概念影響也順道向大家推薦這本好書


顯示文章地圖
台長: 玉山薄雪草
人氣(4,391)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解說員記事 |
此分類下一篇:春信,觀霧、四月99-4-18
此分類上一篇:下課花路米--不能碰的花 98-11-04

姚松盛
琬瑜,
好文章!
最近可好?
5/1要帶台北的朋友去霞喀羅,又回想起當初妳帶我們去的那一次
松盛
2010-04-24 22:54:58
版主回應
Sampson:
謝謝~ 祝你們一路順利 收藏許多愉快的記憶!
2010-04-26 13:02:1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