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0 17:50:24 | 人氣(3,80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個人的景致 98-10-9~1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旅程

一個為台灣東北部帶來連日洪患的秋颱尚未遠走
我一直等到出發的前一天 才確定宜蘭上武陵的公車可以準時發車
也確定這一趟服勤 沒有不到勤的理由 也沒有其他替代方案 非去不可

原來阿德是要帶小咕嚕和小瑀魚陪我上武陵的
沒想到是新竹市文化局的一場兒童劇"小木偶奇遇記" 竟讓整個情勢與行程逆轉了
留下我一人獨自請假 隻身乘車 前赴那遙遠的桃花源

事實上 我已經幾乎忘掉許多年以前 一個人的感覺是如何了
上一次是七月份的隨隊解說 也同樣是武陵 只是 真正享受一個人的寧靜 是團體下山之後的幾小時
我獨自在鮭魚館解說 獨自在武陵漫步 直到登上下宜蘭的公車 再乘火車北返新竹

孩子不在身邊的感覺 是出乎意料地寬裕
我可以很輕鬆地走路去搭公車 也可以好整以暇地 平靜地等候火車
不想說話時 可以完全不開口
下雨的時候 可以不必擔心沒帶傘
想不想吃飯 也可以任自己隨性決定 不必顧慮孩子的生理時鐘
我不必在內心仔細盤算著 幾點鐘要趕著出門 離開辦公室之後 到送孩子上床睡覺之前的時間 該如何充分利用安排
也可以隨心所欲地 點盞燈 看書到夜深

世界突然變得不慌不忙了 似乎也優雅了
然而 火車北上到了桃園 我才明白 陰翳的天空也同是寂寞 空洞的顏色..........

風景

搭乘火車經北迴線 最奇特的應屬侯硐到三貂嶺這一段的風景了
瑞三本礦的坑道口 與頗有歲月痕跡的民宅 與鐵道緊臨
在三貂嶺車站附近 行經一段曲折優美的峽谷 才與平溪線分道揚鑣 鑽入黝黑的隧道
再見光亮時 已經接近牡丹站 太平洋就在不遠的左手邊隱隱現現

經雙溪往貢寮 仍是穿山的隧道與迂迴曲折的溪谷相隨行 山景漸漸過渡到海景
到達福隆 海的氣息似乎更接近了 再穿過一個隧道 就正式地與汪洋照面!
漁舟在遠處近處 隨著風浪上下波動.....
而龜山島.... 更是以出乎意料的龐大身影 近近地飄浮在左前方!

我知道自己正在領受著 奢望了好幾年的 一個人的旅行....
隨著火車時而低沉 時而清脆昂揚的踉蹌
隨著客運沿蘭陽溪谷 盤旋迴繞的晃漾
將日子 延展成 極為.緩.慢.的步伐節奏

時而翻閱著手邊一直沒能看完的書冊 時而凝視著窗外飛濺的雨絲
思緒不知怎麼地與幾天後的說故事時間牽上了線
我開始天馬行空地構想著 如何製作教具 呈現受傷的藍腹鷴 與離巢的領角鴞寶寶成長的故事

九月下旬在觀霧的時候 花路米的演員小兵問我 為什麼我都不拍照
剛開始 或許是因為抱著或揹著孩子的不便 或許是因為沒有相機在手
漸漸地 我習慣了不拿相機的日子
如若沒有相機 我真的會遺漏 或者遺忘什麼嗎?
我認真地用眼觀看 用耳朵仔細諦聽 也用心去感覺 不再倚賴相機幫助我記住多餘的什麼

 武陵的秋

秋天屬金 是大地豐收的季節
從遊客中心循著武陵路 通過大峽谷 再循無障礙步道走到管理站
路面上滿佈著落果- 海州常山 台灣胡桃 與栓皮櫟的
南蛇藤 鮮豔的黃包著鮮豔的紅 我有點生疏地楞了一下
不過旋即記起 第一次注意到它 是大約十年前 在大鹿林道東線上 一個極為乾冷的冬日暖陽中

下午四點多 我又獨自循著警察小隊外 另一側無障礙步道入口 散步前去
這段步道的名字 取得實在不優美 乍聽之下 會讓人毫無期待的可能
事實上 它是一段非常有變化 超乎想像地豐富又美麗的步道
步道依著山坡 與車道區隔開來 沿途上坡下坡的地形很多 植物種類也有許多變化
常可以撿到許多被松鼠和獼猴吃剩的栓皮櫟與台灣胡桃果實 我拿著幾枚吃剩的殘餘發愣 想像著牠們大快朵頤的模樣
還有許多串鼻龍 果實乾燥以後 長毛會顯得更加毛躁 就像女巫卡哈巴的衝冠亂髮似的
 
有一段路經過一整片化香樹純林 我撿了許多球果 尚未散盡的化香樹種子 帶著小小的薄翅 隨著乾燥陸續飄落

最後 步道來到觀魚台附近
棧道一旁 阿里山千金榆高掛著一串串長了類似昆蟲翅膀的小堅果 一陣風來 彷彿就要離枝振翅飛了去
那些似翅的部份 像是萼片或葉的變形 屬於樺木科的它 與榆科的阿里山榆的榆錢差異甚大 也與青楓翅果的翅有所不同

向晚時分 天色濃濁了 沿著步道原路折返 光線漸暗 竟也是最多野生動物出來活動的時間
我無意放輕的腳步聲 經常嚇到一些正在步道附近覓食的動物:
兩隻驚嚇著飛走的竹雞 兩隻急急從步道上閃進邊坡 高聲吠鳴警戒著的山羌
還有另一隻山羌 竟然還在步道與武陵路之間逗留 慢慢地踱步 見我走來 緩緩隱遁入靠山邊坡的植叢

我對這些意外的邂逅感到興奮極了 規劃著在武陵的這幾個黃昏和清晨時間 全耽溺在這條步道就夠了
而下次再來服勤 一定還要走這條步道 走上好幾回

清晨

當窗外開始有了晨光的顏色 鉛色水鶇在屋外 頻頻唱著婉轉的晨間小曲兒
孩子不在身邊 沒有可以賴床的理由 穿上外套 沿著昨天傍晚的步道 徐徐走去

一路欣賞著草葉邊緣凝結的晶瑩晨露 一面閃避著蜘蛛辛苦編結的蛛網
我學習把視覺放空 用耳朵來"看"東西
有時候 我明明知道那些聲音是誰弄出來的 卻還是禁不住好奇心驅使 轉頭去看了

昨日的那片化香樹林間 來了一大群希利克鳥 愉快地邊交談邊進食 覺察了我不速的闖入 出聲警戒著
我在葉隙間 看見他們輕靈跳躍的身影 眼睛周圍繡著一圈白 一隻接著一隻機伶地閃逝

我常在路途因為發現許多新掉落 被動物食畢的栓皮櫟 而停下腳步 檢視著遍地破落的果殼
並且想像著半天的時間內 是誰來過這裡呢? 留下一地盛宴之後的殘餘?

傍晚下起了一陣雨
隔日清晨雨後初晴 我又循著同一步道 走過觀魚台 繼續往武陵北谷走去
過了雪山登山口叉路 循著自行車道 直抵果三區
一團團輕柔的白雲 猶依偎在青山的臂彎裡 繾綣
十隻大大小小的竹雞正穿過清早無人的自行車道 卻被我佇立的身影嚇著了 慌慌張張地鑽回草叢
又急急往另一邊穿越馬路 跳上邊坡的樹林

鮭魚的婚姻色

進入婚配的季節 鮭魚展示館裡的櫻花鉤吻鮭果然有了很不一樣的顏色
雄鮭魚出現鉤吻 身體帶著粉紅色至紅棕色 腹鰭與尾鰭像是上了漸層的虹彩
腹鰭是黃綠 粉紅 與白 背鰭與尾鰭是粉紅 黃綠 與紅
事實上 我們很難用精準的顏色 去形容大自然巧妙的手筆 當我在嘗試描述 具體寫下這些觀察的時候 就已經有了失真 不是嗎?

不過相隔兩個多月不見 櫻花鉤吻鮭就已經感受到季節與體內生理時鐘的召喚 有了截然不同的面貌
我為牠們美麗的體色與光澤 感到驚豔 也萬分著迷

尾聲

下山的時候 因為非常幸運地搭乘另一位義解友人的便車 不再獨自一人
一度 雨勢滂沱 我卻窩在暖和的車內小睡 並且順利趕上早一班北返的火車

在宜蘭往新竹的火車上打電話回家 遙遠的那一端 傳來午睡醒來的小咕嚕甜甜的童音
我知道阿德和小咕嚕小瑀魚 正熱切地等著我回家晚餐 剩餘的旅程 竟然有了溫暖的 相聚的期待

家,在不遠。


顯示文章地圖
台長: 玉山薄雪草
人氣(3,801)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解說員記事 |
此分類下一篇:"說書人"的領會 98-10-29
此分類上一篇:種子的緣分98-9-27

涵美眉
這條步道 我居然到現在都還沒走過...
2009-11-15 19:34:32
版主回應
涵美眉:
以前每次上武陵 都會走大峽谷附近往武陵管理站的那一段
從警察小隊外面往觀魚台 則只走過小小一段 這次才發現 原來路途更長 沿途的變化也更多喔
2009-11-16 17:46:2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