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12-06 16:28:52| 人氣8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嘎塔卡謀殺案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嘎塔卡不是信用卡。當然。

想和嘎塔卡攀上關係,需要經過非常嚴格的審核標準──比申請信用卡麻煩得多;您必需擁有驚人的體能、高得不像話的智商,以及某些熱忱──關於這方面,我一直不確定有關單位是用什麼標準測定的。當然,這種手續是必需的;嘎塔卡單位負責了這個時代所有重要的太空開發及探索工作,非得需要體能、智能及個性都沉穩的上選人種才成。

所以我們都是「程序化者」。

誠如您所明瞭的,所謂「程序化者」,意即我們是經由合法地申請、抽樣、體外受孕、基因淨化、檢疫等等手續之後出生的。經過這種手續出生的孩子,天生就有較為姣好的外貌、強健的體魄、高智商的腦袋和穩定、不會為非作歹的品性。在我們這些「程序化者」裡頭,可以再細分出各種等級;這些等級標籤將在我們求職的時候,成為各個機關評選考量的標準。

不,這種標準是做不得假的。

一段頭髮、一根睫毛、一片指甲、一滴唾沫,以及成天在我們不知不覺時悄悄掉落的各類皮屑;每個出自於自己身體的細胞,都攜帶著相同的基因信息。我們求職時必須通過面試──所謂面試,就是取我們身上的檢體,分析是否合格;我們每天上班前必須通過血液檢測;當然,上班時在辦公地點附近可能掉落的毛髮皮膚、喝水用的留有唾液痕跡的杯子,都可能被收集成為證物。我們的身分毋庸置疑。

是的。在嘎塔卡這種地方,會發生謀殺案是不可思議的。

但謀殺案確實已經發生了;一位大力反對泰坦星探勘計劃的主管被人用鍵盤敲裂了腦殼。因為我們是最高層次的人種、最優秀的族群,所以您不認為是我們幹的。誠如我們的負責人所謂,「我沒有絲毫的暴力傾向。」;只要您稍加調查,就會發現,我們全體人員的暴力傾向符合一個極嚴苛標準、在絕對和平的範圍之內。我想,您也知道,在屍骸附近蒐集到的那段睫毛,並不是我們這些嘎塔卡工作人員身上的東西。

那段睫毛屬於一個「非程序化者」。

「非程序化者」是未經申請、意外誕生的,一般而言,這些人有很可能發生「不完美」的狀況:有些遺傳性的缺點、可能有些潛藏疾病的機率。「非程序化者」從事的工作,大都是清掃、粗工、土木建構之類;這根睫毛的所有人,八成就是個曾在這兒做清潔工作的工人。我已經聽說您開始徹查這些個清潔包工機構,想把這個曾經在嘎塔卡出沒的「非程序化者」給揪出來。但,恕我冒昧地請問一句,除了一段睫毛之外,您手中握有任何一項可以將這名「非程序化者」起訴定罪的證據嗎?

分類標準從來就是不標準的。

我的意思是,所謂的熱忱、所謂的低暴力傾向、所謂的潛在患病機率,甚至所謂的智商和體能,所有的測驗值其實都只能當成參考值。不是表格上填著「零暴力傾向」的人就一定不會以暴力解決棘手的問題,不是「非程序化者」就一定會毫無預警地在某一天突然暴斃死去,不是只有智力商數高過標準的人才能夠理解方程式與星際穿梭機之間的互動關係;是的。我的意思是,並不是只有那個「非程序化者」可能是這件謀殺案的兇手,也並不是只有「程序化者」才能擁有進入嘎塔卡工作的資格。只要有標準,就可以被滲透、分解和破壞。

好久不見了。我的兄弟。

也許你已經忘了身為「非程序化者」的我,也許你早已認出我來,卻不願承認我可以同這些比你優越的人種平起平坐。你是個「程序化者」,但所有先天由人工篩選過的優異,並沒有與我燃盡生命的熱情匹敵的能力。我租用了別人的身分進入嘎塔卡,但憑藉著自己的實力得到探勘星海的資格。如同我們幼年時的泅泳競賽。當一個人全力以赴時,其它的要素都會萎縮得微不足道至一種可笑的程度。我能躋身進嘎塔卡;「程序化者」也可能是殺人犯,當然。

嘎塔卡謀殺案,也許只是嘲笑體制的某種開端。
0012061559

台長: Wolf
人氣(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