彎腰駝背恐是肌肉不足!... 適合全家大小的空知川泛舟花草水果交織而成的咖啡店 華山遭分屍女學員「雙乳...
尚未設定 的留言板
憐芳草
留言主題:無主題
【楓紅換白】台閩發音

愁是啥物?
象大雨飄落白髮三千
目睭金金相兌三月的斑芝花
交接九月芒草的露水
霧裡看花
叫袂返沉醉詩底癡迷客
逶南方透來的風
帶來目尾魚栽仔半沉浮
摺景的鏡面是風婆遺留痕跡
搓袂平是雷公喝出悠悠絲思
無的確,遮攏是眠夢
毋是眠夢?楓紅世界
換白了荒原萬千

更動幾個字
| 2004-11-05 00:09:01
憐芳草
留言主題:無主題
【楓紅換白】

啥物叫做愁?
ㄧ陣大雨降落白髮三千
目睭金金相兌三月的斑芝花
交接九月芒草的露水
霧裡看花
叫袂返沉醉詩底癡迷客
來自南方的風
帶來目尾魚栽仔半沉浮
摺景的鏡面是風婆遺留痕跡
搓袂平是雷公喝出悠悠絲思
無的確,遮攏是眠夢
毋是眠夢?楓紅世界
換白荒原萬千

卡車司機
我寫之時確定
全程以閩音讀寫
我是看了
你那秋芒‧茫...
之後
ㄧ直要寫篇台語
搭配
當然請你別以

專業看待

但修修改改中
論壇早已經換了
兩個主題

寫好了只好
貼在這了

祝好
憐芳草
| 2004-11-03 16:08:13
卡車
留言主題:無主題
這只是突然起用的另一個名,
都是我本人,
不是分身。

我會常造訪你的心靈草埔,
原諒我的打擾。
| 2004-10-18 19:41:55
憐芳草
留言主題:無主題
我甚少好奇網路
但...
突然看到 h 君的留言
噫...
原來這僅是你的分身

我好像又錯了
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
| 2004-10-14 16:57:10
憐芳草
留言主題:無主題
卡車斯基你好:

  貴客大駕光臨,未及時遠迎失禮之至。

  只是沒想到連砍了兩個新聞台之後,能在「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與你相遇,倒是頗感驚奇訝異,我這地處偏僻蠻荒之地,怎能吸引你的目光呢?於吹網的幾次留言,也或你大概約略了解我所言不假,我的信手塗鴉實在沒交流的分量,既沒悅目的圖片可賞,也無憾動心弦的詩文可讀,ㄧ切的ㄧ切是如此的粗糙啊,所以偶而有過路人,也或真的完全沒有,於是我又怎好意思提及新聞台ㄧ事,話說當時也正要砍台了!而你今日能尋得至此,我還真感動莫名呢,哈哈。
  
  不過雖是簡陋之居,卻懷ㄧ顆最赤誠的心,讓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互焦啦」。

  還有,今日看到你對 h 詩人的留言,提及水電工人和卡車司機ㄧ詞,我猶然驚覺自己的胡亂留言,不經思索的不當聯想…冒犯了詩人的圖片及暱稱,其實,水電工及卡車司機並沒什麼不妥,可是終究是我始作俑者怎可如此失禮,真的,我除了致歉外也找不到更好的說詞,以表達我的不安…雖是網路我可以不並在意,可是……。

  我不確定你是否會再度蒞臨,畢竟我的塗鴉實在不怎麼樣,想你也沒那個興致才對,何況我說過我是自己寫自己看的,或是無聊時的修修改改為樂的,真的是不會有人想看的,所以,我把這篇留言除了貼在新聞台之外,也傳一篇私人信息給你,以表我最大的誠心,最後祝你平安喜樂。憐芳草

           
| 2004-10-14 14:14:05

留言主題:無主題
h

萬念俱灰

鳳凰浴火之後再飛起

在十字架的陰影下清醒
| 2004-09-07 21:06:02
h
留言主題:無主題
又:我已經被我"所要"創作的念頭給牢牢套住了.

"這個念頭"是我的主人,藉著尋思"這個念頭"的過程,我發現自己原來是寄生,是客體於"這個念頭"的.

沒了"這個念頭",我就是虛體且不存在的.因此,我成了"這個念頭"的包袱,也因為這樣的體認而日覺虛弱,必須不斷不斷進入"這個念頭"裡去找尋新鮮的養分.
| 2004-09-06 13:50:43
h上班摸魚
留言主題:無主題
看了底下我關於散文詩的留言,真是膽顫心驚,可見思緒之亂啊...

過來拜訪並致祝福.
| 2004-09-06 13:33:44
h
留言主題:無主題
卡車斯基的詩總是讓我驚嘆不已,詩人之心如是細膩...真是景仰啊!

圍牆的隱喻,其象徵...讓h思量其中,也沉醉在詩的精練裡頭...謝謝也祝福卡車斯基!
| 2004-07-21 09:40:40
卡車
留言主題:無主題
「或許你不解我喃喃自語在胡說些什麼,其實,這也適用在我們討論的攝影思維上面,道理都是相通的.(你繼續提問,我就繼續作答,看誰先不支倒地)」

 我要準備功課,以免被擊倒。
 h,看到你活躍的生命力了,很高興。
| 2004-07-14 20:22:16
h
留言主題:無主題
卡車斯基兄,

是你?我知道是你?...

放馬過來吧...h是不怕被挑戰的(你去某個文學網看散文版的"隧道內"就知道了..我是真的不以為然某些散文詩的觀點與表現方式,已經霸成了一個極不open的詩論空間...).不過,你對散文詩有概念嗎?說來聽聽?

疊床架屋~創了這個散文詩的名詞;詩就是詩,詩很單純的就是感覺而已,感動而已.

或許你不解我喃喃自語在胡說些什麼,其實,這也適用在我們討論的攝影思維上面,道理都是相通的.(你繼續提問,我就繼續作答,看誰先不支倒地)

要去吹鼓吹晃一圈了...答滴答滴...
| 2004-07-14 01:03:05
卡車
留言主題:無主題
h,抱歉用了「卡車斯基」的筆名,
在攝影的領域裡,一個陌生的名字,
就當我是初生之犢,馴化我吧。

是我,...你知道是我。  :)
| 2004-07-13 17:20:05
h
留言主題:無主題
卡車斯基兄,


[行者]的影像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中,似曾相識的感覺.

能否多認識您一些?比如我們交切磋談過嗎? 若是,h甚感抱歉...

最近,我又有一個主題想好好發揮...


祝福...


h
2004/7/13
| 2004-07-13 08:17:18

我要留言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