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7 13:13:10 | 人氣(757) |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新書上市_錢鴻鈞_天堂與地獄:武陵高中成長記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堂與地獄:武陵高中成長記》

楔子

人類學家柳一豪博士說我的小說:「透過小說闡述,尋找並建構自我認同。」

我說:「是止於抒發啦。要說這是自我認同,其實是治療自己。所建構的自我,一個過去所想望的理想的情感世界。還帶一點點解放、自由、尊嚴、獨立思考。」

一豪:「您是說烏托邦嗎?」

我:「我夢中的小說場景武陵高中而已啦。」

一豪:「有高山的意境也不錯。」

我:「您說武陵農場喔!其實,武陵高中突兀的出現在桃園茄苳溪旁。但我猜武陵在原住民的意義是墳墓、禁地。武陵跟馬麟是同源異音的。」

一豪:「表示您的小說已經進入超凡境界了。」

我說有古書上這麼記載:「緣八月二十四日,理番憲勘丈馬陵埔、四方林、武陵埔等處屯丁贍地,據各佃具結認納在案。旋因屯弁劉郡英、福永錫,各帶佃戶鍾天富、墾戶黃慶興,互爭馬陵埔、武陵埔界址,蒙諭著棟協協同理番憲書張超,會同乾二弁及總董庄正堪覆。」

武陵埔、馬陵埔,那是在龍潭那個地方,南邊就是九座寮。我們竹塹社也在那裡有分到地。乾隆皇帝賜的,叫做養瞻埔地。可是離新竹好遠喔,我們能幹麻呢?

我又說:「不過是意外的耦合。搞不好,我可以把這一段加進去。」

一豪:「聽起來不錯。」

是啊!當年在武陵高中讀書,馬上會聯想到陶淵明。這麼多年後,才知道,龍潭有一個老地名武陵埔,而且居然跟我們竹塹社也有淵源。這不是很美的一段的故事,聯繫到我創作中的理想主題。

遇到一個奇特的,她本來應該是武陵高中的學妹,可是沒有。她有很多奇遇,家族背景,很難了解。造成她獨特的性格與思考方式、獨特的見解。非常感謝她近年來給我的許多支持與鼓勵。Chiechin Peng

彭:昨晚將學長新著作交給毛致新導演,另一本我又讀了幾遍。想想就中文列意見表若日後簽書再提問。

錢:意見先給我吧。感謝推薦。

彭:就是有良好思維結構成小說。引領進入繁體中文與武陵高中男學生時期。
雖然不是中文科班訓練,一直讓我吵嚷的學長呵。這是本好書耶 😀 😀

錢:您的用字很有趣「引領進入繁體中文」。「良好思維結構」也有趣。可能是您那種金頭腦的特有感受。

錢:倒底有什麼細節有趣的地方,也請您說明。讓我分享一下。

彭:先是明明讓兩位女老師強暴還可以自我揶揄和療癒,立刻又以全校排名前幾名來轉換(這是文末段)。又再讀麗姐、小兔兔與阿博,當時的心思該是多良善單純咧。

錢:呵呵,我不覺得是強暴啊。或許是引誘。一個十八歲青年跟年長的女人有關系,沒有被勉強的。但是確實沒有一個青年能檔得了誘惑。如同一個女生進到年長男人房間,很可能被性侵強迫,如林意含。

彭:尤其往回讀到七仙女,不批判身分家世,少男情懷的展現吧....我猜想。

錢:不過您有無限的權利來詮釋。感謝您的。喔!可以連結到前面喔。厲害。今天一位學生,一開始對我寫對小女孩憧憬,她不能接受。不過那是自然的、真實的。而小說中,確實也有一個自己的小妹妹的愛戀與心臟病的苦難。不斷的搬家,也是一個心裡創傷。確實是有特殊背景的。

彭:對了,這樣寫當時的事件,心裡會抽痛嗎?那首歌我找看看。

錢:那一件事情呢?

彭:寫兩個女老師....我覺得真夠壞, 可能還會找下個獵物吼?有姪女或外甥女夠大可以閱讀嗎?學長沒有女兒吧?

錢:導師對主角應該沒意思。我覺得寫得很美,有關物理老師。我沒女兒啊(為何您這麼問?)

彭:如果是我這樣的女兒,會把那女老師找出來捆著打。我這樣想著。不過全書寫得確實很美,處理債主與妓女戶很有技巧,當時的桃園還有流氓,軍警與美國海軍。

錢:或許您覺得那男學生是被那物理老師發洩性慾嗎?我沒有作這樣子詮釋,應該是彼此欣賞吧。

彭:有理。因為欣賞且激勵自我。可以在學科上有好表現的。

錢:倒是有女同志對我寫三p,不以為然。覺得那些女老師,憑什麼會看上那男學生呢?儘管我有寫些心靈背景。為何您會那麼生氣呢?我想在這社會上,男生一般的性經驗,是被認為賺到的。

彭:青春正盛芳華正茂,但是要經過反覆思量確實沒有勉強自由意志,或許就不那麼美麗了吧。

錢:恩,有道理。一切皆幻想、幻影不可得,因此而美麗。

彭:還有傳染病與癮頭這事兒。

錢:恩!真實的人生確實會更複雜。我都唯美、簡單化了。

彭:幸好當時致理商專有納入全高中教材在課程裡。校區小沒有圖書館或實驗室,操場都長雜草,都是後來慢慢添加。對阿,內壢中壢的街道店鋪河流下水道,我很有記憶。

彭:書本校對幾次ㄚ?

錢:我兩次,一個校對王一次。編輯一次。

彭:本來讀時我以為wane 是 want的誤植,cacio有這品牌嗎?CASIO吧!

錢:哈哈,我亂拼的,客語拼音也是。

彭:對! 對!客語那幾段我也很興致,讀來很親切。一定要寫這段唷。源發教授客語超讚。

錢:實際上自己在高中沒有講過客語。我盡量的貼近我那個時代的客家男孩的意識形態。

彭:外省女生漂亮高不可攀嗎?長大後遇多了,覺得很多腹黑心機女,呵呵。

錢:我看您眼中啊,可能什麼族群的女生都壞。

彭:印象裡新屋國小、內壢國小、中壢國中時不太會有外省女生靠近。本省女生裝外省姑娘可不少。兇悍有失優雅。

錢:是啊,連您都說外省女孩優雅。那是我這個時代,或者我們一些人,受到統治者的權力造成的美學的影響。連帶對女性的品味也受到影響。

彭:都很壞都很壞。

錢:有些信基督教的就很好。

彭:專科時班上有教徒,我老拿金剛經普門品來對付。還有憲法民法考別人。再進教會則是去年去天主堂望彌撒,前一次是中壢國中時候了。

對了,現在的小兔兔應該也很大了.....要不要尋找看看?

錢:不堪回首。一切都是我一廂情願、自作多情啦。

彭:往回讀時覺得這段很具有大哥哥情懷或者少男情懷的詩意。我就產生不了這樣的思緒了 ;p ;p

錢:那倒是真的。尤其看到她在美國待一年,回來後,滿臉都是化妝品。我真是難過。

現在我來推銷另外一本書:

博客來-錢鴻鈞激情書


https://www.books.com.tw › 中文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2017年8月1日 - 書名:錢鴻鈞激情書,語言:繁體中文,ISBN:9789866656590,頁數:176,出版社:草根,作者:錢鴻鈞,出版日期:2017/08/01,類別:文學小說.





1.1984年是民國73年,如何說是一個愛情大爆發的時代?
à讀文時覺得很有可能自國中時期開始有對異性的好奇或興趣因為男女合校同班,只是表現方式每班每人可能不同,而且和國小遠遠看或拉女生裙子是不一樣的。

2.文中描述到從社會組轉來的女孩,說是班花,校花,您怎覺得不漂亮呢?
à我也認為外省女生都漂亮。而且求學時與他們一直保持距離很遠地距離,主要是叔公、長輩、哥哥(與憲兵哥哥們)都在附近不遠。(就讀新屋國小時體會外省老師與族群的言行,還有198x年左右其實中壢與永安/觀音都還看得到美國海軍大部分有禮貌帥氣制服白亮,相對於中壢街道狀況與百姓生活比較慘不忍睹!)

3.文中提到英文歌,是那一首?歌手是誰?
A
Carpentertop of the world
à大約專科後才涉獵英文歌曲和外文影視也必較有留意之前就僅僅是大小考試求高分這樣

4.文中提到耳朵被霉菌感染,大約多久才好?這真的是影響您心情差,對女學生不友善的問題嗎?
à(喃喃自語)用棉花棒或酒精消毒過耳耙子再使用咩笨學長!

5文中提到鄧貴允是同班同學嗎?又提到他是外省人,母親是客家人,那鄧貴允平常都講那種語言比較多?
A
:當然是國語囉。當時沒有人講客家話。
à民國560年時學校裡有提倡說國語,除了各項競賽還有針對說方言者處罰、體罰與掛狗牌之類的。比我年長十來歲的新屋鄉親可就受害更深也難忘懷。

6.戴上眼鏡,為何感覺天要塌下來了,當時的感覺如何?
à我也是如此認為但多半是閱讀姿勢或方式錯誤所致現在的隱形眼鏡就清晰耐用還多彩了

7.想知道用媽媽在使用的蜂蜜香皂,是否為資生堂?
à想起一些清潔用品和廣告例如:綠野香波親親香皂綠的藥皂還有頭一回跨校朗誦得獎除了獎狀就是親親香皂這樣獎品

8.火藥加工,媽媽用好多條引線……轟隆……這一段可再描述精彩一點,驚悚一點,更有張力。
A
:哈哈,真的。好可惜喔。
à想起甩炮水鴛鴦仙女棒等孩提時的煙火童玩,和過年時放鞭炮煙火不同。

9.佛家講,女人是魔,是枯骨,會讓男生喪失意志,您的看法呢?
A
:狗屎。
à閱讀時我想應當有文字出處或口耳相傳,然而若有志向學或修道遇上爛纏女或是成魔女其實很無奈,反之也是。

10.沒有參加畢業旅行卻又要到校自習,是否天天想罵髒話?
A
:您真體會出我的心情。
à因為多半會參加且負責團康活動和注意同學們行走與飲食安全,可以閱覽外縣市的部分景況反而是興奮的。

11.當時音樂老師有組合唱團嗎?
à升學導向在桃園很主要且幾乎唯一鎖定目標下,換句話是術科如音樂、美術、童軍都是換成主要科別的;當時通常北聯與竹聯相對重視度高且桃聯是農民或勞工子弟考量的四所學校國中時能留校到晚上九點反而是榮譽。再者很有可能因為聯考後沒有事後追查(桃聯)分數而有40~80分的差距,那麼率取學校就是極大不同了。另外,還有督學會查課與人二室這部分扯遠了。


1. 內壢的租屋,其屋主是老駂,而且家和作生意處只相隔一道木板,這太奇妙了,想問當時找房子,朋友介紹房子的時候,是否非常的急迫要租房子,不然怎麼會沒有探聽清楚就租這樣的房子當住家?
à印象裡當時的房屋隔間都是如此,聲息相聞,可能北市比較不同,當時北市有瓦斯爐、汽車,桃園還燒煤球、煤炭,幾個家庭共用一個火爐沒煙囪的很多。
2.
債主帶著和小三所生的小孩去自殺,這滿怪異的 
à經濟環境與社會景況所逼迫其實我可以體會,處理與想法則是很有差異的。但閱讀時真的會想起當時的桃園。
3.
當時您在仁愛路打工的餐廳裡有電動玩具這東西,對我來說太新鮮有趣了,我還不曾在餐廳裡看過,那是怎樣的一家餐廳?
à電動玩具好像是大型遊戲機(日系遊戲)那樣,不好文字描述太詳細而且因為引起社會不良風氣後來有維持許多年警方強力掃蕩取締,是夾娃娃機之前的街景。
4.
媽媽是怎麼得到心裡方面的疾病,會有什麼樣的行為舉動,這讓我感受很深,因為我也得過恐懼症,很難根除。
à閱讀是覺得不是很明白是否來自父權壓力或母系親族言語行為壓力所致,主要是當時的桃園城鄉差距很大,與山區又是不同描寫了。
5.
爸爸開計程車載到搭霸王車的客人,還這樣離譜,真的只能自認倒霉,讓我覺得計程車司機如果載到長途客人,是否要先收些訂金才有保障。
à迫於生活和環境的無奈且來自於族群交錯的壓迫吧我猜想!
6.
您在國小時候很少和女孩子說話,即使是男女合班,坐同張桌也是一樣,現在回想起來是否會覺得當時的自己很懵懂
à就觀察而言目前在校的男女似乎比較自在也有充裕的發展空間、自主和彈性。
7.
七仙女(四)您對於了青少年在對性開始充滿好奇的時代,描寫的相當詳細,這也是很多人在成熟期的心路心聲吧,不管文中您和七仙女的大姐發生的事是真實是虛構,應該男孩子看到這裡會很有感覺,女孩子會不知該說什麼,想罵您吧。
à閱讀時覺得橋段設計且沒有很詳細交代家庭狀況或姓名這樣是對的,真假或虛實有時候若被有心人翻找反而會是麻煩;尤其喜歡疼愛小小女生或小動物那樣的描寫,不像現在的石虎、台灣黑熊與濱海生態那樣有話題沒有具體維護很傷感。
8.
孔子的名言出現在您的小說裡,都變了顏色啦!    
à引述其實無妨,虛幻與真實交雜不用把作者往死胡同裡追問是我閱讀時的想法;即使我也頻頻利用訊息向學長提問,尤其會想起198x年時候的中壢、內壢、楊梅或永安。再者要出書面對讀者與銷售數字,雖說有趣味也是有壓力吧!
然而也是經由田調抽樣進行分析認為社會有三十年沒有進步,而且崩壞的制度與現況猶如高債務與正義是口號,扯更遠了!哈哈哈

 

(箭頭表示在FB留言欄不能顯現)

台長: WitchVera
人氣(757) | 回應(5)|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拾人牙慧 |
此分類下一篇:桃園光影電影館_五月主題影展_中東|戰爭
此分類上一篇:瘋狂亞洲富豪後續追文

WitchVera
Chiechin Peng 很榮幸可以收到檔案仔細閱讀幾回,即使線上提問也是很忐忑,若是提問不像話(裝可憐)以後可就沒能說話打嘴鼓了(想太多);然而寫賞讀文之前能親自和作者問答溝通確實比起見面會或首簽會溫暖清晰。

二十幾年來純文字的閱讀市場其實很有限,繁體中文的閱聽者又更少,合適的出版品、封面設計與美編、連同行銷網路相形重要卻未必能立即收效;若再比較娛樂市場的多樣豐富和特色,能刺激出版品市場的元素就有限了。

試圖由出版品的末篇章往回讀以找出人物設計是否立體?劇情優雅結束、迴轉、或虎頭蛇尾?橋段設計起伏跌宕或中肯平實?提及的人物是否被書面告知符合人權與公開揭露原則?內容有沒有腹黑狠毒的利益勾結?供需原則?大約就這些項目。

覺得當時還青澀的高中時期有被設計圈套誘入,卻試圖以對性的能力和理解帶過;高中的學業成績狀況和學伴的互動是個高點,文字描述平實;和姊姊的相處與來信也是設計高點,有如人格社會化的形成,第20頁末段文字抒發情感自然不矯飾;開端的第一、二篇章雖然氣勢略弱,不過是因為還不是很清楚如何處理文意而有留白的感覺。中學生可以也可能如此,對嗎?

至於外省女生的相處,如同高中生活於我沒有太多相關見聞、經歷或想像,不容易和自身經驗連結,緣自於自身忙碌的國中和專科生活,那種髮禁、戒嚴、扛債、升學主義、責任榮譽(卻有過民歌、搖滾樂)的年代啊!

Chiechin Peng 那時候大約是因為沒有焚化爐而桃園街道處處是家戶棄置垃圾的年份.....我如此掃興的回想起來恰好是因為國中生活的壓力不滿卻要乖乖地......跳下老街溪或新街溪撿別人丟棄的垃圾袋! 不要經過豬埔仔或是警察局.....想起永樂路的冰店, 口合口合
2019-05-27 15:04:14
WitchVera
錢鴻鈞 幫我回答問題就對了。
那您自己沒有問題嗎?我來回答!

WitchVera明明就是學長+博客來與我的初次體驗咩! 閱讀時多半自問自答如上述, 其餘約略也以訊息覆我了; 然而單車失竊是我很重視的點: 單車失竊, 有人因此而寫文得大獎; 也可以是城市犯罪的徵兆; 也可以是我賴在中壢田調的傷懷....my glitter bike. ;p ;p
如果從出版品頁底往回讀前面一二章就顯得清純(清淡)況且(木契)子的內容簡短卻帶到武陵的對話很巧妙.
2019-05-29 10:47:23
WitchVera
Chiechin Peng 1) 出版品裡奇幻或虛無的情節鋪陳, 是否受古文或紅樓夢的啟發?
2) 書裡提過的人物若為真實存在, 除了小兔兔其餘幾位的現況是否已知?
3) 作品完成時可有翻譯不同語言後出版的期待? (當然決定權應該還是出版商與編輯群)
4) 過去受過的文學與數理教育對於出版品的情節可有明顯影響?
5) 若不是工研院的工作資歷與現在大學台文所資歷, 最有可能的職涯發展會是?
錢鴻鈞 Chiechin Peng 讓我想一下
剛運動回來
台南旅遊中
錢鴻鈞 1. 沒有啊。您看我那麼討厭那些東西,會有什麼啟發呢?厭惡,罵都來不及了。
2. 都有模特兒啊。只有導師還有聯絡。
3. 當然囉,有翻譯本還得了。可是不敢想。
4. 受到幾本現代小說的影響,主要是台灣的跟日本的。理工麻,只是一些情節上考試科目,課程說明。
5. 總統。
除了客語節目讀書會, 期待教授的作品出現不同語言的翻譯本.
2019-06-29 09:57:11
WitchVera
教授的出版品確實讓我假期時仔細閱讀,感覺文字如膠囊記下一段生命裡桃園南區的景象、人物、個性與對白,尤其大約40頁之後總能提起笑意更會回想起同地點類似文中時間的自身經歷;然而客家圈裡也會吵架內鬥,只是之後會手牽手喝酒、配小菜,那就是言歸於好或找到協調方式。與閩南人相處可能來自於婚配,貧窮硬頸的客家人近年還與越南新住民通婚了,這勢必免不了。然而永興社區葉家兄姊們對我可是真誠地好,和保生的彭家宗親守護濱海環境與淨灘好多年了,盡管好事多磨且與政治又難脫鉤下,只能持續發生表態。
更加想念自己的父親與祖父還有溫泉水老師和姜家外公……中壢國中的同學還沒時間閱讀這出版品,也不知道當時進入武陵高中的同學近況因為失聯,專科同學大約只會搞笑都不閱讀了!
2019-09-16 13:21:26
WitchVera
「這兩天又把這本小說仔細讀上兩遍,除了想想國中與專科時的自己和周邊社會環境。覺得學長能專心課業與體育和音樂,
沒有因為豬埔仔/角頭混混/拉霸機/電玩的影響而掉入不同圈仔,也沒有自暴自棄或陷入群組惡鬥, 應該當時有些過程或是念頭才是; 少部分提到又不說明清楚的情節有吊人胃口的感覺, 再者多寫出周圍的女性, 似乎男性之間的相處有略過不提的意味兒, 同儕化或是男性情誼可能不是情節導向的重點? 再想想問題之後再打字補述。」

她說:「我真是熱情的紛絲阿」

我說:「哈哈,對啊,真感動。為何沒真正變壞,專心讀書,自己似乎沒解釋。同性情誼,沒深入寫,忘光了吧。中篇、倉促的小說,男生跟男生,有什麼搞頭。遺憾的是,無法好好塑造一個女性。需要更多想像力、思想什麼的。」

她又幫我解釋:「一定要上大學 揚眉吐氣 替家人爭光,不用逼迫的內在基因應該在血液裡,對! 她就是好奇男生跟男生的搞頭(或出頭)。」

我說那算是一種解釋吧。男生跟男生又不能做愛,沒什麼好寫的。該寫的都寫了。

她又不滿意好奇男生的活動:「男生可以打球/彈子房/闖山洞/弄摩托車....所以當時能不受環境誘惑。厲害。」
2019-09-16 13:22:3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