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5 17:58:46 | 人氣(2,645)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八重山的臺灣人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image.jpg

 

 

原先是透過CNA每週好書讀閱讀《八重山的臺灣人》*一書的簡介與節錄文章, 隨後又請網友新新提供讀後心得, 這個女生的眼光不但獨到, 娓娓寫來她個人的經歷之後, 版僕想針對這個多年前自親族中口述的事件, 就佔個版內的篇幅來發表, 就俺這個年紀而言, 很多不但是學校沒教, 當年教材是國立編譯館發行的書籍裡, 也沒提過的, 但是過度複雜的歷史事件如果用單一或唯二的眼光來描述, 也許偏頗也許更難理解了.

 

 新新: 我在日本住過好些年,想當然耳一開始也受過一些歧視的經驗過(在美國也不能倖免,歧視外來人,發生在世界上任何國家吧?連台灣也不另外)但是只要你肯努力去了解他們的文化,當大部分的文化變成你懂得比他們本國人多的時候,就演變成被他們佩服,尊重!這是我居住過幾個不同國家之後的親身體驗~當然,我的時代不像以前那個時候的環境,境況也不同,而且,說實在的,我認識的許多淳樸日本人(尤其是比較鄉下地方)對外地人是心地非常好又親切的,比如,當年我住院,肝臟開刀,這在當初必須有新鮮血液的,我的一位非常好的朋友一句號召,他的所有同我一樣血型的(其中也有他不認識的人,只是聽親友提到有一位無親人在身邊的台灣人需要幫助),結果十幾個人自願組成幾部車,開了兩個小時來醫院為我輸血。。。其中大半我到現在都還沒見過面可以跟他們見面道謝的機會過。。。

另外,那時我長時間住院好幾個月裡,同室先開過刀的病友們也經常照顧我,當我受治療無法動的時候,甚至連我的換洗衣服都替我洗了風乾疊好放在我的衣櫃裡(醫院有免費洗衣,風乾機給病患用),當這些照顧我的人要出院時,我一再地道謝,說不知道如何報答時,她們跟我說;如果你過意不去的話,那就等你好一些了,去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就是對我的回報了!
有些人出院後回診時還會帶一些自己做的食物來給我吃增加胃口(因為大家都體驗過醫院裡的食物吃久了變的沒胃口)~

我要說的是,歷史可以記取,但是如何去化解人與人之間的怨恨,讓關係變好比因歷史而繼續痛恨來的重要!地球說大很大,說小也很小,比起大自然間,宇宙間的大變化,人與人之間的糾葛這種人類自己可以去努力就可以改善的問題,何其的小?星期二 1:05

 

:在這裡的許多老中經常抱怨被主流歧視,可是他們也經常毫無理由的,只因為膚色而歧視黑人,墨西哥人,甚至這裡的越南,其他種族(對白人除外)。。。星期二 1:23 ·

 

 

將取材自中央社與博客來兩個途徑針對同一本書的介紹記載如下 供各位參照

 

http://www.cna.com.tw/Proj_GoodBook/Default.aspx 中央社 每週好書讀

日本記者松田良孝在如今屬於日本的沖繩縣八重山群島發現許多住民原來是台灣人,進而深入挖掘採訪,他發現八重山台灣人的遭遇,正是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詭譎的台海兩岸關係與台日關係下的邊緣人悲劇,因此寫成《八重山的臺灣人》一書,預期將為世人、尤其是台灣社會帶來許多警醒。

  八重山群島是日本最靠近台灣的領土,最大島是石垣島,距離宜蘭不到五十公里,比釣魚台、金門更靠近台灣。作者前往該處時,發現有些民眾拜拜燒的香是長香,在燒短香的日本其他地方看不到,他從習俗追究,才知他們是台灣人,絕大多數來自日據時的宜蘭州,還有彰化人因日本鼓勵種植南洋植物而搬到八重山種鳳梨。

  二戰後,八重山台灣人遭遇身分問題。台灣不再屬於日本,若留居,是原殖民地的人而非純日本人,日本要求他們回台取得不具中華民國國籍證明,否則不給日本籍,台灣政府不願證明,他們又無法取得中華民國護照,因而長期處境困難,就業要掩藏身分,下一代也遭歧視與霸凌,因此對中華民國不諒解,海外也就很少聽聞八重山有台灣人。

  中華民國於1971年退出聯合國、1972年台日斷交等兩岸較勁的政治因素,終使台灣政府願發給八重山台灣人不具中華民國國籍證明,在此狀況下,他們很想否定台灣人身分,卻仍無法擺脫與台灣的血緣。近年台灣在日本的能見度增高,去年311日本大地震,台灣大力救災更提升台灣在日本的形象,作者也才能找到八重山台灣人願意訴說台灣身世,否則十年前根本不可能。

人在時代作弄下常常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分,二戰後留在庫頁島的日本人全部變成俄國人,北海道則可見處處關心俄籍日人且時相往來,相較之下,台灣社會對八重山台灣人卻毫無概念,還要靠日本記者報導與出書才知道, 也讓我們反省,對於這群同胞,我們的態度與我們政府的態度這麼冷漠疏遠,未來可有怎樣的關係?


.作者:松田良孝
.譯者:邱琡雯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行人
.出版日期:2012/01/16

 

<<文章節錄>>

美治子的臺灣情結

  黎美治子出生於一九七九︵昭和五十四︶年,父母親是臺灣人,到石垣島工作後生下了她,就這麼定居下來。翻開昭和初期八重山的移民史,黎家在石垣島的定居算是晚近之事,但和早期的臺灣移民一樣,黎家人逐漸和﹁臺灣人圈子﹂連接起來,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以石垣市為起點,石垣島和臺灣僅僅相距了二百七十公里,和沖繩縣首府的那霸市卻隔了四百一十公里。石垣到那霸之間每天約有二十航班,不用一個小時就可抵達,照理說,從石垣島飛往臺灣應該更簡便、更快捷才是,但事實並非如此。

  從石垣島到臺灣,一週只有兩趟直航船班,其中一趟船班需要七小時才可抵達基隆,另一趟船班得花上十六個小時開往南部的高雄。而且,從臺灣到石垣島沒有海路和空路的直達班次,都得繞過那霸才行。

  昭和初期, 仍以海路為主要交通工具,石垣島和臺灣之間的船班頻繁,且直接往返兩地。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一九四五︵昭和二十︶年這五十年間,臺灣屬於日本的殖民地,臺灣和八重山之間當然不存在所謂的國界。

  有部分的臺灣人利用這個有利條件,選擇八重山做為發展鳳梨產業的新天地,一批批他們的跟隨者,也大舉來到八重山。當時,也有臺灣人選擇到西表島從事礦坑工作。

  就這樣,這些人為石垣島上的﹁臺灣人圈子﹂打下了基礎。
提到﹁臺灣人圈子﹂,有人或許會想像是臺灣人群居在一塊、屋瓦相連的景象,就像神戶中華街給人的印象。石垣島的﹁臺灣人圈子﹂並非群居之地,不是只要去到那裡,就會感受到臺灣人的氣息或喧囂。只有在農曆八月十五日等時節祭拜廣受臺灣人信仰的土地公時,才會有比較多臺灣人聚集,但一年也只有幾次而已。

  所謂石垣島上的﹁臺灣人圈子﹂,並不是指特定的﹁場域﹂,而是一種臺灣人之間平常頻繁地互相聯繫,或經常往來彼此住處的人際關係。有幾家臺灣人在石垣市經營的商店,成為這群臺灣人聚集的場所,在那裡可以遇到講臺語︵閩南語︶的臺灣人。不過,這些地方只是聊八卦或交換資訊的地方,並不是生活的場域。這點與中華街非常不同。

  就像﹁臺灣人圈子﹂裡幾乎所有的臺灣人一樣,美治子一家人目前都擁有日本國籍。黎家人在一九八九︵平成元︶年取得日本籍。當時,父母親告訴美治子要改口介紹自己是﹁國永美智子﹂。那時,十歲的美治子確實有一股衝動,想要向小學班上的同學說明為何改名,但對於自己從中華民國國籍變成日本國籍,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黎美治子﹂可以用閩南語來發音,但父母親都以日語的﹁みちこ﹂來稱呼她,臺灣的親戚也跟著這麼叫。所以,就算從﹁美治子﹂變成﹁美智子﹂,大家還是一樣叫她﹁みちこ﹂。之後,美治子從國中、高中一直讀到大學,大學時期曾經到臺灣留學一年。這些經驗讓她開始好奇地去想,自己是日本人還是臺灣人?國籍到底是什麼?這些自問自答並不是只出現在美治子身上,石垣島的﹁臺灣人圈子﹂裡其他人所身處的境遇,也都提示了他們去思考那些和美治子相同的問題。留學日本的心願一九九九︵平成十一︶年的夏天,當美治子在臺北市的臺灣師範大學留學時,一對臺灣的姐妹花反過來準備前往石垣島。姐妹花生於臺北近郊的永和,分別是國中畢業的姐姐胡蓉和妹妹胡珊。當時,胡蓉十六歲,胡珊十五歲。

  兩姐妹之所以有機會前往石垣島,是因為島上的一位臺灣人。這對姐妹花的外婆曾林秀粉,之前靠著船隻在沖繩與臺灣之間來來去去﹁跑單幫﹂。因為生意上的關係,結識了石垣島上的臺灣移民芳澤佳代︵臺灣名:林全是︶。佳代有事來臺時,在姐妹花的家裡和秀粉以及姐妹花的母親曾富佳三人閒聊。話題轉到兩姐妹的未來出路時,三人異口同聲地半開玩笑說:﹁去日本讀高中好了。﹂就這樣,開啓了兩姐妹到石垣島讀書的契機。當時,母親富佳認為,﹁如果在臺灣進不了好的高中,送到日本念書也可以﹂。她把這個想法告訴佳代後,佳代開始搜尋臺灣人到日本讀高中的入學方法。大人們在交談的當時,兩姐妹也在場。

在臺灣,年輕人看的日文流行雜誌沒經過翻譯直接陳列在店頭,日本流行的歌曲也直接在臺灣流行。兩姐妹在這樣的環境長大,自然都喜歡日本,也想去日本看看。哪怕她們只懂﹁喜歡﹂、﹁謝謝﹂這些簡單的日語。對於要去日本讀高中,二人都深感興趣。不過,二人喜歡日本、嚮往日本的這分情感,並不是促成她們到石垣島留學的關鍵,而是母親富佳另有用意。

  一九九六︵平成八︶年三月,當兩姐妹還是小學六年級生時,面對臺灣即將舉行首次總統民選,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臺灣的南、北海域發射了四枚飛彈。這是北京當局為了牽制臺獨勢力高漲所做出的舉動。

  富佳表示,住在馬來西亞的弟媳當時曾經提議把胡蓉和胡珊念小學的弟弟送去馬來西亞。雖然最後弟弟還是留在臺灣,但這件事讓富佳重新體認到﹁臺灣的政局不安﹂。在那同時,富佳也有了強烈想法,希望無論孩子去到哪裡,都能夠獨立自主地生活。就是為了這些原因,富佳才會認真考慮起把兩姐妹送到日本留學。

  佳代為了一圓富佳和兩姐妹的夢想而奔走,最後終於完成了二人留學日本的心願。雖然遠離了臺灣,石垣島上的這個小小﹁臺灣人圈子﹂,直到現在仍保有本質,願意接納從臺灣來的新成員。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31349 博客來書籍館 網路書城

本書榮獲二○○四年第二十五屆沖繩時報出版文化獎,
《沖繩時報》、《琉球新報》、《八重山每日新聞》推薦。

  「如果要問我是哪裡人,是日本人嗎?還是臺灣人?我想都不是吧。我就是人啊。」

  在這個比金門還近的日本領土上,一個個發生在臺灣移民身上的真實故事,就像是臺日之間百年以來糾葛不清的歷史縮影。

  八重山不是山,而是位在臺灣東北邊海面上,屬於日本沖繩縣的一串島嶼,也是距離臺灣最近的日本國土,甚至比金門還近。由於地緣的關係,一百多年來,許許多多的臺灣人往返八重山:1895年過去的,是帶著優良鳳梨技術的日本籍臺灣移民; 1945年臺灣光復,所有臺灣移民又都是中華民國國民,因此只能返回臺灣。但,還有好幾百戶人家,為了各自的理由,選擇留在八重山。在八重山的臺灣人,他們面臨的問題,不單單只是國籍而已……

 

 1895年,馬關條約--甲午戰後,清廷割讓臺灣給日本,開啟了臺灣五十年的日治時期。其間,許多臺灣人為了謀生,前往有著更多未開墾的無主之地的八重山……

  為了大量墾地以種植鳳梨,王木永從臺灣帶來了水牛,卻沒想到沖繩人與臺灣人的衝突就此而起,沖繩人的想法是:「一頭水牛就能代替三個人耕田,如果放任不管,土地遲早都會被臺灣人占去,到時候日本人就沒土地可耕種了。」後來,沖繩縣政府竟下令禁止輸入水牛。

  1945年,臺灣光復--長達八年的中日戰後,日本殖民臺灣的歷史也隨之結束,八重山與台灣兩地的國界再次畫上。早已習慣了天皇子民身分的臺灣人,被迫取回他們不知如何運用的國籍:中華民國。

  因為沒有日本國籍,曾財基的媽媽偶爾會從八重山回到臺灣陪他,但每次準備回石垣島時,總不想讓他知道。臨走前,媽媽就會買冰淇淋給他吃,然後趁著他吃得津津有味時悄悄離開。即使是到了現在,只要一吃到冰淇淋,曾財基仍會忍不住難過起來。

  1972年,中日斷交與沖繩回歸--聯合國中原本代表中國席次的中華民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日本隨即與臺灣斷交;一年後,二戰結束時由美軍暫管的沖繩列島,也將正式歸還給日本。置身八重山的臺灣人該何去何從?

  石垣市市議員白保英行曾在日治時期的臺灣總督府交通局工作,因為同情那些沒有日本國籍的臺灣移民,所以替他們出面向中華民國政府申請脫離國籍的證明,但負責的官員卻說:「開什麼玩笑。我們有徵兵制耶,必須要保衛國家。我們想盡辦法讓必須當兵的年輕人不要出國,你卻來談要脫離國籍,這是不可能的事。」

  1999年,日亞航的旅遊廣告--為了促進臺日觀光旅遊航線之活躍,臺日混血的偶像明星金城武與日本知名老牌諧星志村健相偕拍攝的一連串臺灣形象廣告在日本電視螢光幕上登場,逐步改變了日本人對臺灣的印象。

  美智子小時候曾經請同學吃滷雞腳,沒想到同學卻說:「臺灣人竟然吃這種東西嗎?」美智子長大後,廣告中的金城武帶著志村健一起到臺灣旅遊,品嘗知名的小籠湯包,臺灣成了處處都是美食的地方。類似的廣告接二連三,不知不覺中,嘲笑臺灣人是野蠻人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

 《八重山的臺灣人》一書是作者松田良孝長期關注八重山臺灣移民的工作成果,集結他在《八重山每日新聞》專欄「我們是從臺灣來的」的所有文章,翔實記錄了當地臺灣移民篳路藍縷的開創過程,並以人道關懷的精神,反映出移民心中忐忑且複雜的異鄉情結,及兩個民族間無可避免的文化衝突。

  「如果要問我是哪裡人,是日本人嗎?還是臺灣人?我想都不是吧。我就是人啊。」人們的紛爭與歧異,往往來自對自我的認同與對他人的排斥。美醜、黑白、本土外島、殖民地宗主國、先進的文明落後的文明,這些相對的概念影響了整個世界,也將影響著世世代代居住在八重山的臺灣人。

作者簡介

松田良孝

  一九六九年二月出生於埼玉縣大宮市,一九九一年三月畢業於北海道大學農學部農業經濟學科,同年四月進入「十勝每日新聞社」(總社在北海道帶廣市)擔任政治經濟部記者,一九九三年二月開始於《八重山每日新聞》(總社在沖繩縣石垣市)擔任編輯部記者。《八重山的臺灣人》(二○○四年,石垣市:南山舍)獲得第二十五屆沖繩時報出版文化獎,二○○九年於《八重山每日新聞》連載「生還饑饉:八重山難民的見證」,獲得二年報業工會聯盟第十四屆新聞報導獎,集結成《疏散到臺灣:「琉球難民」的一年十一個月》(二年,石垣市:南山舍)。

譯者簡介

邱琡雯

  臺灣大學政治學學士,日本一橋大學社會學博士,現任南華大學亞太研究所副教授。主編《日本流行文化在台灣與亞洲》(二○○三年,台北:遠流出版社), 譯作《日本人論:從明治維新到現代》(二○○三年,台北:立緒出版社;二○○七年,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八重山的臺灣人》(二一二年,台北:行人文化實驗室),著作《性別與移動:日本與台灣的亞洲新娘(增訂一版)》(二○○五年,台北:巨流出版社)。

 

目錄

作者序
譯者序
推薦序
前言

序章 臺灣人圈子
美治子的臺灣情結留學日本的心願

第一章 到八重山去
香蕉的滋味臺灣到日本的定期航線國家控管下的海上運輸移居.疏散.歸鄉同樣是為國奉獻臺灣開始徵兵被迫的志願兵國策之下的西表礦坑奪走人命的礦坑臺車兒童也要進行攻擊訓練提升戰鬥意志的學校教育突然要去八重山引進水牛造成的衝突徵調及繳納的義務臺灣人不怕瘧疾水牛的畜產力代替兄長當「志願兵」當兵就有飯吃一天只賺五十錢為了相守而結婚海上的祕密通道踏上陌生的島嶼

第二章 臺灣不再是「日本」
回復原狀被畫紅線?宗主國的優越感全臺最低的就學率麻糬和鞭子遲到也沒關係自己蓋學校學童家長也受到影響自行維持並管理校務教育財政之匱乏希望至少有一條農業用路沒有國籍的人拒絕說臺灣話國家不同,但一樣是日本人善變的國界沒有遣送回國的計畫日語能力檢定取得日本國籍改成日本名,仍是臺灣人身為臺灣人的驕傲無國籍狀態的生活

第三章 大舉歸化
前往東京的快速列車「沖繩回歸」對臺灣人的影響來自臺灣的同班同學為什麼受到不公平的對待?∕The immigrants and citizenship∕為何我們沒有日本國籍?在鳳梨田一邊幫忙一邊練習不只是沖繩代表,更是臺灣代表為沖繩的臺灣人爭取版面從臺灣來的技術移民全國第二名努力爭取日本國籍格格不入勞動力往東移遠離八重山來自沖繩的「小王」會講臺語的日本人臺灣人的居留權高等弁務官事務所與臺灣政府直接談判阿爾巴尼亞決議你們都好像日本人保留中華民國國籍持續的不安臺灣優秀的鳳梨產業技術

第四章 「日本人」或「臺灣人」
曾家人的抉擇含淚的冰品撿廢鐵賺零用錢事到如今要怎麼說出口只是在模仿日本人既是日本人也是臺灣人生於臺灣、長於沖繩和臺灣漸行漸遠不是日本人也不是臺灣人臺灣是什麼?聽不懂臺語的臺灣人不敢承認是臺灣人為臺灣血統感到自豪臺灣形象的轉變最安全的回答

終章 迂迴的路途
電視是日語老師雖然是堂表兄弟姐妹,卻無法溝通下一代與臺灣的關係

後記
參考文獻

§    

 

台長: WitchVera
人氣(2,645) | 回應(2)|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拾人牙慧 |
此分類下一篇:【放下】蘭花與禪師
此分類上一篇:聖派翠克日 St. Patrick's Day

WitchVera
無論從什麼眼光來看, 這可能是一篇很冷門的書籍~ 如果曾在日本的領土某個小島上, 聽到孰悉的臺語或國語, 可能是宜蘭或台南去的, 一起聊過後他們仍願當日本人受日本人領到管轄, 這篇文讀起來就比較有感~~

而且 從1895年開始, 臺灣的無奈與悲情, 在過世的爺爺奶奶身上與臉上, 刻劃最深也最痛!!年輕的他們為了日本下南洋打仗, 活著回來或客死異箱都是痛楚; 隨後又奉命打自己同胞, 一樣是拋家棄子的....我們這一代, 從早上七點工作到晚上11點, 還是不夠所謂的公部門來燒錢!!

繼續無奈與無言.......
2012-04-09 22:40:49
WitchVera
將要在桃園光影看八重山的電影, 非常期待。
2016-10-26 23:39: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