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生2萬新生命 婦產科... 全民發大財,報稅利多釋出川普的25%魔咒 美國暫緩華為禁令90天...
2004-07-09 15:23:26 | 人氣(41,927) |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柳營血案---江國慶、雷政儒、郭慶和之姦殺、他殺、姦屍案(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警方祕密調查倒不是怕軍方知道,而是怕讓媒體嗅到一絲風春草動、打草驚蛇,讓白曉燕案再度翻版。台北縣警方自從白案之後,對於綁架案極度敏感,無論案件大小,縣警局下令承辦單位一律封口,倘若消息走漏,主官管調職嚴懲。

警方雖然保持高度的警戒,但是媒體仍然從分局三組裡不尋常的舉動,感受到「山雨欲來」的沈重氣壓。只是,沒人敢發,一切以人命為重。

到了下午,館內留值參謀,卻拿出一卷錄影帶放給家屬看,表明當天下午並沒有發現張富貞的蹤影。

國防部反情報總隊,透過通報系統,獲悉警方在偵查此案,也開始介入。台北憲兵隊憲調組,在上級的指示下,會同軍事檢察官,進行內部調查。軍方一介入偵辦,警方的偵查工作就顯得捉襟見肘,有些使不上力,往往關鍵時刻,就差臨門一腳。「當然,事情沒有這麼嚴重。」林家倫補充道。

不過,警方在檢察官的帶領下,軍方對於警方的偵辦,就顯得比較自制。二十一日館長李明德上校銷假上班後,參謀馬上告訴他休假期間發生的狀況。

「根據軍方的說法,李明德上班後發現他的房間凌亂,廁所洗臉台下的水管被破損斷裂,接著又發生家屬找人事件,於是立刻找來十九日值班的勤務兵問個明白。」林家倫說,當天值班的勤務兵叫做郭慶和,沒有前科,也沒有不良記錄,警方已經將他視為頭號嫌疑人。

李明德發現異狀之後,立刻調出十九日的錄影帶,但卻發現,標示六月十九日的錄影帶,內容竟是五月十九日。他立刻將國慶和送回勤務指揮部第二中隊看管,靜候調查。

警方專案小組知道軍方已經看管了郭慶和,也立刻加快腳步,馬不停蹄地在二十三日深夜,前往勤指部二中隊,第二次詢問郭慶和。頭一次詢問他的時間,是在二十三日下午。

「你換上當天值勤的軍服。張崇瑋你過來指認,當天下午和你說話的是不是他?」林家倫首度和郭慶和過招,他找來的張崇瑋,確認當天告訴他妹妹不在館內的勤務兵,就是眼前的郭慶和。

「咦?你胸口上的傷口是怎麼來的?」一旁的刑警看到正在換裝郭慶和,裸露的上身胸口上,有四道明顯的抓痕。「喔,那是二十一日裝備保養擦槍時,不小心被槍打到刮傷的。」郭慶和鎮定的告訴刑警,一面將衣服穿好。

郭慶和身上的抓傷,看在林家倫的眼裡,等於就是破案的鑰匙。接下來,怎麼讓他吐實,說出張富貞的下落,林家倫一步步盤算著。

偵訊工作持續到二十四日凌晨,郭慶和始終無法對身上的傷口,做出合理的交代。

「你們隊上說,二十一日擦槍的時候,你根本沒有脫上衣,也沒有人看到你被槍刮傷,我看這不是刮傷,而是抓傷吧?」

「…….」

「錄影帶為什麼要調包呢?這不是這個月十九日的帶子,而是五月十九日的。那五月十九日的帶子呢?怎麼就剛好都是十九日?你值班這天的帶子呢?」

「……..」

面對警方不斷質疑的兩處疑點,郭慶和除了「不知道」、「不清楚」之外,沒有第三句話。

「你想想吧!早晚都要面對的。」警方開始曉以大義,同時暗地裡通知他的家人,必要的時候,運用親情的攻勢,軟化他的心防。找不到張富貞的下落,警方就算是有一百個理由,認定郭慶和脫不了關係,也不能草率地將他移送。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千年不變的鐵律。

「如今只有跟他耗下去了。」林家倫說,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是突破不了。他們曾想過,過了今晚,郭慶和再不鬆口,只好讓他先休息,早上或下午送去刑事局測謊,另外再去蒐集證據,慢慢跟他磨下去了。

有時候我會個角度想,當時的郭慶和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想法,拖一天,過一天,過了今晚,明天再說?

二點四十分,郭慶何在見過隊部直屬長官後,看著檢察官蔡顯鑫,冷不防微微地吐出一句話:「是的,人被我殺死了,丟在公園草叢裡……」言畢,郭慶和似狀癱瘓地,虛弱地趴在桌子上,肩頭微微顫抖…….。

「認了!那麼屍體在哪裡?」警方急於要知道的第二件事情,又拉起精神憔悴的郭慶和。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一處公園裡,大概的走法是…….」對台北縣地形並不熟悉的郭慶和,只能憑著印象,說出概略的位置。

「不知道在哪裡,這要怎麼找?台北縣有多少個公園啊!」刑警們暗自叫苦,又怕是遭到郭慶和唬弄,一時之間,也靦顏相對,無言以對。這時候,一旁全程參與偵訊工作的劉勤章,想到了辦法。他緊急召來了縣內七個分局長,根據郭慶和印象中的棄屍地點路線,和現場大約位置圖,開始尋找習區公園內的草叢,是否有大型黑色塑膠袋裝的物品。

皇天不負苦心人,二十四日上午十點,板橋分局後埔派出所在中和、板橋交界處的五權公園草叢中,找到了章富貞的屍體,並隨即通知檢察官到場驗屍。

「我看到她一個走進來……我突然有股衝動…….當她走到三樓兵器室時,我藉故和她搭訕。」

「她並沒有拒絕我……..我找個理由……請她到館長室填資料……」

「當她走進館長室,我突然從背後抱緊她…….她極力反抗,我壓著她…..她大喊著…..我怕被人聽到…….開始掐著她的脖子,好讓她不再出聲……….」

「…..是的,她不斷的踢打…..打翻了館長桌上的文具,也踢翻了衣物櫃……我仍緊掐著她的脖子,但是她的雙腳,還是不斷地踢著……我把她拖到館長室的廁所,她竟踢斷了臉盆槽下的水管…….」

「後來我發現她不再反抗…….我就……我就…..脫去她的內褲…….強暴了她……」

郭慶和在警方的偵訊筆錄中,詳實地交代加害張富貞的過程。完事後,他發現她已經斷氣,於是,從儲藏室拿出大紙箱,將她裝入,暫藏在三樓辦公室電腦打字桌下。張富貞隨身攜帶的背包、筆記本和相機,則另裝入小垃圾帶內。

幹下姦殺行徑後當晚,郭慶和在三重租輛車到台南,前往同僚家中拿粽子過節,然後連夜開車趕回軍史館。「他說,到台南是事前約好的事情,不去反而會覺得奇怪。」林家倫針對他殺人後,還能吃粽子過節的部份,也感到相當詫異。

二十日上午八點,郭慶和再張女的屍體,用四張大型黑色垃圾袋,上下裝入,並且在重疊處,以寬邊膠帶封口。

「上午十點,勤務部派出二兵王敏男、陳世宗兩人到軍史館出勤務。郭慶和向勤務部謊稱,館內要搬打蠟機為由,要求隊部派人支援。其實,郭慶和是將死者,從紙箱換到會議室原本存放投影機的木箱內,體積過於龐大,必須要有人幫忙。」軍法局檢署處處長楊建平在六月三十日,指出這項新事證,說明另有重大發現。

「緊接著,兩名支援抵達軍史館的士兵,聽從郭慶和的指揮,將木箱搬到史館對面馬路上的租賃小客車後座,郭員並告訴他們,這是要送到木柵山豬窟銷毀的機密資料。」

郭慶和把車開出了貴陽街,右轉延平南路,再右轉和平西路過華江橋進入板橋市。對板橋地形不熟的他,順著雙十路到底左轉之後,就開始漫無目的四處繞街。最後,他看到實踐路旁的五權公園旁,有一大片草叢,遂將車停下,在此棄屍。

警方宣佈破案的同時,國防部也發佈命令,國防部史政編譯局長張京萊中將、館長李明德上校,和當天值星官余柏泉中校,即刻調離現職,從嚴議處。

同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國法部軍法局依《陸海空軍刑法》判處郭慶和死刑;八月三日晚上九點,在台北監獄台北分監刑場執行槍決。

軍紀監察處事後的檢討報告中,痛陳郭慶和在姦殺女學生同時,值星官余伯冠中校正在一樓看電視,而另一名值勤士兵蔡明志,則在寢室睡覺。前一天晚上,三人還在值日官室喝酒,酒後余伯冠隨即外出。

案發當天晚上六點,接班的值日官馬樹誠中校,在聽到郭慶和說要泉館噴殺蟲劑,竟離開史館外出用餐,直到晚上九點左右返回。

看到這份檢討報告,曾經身為黃埔革命軍人一份子的我,不知道該用何種態度,來面對這條新聞。是幸?還是不幸?痛心,茫然!

台長: 翁世恆
人氣(41,927) | 回應(8)|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御守月
看到這份檢討報告,曾經身為黃埔革命軍人一份子的我,不知道該用何種態度,來面對這條新聞。是幸?還是不幸?痛心,茫然!

哇 黃埔革命軍人一份子的你
我想 一定又意外又痛心吧
對於這女孩 我有說不出的傷感
他被搭訕時曾想過些什麼呢
他的死並沒有讓事件封口
他的家人一定也不曾忘記
只能說 出門一定要讓家人知道
不然出了意外就很能能真的消失
2009-11-15 11:09:23
御守月
館方第一時間的回應時再讓人無法接受
還好家屬和警方的堅持和努力
這名士兵殺人還如此的冷淡
又有種死不認錯的感覺 真是讓軍人們感到羞恥
這是異類 無法克制衝動
應該不是人類吧 是野獸
2009-11-15 11:16:17
老殘
國軍軍人
是保衛人民
還是姦殺無辜人民
當軍人真覺羞恥的一種行業
2009-11-20 19:21:37
VERGiL
...五月十九日。他立刻將「國」慶和送回...

應為「郭」慶和;

感謝版主的分享。當過兵的男生都知道,軍隊就像一個封閉的社會,有時候一兩個喪心病狂的人卻抹煞了在背後默默貢獻付出的無名英雄。
2010-05-13 09:54:30
人性本惡
聽說多年前台北縣林口某營區裡在假日親友可面會的日子曾發生過去探視男友還是親人的妙齡女子被強X
事後女子在那裡自殺身亡,這件事情據說很出名,好像也造成一個辦公室還是一個樓層封閉的事實
這件事也是那營區著名的鬼故事

身為軍人還用暴力污辱女性太污辱軍人的身份~
做壞事也得有個限度,做這種事情的傢伙不配稱為人
2010-08-01 03:01:19
郭慶合的媽媽是我堂姑的慈濟會員
其母親稱郭慶合死前
跟媽媽下跪稱事情不是他做的
而且此案疑點重重
疑點一:
根據軍方的說法,李明德上班後發現他的房間凌亂,廁所洗臉台下的水管被破損斷裂,接著又發生家屬找人事件,於是立刻找來19日值班的勤務兵問個明白。但是此時警方已經通知軍史館張富貞的失蹤,身為館長的李明德發現異常應可推測所長室可能成為關係地,為何還要湮滅證據?


疑點二:
案發當時館內尚有值日官、另一名值勤士兵,前者在一樓看電視,後者則在寢室睡覺,為何不列入重要證人,甚至嫌疑人?此外凶手只是名新兵,何以調遣其他士兵?且凶手不是台北人,對台北周邊地區的道路不熟,如何單獨租車並開車棄屍?

軍方判案的快速解決態度,讓被害人家屬質疑案情不單純;凶手家屬也質疑此案可能有其他共犯,郭慶和可能只是最後的執行者而非主謀。

最近江國慶一案
使我想起郭慶和案
真不知真相如何
2011-01-30 22:40:57
阿倫
當時其實人人都很慌張吧....執行槍決的是我們憲兵隊的士官長.....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到退伍這麼多年.....一句相關事都沒說出....不管是誰都難過...先是有人在軍史館失蹤....後來確定是友軍....很快的長沙連士官長接命令去靶場演練....事情發生到結束很快...連上駕駛學長負責開車載"郭先生"至邢場...也形容了他面無表情的態度...還拿了壓驚的紅包....連長要他當晚12點前花完...他努力的把錢花完買宵夜...記的當天大家都沒吃.....台北憲兵隊忠貞569T弟兄......我沒任何意見...只是說出當時的感受...
2011-01-31 19:17:08
無名套裝
晚上看了這新聞 我怕我會睡不著 怕怕呢
2013-11-21 16:22:54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