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WISH首賣 【冰島】追北極光去吧王金平宣布不參加黨內初選 海參崴電子簽 外交部:...
2004-07-08 10:39:40 | 人氣(43,17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外勞興援交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飲食男女,食色性也。這句話不但適用在國人身上,也是用在佔全國總人口數七十分之一的外籍勞工身上。

外勞也有性需求;政府總是漠視。對男性外勞來說,花三、五千塊錢召妓或廉價流鶯實在太貴;而對女性來言,除了DIY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可供宣洩管道。於似乎,在本能的反應和需求之下,這個族群開始為自己找出「休閒活動」,原本流行在時下社會青年的「援交」,正熱絡地在他們生活圈中,毫不遮攔地交易著。

外籍勞工在台灣已成為一龐大族群,由於語言和生活習慣的不同,外勞的生活習性對國人來說,猶如蒙上一層薄紗,神秘而好奇。國人好奇的不只是這些而已,房間裡的事,怎麼辦?怎麼做?當華西街還沒廢娼之前,人們總以為管道就在哪裡。廢娼之後呢?來台一年半的泰勞達頓說,去華西街的僅有少數,大說數的同胞,還是找自己人「下手」。

每逢假日,無論是台北車站附近商圈或二二八公園,還是台中公園、高雄愛河、大統商圈,三五成群的外勞,盤據在都會區的風景點或購物點,旁若無人的聯誼玩遊戲。「這是我們的休閒方式。」達頓說。

喜歡群體生活,是這群來自東南亞地區民族的特性。遠度重陽來到異地打工賺錢,每位外籍勞工的背後都有不盡相同的故事。賺錢改善老家生活是他們供通的原因。在人生地不熟的地區,其中,泰國勞工性觀念比較開放,無論是已婚或是未婚,多半會尋找同國籍性性配對,成為固定的「伴侶」或「性伴侶」。

一般來說,從事幫庸、看護工作的外勞就比較保守,可能是「家教慎嚴」和單打獨鬥的環境,讓她們少了群體生活,一但有機會外出「放風」,男女朋友即便相見飢渴難耐,彼此之間也僅只乎於禮,摟摟抱抱,公園內擁吻撫摸也就變的稀鬆平常,這還尚屬輔導級。

當然,熱烈的需求,敵不過他人異樣的眼光。外勞聚集的地方,國人大都不太願意靠近打擾,外勞自成一格,加上辦事有同伴相互掩護,像是夜間停工的工地、夜間不營業的加油站、海邊的防風林,堤防農地小屋等地方,就成了他們的最愛。

「我們沒有那麼多錢到旅館開房間,外頭就有很多地方可以利用了。」勞達告訴記者,通常每一個月都會有一天外宿的機會,每週至少有一天休假,每個月兩萬三千塊錢左右的薪水,扣除掉寄回老家、平日生活費用外,能夠真正用在「休閒」的金額並不多。到賓館或廉價旅社QK,太奢侈。

有了同伴的交互掩護,外勞以天為幕,以地為床的激情戲,時而出現在上述的地區。有了性,總會激起少許的情愫,在台灣幾個主要工業林立的區域,時而傳出外勞因爭風吃醋而引發殺機的社會刑案。不過隨著雇主開始懂得注意到他們的性需求,這類社會刑案少有聽聞。

員林一家塑膠工廠的老闆,就在場區蓋了一間簡單的鐵皮屋,鐵皮屋內簡單的格出四間小房,每個房間擺設一張床和小茶几。老闆說這是外勞的交誼廳,說白一點就是「炮房」。

炮房並不對外營業,管理打掃全由外勞自己來,老闆說,與其讓他們下班後在工廠外飲酒作樂滋事,不時還騷擾附近夜歸婦女,不如給他們適當的宣洩管道,讓外勞間自己解決生理需求。

由於沒有涉及營業性質,又在場區內設置,這間交誼廳看在當地警方眼裡,反倒是一件好事,非但沒有投以「關愛的眼神」,還計劃要求其他有大量雇用外勞工廠老闆「觀摩」。

循著外勞活動路線,不難發現孕育而立的專屬商店,櫛比鱗次地在附近開張著。外勞間消息靈通,哪個工廠有女性外勞引進,假日一到,廠區門口就有一堆男性外勞等機會搭訕配對。菲勞蘇告訴記者,聽在工廠的台灣人說,這有點像早期台灣年輕人鑰匙配對遊戲,不同的是,外勞沒有機車,有的是手機和資深外勞「老鴇」從中穿針引線。

外勞買易付卡相當的凶,彷彿電話公司專門為他們設計推出的產品。外勞除勤打電話向老家報平安之外,彼此之間相互交換情報也不少。像是外勞老鴇的「誕生」,就是來自於原始的需求。

根據記者訪查,每家工廠或同一區雇用的外勞,都會有一名資深的外勞負責管理自己人,在台灣外勞管理人的口中,這叫做「以夷制夷」。久而久之,資深外勞就變成新進外勞眼中的「教父」,吃喝拉撒睡,全靠的帶領。男外勞有教父,女外勞間也有相同的人,她們稱「姊姊」。

教父和姊姊之間有沒有什麼關係,外人不得而知,但是男女外勞間,無論是跨廠還是跨國人肉交易,非得經過他們進行不可。「他們來台灣的時間比較長,有管道,也有資格談判。」蘇說,他們幾乎掌握了外勞所有資訊,即使是幫庸還是看護工,只要你有需求,無論是哪一種﹙買或賣﹚,教父和姊姊自然就會找上你。

外勞賺的不多,也有爭風吃醋的權利,沒有錢,同胞間又談的來,乾脆合資包養一個漂亮美妹。

根據蘇的說法,在竹南地區數家工廠的菲籍女勞們,看準「自己人」有這個需求,乾脆以一個月二至三千塊錢的價格,讓同胞包養。一到假日,眾人相約到工廠附近隱蔽的地方辦事。姿色佼好或技術高超的女外勞,在同伴耳語相傳之下,頓時成為炙手可熱的搶手商品,價格自然水漲船高。

一旦紅牌價格飆到上萬元,個人負擔不起包養費,有意進行包養男外勞們,索性合資包養,分早中晚三班。換句話說,紅牌女勞一天假期分三個時段服侍「恩客」,月入三、五萬元根本就不是問題,甚至比在工廠賺的還多。

被選定包養的「勞妹」,沒有太多選擇伴侶或主導「接客」時間的自由,假日時段全被排滿,想溜去購物逛街的機會全被佔滿。

「可能是我們的人比較多,找伴並不難,選擇性也比較多。」達頓告訴記者,他所屬的工廠老闆,不定時會幫他們辦聯誼活動,自己找伴去。找到對眼的伴侶,泰勞就和時下年輕人一般,約會,送禮物,傳簡訊,然後逛街、買衣服,最後當然就是上床辦事了。

至於位處邊闢的工廠外勞,尋找伴侶相當不容易,在沒有固定性伴侶之下,只有靠性玩具發洩。充器娃娃是熱門商品。「很多外勞來買啊,通常三四個人集資買一個。至於種類,他們並沒有太多的喜好,重要的是,便宜就好。」

彰化市區上的一家情趣用品店老闆阿成告訴記者,像是附近彰濱工業區附近有許多外勞,男性佔大多數,加上當地交通並不方便,一對對男女外勞逛街的景象並不多見,不過集資買性玩具的人倒是相當普遍。

「我不敢進太貴的充氣娃娃,即使他們是集資購買,三千塊錢以下的價格,就常常殺價殺半天。」阿成還告訴記者,有一回,一位常客抱著充氣娃娃要我修,原來他們為了誰先用的問題吵了起來,結果拉扯之間把「蘇山」﹙充氣娃娃名﹚扯破了。蘇山「吹不起來」,他們也就無法「舉」起玩樂。一只娃娃又很貴,他們捨不丟,決議之下,找了代表央求我售後服務。

「你看過有人修充氣娃娃嗎?我拗不過他們請求,又是老客人,當下我收起來,事後我在網路拍賣上,一百塊錢買個相同的二手貨給他們。」阿成說,除了充氣娃娃外,時下流行的自衛套也很賣。「這和用手的感覺不一樣,我不會說,你用用看就知道了…..我只能說,相似的感覺。」

外勞假日不是逛街就是成群結伴飲酒作樂,自援交觀念和行為從北部地區擴散開來之後,台灣幾個都會區周圍衛星城鎮工業區,漸漸也上染援交風。只是,這股風潮只在外勞圈內散佈,國內也想一嚐南陽口味的饕客們,最好打消這股歪腦經,否則香甜的西米露還未嚐到,先生吞火辣辣的泰式鬥雞,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聖多福天主堂外勞聚集指標
前從菲律賓來台工作的那多,在台北縣工作的他,每個星期日都會大老遠地跨越縣市,到中山北路三段五一號的聖多福天主堂作禮拜。那多表示,在這裡有他的同伴、同胞,一種讓我覺得安心與放心的歸屬感。
像雷多一樣離鄉背景來台,同時固定在周日,來到聖多福教堂作禮拜的外勞,每周約有三、四千人。漫步在教堂周邊的商店,唱片行播放的是菲律賓的歌謠,商店販售的是自菲律賓進口的沐浴乳與洗髮精等民生用品,隨處可嗅得異國風味。

台灣特種行業撈妹們,對外勞這筆買賣,都抱持著寧可餓死也不願做的心態。即便是層次較低的阿公店或喇叭店,同樣也抱持著相同的態度。「光是語言不通,怎麼玩的起來?」五百暢飲的小茹說。其實,語言不通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外勞們皮膚黝黑,一股濃厚的體味,發起酒瘋來比台灣醉鬼還魯、還瘋,這才是撈妹們不願接外勞這筆賣賣的主要原因。

根據記者了解,南部某家知名企業曾經利用管道,找來了特種行業業者,以舉辦聯誼的方式,在固定的時間地點,替廠內有興趣的外勞「找樂子」。不過這類型的活動僅舉辦過一次,主要是業者認為風險過大,再加上旗下應召女不願意接外勞,而且價格比一般外賣要低上五百元左右,僅半過一次後無疾而終

台長: 翁世恆
人氣(43,17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