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8 01:06:17 | 人氣(2,06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松樹坡記事B蜈蚣、綠毛尖

晚上的櫻花林中有時候會看到幾束搜尋的手電筒
我直覺是在補什麼食物
想問村民
但是睡一覺醒來就忘了
直到有一天看到村中的大嬸在串蜈蚣
問她去哪抓的?
地裡抓的
白天也抓得到
晚上更好抓
因為蜈蚣要出來吃露水




蜈蚣還是活生生的

大嬸慫恿我抓
我雖然是堂堂男子漢
不知道怎麼抓才不會被牠咬一口
才不會莽撞

況且蜈蚣看起來是冰冷的、不舒服的、可能有一股腥味



他孫子就敢抓
我還真的連孫子都不如

奶奶抓蜈蚣
孫子耳濡目染當然也敢抓
就像很多抓蛇的世家
五歲小娃抓蛇像抓水管似的

除非讓我重新投胎到他家
這輩子我就認孫子算了




蜈蚣要用竹片頭尾崩直

竹片是從廢棄的竹簍剪下來的










然後排隊站好


如果搞個幾千幾萬隻
弄成蜈蚣牆
說不定可以在威尼斯雙年展大出風頭...如果你很能吹噓的話











曬乾














蜈蚣晒乾每隻可賣2元
「是一種粵菜。」
粤菜?
因為廣東人爱吃?

後來才知道大嬸說的是「藥材」

村民說起普通話常常让我誤解
比如:「這個袜子太调皮了」
講的是「娃子」

另有人口中說的「鞋子」
即是孩子

所以我在鄉音圍繞的環境中穿鞋襪
都會愣一愣

村民是因為南水北調工程
從丹江地區遷村到此
村民之一貢獻一則蜈蚣的見聞:

在他們丹江老家有個人想治風濕
泡了蜈蚣酒
一頓飯喝一斤(500ml)
一天至少喝兩次(一公升)
喝了一陣子
朋友發現他的臉色很不對勁
送到丹江的醫院
醫院一聽他的症狀立刻叫他轉到大都市
轉到武漢
醫生告訴他家屬
還是回家去吧
現在不回去
可能之後就不能自己回去了
返家不久就逝世了
據說是白血病


死之前
風濕到底有沒有治好
應該是更多人關心的



喝藥酒也有注意事項的
請參考華視新聞



越南人吃起藥酒
比他的宗祖國更青出於藍

越南人如果搞五公尺高的一大缸
參加威尼斯雙年
松樹坡的蜈蚣牆就輸定了





青蛇不敵白蛇。。。應該是白蛇傳的影響
你看看這個眼鏡蛇叼蠍子多麼有張力



蔣勳曾經說過他招待蒙古人吃海鮮
蒙古人都不敢下箸
一問之下是草原沒見過蝦蟹
蒙古人還問:「你們怎麼敢吃這些蟲子?」

東西好不好吃、能不能吃
不是你覺得好就好
因個人養成的背景
人家覺得的人間美味
對你可能是地獄酷刑
我們台灣老闆曾帶台灣茶過來
他們很客氣地說不錯
但是喝完就沒再問什麼時候再帶台灣茶來
後來我發現他們送禮打通關節
買的是一盒500人民幣的武當綠毛尖
比較熟之後問他們為什麼
「台灣茶我們喝不慣,還是喜歡綠毛尖。」

然而武當綠毛尖我也觉得淡而無味
沒有茶香
不會回甘
甚至還有青草味
這並不是好不好的問題
而是喝不慣 

*這是湖北人到台灣帶回來的高山茶



*這是湖北人從青海帶回來的黑枸杞







台長: ⊙﹏⊙
人氣(2,06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大陸 |
此分類下一篇:松樹坡記事C農村文字域
此分類上一篇:松樹坡記事A松樹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