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搶著要 在瘋敗什麼工程師靠存股年領百萬股息法人:14檔今年本業虧定了從小培養、長大娶回家 ...
2007-09-17 16:52:35 人氣(691)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打狗歷史(五):高雄火車站的歷史

0
收藏
0
推薦

今(2002)年3月27日,在謝長廷市長,以及眾多市民的見證下,由高雄火車站發出的最後一班列車,緩緩駛出月台。這座為高雄市民服務了60年的高雄火車站,將要緩下腳步,暫時歇息,由臨時站接下服務的棒子,等待轉型為台鐵、捷運、輕軌「三鐵共構」的新火車站落成,以更完善的運輸功能,為新世紀的高雄市開出一輛輛進步的新列車。

實際上,高雄市的發展歷史並不算長。20世紀,是個關鍵時刻,從不滿萬人的打狗小漁村,百年之間,轉眼成為人口百萬,南台灣的最大都市、政經中心,起飛之快,在台灣歷史上,算是異數。而其中的關鍵,在於兩項20世紀初開啟的重大建設:一是高雄港的擴建工程,另一則是縱貫線鐵路的開通。至此之後,藉由鐵路與港口的「海陸聯運」,南台灣的糖、米等物資,一車一車的由高雄港運往世界各地,也帶來高雄市的黃金年代。

也因此,鐵路的興築,與高雄市的發展息息相關。高雄市每一個火車站,也標誌著高雄市向前發展的歷史軌跡。從最早的打狗停車場、高雄驛(現高雄港車站)、新高雄驛(現高雄火車站),乃至於未來的「三鐵共構」新車站,都說明了高雄市由旗津、鼓山,向現在市中心區發展,甚至是未來,成為國際重要轉運中心的過程。
1898年,當時的日本政府(台灣總督府),開始籌建台南到高雄(當時還稱為打狗)間的鐵路,並在1900年正式通車啟用。當時的火車站,稱為打狗停車場,在今天的鼓山一路上,壽山登山步道入口處,這也是高雄火車站的濫觴。

打狗停車場完工後,配合台灣南部起飛的製糖事業,大量的外銷品藉由鐵路經高雄港出口,開啟了高雄市的繁華歲月,人口大量增加(1901年原只有3720人,到1907年為7842人,以倍數成長),漸漸地,原有的市區及火車站都不敷使用。於是在1904年,台灣總督府決定在原港灣西北側,填埋海埔新生地,興建新火車站。1908年,新的打狗停車場(後改名為高雄驛)落成,位於現在的高雄港站。

同年,從基隆到高雄的西部縱貫線全線通車、打狗(高雄)港的第一期築港工程開始,高雄正式邁入新的紀元,為配合新的局勢,「打狗市區改正計畫」正式推出,現在的哈瑪星成為一個有規劃、最現代的市區,吸引了大批民眾來此,高雄市的發展也由原來的旗津,轉到以哈瑪星為中心。而哈瑪星地名的由來,也是因為當地有一條直通魚市場的濱海線鐵路,而日文的「濱線」(Hamasen),當地人以閩南語發音後,就成為「哈瑪星」的由來。

隨著高雄港築港工程的逐步擴展,高雄市急速發展,不但許多工廠沿著鐵路開始興築,市區更向鹽埕、北鼓山、前鎮等地區發展。再加上日本政府處心積慮的推動「大東亞共榮圈」,有著港口,地理優越的高雄市就成了日本「南進」東南亞的基地,在此經濟、國防的雙重影響下,台灣總督府加緊建設高雄市。1936年,「大高雄都市計畫」正式公佈,該計畫規劃了現今的新市區,更在中央建立一座新火車站,成為高雄市的門戶。1941年6月20日,這個氣勢雄偉、並有著當時日本軍國主義象徵的「帝冠式建築」正式落成,這也是大家最熟悉、剛剛卸下運輸重擔的高雄火車站。

當時台灣總督府在選擇新高雄火車站地點時,出乎許多市民的意外,因為在火車站的預定地上,是一片荒煙蔓草,只有一條小路通往鹽埕,令許多市民質疑未來火車站的功能。但隨著工程的陸續完工,高雄市門戶的氣勢也慢慢顯露無疑。

除了外觀上的雄偉壯觀,由於高雄站是要做為當時新高雄市的中心,因此在火車站外保留了一大片的廣場(現在的停車場、台汽、公車客運站),配合正面興建的高雄市最寬廣馬路—昭和通(現在的中山路,為紀念昭和天皇而命名),以及東西向的高風路(今建國路),突顯其開闊雄偉的景象,尤其當時火車站四周都是稻田,樓高三層的火車站從遠處就可看見,是當時高雄市的地標,再加上新市區陸續開闢的大馬路八德路、七賢路、六合路、大圓環、中正路等棋盤式道路,高雄市成為台灣最具規劃性的新都市,影響一直至今,也令人佩服當年籌劃者的宏觀眼光。

規劃固然令人讚嘆,但當年高雄市的所有設計,都是配合發動大戰的日本政府「南進」政策,因此高雄車站的建築,不但有象徵高雄市出入口的雄偉壯觀,還有當時大戰後期,張揚日本愛國主義的帝冠式建築,這也是台灣其他車站所看不到的一大特點。

在西部各大車站中,高雄站是日治時代最後一個完成的車站,因此有許多其他車站所無法比擬的特色。日治初期所興建的火車站,多半是以歐洲式樣為主,如新竹車站的巴洛克風格、台中的自由派、台南的近世式,但到了高雄站,為了彰顯日本發動大東亞戰爭的民族自信心,其在外觀上,特別採用與日本傳統大寺廟,或貴族家庭專用的「唐博風」式屋頂;但其內部,為了運送旅客的方便,仍然採用西方式的挑高大堂,這種具有軍國主義的「和洋混合」式建築,被稱為「興亞帝冠式」建築,在台灣,這種建築就以當時日本計畫的「南進」大本營—高雄市保存最多,代表性建築當屬高雄火車站及高雄舊市政府(現歷史博物館)。

高雄車站另一個特殊之處,在於它是專用的客運車站。全台其他車站,除了台北站外,都是客貨運共用的車站,這也可看出日本政府有心要將高雄市建為南部最大都市的企圖心,在高雄站附近,還有專供客車調度的調度場,實為其他車站少見。至於高雄的貨運,則由高雄港站負責,方便經由高雄港轉運到國外。也因此,在二次大戰後期,盟軍轟炸台灣時,就將高雄港車站列為轟炸的目標,阻止其軍用物資的運轉,高雄港車站也在戰爭中毀壞,客運的高雄車站因此逃過一劫,也繼續屹立至今。

高雄港車站的建築,最著名的就是「帝冠式」的尖型屋頂,從遠遠看去,整個高雄火車站宛如被戴了一頂大帽子,這也是「帝冠式」名稱由來,除了這種日本傳統的「唐博風」形式外,屋頂還有許多細緻的彫刻,例如屋簷的鳥頭造型雕飾、正面的圓窗外雕飾,都展現出傳統的東方趣味,也體現出日本有意發展的「和洋混合」樣式。

整個車站呈現「T」字型,由前端較高的正方形及後方較低的長方形共同組成,較高的前廳,以挑高方式呈現明亮寬敞的大廳,並以四隻圓柱做為支撐,這四隻圓柱混用了埃及的棕櫚葉柱頭及東方的雀替元素,也是其他車站所未見。至於後方的長方形,則是售票處、候車處、餐廳、站務辦公處,也是車站工作的主體。

雖然高雄火車站有濃濃的日本軍國主義味道,但在其正式啟用後,絕大半時期都是在戰後度過,半個世紀注視著進進出出的旅客:遠地來到高雄求學的學子、高雄到外地謀職的子弟,悲歡離合日日都在車站上演,也使得這座車站徹底「本土化」,成為高雄市民的共同記憶。也因此,在新車站規劃興建時,原本要被拆除的高雄車站,在全體市民及市府的強力要求下,這座「帝冠式」被保留下來,也將成為未來新高雄車站的門戶,繼續服務新世紀的高雄市民。在高雄市民的眼中,軍國主義的「帝冠」象徵,早已不復存在,有的只是代表故鄉高雄的象徵,這段歷史記憶的重新詮釋,也是擁有複雜政治背景的台灣,族群重新融合的最好註腳。

至於新的車站,該如何展現新的意象,成為新世紀高雄的地標。除了留下歷史性的舊車站,強調承先啟後的延續性,新的車站也與其他城市強調的高聳入雲不同,其所希望呈現的是一種穿透性,聯通以往被鐵路阻斷的建國路與九如路,彰顯南北相通意象,建立超大尺度之門戶,型塑高雄新世紀大廳。也因此,在舊站體的上方,將有一個象徵打通前後站的巨型屋頂,成為新車站的標誌,前後站並各有一個大型廣場,形成新的市民空間。至於主建築將在地下:地下一層是停車場、地下二層是中博地下道、地下三層是穿堂層、地下四層是台鐵、高鐵的月台、地下五層則是捷運月台。

火車月台上的驚喜

高雄火車站除了站體是特殊的「帝冠式」造型外,在目前仍使用的月台上,還可以看到許多巧思。在一月台(以前的小月台旁),有台灣車站中罕見的車站花園,當時建築的台灣總督府,在此設計了有水池、花圃的小小花園,讓整個車站顯得柔和而美麗,這不僅在台灣,連在國外的車站也相當罕有,讓高雄車站格外優雅。

候車的月台上,遮雨遮陽的遮棚也是建築上的一大特點,高雄車站的雨棚是延續嘉義、台南車站雨棚的作法,可見當時已有固定的形式。在1930年代,鐵道部已經開始自製鐵軌,因此許多後期建造的雨棚,也是以同樣的工字形鐵軌加工彎製成屋架或柱子,嘉義、台南、高雄就屬於此。

帝冠式建築是什麼

即將度過60歲生日的高雄火車站,是台灣現存日治時代「興亞帝冠式」建築的翹楚,其美麗的結構,讓建築師及鐵道迷視為珍寶,也因此,原定要因鐵路地下化拆除的火車站,在文化人士護衛下,最後決定保存原貌,與新站共構,繼續成為日後民眾進出高雄的大門。
所謂「興亞帝冠式」建築出現在1940年代,日本軍國主義高漲的時代,不同於以往模仿西方建築的樣式,「興亞」是強調東方建築的風貌,屋頂或為中國式、屋簷呈現東方式雕塑、窗子或是阿拉伯式圓拱,而其屋頂上方仿唐朝建築的尖頂,如同戴上一頂冠帽,所以也稱為「帝冠式」。這種樣式,通常出現在官方建築,其中代表作是台北司法大廈、高雄火車站、高雄市役所(市政府,現歷史博物館)。

火車站廣場的鯉魚塑像

高雄市火車站的廣場,一如其他地區的廣場,豎立了一個雕像,只是這個雕像,不是有名的政治人物,而是一隻紅色的鯉魚。為什麼會是紅色的鯉魚,相信許多人都不清楚,原來它所代表的,是當初在火車站現址居住的(左魚右逮)港庄,為了紀念這個因興建火車站而被迫遷村的村莊所設立的雕像。

(左魚右逮)港,又稱為大港,就是閩南語中鯉魚的意思,因為愛河支流三塊厝溪流經此地,而溪中盛產鯉魚,因此當地的部落被稱為(左魚右逮)港,而日本政府為了要興建高雄火車站,將當地的大港庄遷移至今日民族路、十全路的「新大港」,而當地居民祀奉的「保安宮」,遷至今日的中山一路三二五巷內,「新大港」的居民也在其住地建了新大港保安宮,傳承其香火。

而這個消失的村落,卻在戰後,因為高雄市政府工務局的江秋澄先生,在火車站前廣場豎立了一個鯉魚的塑像流傳下來,這個塑像,目前也決定要留下來,繼續告訴世人這段歷史。

鐵路電氣化殉職人員紀念碑

除了鯉魚塑像外,高雄火車站還有一個較不為人知的紀念碑,就是位於舊火車站出口附近的「鐵路電氣化殉職人員紀念碑」。

這個紀念碑是為了紀念民國六十四年三月到六十八年六月間,台灣西部鐵路化工程施工時,因工殉職的26位鐵路局員工及20位廠商。紀念碑是三角型,分別在三面記載了紀念碑的由來、殉職工作人員、以及殉職廠商的名單,最頂端則有台鐵的標誌,造型肅穆而莊嚴。

這座紀念碑之所以聳立在高雄車站,因為高雄站是當時電氣化的終點,這也象徵著台灣鐵路及高雄市的一項重要指標,可惜的是,由於該紀念碑並不為太多人認識,並且在未來新站的施工範圍中,目前其去留尚未敲定,或許就將隨著火車站的遷移,只能在記憶中追尋。

參考書目
杜劍峰,《高雄火車站今昔》(高雄市:高雄市文獻委員會,2001年)。
鄭水萍,〈大和帝國象徵—從(左魚右逮)港到高雄驛〉,《再見火車頭》(台北:推動台灣火車站保存再生聯盟,1988年)。
李乾朗、俞怡萍,《古蹟入門》(台北:遠流,2000年)。
〈高雄驛〉,《台灣七大經典車站建築圖集》(南投:文建會,2001年)。

台長:王御風
人氣(69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高市歷史 |
此分類下一篇:打狗歷史(六):高市客家移民史
此分類上一篇:打狗歷史(四):柴山歷史(下):歷史發展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以下數字 (ex:123)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