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7-25 18:26:18| 人氣2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湯姆.哈克報─法國越來越八卦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鄭寶娟/文  (2003.07.14)

當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面對電視攝影機向全世界承認自己確實與白宮實習秘書莫妮卡「有不適當關係」時,法國新聞界一口咬定這樣的性醜聞不會發生在法國,因為「政治領袖不必向公眾證明他們的道德學分跟德蕾莎修女一樣高」,法國左派報紙甚至如此諷刺柯林頓的「褲襠門事件」:「看來柯林頓的去留,就維繫在莫妮卡內褲的鬆緊帶上了」。

傳播媒介不炒作性醜聞,並不意味著法國公眾人物全都是些潔身自好的正人君子,而是出於法國人對他人私生活一貫尊重的社會傳統,凡是個人不願張揚的隱私,法國新聞界便默守禁忌,摒棄盎格魯撒克遜民族同業們那種不惜一切代價要揭露真相的作法,高舉消滅邪淫的義幟,對當事人採取緊迫盯人、窮追濫打的跟梢,在他們看來,英美新聞界那種專橫的手段,與歐洲中世紀宗教法庭迫害異己的野蠻作風如出一轍。

法國輿論機器向英美同業靠攏

可是時移勢轉,法國輿論機器已逐漸自我鬆綁,作風慢慢向英美同業們靠攏,也就是說越來越愛扒糞了,伴隨這個現象出現的是,專門報導名人動向與隱私的饒舌雜誌的大行其道,《Paris Match》(巴黎競賽報)、《Voici》(請看)、《Gala》(盛宴)、《Ici Paris》(這兒是巴黎)、《Oh La》(哇啦)等畫報型週刊加起來的總銷量已直逼五百萬份,這在一個人口僅六千多萬的國家,真是樁大宗買賣。有趣的是,開這個風氣之先的是一家叫Prisma Presse的德國報業集團,它在法國發行了第一份八卦畫報《Voici》,隨後又收購了另外兩家行之有年的消遣雜誌《V.S.D》(周末)及《Gala》,敲起戰鼓,把法國消遣雜誌業送上戰國時代。

《Voici》雜誌的創刊,使得法國的輿論尺度一下子破堤決口,這份刊物對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依不饒,進行肆無忌憚的深度挖掘,以法國人稱做「形象竊賊」的狗仔隊捕掠到的照片當活見證,對名人的私生活做揭發式的報導。因為內容刺激聳動,在創刊短短五年之內銷量就竄升到九十萬份,連已有近百年歷史且深具人文氣息的「巴黎競賽報」都如臨大敵,不斷修改編輯路線。

Prisma Presse集團採取的是英國小報業者的作法,就是高價向跑單幫的偷拍專家購買照片,或鎖定某個名人派特約的狗仔隊日夜跟蹤,比如為了偷拍一張法國前總統密特朗與他的私生女一起散步的照片,不惜在兩人必經的路上租下一戶公寓長達七個月時間。一九九三年為了偷拍戴安娜王妃在處女島碧藍海水中的蛙泳照,竟租下一艘袖珍潛水艇出動作業!這個集團獲取一張照片,平均得投資兩萬七千歐元。

由於報導內容經常逾越禁區,幾乎期期都有文章因「嚴重侵犯隱私,破壞個人形象」而被判罰款及刊登公開道歉啟事,雜誌的封面往往被道歉聲明覆蓋到只剩下一個刊頭。然而《Voici》一貫我行我素,一本扒糞的創刊宗旨,總是一手賠錢一手偷拍,法國頭號電視主播帕得里克跟這份雜誌打了二十一次「破壞形象」的官司也贏了二十一次,卻阻止不了它派出的狗仔隊伸長鼻子在他身邊打轉。

雜誌之間白熱化的競爭,使得照片的價格一路飆升,「形象竊賊」們的每一次出擊,都是價抵萬金的買賣。比如拍到英國王儲查爾斯在滑雪道上黯然落淚場景的賊,立即進賬三十萬歐元,拍到教宗保羅二世在寶座上打瞌睡鏡頭的賊,銀行存款數字劇然增加了八十萬歐元,拍到摩納哥大公國兩位公主在慈善晚會中冷眼相向戲劇化場面的賊,則叫賣到一百二十萬歐元的天價!

讀八卦小報窺視名人隱私在法國之蔚為風氣,依照新聞界的分析,有個明顯的傳媒自我破禁的爆發點,那就是密特朗總統死後他的私人醫生出版《大機密》引燃的「禁書戰爭」,但是事情還得從龐畢度總統病逝在任內一事說起:

龐畢度總統發現自己罹患絕症後,對此事一直秘而不宣直至病逝,法國人對國家的命運長達幾年掌握在一個絕症病人手中,且始終被蒙在鼓裡十分不諒解。在輿論的壓力下,密特朗在一九八一年當選總統之後,主動宣佈在他任內每隔半年便公佈一次他的健康檢查報告。法國憲法並沒規定總統得向國民公佈健康報告,密特朗的繼任者席哈克就沒這麼做,但是密特朗想在這方面樹立表率。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在第二份報告尚未公佈之前,醫生們就發現密特朗罹患了前列腺癌,並預估他少則三個月多則三年就會死亡。

報章披露密特朗健康報告作假

依照密特朗剛上任時對選民的承諾,他得把自己的病情和盤托出,可是出於對權位的戀棧,他決定向全國百姓隱瞞這個秘密,於是在精密的策劃之下,他罹患絕症的事被當成國家最高機密保守到一九九二年不得不住院開刀時才披露出來,因此法國人一直以為密特朗是九二年才得癌症的。這些內幕是密特朗於一九九六年過世後,他生前的私人醫生古布勒在《大秘密》一書中披露出來的,古布勒在接受「費加洛報」的專訪時申明他寫那本書的動機是「將十四年來法國人有權知道的真相公佈於世,以卸下自己的歷史責任。」因為歷年來密特朗公佈虛假的健康報告都是他一手撰寫的。

《大秘密》出版的翌日,巴黎民事法庭便做出禁售此書的判決,出版社與作者立即聯合提出上訴,在上訴法庭還未開始審理這個案件時,有家咖啡館已把全書的內容輸入internet,全球的網迷都可以從網上查閱這本在法國社會激起巨大波瀾的禁書。古布勒的作為,被大部份法國人視為一種對密特朗的背叛,也是他個人操守上的污點。法國醫生同業組織甚至就此事向古布勒提出刑事訴訟,因為做為醫生,他無權透露病人的病情。雖然大部份出版商反對法庭對此書下禁令,認為有違言論自由的立國精神,但基於對保護個人隱私的立場,卻一致指責出版該書的出版公司見利忘義。

儘管左翼右翼兩派政治人物都一致抨擊古布勒醫生出面揭發密特朗的秘密,認為那是一個危險的開端,可是此事畢竟一舉打破了法國社會恪守的禁忌,於是一時之間,關於密特朗把情婦與私生女公然養在愛麗舍宮總統府內,關於愛麗舍宮違法竊聽平民電話,關於密特朗大張保護傘免除捲入受賄罪的親信的牢獄之災的種種醜聞,都被新聞媒體炒作得沸沸揚揚,曾任法國總理的巴拉杜當時就斷言,由密特朗代表的社會黨的失敗,不是敗在經濟政策,而是敗在道德操守,說密特朗治下十四年中法國政壇的腐敗已突破了公眾的承受界限,爾後民眾對他們的領導階層再也不會抱持同樣寬容的態度了。

《紐約時報》巴黎特派員艾倫雷丁也注意到法國社會這個根本性的改變,一九九七年在一篇特寫中指出「古老的天主教傳統已面臨崩解,新一代的法國人開始要求政治的透明度,權力核心人物不再享有道德操守方面的豁免權了」,這位美國記者看到該年出版的另外兩本大爆密特朗秘聞的書,一推出來立即上了非小說類暢銷書排行榜,可是兩位作者卻未面臨《大秘密》作者古布勒一樣的社會壓力,再也沒有人會因為書中對個人隱私的揭露而責怪執筆者了。

大總統風流史曝光

二○○○年出版的《靠左行駛》一書更進一步搗破最後的禁區,這本由密特朗生前的司機杜里耶口述的秘聞大全是完全一派小道作風,在法國出版之前由倫敦「泰晤士報」搶先購買英語版權並在報上登出內容摘要。為了促銷此書,杜里耶上遍英國電視訪談節目,大爆密特朗的風流豔史,說他對女人胃口奇佳,經常一個晚上分別與兩三個情婦幽會,自己形容那滋味有如享用法國大餐,開胃菜、主菜與甜點配套進行。書中充滿法國總統與某國王后私會,害得王后歸國之後差點被國王廢掉的刺激情節,及總統的專屬「淫煤」在愛麗舍宮自殺的聳動內幕,裡頭不乏傳聞與個人臆想,難辨真假,可是法國人似乎對通書的內容照單全收,除了遭到評論界「趣味低下」之譏外,在書市所向披靡。那本書早五年出版的話,肯定難逃誹謗官司與法庭禁令的命運,可是時移勢轉,卻成了西歐書市自盧西迪的「魔鬼詩篇」之後最搶手的暢銷書。

政治家們一早醒來攤開日報發現自己昨晚偕同情婦外出晚餐的照片赫然上了要聞版時,也有「老好日子一去不回」之憾,想當年密特朗用公款把情婦及私生女養在總統府門牆之內,在招待日本天皇與德國總理的國宴上,都看得到那個楚楚可憐的女孩當著外賓的面叫總統「爸爸」的場面,可是巴黎的記者們卻十分有默契地共同保守這個「國家機密」長達十幾年時間,可以想見支配那個時代的,是另一套完全不同的倫理法則。

是的,時代確實改變了,新聞報導尺度的自我解禁是一端,八卦雜誌的大行其道又是另外一端。一開始法國人在公共場所看八卦雜誌時,會刻意隱去封面以免招來旁人側目,現在則連知識份子也不諱言是此道的愛好者了。

再說,雖小道亦有可觀,一個成熟的社會應該容許各種思想與言論的存在,包括低級趣味在內,《Voici》這類不作雅腔的讀物之風行,體現的是民主社會「多數統治」的正常現象,民眾以購買或不購買某類讀物來反映自己的關注點與趣味點,不再是由幾個關在象牙塔裡的知識份子的好惡來左右大多數人的選擇。

可是,人們難免要懷念那個把輿論迫害似同宗教迫害和政治迫害而極力規避的法國,懷念那個政敵們不以對手的風流韻事做為殺手鐗、一切政治爭論都止於會議桌的君子之爭的法國,懷念那個不論是在政治上還是文化上,都以「精英統治」而見稱於世的泱泱文化大國的法國。在眼下商業與媒體一統天下的時代裡,人間似乎再也沒有可以自外於八卦小道的精神淨土了。

台長: 湯姆.哈克
人氣(2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