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6 15:30:44| 人氣17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木質香 第8回(試閱版)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耽美小說>木質香 第8回(試閱版)


但是衛何上完廁所跑回來,帶著還滴著水的一張臉,天真無邪一把拿回冰棒開始舔舐,季植存看在眼裡卻下意識吞了吞口水。隱隱約約,面前衛何拿著冰棒的臉和賴以葳埋頭苦幹的臉隨著動作重疊到了一起,身體某個部分不受控制起了變化。 

    「齷齪,下流。」季植存在心中不停重磅譴責自己,整個人一陣發熱,「我在想甚麼啊?」他轉過身背向衛何,伸出手捏了捏眉心,企圖壓下去脫韁的思緒。但效果還不如直接拿起球拍袋,擋在身前那麼簡單乾脆。

    「教練,教練!」衛何定定看著季植存似乎是在發呆的背影,在等了好一會兒後忍不住出聲提醒,「我們也要走了嗎?」聲音帶點不太確定,小心翼翼的味道。

    「好,走了。」季植存收拾著的動作顯得不大順暢,他突然覺得球褲質料太輕薄了不好,左躲右閃地避著衛何的視線,緊張的出了一身薄汗。但幸好,衛何骨子裡真的只是個孩子,焦點注意力是放在正飢腸轆轆大鳴大放中的肚腹上。今天,季植存開車來學校是早計算好的,他前一天晚上就查妥了一間運動主題餐廳,應該是衛何這個半大不小的孩子,會覺得新奇有趣的地方。以衛何爸媽忙於工作的習慣,和這陣子談及他父母的部分,季植存覺得這孩子除了學校外,其他的生活經驗實在太少。就說了,他的父愛是被激發了吧。但是,如果是父愛,那剛才那一陣旖旎的胡思亂想又是怎麼回事?

    衛何又是一次遠遠的吊段距離跟在季植存後方,他本想伸手拉他,但遲疑了半晌,畢竟沒有動作。車子停在教職員停車場,一輛白色的日產五門掀背小轎車,季植存打開後車廂,先把自己和衛何的球拍袋放進去,然後自己坐進駕駛座。衛何站在車門旁,眼光在副駕座的車門和後座車門上來回梭巡,他躊躇著該坐哪兒。平常,坐自己家的車,他只有一個人在後座的份兒。就算只跟媽媽出門,媽媽也從來不讓他坐副駕座,說是為了安全著想,但心中想的多半是懶得跟自己說話吧?

    季植存從後照鏡看清了他的猶疑不定,乾脆斜過身直接伸長手臂打開了副駕座那一側的門,大聲喚他:「小衛,上來吧。」

    衛何透過開啓的車門,看見握著方向盤的那人,彎曲的指節映著窗外微微透進的陽光,好似鍍了層金色薄膜,而臉上笑得陽光燦爛、溫柔和煦。他突然感覺胸腔中滿溢著一股說不出的震盪,難以名狀的感受,是被撩撥的琴弦,正錚錚發出悅耳輕響。「謝謝。」他說。將身體沉入柔軟的皮椅,衛何環顧四周,還是感覺有些侷促,但面上卻悄悄浮起一片害羞的紅雲。

    「繫上安全帶。」季植存一邊說一邊將車滑出停車位,載著衛何駛向神秘的目的地。

    空調啟動,車內漸漸瀰漫一股熟悉的木質香氣,衛何抽動著鼻子,注意到懸掛出風口前的淡藍色擴香片。他向前彎身,把鼻子湊得更近,「教練,這很香,原來你身上就是這車子裡的味道。」

    季植存覺得有些驚訝,原來一個人的在意,可以連這些小細節都注意到,都放在心裡。「我很喜歡這種木質的香調,也剛好中和掉車子裡自己全身的汗酸味。如果你喜歡,下次送你一個小的聞香瓶好嗎? 

    「如果有,當然好。」衛何掩不住心中美滋滋的興奮,眼底眉梢都是笑意。

    「喔對了,你這二個禮拜,有跟爸媽說過中午跟教練一起吃飯的事嗎? 

    「沒有啊……怎麼了?」衛何搖搖頭,遲疑的看向教練,「我覺得沒有必要講……還是…教練你跟爸媽說了嗎?

    「啊?沒有!沒有!」季植存慌忙否認,「我只是單純問你。你知道嗎?教練跟你單獨吃午餐,知道的第三個人,大概只能是小胖。」

    「為什麼?

    「咳,說來話長,因為教練的身份吧。」季植存著實覺得有些難以解釋,「反正你知道就好。」

    衛何「嗯」了聲,也沒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馬上縱放了嫌疑犯。約莫開了二十分鐘,二人來到一間裝飾風格明顯的運動主題餐廳,季植存看似早已訂好位置,直接讓人帶進了羽球主題包廂。

    「哇!超酷的。」衛何大開眼界,忍不住讚嘆。「教練你怎麼知道這裡的?太棒了!我媽絕對不會帶我來這種地方,她總是說吃裝潢的地方,菜色一定不好。」短短幾句,季植存覺得一切都值了,衛何果然很開心;寂寞的孩子冁然而笑,用心極深的大人被感動了。

 

    點完餐後,衛何東摸西碰開始研究這處羽球主題包廂的陳設,季植存則盡責地用手機替他照了很多張照片,看他言笑晏晏姿態不可言宣。

    接著是用主餐,喝飲料,再吃甜點。衛何一套全餐下來,吃得感覺有些撐,他摸著鼓脹的肚子,長舒一口氣:「太飽了,真滿足。」他望著季植存,一雙眼睛眼波流轉,比一張嘴更能表達他細膩的感情。「教練,我能看一下剛剛的照片嗎?」他有些靦腆的問著要求。

   「好,先給你看看,等等我再把檔案寄給你。」季植存滑開手機相簿交給衛何,「我去結帳。」

    衛何並不是自戀的個性,隨意瀏覽完方才教練替他照的相片,不由自主注意力落到另一個頻繁出現在相簿裡的女子身上。看拍照角度,似乎是這女子拿著教練的相機自拍。「是教練的女朋友吧?」他心想。那女子蛾眉淡掃,略施薄妝,以一般人來說算是漂亮的;衛何猜測著想,幾乎能拍胸脯保證一定是女朋友,八九不離十。但,即使是猜對了,又能感到開心嗎?原來教練已經名花有主,原來教練還是喜歡女孩子的,原來……教練也不過就是一般人。

    而自己,卻不是那一般人吶。他們,處在兩個不一樣的世界。

    遠遠的,季植存腳步平穩,慢慢從櫃台走了回來。他眼底含笑,向衛何遞出一顆薄荷糖:「喏,給你。吃完以後口氣清香,也提神醒腦。」微微上翹的嘴角,弧度是那麼優美;眼角也是,彎彎的,像新月一般。衛何卻腦海一閃那照片裡的女子,霎時間吃飽饜足後的歡快感覺,頃刻間消失殆盡。

    「怎麼啦?」季植存察言觀色,馬上感覺到衛何表情有異,關心的追問:「照得不好嗎?怎麼看完照片就不開心了?

    衛何抽了抽嘴角,心裡一陣噎得說不出話來,只是神色默然靜靜交回手機。

    季植存拿回手機後又瞅了衛何幾眼,迅速滑開剛剛的相簿。隨即他明白了,小葳那幾十張在他床上的自拍照,雖沒甚麼不雅或奇怪之處,但背景有他掛在牆上的球拍袋。這關係,似乎不言自明。「你說吧,是不是看到這些照片,想多了?」他拍拍衛何的肩膀,試著解釋:「你是不是在想,為什麼會有這一些照片?這個女生是誰呢?我告訴你,她是我女朋友沒錯,但是……」季植存頓了一頓,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他停了半晌才說:「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她。」

    衛何聽見這話,突然抬起眼,深邃的眼神中,透露出些許懷疑和氣憤。「嗯。」他點了下頭,「你怎麼以前都沒提過?

    「因為感情是個人的私事啊。」季植存終於尋得一個光明正大的解釋機會,準備對前青春期的少年進行感情教育,「教練有沒有談戀愛,跟打球沒有關係,對不對?所以我要甚麼機會告訴你呢?」他直了直身體,站得更靠近衛何,「你還沒有交過女朋友吧?要不要,乾脆跟教練聊聊?你心裡好奇,想知道甚麼都可以問,我百無禁忌,保證絕不生氣。」

    然而衛何的臉色卻是青一陣紅一陣,更加的說不出話,他覺得教練這一番貌似大方,沒產生安慰作用,反而更讓他心裡受傷。「我才不想知道你跟女朋友怎麼了,我才不好奇女生甚麼鬼的……」他心裡想,低下頭恨恨的瞪著季植存的鞋子,覺得被污辱了,並帶有一絲實在不被了解的鬱悶和失落。他成長中像被刻意拉長的削瘦肩頭以極小的幅度抖動,整個背部肌肉呈現不自然的繃緊狀態,

    衛何的反應讓季植存馬上意識到,似乎又一次搬石頭砸了自己腳,尷尬的訥訥說道:「小衛,教練說錯話了,是嗎?」面對一個明顯在賭氣的臭脾氣小鬼,真得拿出十萬分耐心才能忍住一拳貓上去的衝動,「好啦,不生氣了,教練太笨,對不起。」然後,他用他寬闊的胸膛和有力的懷抱,徹底包圍了身前的小身板,企圖一抱泯恩仇。

    衛何的腦子混混沌沌攪成了一團糨糊,一方面他貪戀著這被緊抱的感受,像被誰擁有著,有個歸屬感;二方面他心理上想去拒絕,因為這人只是因為太不瞭解自己,在用別的方式文過飾非。他用力推開季植存,聲音憋得極低又啞:「我想回家了。」

--------下回待續-------

台長: ~*Vanadia*陳小釩~
人氣(17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私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木質香 第9回(試閱版)
此分類上一篇:木質香 第7回(試閱版)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