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2 04:09:10| 人氣31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藍耀

 

休斯,歡迎咖啡店的店主剛忙過了中午的餐期,馬修沒有吃言的為店換上了新的玻璃櫥窗。暫新的門面,平常常來的顧客讚賞的點著頭,這店真厲害,現在百物騰貴,被小混混打破櫥窗的餔店比比皆是,就算這歡迎咖啡店換新最快。連平常匆促走過的路人也走進來攀談幾句的順便喝一杯或點一個餐。「生活又回到了過去的平凡中帶的幸福美滿。」休斯趁著餐期空檔慢慢的喝著杯與其他調酒法稍有不同,除了紅莓外還混了冰碎和礦泉水的琴酒。一股被礦泉水泡沫刺激,甜中帶澀的清凍在舌尖慢慢滲下喉頭。

隨著店門被推開的鈴聲,一張臉出現在休斯的眼裡。被長期暴露在列日下曬的發黑的臉,一雙閃爍不定的眼珠,上唇留著細長幼小的鬍子,那個企圖恐嚇勒索馬修,自喻為蜘蛛男的走了進來。更為甚者,這次這傢伙還帶了另三個馬仔以助聲勢。四人都穿著與天氣極不相符的冬季風衣。唯首的來到休斯前,說:「看來是新的櫥窗,可惜啊。」

他另外三個站在櫥窗前的同夥發出咋咋驚嘆的手摸著休斯每天擦的發亮的玻璃。

「你們要怎樣!」休斯看著這四個不壞好意的混混說。

「老頭,您真善忘,你不是要給點零用錢我們的嗎?善忘沒問題,我可以讓你永遠都不會忘記今天。」說完蜘蛛男伸手進風衣裡掏了一把長柄的鐵錘子。

「看,這沒擦乾淨,老頭,讓我們給您擦乾淨。」另三個混混也同時分持鐵棍的輕敲著櫥窗。

店內的客人聽到對話,看著這幾個明明就是欺善怕惡的混混卻也只好分分結帳,忍氣吞聲的離開。

「慢,慢,有事好商量。」休斯語帶無奈的說。

「沒啥再商量的,爺們還要去快活,不要再囉唆。」

「啊,我記得了,那個馬修留了個信封在後頭,我這就像是給你拿來。」休斯急中生智,事急馬行田的脫口而出。休斯說完也沒等對方同意與否,轉身就走進廚房。靠在廚房門後,休斯想,那有什麼信封,是的,當初是有想過用信封把對方留下再下藥把對方放倒然後讓馬修把對方帶到別處,但忙東忙西的沒有再安排下去。另一個原因也是出於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喬幸心態。休斯仰頭乾笑著。廚房門外又傳來了陣陣哄笑,趴在廚房門的窗口往外看,正好與貼在窗外也看著休斯的蜘蛛男來了個面對面只隔了層薄薄的玻璃。對方用錘敲了敲廚房的窗,又扭頭用錘指了指店前的大窗,這個還是那個?四人又在沒心沒肺的喪笑著。

受夠了這種窩囊氣!休斯借助著剛才酒精的助力,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隨手在剁肉台上拿起了那把有點鈍,但刀身的剁肉砍刀。「老頭嗎?今天就把你剁了來下酒!」休斯眼冒著理智已被怒火淹沒的憤怒一把拉開了廚房的門。鈍鈍沉沉的砍刀舉起,帶著風聲的由右上方往前下方呼的就是一下。混混們被這突如其來的嚇的瞪大了眼睛,恐慌佔據了混混們,刀,棍,錘,掉了一地的奪門而出!各自割蓆的混混一出店門口就被圍在店外的街坊鄰居報以一片噓聲,噓聲還夾雜著咒罵,鞋子,帽,煙頭,還有女人們高喊被非禮輕薄的追罵。比起震耳的吶喊,休斯嘴裡的髒話變得聖詩歌般的優雅知性!休斯一不做二不休,舉著刀追著四個過街老鼠,圍裙在風中飛揚,兩眼通紅的一路狂追。陽光璀璨,兩耳生風,休斯一直追的再跑不動的才把砍刀往褲頭後一插,兩手按在膝蓋上大口的喘著氣,邊眼淚口水直流的大笑,一條好漢的大笑!

告密信大多數都是以匿名者的方式寄出。蜘蛛四子也是沒有想像力的採用了這麼一個懦夫的方法把字體奇醜的告密信投進了信箱:歡迎咖啡店收藏地下組織成員馬修。

隔天,告密信被端正的擺放在德軍憲兵少校勃哈姆,井井有條,一塵不染的辦公桌正前方。

狩獵生死鬥拉開序幕。

https://youtu.be/QLUbodrA0NE

台長: uni2019
人氣(317) | 回應(1)|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uni2019
錯別字越來越多!不好意思。剛改了。=T
2020-07-02 14:17:1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