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7 16:17:40| 人氣7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追蹤

 野牛前胸被七槍射殺的屍體在鎮北的一條小巷中被當天清晨市環保局的司機發現。警方判斷他是在別處射殺然後移至該處。警方透露死者身上有掙扎的痕跡,但就沒有說明更多的細節。當天也是我跟絲薇雅和朱尉絡約好在當地圖館見面交易的一天。坐在書房裡我細讀著可以讓這起凶殺案跟朱尉絡扯上關係的線索,但寥寥可數的幾字令我頗為氣餒。我固態復萌的把座椅往後移,雙腿擺上書桌,雙手後枕腦後的瞪著天花板發呆。書房的門被敲了敲,淩涵櫻還戴著浴帽的鳳眼在門縫裡跟我說:「有位姓鮑的要找你。」

「我怎麼沒聽到電話響?」我繼續神遊。

「是門鈴啦,要不是我的聽力與速度並重,人家不知道要站門外多久。」淩涵櫻說完也不打話就推開了門。

Holy Cow!手抱著我女兒,正讓女兒像我剛回來般的抓弄著五官的鮑爾曼輕輕把女兒交回給淩涵櫻,邊跟我女兒說著:「小甜心,先讓你跟這大甜心玩一玩,等下爺爺再跟你玩騎馬打仗,怎樣?」大小甜心被逗得哈哈大笑。

鮑爾曼,一身黑衣。高領黑毛衣外穿剪裁合身的貼身西服,黑西褲下是軍用半筒黑軍靴。一頭軍式銀髮加上有三天以上的鬍根,活脫脫就跟本看不出是個老奸巨猾的政棍,更像一個彩虹六隊的頭兒。面向我,跟上次來的時候大步走來,我還沒把雙腳站穩他已來到我身前跟我一桌之隔的伸出大手。我理了理自己加倍奉還的長髮,握上他有力的手臂。「鮑先生,你怎麼會在這的?」我一時詞窮的吶吶blahblahblah。「還是那句話...」鮑爾曼放開手後負手看著我的書櫃說。「剛好路過的私人拜會?」我提心吊膽的問。

「沒錯。一來中東伊拉克戰事戰雲密佈...二來也是來看看你,順便跟你磨磨刀。」鮑爾曼在書櫃前用食指輕按在各書的書脊上帶過,最後停在Daniel Coleman的「情商探討」上。左手托著書,右手熟練的翻開,在我貼了紙條的書頁上用食指按在書頁上細讀著。「你的得分這裡是屬于A類,但我看你是四類混合體。沒關係,這些測試只是輔助教材,最重要的還是不拘小節的盡情揮灑創意,對吧。」說完他就大刺刺的把書放回原處。「你們兩位要點喝的嗎?」淩涵櫻推門問。鮑爾曼站在書櫃前看了看我,我舉手示意主隨客便的徵求他的意思。略一點頭,鮑爾曼轉身跟淩涵櫻說:「謝謝你甜心,今晚的不宣而到為您添麻煩了,我深感抱歉。有些事情我希望你先生跟我能夠商量一下,這把,你帶我去廚房,我會弄幾杯咖啡的。Shall Isweet heart?」

淩涵櫻跟我對視了一眼,我倆想的都是還沒見過這主要隨客便的為客之道吧。淩涵櫻大感好玩的扭頭帶著鮑爾曼走了出去。待他出了視線範圍,我一步飆到書櫃前把剛才那本「情商探討」拿在手上,迅速的翻到課後輔導測驗結果的頁數。我明明是屬于B類,他為什麼說我是A類,還說不重要?莫非他在提醒我不要太在意眼前的,要看的更深更寬?我拿著書正想的入神,鮑爾曼已提著一整壺咖啡外加兩隻杯子對我視若無睹的走了進來。我有點手足無措的把書按回原位,接過他遞來,潶濃的咖啡。

台長: uni2019
人氣(78)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