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6 13:27:35| 人氣240|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untitled

 在車內,眼皮外的亮光把我從沉睡裡甦醒。全身痠痛的我慢慢的半爬半站的跨出車外。晨光乍現的曙光從樹上照在我家的前庭裡。樹枝,樹葉的影子在門前牆上投射出光與黑的強烈對比。在廚房我打開冰櫃,把所有可以快速填飽肚子的往嘴裡塞。咖啡壺的咖啡冒出香香的味道,倒了杯,我站在廚房看著庭裡的花草。「嗨,回來啦?」穿細紋羅緞布料,蝴蝶領結上衣,荷葉邊長裙,傘狀袖口,百褶風衣的下擺是河蓮,秋菊,和彩蝶的印花為淩涵櫻打造出輕盈,具豐盈感又帶點復古的服飾品味。倒了杯咖啡,淩涵櫻與我並肩邊淺嚐著濃濃的咖啡,邊問:「怎麼樣?」,「他們把阿雷抓了去好讓我繼續下去,我答應了。」我說。

「我想你也會那麼做,不然就不像你了。」

「我和阿雷昨晚在愛莉花...

「慶生?不會吧。」淩涵櫻打量著我的在笑。

「不是那個,我們差點掉了命。」

淩涵櫻這次是有點血色盡退的看著我的說:「那你先去休息,我今天請個假在家好了。」

在睡房裡我打了個電話給俊衲農告訴他善德斯就是攻擊麥葛瑞和最後和朱莉海一起離開的涉嫌人。滿頭髮乳泡沫的我站在花灑下享受著水溫對皮膚的按摩。浴室的門被推開,淩涵櫻匆匆的探頭進來在淋浴間外大喊:「你那個壞蛋在電視上啦,還有一萬塊的懸紅。你要不要出來受勳?」

中午過了半我來到雷蒙特的家。咪咪菲不在,是雷蒙特的另一個女友,瑪馨開的門。挨床上的雷蒙特手拿一罐啤酒,右臂放頭後,身穿白背心,只穿內褲的挨在床上看著牆前的電視機。沒有聲量的畫面正播出著嫌犯善德斯的素描畫像。有點差勁的雙眼,距離會不會那麼多,還有鬍子的比例,嫌犯看了以後把它剃了就麻煩,應該多放一張沒鬍子的。雷蒙特把手裡的啤酒往我遞了遞,應該算是問我要不要一罐的姿勢。搖了搖頭,我看了看消失在浴間的瑪馨,問:「正忙著?」雷蒙特喋了口啤酒,把一隻手半插在內褲褲頭裡,邊伸了個懶腰邊說:「昨晚回來就以一敵二的,你還不出現的話我就可以領傷殘補助了。」我莞爾一笑的發現房間真的是滿地衣服衛生紙。「中休結束,也應該是那兔患子午餐的時候了。」雷蒙特一手把啤酒罐攆往垃圾桶後說。我們正要出門,「你要去哪裏?」可以看的出來要繼續延續比賽的瑪馨用身體擋著雷蒙特問。「我最最親愛的,我哥倆還有點活要幹,您先回家,活幹完了就去陪你一個星期。」雷蒙特在瑪馨的耳邊吹著梵音。我以爲近身空手搏鬥會又來了,剛要說門外等,瑪馨一轉身,拋下一句「每次都是這樣說!」後別過臉的一屁股坐在床沿。雷蒙特在瑪馨臉上重重的香了一口,然後扭頭用唇語跟我說:「沒事,快走!」以前就聽說雷蒙特應付異性就像小孩子在聖誕日拆禮物般的迅速,以今天看來,每天對雷蒙特來說都是聖誕節拆著禮物。

台長: uni2019
人氣(240) | 回應(2)|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悄悄話)
2020-02-27 08:08:25
(悄悄話)
2020-02-27 08:49:2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