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5 16:22:44| 人氣16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untitled

 看著衛斯理中彈倒下,彩琳驚嚇得大喊:「衛!」雷蒙特晃來晃去的槍嘴這時往我這邊晃過來:「娘俙匹的,你為什麼要那樣!」我知道這時候在雷蒙特面前最好的保命護身符就是閉嘴。問完後雷蒙特冷冷的站在在衛斯理身旁嚇的手足無措的彩琳身旁。血在衛斯理的右臂滲透著袖口。雷蒙特用槍嘴頂在彩琳的太陽穴上示意她靠邊靠。用腳踢了踢衛斯理受傷的右臂,雷蒙特慢慢的臉朝衛斯理的檢起地上,跟那MAC-10比簡直就是差勁笑話的沒話可說的小傢伙。把手裡剛繳過來的槍拿在手上看了看說:「Piece of shitit ain't nothing but a piece of shit。」然後單手把輪盤裡的彈藥劈哩啪拉的退在地上,槍往褲袋裡一放,雷蒙特吞了口口水,把嘴裡的牙籤用舌頭頂來頂去換著邊的說:「沒事,皮外傷,死不去。」,「讓我們從新開始問答遊戲,俄羅斯輪盤還是...」我坐進雷蒙特拉過來的椅子,好整似洽的看著頭頂的天花板,把腿一翹,彈了彈褲腳上無形的 塵跡,問蹲著的彩琳。「咔啦!」MAC-10再上鏜的聲響是那麼的刺耳但有效。「我們只知道他叫善德斯。他在幾次的毆鬥都亮了刀子,我們不敢惹他,所以才...」彩琳低著頭說。「就是他在殺害無辜的女孩也無動於衷?」我逼視著問。「我們不知道他殺人,他跟邁葛瑞的爭吵毆鬥是常事,更何況對像是那個邁葛瑞。」,「這個善德斯有沒有你認識的朋友。」我問。「讓我想想...」彩琳期盼的看往衛斯理。雷蒙特的烏黑槍嘴又在晃來晃去,衛斯理頭靠牆後,強忍著痛的一手按著手傷的右臂,說:「他帶過一次應該他的表弟來過一次,好像名字叫阿阪厲的一個有著紅髮的人。他說他表弟在聯邦屠宰場做事,跟我的外甥一樣。」雷蒙特的凶神惡煞忽然來了個大和解的努力;在酒吧檯上他拿了一疊紙巾遞給彩琳,溫聲軟語,比憐香惜玉還欠點的說:「我只是彈無虛發的傷了他的肩,如果不是我撞上了森先生哪一邊。嘿,下次就很難想像了。」

站在店外我們像得到重生,緊張的對望著。雷蒙特一臉嚴肅的對我說:「下次不許再做那麼混蛋的事了。」

「你可是會弄出人命來的。」

「如果不是我的槍法,那狗種會把你我送西天了。下次我卻不能擔保會不會有今天的槍法。」嚴肅的他正經八佰,聽來不像是鬧著玩的保證著。發過脾氣後的雷蒙特又再福爾摩斯附身的說:「打鐵趁熱,我們最好馬上去跟那個切肉大頭談談。」他談談的意思不知道是否升級的射擊層級。「雷,不是現在。」剛剛把另一腿從鬼門關抽回的我忽然感到疲憊至極。「那要什麼時候?」雷蒙特在踴躍請戰。「快了,但讓我先睡一覺吧。」我感激的說。「好吧,你知道我住哪,你睡飽了就來找我,Okay?」

台長: uni2019
人氣(164) | 回應(0)|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數位資訊(科技、網路、通訊、家電)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