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5 07:29:55| 人氣133|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繼續寫李怯葉暮雲

 若大一座庭檯樓閣,氣譽軒昂,府邸縱深,加上為大婚之喜所佈置的富麗堂皇的藏劍閣現下卻是濃煙硝味瀰漫。我使出師承被封大唐三衛之一,李靖的托塔槍法裡的詭字訣槍法,藏劍閣跟其他門派的好手沒人能過我三合就不是被挑的往後倒退,就是橫著踉傖被甩往左右兩旁。殺的興起的我左右手裡使勁,那柄已看不清楚是被血染紅又或是本來色彩的槍纓已泛著血沫,挑,擊,刺,撞,彈,抖,隔,劈的又再晃進對手叢中。虛弱的葉暮雲趟在地上別著臉,熱淚盈眶的看著自己的霸業與手下被自己深愛的愛郎盡情的毀滅,更讓葉暮雲傷心的是平常對他關懷備至的李怯今天是六親不認的像修羅再世。「愛郎,你我到底所是為何到如此地步?」葉暮雲仰看著天上被濃煙硝霧半遮的明月,萬念俱空的想。「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葉暮雲心念已決。「李哥哥...」葉暮雲用帶嘶啞的嗓音向李怯的背影輕呼。

「李哥哥...」在我後方傳來令我一往情深的輕呼。葉弟會有什麼個閃失?我手裡長槍挽了個半圓的護著四方,四方八面的好手被我槍法全鎖住了精神的不敢動彈。雙膝跪在地上,葉暮雲雙臂撐地的往我看來。我一個退步,倒提長槍的來到這個我心裡唯一能令我忘懷疼愛的俏俊人兒前。「葉弟,您...」我右手長槍住地,單膝在葉暮雲身前跪下,一手把葉暮雲抱在懷裡。「李哥,請您放心,葉暮雲永遠都是您的人,其他的都與你我無關。我們現在就遠走高飛,從新開始,好嗎?」我眼下的葉暮雲讓頭埋進我懷裡哭泣著說。輕輕的托起葉暮雲的俊臉,我一點頭,說:「葉弟,哥就是要等您這句。」

「消除執念,但我們倆不會魂飛魄散。」葉暮雲握著饕餮匕的雙手在李怯身後舉起。「李哥,你我從今以後不再分拆,好不?」葉暮雲仰頭問著。李怯眼裡的淚水跟葉暮雲的清淚融為一體的同時,饕餮匕在李怯後心沒匕而入,那饕餮匕慣穿了李怯後心後也慣進了葉暮雲的心。說也奇怪,李怯和葉暮雲須被那形相奇特的饕餮匕慣穿了心房,卻是一點都不痛不疼,反而是一股溫暖又清涼的氣體沿著饕餮匕源源不絕的往身裡的五臟六腑奔流舒暢。本來血色幾近全無的葉暮雲兩臉泛著白裡透桃紅的光采,李怯那被血咒而變的猙獰的面目呈現著模糊,代之而為的是回復在天策府中勇冠三軍的傲人英俊。圍在四週的眾人都被眼前的不是被自己幫主的轉變而瞪眼細看,就是連其他幫會的也被這神乎其神的一幕停下了腳步,手持兵器的不敢輕舉妄動。李怯心裡一甜:「

春去秋來,雪融花開。年覆一年的在那當年李怯跟葉暮雲曾經共赴進退的土地上盛開了一望無盡的美麗花彩。

那員身披尚黑鎧甲的牙將就在眾將環視,鴉雀無聲中,臉帶神往的把故事說了個清楚明白!

「張卿家倒對過往情事知之甚詳,賜平西侯衛國公,兼檢校中書令。」高座龍椅,嬌滴滴的一把聖音繞樑而下。

「謝主隆恩,恭祝我王鳳體聖安,日月加持!」

「嘻,看你倒說的似模似樣的,伺寢如何?」

眾將哇然大笑得東跌西晃。

自有多事之徒按下了伍佰的「夢醒時分」

「聖上,臣乃來自東土海外疆域,這中土的曲樂與我大禿鷹帝國的略有差異。不如容臣為聖上的萬世基業也送上一曲?」那剛被冊封為平西侯衛國公的牙將出班品奏。

「哀家對東土海外疆域只略知一二,更何況卿家是來自東洋大海外的禿鷹帝國,以後卿家大魚大肉後,無所事事的也好應該多跟眾位分享你的所見所聞。」

「僅尊皇令,正好臣這物件能通千萬哩外的世界風景加曲樂,是洋文的 Glory of Love。」

「還不快快共享之?」

台長: uni2019
人氣(133) | 回應(3)|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偶像後援(藝人、後援會)

陳跡
哈哈哈~~~你幫我寫番外啦~~~寫得不錯~~~都不憂傷了~~~
2020-02-25 10:07:49
版主回應
陳跡小姐,

謝謝您的誇大誤會評語(正經的很的回答)。
今天第一天開學,都順順利利吧?(應該我想大概不大正經的問句)
2020-02-25 13:09:49
(悄悄話)
2020-02-25 13:32:55
(悄悄話)
2020-02-25 14:00:0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