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4 13:32:10| 人氣46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untitled

我在離愛莉花一街之隔的暗處把車停妥。在黑暗裡慣性的開了窗,把多年所積累的直覺釋放。位于雙子道黃金地段的愛莉花又是一個不夜城的集中營。燈紅酒綠,人擠熙攘。看看時間,我走進跟愛莉花平衡的橫街。聽著自己踏在鵝蛋石上的腳步聲我慢條斯理的看著愛莉花的後門在前出現。越是靠近,那股混合酒精,排泄物,嘔吐氣味越是強烈。在門廊裡三三兩兩的是在忘情擁吻的夜客。零晨三點,我站在門廊下看著愛莉花其他的酒保侍應離開。雷蒙特還是音信全無,我不覺的奇怪,雷蒙特說過的他一定會做到,更何況是關于他的一生聲譽。

愛莉花的後門被推開,藍絲襯衫,外穿黃雙排釦西裝,深黃西褲,尖頭皮靴,雷蒙特的腳步聲敲響著鵝石的向我站的門廊走來。「就他們倆在裡頭,本來我一人就可以把我們要的套出,但忽然我不想讓你悶著了,走吧。」,「門關著?」我問。「Nah,看上去門關著,但我把鎖固定了,什麼時候沒所謂,隨你便。」雷蒙特雙手插西褲口袋,施施然的說。中情局沒找他真是暴殄天物。「那就暖暖身子吧。」我領頭跨過街道來到愛莉花夜總會的後門。雷蒙特搶我旁一掌把看上去起碼百多磅的黑後門像屏風效應的推開。門後是一間黑房,通道後又是一扇厚門。在門縫下透出光亮,可以聽到彩琳跟衛斯理在說著話。雷蒙特毫不客氣的又再一掌把門推開,門後傳來彩琳的驚呼聲,然後就是衛斯理的玄喝。我慢慢的在黑影裡站在門框下看著他們。坐在舞台前的一張圓桌子前,他們驚嚇的看著我跟雷蒙特。空氣中瀰漫著緊張和害怕的感覺。衛斯理往我看了看,彩琳用警告的語氣問:「誰讓你們進來的!」,「森先生這裡有點事情想要請教。」雷蒙特的姍姍有禮讓我聽的毛骨悚然。「滾...」彩琳的怒吼踩著急煞車。我看了看身旁的雷蒙特,啊,連我也被嚇著的看到雷蒙特手上的MAC-10。「臭婆娘,聽著,今天的遊戲到此結束,要不你們乖乖的完成今晚的問答遊戲,要不就把這槍嘴裡的吞了。」雷蒙特口沫橫飛的槍嘴左右擺動。「你們要怎樣?」衛斯理雙眼的亂瞄出賣了他假扮正經的語氣。我知道他在想什麼,這可真讓我擔心,我不是擔心他會對我們不利,我是擔心衛斯理的無厘頭企圖逃跑會讓雷蒙特給殺了,到時候我真是跳進太平洋也洗不乾淨幫凶的嫌疑。「其實我們要知道的是那天晚上跟邁葛瑞幹架的事情。如果你的答案我們認為滿意,我們就離開。相反呢,你會很抱歉。」我想在雷蒙特失控前把事情了結。「我不是告訴你了嗎?還要問。」彩琳在搶白。「我要知道那個大個子是誰,要不你老實說,要不你讓我相信你真的不知道。」我真的開始擔心我面前這倆人的安危。「如果不說又怎樣?」 彩琳在玩俄羅斯輪盤。

我眼角的餘光看到雷蒙特臉上浮起的露齒邪笑,金光閃閃的。笨蛋!在似乎靜止的迅間,衛斯理把右腿抬至腹前,雙手提起了褲管。在褲管裡我看到他所穿的紅色襪子,等等,還有黃色皮槍套。一把手槍已到了衛斯理的手裡。

「NO!」我大喝著往雷蒙特持槍的手撞過去。大小槍聲在狹小的房間裡久久不散。衛斯理往一旁頃斜著倒下。

台長: uni2019
人氣(469) | 回應(1)|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偶像後援(藝人、後援會)

uni2019
第一個推手要接個梗嗎?謝謝!
2020-02-24 13:45:4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