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2 15:41:06| 人氣172|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untitled

當值的警員大概是新進當值,對我持懷疑態度當我告訴他我的拍擋是俊衲農。「請稍候。」然後他拿起電話。我無聊的坐在長板椅上。在我對面的是一個醉醺醺的老年人。低著頭打盹的他渾身散發著濃濃的廉價酒精和嘔吐混合汗臭的味道。在離他遠遠的長凳盡頭是一個鼻頭通紅的中年婦女,也是低著頭的用手帕擦著鼻子。如果要來個社會寫真,這兩人都是充滿了可拿獎的題材。但我不是社安也不是記者,以前的職業每天都要應付比這更高難度的狀況,我閉上了眼睛。「張先生,俊警長說你把這表格填妥了就可以進去了。讓我找人給你帶路進去。」我把資料填好再簽上名字後把表格交給新人,看都不看的他把表格放往身後的小箱內,然後拿起電話,「你出來一下,維斯。」

維斯有著一張憔悴的臉,在警獄裡上班都有的憔悴臉。三十多的已看來像快五十多的獄警。「是他?」獄警問他的同僚。同僚點了點頭。「跟我來吧。」獄警帶我走過一條長長的以灰漆塗牆的走道。以前我帶人犯走過都沒覺得那牆壁的油漆都大多已剝落,現在作為探訪者才有機會細看。維斯用他眾多的鑰匙打開了一扇厚重鐵門。再後面又是一扇同樣厚重的鐵門,不同的是這扇佈滿了嚇人的鐵鎖。過了它又是一條有著鐵欄的通道。在一間三面用鐵欄只留一面是水呢牆壁的房間裡停了下來。房間中只有一張桌子,兩張椅子在桌的左右。房內的所見桌椅都用鋼釘按在水泥地上以防萬一。我聽到隔壁的禁閉室傳來著無可分辨的聲響夾雜著明顯嘴吧被堵住而發出的哀鳴。「坐。」獄警說完往另一邊的禁閉間走去。「不要再動!」隔壁傳來著低喊。然後就是有節奏的撞擊和哀號。鐵門在我身後發出鑰匙碰撞的聲音,雷蒙特雙手被固定鎖在兩腰旁,艱難的邁著同樣被鐵鏈鎖住的雙腿來到椅旁坐下。獄警充耳不聞隔壁的活動,拿出本袋口小書坐在靠門處開始閱讀。

「森,你有帶傢伙吧?」雷蒙特上身在桌上靠過來低聲的問。

「你瘋了嗎?」

「給我你的槍。」

「沒有槍也不會帶來這。」

「我要今晚出去不然他們要搬我去聖昆廷州際旅館。哼,我不會那麼容易就範的。」

「雷,為什麼你被抓了?」

「他們要陷害我,說是我幹掉了那些女孩。我是替罪羔羊!」

「證據呢?」

「我怎麼知道,他們說我認識其中幾個...我可能認識。你也知道我愛漂亮的女人,但那不代表我殺了人啊。」

「你是說你沒做過?」

「做過什麼!」

「就他們說的,殺了人。」

「什麼?你以爲我瘋了嗎!」

對,雷蒙特,你是有點瘋的,我的心在想。身高五尺九,嘴裡的上下門牙燙金,上唇長著小鬍子的在橫肉滿臉下散發著令人生畏的詭祕。因為嫁妝的爭議,他曾經當著他媽媽面前把他的繼父狠狠的打斷了腰和腿。當時趕去的我們五個要使用胡椒噴劑,警棍,手銬腳鐐,才把他Hog tied進車裡。車後窗還被撐爆了一地。雷蒙特,他的嘴頭可以把你口袋裏的所有變為他剛遺失的財庫,他可以對天發誓你的命運會因為你的奉獻而美好。但是有壞就有好。他的優點就是能為朋友兩肋插刀。「我就只是要知道你為什麼被抓來這裡。」我說。

「啊...」隔壁發出近乎慘叫的呼求。我往獄警方向看,一定是高潮迭起的章頁,獄警維斯的聽覺完全失去效力。

「為什麼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帶我出去。」

隔壁的男男搏鬥聽來似一面倒的乘勝追擊著。

「給我幾個小時。」我試圖恢復聽覺的跟雷蒙特說。

當獄警維斯帶我踏出到聽力以外的距離,我差一點要跪倒地上的去親吻那自由的水泥地。

我剛把早上的報紙仔細的重看了兩遍,俊衲農警長來到我坐在他的辦公桌的旁邊。牆上指著早上七時四十五分。他把門關上後,點起煙,深吸一口後朝上噴了一口煙然後問:「有什麼可以說的?」

「為什麼要把草蜢帶來這裡?」

板著臉的他說:「雷蒙特先生被懷疑對一宗謀殺案握有證據。」

「你們根本是缺法證據。」

「那你說誰才是真正的兇手。」

「我跟你說過的那個長鬍子,在愛莉花攻擊邁葛瑞的大個子是最大嫌疑。」

「都是不能確實的證據,再有,愛莉花的店主說沒說過。」

「那邁葛瑞了?」

「他說他沒看到攻擊者的正面。」

「你相信他?」

「你還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說嗎?不然我今天確實很忙。」

「那雷蒙特呢?」

「他會在這一直到兇案結案。」

「他的指控是?」

「沒有指控。他會在這三四天,然後會去東分局。如此類推一直到結案。」

「你認為這對他公平?」

「你還要不要去辦這案?」

「海伍思不是要我另謀高就嗎?」

「他不是唯一的權力,威利奧要保你,他要你繼續辦下去,不然草蜢雷就是威利奧用來鞭策你的籌碼。」

「讓雷蒙特出來。」

「門都沒有。」

「讓他出來,我可以用得上一個幫手,如果事情遇到阻礙。」

「他是嫌疑最大的嫌犯,他出現過在每一個被殺的死者所最後出現過的場合。包括你的那個朱莉海。」

「我還是認為不會是他幹的。」

「你的推論。」

「雷蒙特喜歡的是活生生的人類性交,我跟他打過交道。如果你把他留在獄中,他肯定會讓你更加頭痛。」

「為什麼?」

我把剛才我在獄中所聽到的另類娛樂活動活色生香,差點按著俊衲農來個霸王別姬的點到即止。

俊衲農被我居高臨下,色色的看得東躲西閃。「給我們一點時間,我跟他會讓你快意佳人。怎樣?」我伸手就要撫摸他有點蒼白的胖臉。

「我不知道...」俊衲農的椅往後傾斜。

「給威利奧電話,讓他來幫你作主。」我命令著。

我足足在門外坐了一個小時又三十分。門開,雷蒙特一馬當先,意氣風發的整理著西服上袖口袖扣,一個箭步跨過那膚色的距離,把我抱了個滿懷。我星眼模糊的看著他那對異性有毀滅性的微笑...俊衲農在我們如漆如醉如癡的身旁乾咳了一聲。「哈哈,這不就皆大歡喜的三贏嗎?」步出門的當兒雷蒙特邊說,一指禪的問候手指邊優雅的舉起。

台長: uni2019
人氣(172) | 回應(2)|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其石山人
德不孤,必有鄰,推薦的人越來越多了!
2020-02-23 10:21:49
uni2019
謝謝你的撐場,你也夠勇敢的來留言,不毛之地,草寸難生。
2020-02-23 15:09:1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