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6 12:03:37| 人氣25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untitled

「良好的開始,這才是嘛,請繼續。」我比劃著筆又看了看邁葛瑞的腋窩。邁葛瑞的喉頭上下的抖動著,「在酒吧裡我們碰上了個留鬍子的人,他拉著阿海說她要跟他走。我上前阻擋他,但被他一把推倒在凳椅裡。阿海被他拉著往外走,我追了出去。在店外我被他推進後巷,先把我的雙臂扭斷,然後一直踢我的腿,還拿起垃圾桶撞我的頭。醫生說我有可能再也無法完全康復。我們現在住的月租是勉強過得來,但前題是幫忙維修保養這裡的物業。可現在...業主說這樣下去我們要搬離出去。」邁葛瑞哭泣的聲音語不成聲。 

「那男的有對朱莉海動手嗎?」我對他的不幸未來沒興趣也愛莫能助。

「沒有,還是她救了我。如果不是她對著他大喊還死命的把他拉著,我不會躺著在這裏。」

「他讓她把他拉開?」

「對,他很強壯,但卻任由著她。」

「然後呢?」

「他們一起走了。」

「她怎樣稱呼他的?」

「她有叫他什麼的,但我不記得了。」邁葛瑞搖著頭試圖恢復記憶,但大概頭部的不適讓他鄒起了眉頭。

「他扯著她離開的嗎?」

「她說她會跟他走如果他停止的話。」

「就這樣?」

「我記得就這麼多了。為什麼你要找我問這些?」

「你沒聽說嗎?」

「聽說什麼?」

「朱莉海跟那揍你的人走後被殺了。」

「你說什麼?不會,她好好的,她沒死。」邁葛瑞不相信的爭辯著。

我跨過坐在小的可憐的沙發上哭著的艾菈旁離開了他們。

介於六十八與六十五街就是中央大道。在街上有一棟龐大的商住兩用大廈。大廈取名為夏威夷大廈,聽說大廈的持有人說要讓住客商戶在這經年低氣壓的地方有四季溫暖如春的氣息所以起了個熱的不得了的名字。第一層顧名思義是商用店舖。有傳統的爸媽店,玈遊介紹所,小型三文治食肆,有銀行自動提款機,有學生最喜歡的電玩機店,專售法拉利自動筆的文具店,有奶茶店,還有李氏洗衣店。二樓以上就是公寓用途。我剛要推門進去,卻被一群看似遊客的觀光客喊住,「不好意思,請問那店真有法拉利買嗎?」我看了看文具店,說:「感情進去看看吧,店是一個資優教師所開,應該可以溝通。」

爬樓梯到了五樓的公寓又是另一個地方。這裡龍蛇雜處,三教九流,走道裡時不時傳來吵鬧聲,租客有穿睡衣站門前聊天,有打掃的,走道裡充即著煮食和香精油的味道。色士風的樂韻在帶領著我來到走道盡頭,是You Came 的曲。我停在牟禮先生的門前。門是半掩的,我站門外敲了兩下。色士風悠然而停。

「是我,牟先生。」

「進來吧,森。」

房間不大,但比我剛離開的那間是天上人間。一長楓木沙發,兩張梨木椅子,可俯視下方中央大道的窗門擦的光亮。牆上掛著他在不同場合演奏的照片。每張的照片在他身旁總是圍繞著漂亮的女孩,但最令我欣賞的卻是他手拿色士風的瀟灑不羈。在眾多照片中有一張份外引人注目的照片,相中人帶蒙娜麗莎般對著鏡頭自信的,帶無限明媚的淺淺一笑。「這是...」我站照片前目不轉睛的問。「哦,她是一個從我出道就每天出現的觀者。哪怕是在我最低潮的時候,只要看到她閒閒的在那我就信心百倍。說也好奇,慢慢的每次我都會先在人群裡找她的雙眼。你看她的雙眼,是那麼的充滿智慧與勇氣。那無懼的張力是感人的。我出道以來她只有四次沒出現過。後來我慢慢的開始變的患得患失的如果她的缺席。我在想,這樣下去不行...」他喝了口看來像蜂蜜般,琥珀剔透晶瑩的水,然後繼續著:「我有天趁她剛要離去的時候趕上她問,可以要一張你的照片?她靜思著沒說話,跟我微一點頭後轉身就走。我當時自責不已,好好的事情就因我自私而終結。沒想到今天我收到她寄來的照片。真是一杯子的幸運。嘿,森,有何貴幹?」



Sing by Kim Wilde







台長: uni2019
人氣(255)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