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15:07:08| 人氣15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情人節沒陰暗角落

這個我熟悉的城市在夜裡還是散發出淳樸的氣息。我經過那美麗的湖泊,那老字號的糕點店,那古老的教堂,那在靜夜裡還是燈火輝煌的商業大道。老字號的糕點店還剩三十分鐘就要打烊,我匆匆的推開店門。瑪莉卡,店的老板娘正把廚櫃裡所剩無幾的糕點拿進店後的工場。「嗨,瑪莉卡。會不會太遲?」我看著廚櫃問。「森,這麼晚了,要消夜嗎?」瑪莉卡已套上乳膠手套的等著我看。「哦,不是,只是今天忘記了來。我想訂個生日蛋糕。」我在翻看著蛋糕的彩圖。「啊,明天是情人節啊,還碰上生日喔,誰是那幸運兒?」瑪莉卡眼裡透出她那永遠對顧客的熱情。「嘿,謝謝。是我女兒。」我感激的說。「哇,真的?會那麼巧?」

「是 真 的,就是情人節同一天。」每次想到女兒我都不可解釋的心裡充滿無盡的愛意。每次想起女兒我都會有無盡的力量去沖淡那些讓人卻步的距離。「這個可以嗎?」我翻到一個由白雪公主作主題的蛋糕彩照。

「好的。要寫什麼了?」

「親愛的晏,㊗️生日快樂。最愛你的爸媽上。」我慢慢的讀出祝賀句。說完後我才想起一流與一江春水向東流的故事,我忙問:「會不會字太多?」

「更多的字我們都有做過,應該沒關係的。」瑪莉卡自信的說。

淩涵櫻穿著我藍色的睡袍背向著門,低頭的在廚房裡不知道弄著什麼。我在後院的落地趟門裡進了屋。聽到聲響的淩涵櫻放下手裡的活轉過身來就要過來。我一步站在廚房裡中央案台後跟淩涵櫻保持著距離。不甘心的淩涵櫻一個錯身往左,真身卻往右的欺身過來。名副其實的我倆耍著花槍的你左我右的繞著圈。七八個來回下來,淩涵櫻雙手撐著案台邊喘著氣,邊虎視眈眈的看著我。「為什麼要躲?」淩涵櫻柳眉倒豎。

「你沒聞到那味道?」我指了指我那一身被毀于一旦的衣褲。

「那又怎樣?」

「我不想讓那味道呆在這。」我開始脫去混合著香煙,汗臭,還有廉價香水的衣服。然後找著塑膠袋。

「在找這個嗎?」淩涵櫻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裡拿著個塑膠袋。我伸手就要去拿。「還不上當!」淩涵櫻一下閃了進來。然後倒退著夾著鼻子,邊用口呼吸邊說:「快去洗澡!天啊,快昏了。」我故作無辜的作打開塑膠袋,說:「Hmm,剛有人不是要共患難的說嗎?」

「你!還不快去!」淩涵櫻叉著腰,指著浴室。

「我的浴袍...」我遲疑著。

「你那麼多浴袍,為什麼非要這件。」

「看你穿的好看就想穿回來嘛。」我邊關上浴室的門,依稀聽到,想你個大頭啦。

浴室裡真的已放了另一件浴袍,我邊擦乾著身體邊穿上它然後走進廚房。

「你吃了沒?」淩涵櫻問。

「小朋友今天好嗎?」我牽起餐盤的銀蓋。牛排,大力水手菜加馬鈴薯醬。我再牽起另一個,粉紅帶殼鮮蝦。

「她啊,今晚就是不肯睡,一直指著門口要抱著她。」淩涵櫻邊把刀叉遞給我。「那你有沒有洗衣服讓她聽洗衣機的震動?」我把水手菜和馬鈴薯醬混在一起後切割著牛排。

「嘗試過了,沒用。好吃嗎?」

「您做的不好吃也要說好吃。」我開始先吃那三分熟的牛排。

「好,我先記住。真的啦?好不好吃!」

「你要不要吃那盤蝦?」我故意問。

「哼,現才問,都餓透了。」

「你知道蝦殼有很高的鈣營養成份嗎?」我拿起一隻跟蝦瞪著眼,然後把去了殼的蝦放到淩涵櫻前的碟上。

「嘻,還記得哦。」

「我在想,如果你對蝦過敏就沒戲了,又或者不夠蝦也沒戲。」我看著淩涵櫻。

「你沒想過為什麼沒人去碰蝦子嗎?後來我才知道那天每個人都跟著她的戲本演戲。就你和我被牽著走。她是做了全盤考量的才那麼做的。阿曼是個不做沒把握的事情的人。她要一擊即中。」

「她為什麼不回來找我?」

「我知道原因,但我跟她保證過我會保守秘密。」

「你知道這世界上沒有秘密可言,更何況你要對付的是一隻披著羊皮的人。」

淩涵櫻噗哧的笑著說:「你都記得很多。」

「比你想像的少。這牛排你用那個醬料處理的?」

「好市多那個EpicureanSpecialty。」

兩人七手八腳的把盤碟清理乾淨,淩涵櫻依偎在我身旁,我輕擁著她一起看著睡的香甜的女兒;小手永遠不准放被褥裡,喜歡小腳撐開被褥,不貼服的耳朵看著惹人疼愛。淩涵櫻輕輕的把女兒的黑髮順到耳後,把嬰兒面霜輕擦在女兒紅紅的臉上,我把被褥小心的蓋好小手。女兒一個翻身,嚇的我們大氣不敢的僵在床邊。牆上的時鐘顯示零晨三十分。淩涵櫻附耳在我耳邊說:「老公,情人節喔,都沒時間送你什麼跟什麼的...」我緊抱著淩涵櫻,也附耳在她秀髮邊說:「有的。女兒就是這一生裡永遠最好的禮物。」

台長: uni2019
人氣(155) | 回應(0)|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