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2 14:01:17| 人氣41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untitled

「嗨。」華哥雙手環握著一杯巨無霸的啤酒跟我打著招呼。

「華哥,最近都好嗎?」我問。

「不會好太久了。」華哥不無凔桑的說。

「你出來了就出來了,沒緣沒故的誰會要為難你?」我在鄰檯拉了把椅子加進他光棍司令的麾下。「那混蛋拿了我所有的錢。」我知道華哥又喝大了,我可以問問他對那些女孩的事知道什麼,但在這狀態下華哥是會告訴我很多,可對我想要知道的有沒有幫助又是另一回事。「那混蛋跟我老婆有一手。她來探我的時候對我又是噓寒又是問暖的,但我知道她一離開就往他家跑。」說到激動處華哥手裡的巨無霸玻璃杯應手而碎。泥黃色的啤酒混合了鮮紅的血液,滿檯都是太陽金煌。我忙在鄰檯上拿了厚厚的抹手紙一邊試圖阻擋那液體的蔓延,一邊把剩下的遞給華哥。「森,你真是夠朋友。我是說真的。」華哥接過抹手紙後說。「不客氣。我正想看你知不知道那個朱莉海的女孩。」我拍了拍華哥襯衫下石頭般硬的肩頭。

「我聽說過。真是個不幸又可憐的孩子。」

包在手上的紙被血沾的滿滿的在華哥按在上面的手旁滲出。「嗯,你被扎得蠻厲害的。」我說。華哥低頭看了看手上被染紅的抹手紙,然後像剛剛才發現自己的手受傷似的把浸滿血的抹手紙抓為一團,說:「你要知道什麼?」

「我朋友認識她,他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真的不知道,你知道如果我知道是誰幹的,我會幹掉他就像我幹掉那...」

我想把華哥吸引開他的暴力傾向的問:「她在發生不幸前的那幾天你知道她都去過哪嗎?」

「我不想為你添麻煩,如果你一定要知道,她好像去過把魂。」

我的心往下沉。把魂,一間由亥華和他老婆依絲麗開的一間地下妓院。「謝謝你。」我沉重的道謝。

「唉,女人都會讓人傷心。那個混蛋查爾斯,他居然要我的孩子喊他做爹。我的女人也喊他爹。那女人跟我一起的時候就千依百順,背著我的就認他做乾爹。哼,她這個星期三又要去看乾爹了,是她放手袋裡的便條紙那麼寫的。」

「可能不是你要想像的那樣。你想想,當你在裡頭的時候,她不是總是去探望你嗎?如果一個人要離開,她可能在你剛服刑的幾個禮拜去看你。但是以我所知,你老婆每個禮拜都有去看你。所以情況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跟你老婆坐下談談吧。」說完我故意又遞了一疊抹手紙給他,我要他看著紙上的鮮血好讓他打消又要再進宮的想法。

亥華和依絲麗的把魂原是一間白色的一層樓建築。隨著收入的增長,他們首先把車庫改建為寢室好讓原來的寢室與主樓變為商業用途。再下來他們加建了二樓,在二樓樓頂又加建了以依絲麗一手策劃的空中花園。還不夠,他倆又收購了隔壁鄰居的房宅。在兩棟房子之間他們建築了走廊把兩屋相通。因為兩棟建築物一是紅木所建,一是白水泥砌建,開始市府的區劃部門不批准他們的加建申請。後來市府前的噴水池因為有善長人翁捐贈的經費而得以落成。亥華與依絲麗的申請也同告過關。在一個夏天裡,把魂亥華旗下的商品放了假。回來的時候那一黃一白已被粉刷為紫色的大宅。跟著一起回來的是亥華旗下的十二個員工與她們忠心的顧客。亥華的團隊努力的一週工作六天,只禮拜天休息和上教堂。




台長: uni2019
人氣(414) | 回應(0)|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