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14:51:08| 人氣17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untitled




「朱莉海呢?」我感覺窩囊的問。

「對,她當晚是在這。」

「然後?」

「她當晚本來答應跟一個客人會面,但是到了會面時間另一個客人硬是拖著她不讓她離開。爭吵不休下朱莉海奪門而去,但那痴漢硬是跟了出去。後來聽人說在門外被她狠狠的聯同她的另一客人修理了一番。」

這時店裡開始熱鬧了,另一批穿著光鮮的男女客人慢慢的佔據了所有的座椅。沒座的也三五成群的圍聚在酒吧前喝酒聊天。我起立正要離開,彩琳的手輕輕的按在我在酒吧臺上的手,說:「既然來了,就再多坐一會吧。」我看了看週圍,對陌生人群有敏感的我正要說話。彩琳豎著的食指輕按在我唇前。燈光一暗,客人紛紛玄喝鼓掌,連女賓客也把手指往嘴裡放的吹著尖鳴。我是對愛莉花的精彩夜生活時有所聞,但要親眼目睹今天也算是破天荒的開了眼睛。接近漆黑的店裡只剩下酒吧跟前後門的暗光還有偶爾夾雜著客人的咳嗽和酒杯的碰撞聲,全場寂靜像是在等待著黑暗後黎明的到來。「唰」燈光與強勁節拍的音樂同步亮起,色彩繽紛環迴飛旋的彩燈,震盪人心,強有力的節拍更是讓人熱血沸騰。杯子裡的礦泉水在音浪震動下泛著微波。我點頭以視讚賞,彩琳自豪的示意我好戲還在後頭。我認得那歌。

I Wanna be a Cowboy

Riding on the range,

I've got my hat on,

I've got my boots dusty.

I've got my saddle

On my horse.

He's called... T-t-t-t-t-trigger

Of course.

I want to be a cowboy

And you can be my cowgirl

I want to be a cowboy

And you can be my cowgirl

I want to be a cowboy

隨著音樂,一行六個,五個伴舞的頭戴泥黃牛仔帽,上身穿無袖牛仔皮背心,內配紅色胸罩,下穿泥黃牛仔褲加擋泥皮護甲,帶馬刺牛仔靴,唯首的也是一身牛仔妝扮但卻是全黑。

Riding on the chuck wagon,

Following my man.

His name is Ted,

Can you believe that?

Camping on the prairie

Plays havoc with my hair.

Makes me feel quite dirty,

Though we all do sometimes

I want to be a cowboy

And you can be my cowgirl

I want to be a cowboy

And you can be my cowgirl

I want to be a cowboy

六人如同一體,轉身,伸臂,則轉,前踢,橫擺,舉手抓帽,叉腰,再次轉身,擺腰,一手扶帽,一手輕拍後臀,後望,天使混合魔鬼的媚眼,

Looking like a hero,

Six-gun at my side,

Chewing my tobacco.

Out on the horizon,

I see a puff of smoke.

Indians on the warpath,

White man speak-em with forked tongue.

Or not.

I want to be a cowboy

And you can be my cowgirl

I want to be a cowboy

My name is Ted,

And one day I'll be dead yo, yo.

五個後退三步,讓領頭舞者凸前,整齊左轉,右臂前伸的輕扶前者右後肩,左臂叉腰,魔鬼天使化身的奪魂。換邊重複。全六人面向台前,俯身,左臂同撐左大腿,右臂前伸劃過全場。天啊,晃的天搖地動的讓人犯罪。

掌聲哄動。彩琳放下換了顏色的酒杯,挺立座前,輕拍著手掌。我盯著那帶頭領舞的,有意無意的我感覺到就算是在舞蹈中,她綽綽的雙眼一直的也在盯著我。「不認得了嗎?」彩琳讚賞的看著舞者們邊問。

旖玲?」

「當然。」

「她不是侍應生嗎?」

「森警官。」

「我已退出了。」

「今晚,以後你還是森警官。」

「什麼」我不解的問。

「旖玲是我的頭牌舞者。她白天在專業舞蹈學校學舞,晚上再來這練她所學的舞蹈還連帶帶她的舞友一起客串。不然去那找這精彩的演出。你來前約翰已知會了我,我也就告訴了旖玲你的到來。跟的上嗎?」

我一頭霧水的示意彩琳繼續。

彩琳淡淡的喝了口那碧綠的飲料繼續說:「也不怪你不明白。這吧,你的頭號愛將阿靜,記得?」

我閉起眼,點了點頭。我感到我的手再次被輕輕的,溫柔的蓋上。

「旖玲的真名是程玲。她,阿靜,阿斯是狠要好的朋友,明白?」

我點了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天程玲離開了。阿靜和斯結了婚。直到那天。」

蓋在我手上的手更用力的把我包蓋。

「一直直到你回來,辭職。我們在道上才知道原因。你知道誰是程海?」

靜的回憶把我扯動著,我搖了搖頭。

「程海就是被張林警官當晚所救而殉職的地獄天使在這裡的話事人。」

我睜開眼,程玲的一雙手包蓋著我微微發抖了手,一雙眼睛關心的看著我雙眼。「森警官,你爸爸當晚為救我爸而殉職。加上如果不是我的任性,靜和我或會在一起。你為靜的付出我們都知道。我好想知道你是個什麼的一個人,今晚我總算知道了。謝謝你。」



 

台長: uni2019
人氣(171)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家庭生活(育兒、親子關係、婚姻)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