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1 14:22:01| 人氣11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心情








他在房間裡從窗外透進的微弱光線裡靜靜的把他的槍,輕輕的,熟練的重裝了一遍後把彈夾退下。站在床前低頭審視著他心愛的女人,聽著她均勻的呼吸,想著昨晚她的激情...他推開門又輕輕的把門關上。轉身,兩條身影在他身前通往前門的走道把他堵著。高的那個身旁是一把豎著的散彈槍,身材稍矮的右手提著把在黑暗裡發著銀光的短槍。「這麼早?」蘭菱生低著聲說。「嘿,你們也早。」他下意識的抹了抹褲袋說。「我們不想知道你的理由,也無需解釋。但你放心,你的太太在這家就是我的家人。你去辦你的事。」蘭菱生緊了緊手裡的槍說。「可以要筆和紙?」他問。「請跟我來。」蓓蒂帶他來到燈下。

親愛的櫻,我去游泳。一切安好。要再愛你五十年。刺身跟你一樣棒!

他把字條對角摺好再把它插進填滿十二顆子彈的彈夾裡一起後交給蓓蒂。「謝謝,請交給我妻子。」他說。

「放心。」

他用左臉親了親蓓蒂,「謝謝您。」

清晨四點半,他站回在小屋裡細讀著遞給他的報告。

「Disturbance,2753 ADEN RD」

「104。329 Going。」靜看了看儀表板上的電子鐘。剛跟凱和斯通了電話,真要拒絕再加班了,但加班的優厚補貼可以為自己和斯帶來多一點的收入,凱以後的大學學費,那廚房也要換個中央設計的煮食部,還有也要陪陪斯,還有爸媽要來探望,斯,好久沒跟斯做愛了,每天不是自己加班後斯已在忙著家裡的事,就是兩人都提不起勁。但斯的吻,乳房還有那...斯,等我。」靜看了看車裡的巡邏資料電腦螢幕。十分鐘就會抵達,張隊長被困雪暴,小林和陳警官有特別任務,再說我也單獨執巡有一段日子了,明天拿假陪凱和斯。」

「騷擾」會是那一種騷擾?電腦螢幕沒有詳列。「329」,「329 Go Ahead。」「請提供詳情,2753 Aden RD」

「請稍等...」

靜的警燈已照射在住址週圍。可以看到門打開著,一個白種女人站門前燈下。「Hi Ma‘am,How are we doing tonight?」靜手執電筒迎了上去問。

「我們聽到我家的狗吠的厲害,我們就讓你們過來看看。我們可是有納稅的。」女人插著腰提著嗓。「對極了。我們很榮幸可以為每個市民提供服務。」靜卻在心裡罵狗。「狗吠多久?」

「持續半個小時啦!你們今晚很忙嗎?」

「狗在哪?」

「在車道後面,你沒看到車道就哪?」

「請等等。」靜侧著上身把手電筒往車道裡照。狗又吠了。可能是狗在吠小動物?就看看吧。靜打著電筒往車道的深處走去。狗吠的更厲害了,除了狗吠就是一輛白色本田房車,一點動靜都沒。「狗乖,靜下來。」靜跟狗說著。窄窄的車道就快到盡頭了,狗的吠聲更響亮的在耳裡盤旋。本田車的引擎在狗吠聲中起動。起動聲完全被狗吠聲蓋過。

警員靜卡琳斯基在毫無防衛下被撞在本田的左前方,以現場遺留下來的證物和證人的證詞,警員靜卡琳斯基被撞上後嘗試著用上身攀扶車輛的擋風玻璃,警員靜卡琳斯基的右手在身體失去重心前試圖抓著撞上她的疑犯的頭部。警員靜卡琳斯基當場殉職。疑犯失去行蹤。PERSON OF INTEREST:鮑爾愛德克。HIGH PRIORITY。LOCATION:UNKNOWN。

大熊

法醫處:警員靜卡琳斯基的死因是頭部在高速中跌撞上屋外的水泥柱致死。頸椎與背椎脫裂。右手包括母指,食指,中指的指甲裡留下來血型A+的血液樣本吻合以上名字血型。

他低頭看著用即有相機在電腦螢幕上拍下的疑犯彩照。用了一分鐘,彩照在他的腦海裡運轉,儲存。連報告和彩照他走出小屋來到小溪旁。黑暗裡在他身後一隻帶黑皮手套的手接過報告和彩照,打火機泛藍的火頭在斜斜拿著的報告與彩照的下右角點燃。看著灰燼飄落在溪旁,一雙黑皮靴把灰燼壓進溪水裡,溪水慢慢的把已所剩無幾的灰燼化進水中。

「他還在那邊?」他冷冷的問。

「是的。」

他沈吟著在想。背後站著的幾道黑影沉默的也靜止不動。「嚓」一根點燃後發出香醇的細卷遞到他身旁。他看了看,用右掌的食母二指捻著,倒著把燃頭欺在掌心好護著燃點以免被風吹熄。遞往嘴裡深吸了一口,食母二指把煙頭往溪邊一彈。另一雙黑靴踏前把煙頭按了個稀爛。閉上眼,他任由那香醇在肺裡被吸進神經中樞。

「如果當你單獨執勤,你要應付三個或以上的挑鬥,致命武器除外,你的選擇,警員329,請說。」

「你是怎麼知道我們會碰上他的?」靜一邊牽起黑冷帽一邊整理著鬢髮的問。「本能的直覺吧。」他拔掉手套後繫上安全帶。「我可以嗎?」靜問。「你做的很好。」他說。「我可以有那本能的直覺嗎?」

「警員329,你准備好今天的挑戰了嗎?」

「每時每刻!長官。」

「出發。」他本來已聽來冷傲的聲音更形顯覺。

「夫人她?」站他旁,一個身材修長的用東嬴話問。

「請你帶這信物給夫人。」他把卸了彈夾的槍遞給一個騎在發動著的越野機車上的全黑騎士。「你知道她的所在。她會認的槍。以防萬一,槍與彈夾要在你眼前合體。伴著她。喔,老人家已是自己人。去吧。」

黑騎士微一點頭,半站在越野機車上的已沿溪遠去。

台長: uni2019
人氣(113)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