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0 15:39:55 | 人氣(12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伸延心裡

我緊了緊風衣,在網球袋裡拿了兩張小屋裡留著露營用的大毛毯,跨過路邊的圍欄,脫去靴子,然後腳高腳低的踩在沙灘上來到海邊。海風迎面吹來,遠處是白浪濤天的在海面上捲動,帶起蓋過地平線的浪頭。巨浪隨著慢慢往岸上靠近,海浪逐漸變弱,但勢頭還是迅猛無比。冰冷的海水衝上沙灘把沙灘掃得平滑如出自機械製作。離我右邊百碼處是一座凸出海面的岩盤可懼的山崖。崖上方群鷗在四散盤旋。我享受著刺骨海水從雙腳帶來的冰寒往崖下走去。俯衝下來的海鷗站滿在凹凸不平的岩石上在石縫中挑剔著海貝水草中的微生物。看我靠近,警惕的停下來或飛離我然後又重新開始。在藍天下,在灰冷的急浪中,兩條衝浪板在浪裡盤旋,時兒隱沒在濤天巨浪,時兒像在浪頂飛翔。右腳腳踏衝浪板的中間,左踏板的後方,微弓著身體,兩臂與衝浪板成直線掌握平衡,上身往下蹲得更低,然後往浪的正面逼進,人與衝浪板默契如一體的在捲起的濤浪中穿插熬是好看,瀟灑。穿浪而出的淩涵櫻往左彎了個半月,身體躺衝浪板,雙臂左右劃動的在我前方,從水裡,站風中,盈盈立定。我看著那被潛水衣緊緊包裹下曲線畢現的酮體,那帶點害羞又驕傲的眼神。我雙手把毛毯為淩涵櫻披上,淩涵櫻雙手捧著我雙臉然後封上我的雙脣,「I love you so much,Darling。」我大置聽懂淩涵櫻發出的語句。我以緊抱來回答淩涵櫻的低呻。

緊貼小店後方是一棟三房加車庫,以紅木建築的住宅。廚房裡傳來古老收音機裡播放著的爵士樂。客廳的壁爐散發出溫暖的氣溫。淩涵櫻,我,蘭菱生還有蓓蒂圍坐在餐桌旁。桌上擺放著除刀叉盤碟外還有冰鎮白葡萄酒,沙拉的清菜,還有義大利麵條。在另一玻璃盤裡盛著淩涵櫻跟蓓蒂下午其中的收獲,比手掌般大的牡蠣。淩涵櫻拿起專用開牡蠣小刀,左掌用餐巾把牡蠣拿在手上,右掌裡的小刀在殼縫隙一插再沿著殼縫一轉,牡蠣殼輕輕打開。如此下來,十二隻牡蠣盛在另一半殼裡擺放桌上。淩涵櫻彎腰在盛著冰冷海水的保溫盒裡用手抓著魚首,把一尾還鮮蹦活跳的黃尾魚用左手按魚身,右手小刀一把把亂擺的尾巴釘在切板上。左手按魚首,右手換了把鋒利的尖刃,由右到左橫著一刀把魚肉下了骨架。再把金槍魚如法炮製。薄薄的金槍魚跟黃尾魚魚片整齊排列。淩涵櫻自信的往我看來,眼波流動的笑了笑,低頭,把薄薄魚片每塊輕輕捲起,再把尖端切掉。四碟,每碟八朵玫瑰形刺身瀅亮如玉。掌聲雷動,「喜歡?」淩涵櫻微微頷首示謝再盈盈歸座。



「為我們今天的相遇,真誠的友誼,遠去的同袍,還有我們的最愛,乾杯。」蘭菱生老人高聲宣示。



心裡充斥著無限熱愛的我伸出左掌蓋上淩涵櫻桌上的左手,起立,來到淩涵櫻身旁,俯身,吻下淩涵櫻微張的,向上仰的溫熱紅唇。

台長: uni2019
人氣(124) | 回應(0)|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