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8 10:02:31 | 人氣(67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心情

 

「是這樣的,當年我,小林還有森警官剛通過了考察期,也算正式從警了。那時候治安跟現在比較起來相對安靜的多。我們新人的每天總覺得時間過的太慢太悶。總想想多點點子來打發時間。最後我們就想到,每天我們無論是早餐,又或是午飯晚餐的上館子坐著,我們可以一個人從正門進去,另外一個在後門。如果有人不想看到我們大概會往後門走。久而久之我們就把它稱為趕魚遊戲。森,大至都戳中要害了吧。」我說:「沒有更痛的準確命中靶心。」「但我還是想不應該用戳中要害。」陳進爭取著。

「我想用正確就可以。」靜安靜的說。

「對!我本來就想到用正確一詞。謝謝你,靜。那你是什麼原因讓你決定投身警察行業的?」陳進霍然貫通的付和著。「那要從我的爺爺那代說起。他們來自東歐國家,我們是猶太裔。在那煎熬苦難的年代,他們很幸運的碰上了一個地下組織,他們為我爺爺他們提供了偽造通行證他們才得以從東歐一直歷盡艱難的帶著我媽跟我舅舅到了法國,再展轉乘船要到巴勒斯坦,但因為很多原因他們卻抵達了紐約。我出生後我爸跟媽媽決定去洛杉磯生活。父母從小就提醒我要記著幫助過我們的人,也要盡我們所能的去幫助弱貧的群族。」「你父母現在呢?」我問。「他們去了以色列定居,那是我父母的所愛還是我爺爺的遺願。」「那你獨自一人在這你想念他們嗎?」陳進沉默了一下然後問靜。「當然想念,但這是我喜愛的工作。可能當我跟你們同級了我會去探望他們。你要看他們的照片嗎?是的。警校畢業後柏可萊市邀請我加入,但我選擇了這裡,因為我喜歡這淳樸的人與事。我可以應付,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鍛練得我很獨立。」靜在皮夾裡給我和進遞來她父母的照片。一張可以看出來在皮夾裡很久的有點退色的照片。一對身材中等的男女站在背後是蔚藍帶白雲的海邊岸上。六十多歲的男子微帶光頂,鼻樑高挺棕色頭髮,身穿藍白橫紋馬球汗衫,大概同齡的女子穿一條白底小黃花連衣裙。男的開心爽朗衝鏡頭笑著,女的微著雙脣帶點害羞的望著鏡頭。

「是我和進的榮幸。」進和我互相交換了個眼神,多麼勇敢,高尚,無私的藍與白品格。

台長: uni2019
人氣(67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寶貝寵物(寵物介紹、飼養、日記)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