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7 13:22:52 | 人氣(5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伸延的指尖

我帶著近乎憤怒的以跟水面近乎水平的姿勢射進池水裡。深潛,海豚踢,感受到腹肌爲雙腿所帶動的推進力,右臂手肘成九十度的提離水面,盤骨往右壓轉,上身強大右肩帶動右臂與身體成直線段的往前方池底成四十五度的斜斜伸延,大腿帶動下蹦直的腳尖鞭子似的配合著上身踢進。眼睛注視著池底四十五度,錯身,滑翔,再伸延,增速,換邊,吸氣。氧氣爲血液產生著強大能量爲下次重覆的動作提供力量。

我打著方向盤,淺藍帶銀白的車燈爲我在黑夜裡開路。「森,可以慢點嗎?」望著車側窗外的阿曼達對著玻璃窗裡我的反影說。踩下離合器,深藍的本田在爲我從四檔快速退二檔而發出著嘶鳴抗議。

「森,停哪都可以。」

我把車倒上阿曼達家的三車車庫前。

「我們走這邊吧。」阿曼達帶著我走進車庫旁通往屋後的小徑。

以前每次來都一幫人的在車庫外按喇叭,這次可是第一次走進阿曼達的家。

小徑兩旁的感應小路燈隨著我們的腳步一盞一盞的明亮著。

「你先坐這。要看球賽嗎?」阿曼達打開那年世界杯足球賽在美西的小組賽轉播後浴室就響起了細密的水聲。我不及邊際的坐在書桌椅上看著電視邊巡視著房間。書桌,電腦,落地玻璃窗,紅木地板,單人浴室,衣櫃間,白窗簾配雙人床的粉紅床單被褥,淡藍的枕頭。床頭書櫃跟地上散放著幾本以女性為市場的時裝與生活雜誌。

「有進球嗎?」從浴室裡走出來的阿曼達侧著頭用毛巾乾著她散發著淡淡芬麗絲髮乳的秀髮。

把音量調教到最小的電視熒幕上兩隊都還是在追逐著皮球的悶蛋零。「還沒。」

「森,我要你看這些信。」盘腿坐床上的她把四封信以近乎完美的呈扇形攤在腿前。

我欠身往前看。四封大學寄給她的信。我心一沉,該來的都會來,就今晚。

「你不看?」她好奇的帶著笑問我。

第一封是我也剛收到,接受了我申報的一所在一個小時車程內的州立大學。第二封來自柏克萊大學。第三封是南加大。第四封來自三蕃市的一所私立專藝學院。「如何?」她不無自豪的看著我。

「我...你爸媽知道嗎?」我拖延著作正面回答。

「當然沒,我知道他們的選擇。你是第二個知道的啦。」

「第二個?那第二個怎麼說。」我的心更沉了。

「沒啦,我是第一,那就你是那第二啦!好豬頭喔。」

「好,看完了。然後...」我不願繼續下去。

「我要你幫我選一間啊,真是的。」她嬌慎著。

「我?」我用左手的食指指著自己。

「當然。快啦。」

我,頭帶著昏昡的拿起第四封。

「哦,專藝哦。」

我把它丟到床下。「你現不需要專藝。」不可以再拖下去了,我把另外的兩封置以同一下場。床上就剩南加大的信橫在我倆間。

「為什麼南加大,森。」阿曼達右手按在信封上面。

「因爲以你的怒力與智慧,那裡學的會讓你一展所長。」我感受著昏昡的漫延。

深吸一口氣的她開門走出了房間。電視裡隱若傳來西班牙語進球後的特有嗷叫。

門開,她手裡握著一瓶琥珀色的威士忌。仰頭,清晰看到兩團氣泡往上冒升。阿曼達背著我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轉身。趟開的浴袍裡是她泛著健康膚色的身體,修長的脖子,鎖骨下是圓渾的傲挺雙乳,比比例略高的腰身,平坦的小腹下是光滑的結合加上比例悉中的雙腿。「森,我要你跟我做愛。好的跟壞的都要。」

「好的是...那壞的又是什麼?」浴袍在阿曼達的胴體上滑落。

「好的就是面對面的做愛,壞的也是做愛,只不過是你看著我的背。」

台長: uni2019
人氣(5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