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好友分享這篇文章

untitled

我按下了在銀狐頭下的門鈴,可能是房子面積的縱深,我沒聽到門鈴聲,也沒聽到腳步的走動。一個年近大概介乎於四十至五十歲,皮膚黯淡無光,退色的金假髮像小瀑布垂墜到肩膀。混濁的雙眼在布滿皺紋的臉上卻是警惕無比,青筋浮現的右手按在紫色睡袍前盯著我。「依絲麗。」在大門裡玄關前,銅框巨大的鏡裡...

收件者E-mail:

請以分號區隔每個E-mail
例如:john@pchome.com.tw;mary@pchome.com.tw
信件標題:
與你分享這篇文章
訊息內容:
很精采的好文章!
如果你也喜歡,請轉寄給好友幫忙增加人氣吧!
您的名字:
uni201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