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7 18:37:21| 人氣4,362|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春天在台北遇見妮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從吳哥窟回來後就呈現精神萎靡的狀態,不知是熱過頭還是玩不夠。但眼看歷史博物館的『妮基的異想世界』展期將屆,昨天到電台錄音前硬是提早出門趕去觀展。原本以為禮拜四早上應該沒什麼人看展覽,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剛好碰到從新竹來做校外教學的幾個班級,當場真是欲哭無淚。一向怕聽到一群小孩發出高頻喧鬧聲的我,這下子真是沒得躲。好在妮基充滿童趣的作品跟這群孩子的調性還蠻合的,不然我真想當下退票隔天再來。

提起這位女性藝術家妮基,你可能一時想不出她有什麼代表作。但如果你曾親身造訪過法國巴黎龐畢度中心,或是巴黎旅遊書、明信片,一定看過在文化中心側面廣場的「史特拉汶斯基噴泉」!是的,這個很cute、充滿卡通色彩的噴泉就是妮基和她親蜜愛人兩人的藝術結晶。

妮基的全名是:妮基.德.桑法勒(1930-2002),她是20世紀最受歡迎的法國藝術家之一。從她最早期1950年代的繪畫、素描,到1960年代的集合藝術、射擊繪畫,1965年開始的娜娜(Nana)系列,以及晚期的塔羅公園等系列作品中,都可看出她過人的朝氣、創意與想像力。她的創造力跨越各種領域,涵蓋了繪畫、雕塑、建築、設計與戲劇等藝術範疇。除了豐富多彩的創作外,妮基那充滿戲劇變化的人生經歷,更讓她的藝術生涯增添一些深沉的色彩。這次來台展出的71件作品,均借自法國尼斯現代與當代美術館、妮基德桑法勒家族基金會與法國國家當代藝術典藏基金會。展出作品橫跨妮基40年的藝術生涯,不但包含了早期的集合藝術作品、還有讓妮基成為新寫實主義運動唯一女性成員的「射擊繪畫」,以及廣受世人喜愛的「娜娜」系列雕塑,還有重要大型的版畫圖稿等。

先來聊聊她的創作背景: 

妮基1930年生於法國,她的父親原本是銀行家,後來因為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而破產。二次大戰期間,妮基與家人移居美國,少女時代的她才華洋溢,不過卻是個問題學生,她曾在學校裡以油漆將一座希臘雕像遮蔽下身的無花果葉塗成紅色而遭退學。一九四八年妮基開始模特兒生涯,照片常見於「時尚」 (Vogue)、「哈潑時尚」(Harper’s Bazaar)等雜誌,並曾登上「生活」(Life)雜誌的封面。18歲時,她跟著大她一歲的音樂家哈利私奔,婚後開始自學藝術。年紀輕輕就嫁為人婦並生了兩個小孩的她,對於自己身處這種中產階級的生活感到疲憊,再加上12歲時曾遭受父親性侵,因此一直有精神壓力。一九五三年妮基經歷嚴重的精神崩潰,在尼斯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當時她發現繪畫有助於治療病情後,決定放棄演藝事業,踏上藝術創作之路。

了解妮基走向創作之路的背景後,不難理解何以她早期的作品充滿挑釁和傷害性。進入展場的第一個區塊,就是以她早期的「集合藝術」作品為首。所謂「集合藝術」係由大師杜布菲在1950年代首創,用來形容利用自然物或現成的人造物殘片,拼湊成藝術品的手法。妮基早期的集合藝術作品,運用了當時婦女隨手可得的生活物件,例如鈕扣、衣架、咖啡豆、線等。後來你會發現妮基在作品中加上釘子、碟子碎片、手槍、剪刀、甚至剃刀等金屬碎片與尖銳有傷害力的物件。 她常以釘子、剃刀等物件來創作風景,這似乎也傳達出她試圖想從生命的創傷中來釋放自我。

隨後,妮基在巴黎認識了藝術家魏斯(Hugh Weiss),魏斯鼓勵妮基以她自學的特殊風格持續創作。妮基的第一個個展是1956年於瑞士舉行,她在1955年認識了藝術家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兩人陷入熱戀。當時丁格利與妮基都是已婚狀態,兩人為了彼此而離婚並且共用工作室,開啟往後三十年在藝術之路相輔相成的開端。
1961年,妮基大放異彩。當時她參加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比較:繪畫─雕刻」聯展,展出集合藝術作品《我情人的肖像》,她在作品上放了一個靶子,引發妮基想對作品開槍射擊的慾望,她以來福槍射擊懸掛在畫布前的顏料袋,顏料自然落在畫布上形成圖案。丁格利對妮基的奇想大感興奮,著手與她在1961至1963年間進行 12次的「射擊繪畫」(Shooting Painting)創作,她喜歡以象征純潔的白色,塗遍石膏下的所有集合物件,再用步槍或左輪槍當著觀眾面前射擊。當埋藏在塑膠袋中的顏料被擊穿四溢時,暴力與躁鬱蛻變為即興與熱力四散的藝術。此舉讓妮基成為法國「新寫實主義」(Nouveau Realism)唯一的女性成員,對她而言這也成為一個重要的創作階段。

第二區塊的「射擊繪畫」就展出了此一時期最知名的作品:「米羅的維納斯」。妮基以來福槍將顏料射擊到維納斯的身上,噴洩的顏料在石膏上散佈,結合暴力與美學,傳達出女人歷經滄桑的無奈。而妮基會藉由來福槍射擊,宣洩他內在的攻擊性,因為那時的她正揮別第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對妮基而言,這是一種既像儀式又像治療行為的創作方式,每一次射擊繪畫的進行,如她自己形容,就徬彿是一場「沒有受害者的戰爭」。由於妮基自幼在富裕保守的天主教家庭成長,受教于貴族式的教會學校,十八歲和男友私奔、結婚,二十一歲為人母,她對於傳統社會、階級、性別、宗教之價值觀與束縛,充滿憤怒與抗拒之心;所以才會透過射擊繪畫,恣意發洩了個人壓抑的情緒並加以反擊,同時也藉機表達對女性社會角色的不平之鳴。
從展區的排列往下走,有一區是介在「射擊繪畫」與「娜娜系列」間的作品,其中一面牆掛著兩件一套的陶瓷畫「虛實龍」頗令人玩味。妮基的作品常以龍的形象來創作,這是她從「聖喬治屠龍」的故事獲得靈感,在作品的呈現上與中國的陰陽之說有異曲同功之妙。虛龍與實龍既象徵世界的平衡,也如同她生命的寫照,和她個人的雙重特質「既危險又充滿能力」。

另外作品「瑪麗蓮夢露」,則以毛線加上舊報紙打造這位性感巨星,這也是妮基要進入「娜娜」時期的過度作品,藉由作品反省女性諸多角色,接著就步入她最為人熟知的娜娜系列!
中年的妮基隨著生命日趨成熟,除了射擊繪畫,她對女性在社會角色有著很深的困惑與探討,女人是生育者、母親、女巫還是妓女呢?1965年,第一個「娜娜」(Nana)誕生,將妮基的創作帶向另一條路,這時的作品不再有攻擊性,色彩豐富。娜娜豐滿而飽蘊女性旺盛地母源泉的軀體,像懷孕般膨脹成可容納眾生的屋子,「娜娜」也化為雙乳噴出水流的噴泉。妮基的想像力更為自由奔放,奇思詭想的符號或怪物也源源而生,在丁格利的後半生與妮基合作的案例不計其數,其中以之前提到的巴黎龐畢度中心旁的《史特拉汶斯基噴泉》最有名。而後還有為1967年世界博覽會法國展區而作的《奇幻天堂》、又名《獨眼巨人》的《頭》計畫最為著稱,而1998年正式對外開放的《塔羅公園》更是集大成。

妮基發展出舉世聞名的豐滿女體「娜娜」系列,也象徵她走出早年的創傷,成為壯碩自信的大女人。 NaNa原是法文中對粗俗女人的一種俗稱,妮基早期常以布、毛料、線,包覆於金屬支架上製作而成,後期則是以聚脂樹脂為材的大型雕塑。利用混凝紙漿製作色彩鮮明、造型豐滿的巨型女性塑像,逗趣的身型以及鮮艷的色彩,相當吸引小朋友的目光,展場中孩子們對「娜娜」也最有共鳴。在他們眼中看到的應該是妮基最嚮往的純真與快樂吧!這次來台展出的兩尊大尺寸娜娜都是黑人,原來生長在上層社會家庭的妮基,小時候其實是由黑人保母一手帶大的,所以她以黑人為主角,凸顯其反對種族歧視、主張人生而平等的理念。
這個「黑蘿絲」,黝黑皮膚、小小的頭,兩公尺高的壯碩身材,近看腿上有許多腿毛,表現出妮基的大女人氣魄!
而這個「倒立的黑娜娜」,只用簡單的布料和毛料鐵絲網雕塑而成,小朋友看了不知不覺都在學倒立。

「母牛與讀報的男人」是妮基將象徵女性的母牛與閱報的男人並置的俏皮小品,身為亂倫犧牲者的妮基在度過以靶子畫、射擊等藝術療傷時期後,最終以壯碩的大乳牛(女人)對比前方的小男人,,體型大小的差異,充分展現妮基大女人主義的作風。
娜娜系列裡的「梳妝」是妮基很喜愛的作品,此作以老婦人在梳妝台前顧盼自憐為主題,主人翁是妮基的母親,她年輕時跟妮基一樣是大美人,但年華老去時,她也只能在梳妝台前哎嘆,既幽默又諷刺。
而高達兩百公分的雕塑「大頭」,有著兩面截然不同的臉譜,側面看卻像隻魚,被視為是妮基的象徵。它像極了妮基的個性,一面色彩艷麗無比、熱情洋溢,四周還滾上波希米亞風格的花邊,像吉普賽女人的造型;另一面是素淨的藍與白,像一條魚的臉,凸顯妮基憂鬱、黑暗的內在傷痕。
妮基透過「娜娜系列」的創作中表現女性主義,最引人爭議的是她在1966年,於瑞典斯德哥爾摩現代美術館製作了一個巨型的臥姿Nana裝置,觀眾必須從Nana的兩腿間進出,而且展品前還特地放了個告示牌說:唯有沒有邪念的人才能進入,當時吸引上萬人潮觀賞,也引起極大的爭議與批評。可惜這次沒有辦法空運來台!

在展區的最後,是妮基在義大利創作的「塔羅公園」系列作品。1955年,妮基到馬德里及巴塞隆納,第一次接觸到高第(Gaudí)的作品,在這次旅程中,尤其是參觀圭爾公園的時候,改變了她的一生,也啟發她將來想要創造一個屬於自己作品雕像花園的心願。終於在1978年這個夢想得以落實。花了20年打造的「塔羅公園」(Tarot Garden)是位於義大利的托斯卡尼的加拉威兆小鎮。妮基在公園中以塔羅牌的人物-阿爾克納進行圖騰發想,創作了廿二組各約一層樓高的巨型雕塑,使得這裡成為世界知名的藝術景觀地。其中,「惡魔」同時擁有男女雙性的性特徵,又以鎖鍊牢牢拴住兩旁的一男一女,以象徵「每個人的心中都有惡魔」。讓人意料不到的是,它竟被義大利婦女當成「送子神明」,她們老是偷偷撫摸它的性器官,這個特殊部位因而得經常送修!不過可惜都是縮小版輔以照片及設計版畫。若真要實境體驗,就得買張機票到義大利托斯卡尼嘍。
開春以來看了不少展覽,但妮基的作品卻讓我最為感動與喜愛。我佩服她面對自己的勇氣,更對於她在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下,以最真、善、美的方式將心中的積壓的憤怒和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攻擊性,藉著藝術釋放出來,透過妮基的作品讓我們重新思考自己如何與自己對話,以及兩性之間、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平衡。

後記:2007.4.29之後此展將會移師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展出

相關聯結:日本那須妮基美術館http://www.niki-museum.jp/

妮基.聖法爾生平http://www.artmuseum.gov.mo/showcontent.asp?item_id=20060708020300&lc=1

台長: 引馨
人氣(4,362)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 個人分類: 生活隨筆 |
此分類下一篇:你今天讀書了沒?
此分類上一篇:搬家了!

當年剛到巴黎時在龐畢度第一次親眼見到Niki的噴水池, 大受感動.那時很想買一個充氣可以吸在窗戶上的Niki畫作人形,但窮學生的我算了半天, 最後只買得起幾張她的畫作名信片. 寶貝得不得了哩!
2007-04-27 18:55:35
版主回應
她的週邊商品真的粉貴
而且大都來自日本
我也買不下手...唉
2007-04-30 09:27:34
jzzz
對於藝術這回事
小的總是缺乏細胞
所以真的只有佩服的份
2007-04-30 08:52:21
版主回應
就要到台中展了
你可以抽空去看看喔
2007-04-30 09:28:22
jasmin
現在看妳這篇文章才恍然想起,
12年前我到法國時,也曾在龐畢杜中心廣場與那可愛的噴泉合過影呢,
只是此刻我才知道它有一個不怎麼好記的名字叫「史特拉汶斯基噴泉」,
也是緣分呢,跟Niki。
2007-05-09 00:28:39
引馨
也許是這位俄國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
的作品讓Niki深受感動
才會以他為名創作出這樣精采的噴泉藝術
2007-05-13 09:16: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