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4 19:13:46| 人氣1,116| 回應9 | 上一篇 | 下一篇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18---柯夢波丹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媽?」

 

林靜鷗的聲音虛無縹緲,腦子一片空白,無法判斷眼前所見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媽媽為什麼會在半空中晃漾,一句話也不說?

 

「媽,我回來了………………..

 

林靜鷗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一直叫著媽媽,從低聲囈語,到放聲嘶吼,彷彿叫得越用力,就能把媽媽叫回來回應她!

 

她扶正了倒在一旁的椅子,爬上去把媽媽解下來,抱著媽媽不斷地搖晃,可媽媽就這樣張著眼睛,懸著舌頭,隨著林靜鷗的動作搖晃,沒有半分回應!

 

林靜鷗將手指,顫抖地移向母親的鼻下,又摸了摸她的心口,沒有呼吸,也沒有心跳,心口都涼了。

 

「媽,為什麼……為什麼啊!」

 

林靜鷗抱著媽媽的屍身,哭著問。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但媽媽已經斷了氣,送到醫院也只等到醫生開立的死亡證明,屍體就被送入醫院的往生室冰存。然後,殯葬業者很快就找上了林靜鷗,告訴她應該怎麼處理。

 

林靜鷗一句也聽不進去,她吼退了業者,跑進往生室,想把媽媽從冰櫃裡拉出來,醫護人員死勸活勸她都不聽,只好報警,讓女警把她從往生室拖出來。

 

這夜,她是在警局的居留室度過的。

 

這種情況,把她押回去的女警們見多了,讓她冷靜了一夜,才又開口安慰她,並且幫她聯絡了爸爸。

 

第二天早上,是爸爸把她從警局領了出來,看著林靜鷗的模樣,父親一臉哀悽。

 

「靜鷗,別這樣,妳還有爸爸。」

 

爸爸從背包裡,取出一疊現金,遞給林靜鷗。

 

「妳媽媽的後事,我會全權負責,另外這十萬先給妳,用完了再告訴爸爸,爸爸再給妳。」

 

「你這樣,不怕你老婆不開心嗎?」

 

那十萬塊,林靜鷗看都沒看一眼,把父親甩在身後,自顧走了。

 

父親雖然擔心,但他還得去醫院處理前妻的後事,只得放下林靜鷗先走了。

 

 

 

至此,她什麼也沒有了。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愛情,天地之大,只剩她一個人。

 

林靜鷗走了半個小時,終於到家,推開大門,穿過客廳,一切動作都是機械式的運作,直到進了媽媽的房間,她才恢復意識。

 

繩子還懸在樑柱上頭,林靜鷗看了那條繩子,半晌。

 

媽,那時很難受吧?妳怎麼能忍受這樣的痛苦後,把我一個人丟在這世上呢?

 

那繩子就像有股魔力,吸引著林靜鷗,彷彿告訴她上來吧,一上來,妳就不會再孤單了,媽媽在等妳呢。她立起椅子,想要踩著上去。一挪動椅子,一只白色的信封掉了下來。

 

那應該是從媽媽身上掉下來的。只是剛剛急著送醫,林靜鷗沒有察覺。

 

她茫然地拾起信封,從裡面抽出一張信紙。

 

信紙卻是漂亮的粉紅色。

 

 

 

「靜鷗,對不起,是媽媽害了妳。媽媽走了,我會在天上保佑著妳,讓妳得到幸福。希望妳這輩子都能像海鷗一樣,平靜且自由。」

 

短短的兩行字,林靜鷗的淚又潰堤而出。她的名字是媽媽取的,她也不明白為什麼媽媽要拿個鳥的名字,作為她的名字。

 

讀了信,她終於明白了。媽媽這一輩子困於家庭,困於感情,平靜和自由,是她最想要的。

 

現在,媽媽把這樣的祝福送給自己。

 

 

 

「我會的,媽,我會的…….

 

將信紙貼住心臟,林靜鷗流著淚,朝空氣承諾著。她要活著,讓媽媽看見,一個平靜且自由的她。

 

 

莫水心她們趕到靈堂的時候,林靜鷗正在折蓮花,她知道林靜鷗朋友不多,她媽媽因為精神問題也沒什麼人脈,她爸那裡雖然有親戚,也得礙於現任妻子,很多事都不能盡心盡力。所以她找了幾個高中同學,一起來看林靜鷗,包括了送林靜鷗一朵玫瑰花的副班長陳允緹,還有那個送她17朵玫瑰的呆瓜也成了她男朋友跟著來了。

 

一時間,冷清的靈堂熱熱鬧鬧的。

 

 

 

「妳怎麼一個人?那個陸以軒勒?」

 

莫水心從電話裡,知道林靜鷗和陸以軒已經分手的事。但分手是一回事,五年的情分又是一回事,現在是林靜鷗最困難的時候,他不該在此時陪著林靜鷗嗎?

 

「他去大陸了,我沒告訴他,我們已經分手了。」

 

現在的林靜鷗堪稱平靜,手下摺著紙蓮花不停,整個靈堂充斥著佛經的梵唱音。

 

「這種時候他還敢去大陸?以前怎麼不知道他是這種渣呢?」

 

莫水心知道林靜鷗媽媽的死,和她們兩個分手一定有關係。作為一個間接的兇手,陸以軒跑得無影無蹤,莫水心替林靜鷗不值。

 

「他不是渣,莫水心。」

 

林靜鷗替陸以軒申辯著,但她實在沒有再多的心力,把細節講給莫水心聽了。

 

「謝謝你們來看我媽媽。」

 

林靜鷗把視線,轉向跟著來的陳允緹她們。

 

眾人祭拜過林媽媽後,她們留下來一陣子,幫林靜鷗摺紙蓮花。

 

 

 

「林靜鷗,妳現在的情況,我聽莫水心說了,也了解一二,我覺得,伯母這樣做,都是為了妳的幸福著想,妳不能辜負她的一片心意,知道嗎?」

 

陳允緹湊近了林靜鷗,勸她。

 

「沒有過不去的坎,只有過不去的人。靜鷗記得嗎?高中時的導師說過的,很痛苦很痛苦的時候,就狠狠打一場排球吧!把煩惱當球砸過去!排球可是我們女中的校球,啥時想打,我們都等妳。」

 

「我打得很爛,都站後排。」

 

「那我接妳的球,把它拍過網,怕什麼?一個人的力量不行,那就兩個人。」

 

陳允緹笑道。

 

一群高中同學聊著聊著,林靜鷗的心情也平靜了許多。

 

人果然還是要有朋友的啊!

 

 

 

那個17朵玫瑰跟莫水心她弟兩個壯丁,不知道去哪裡搬了兩箱飲料,大家陪林靜鷗,守了一個晚上。林靜鷗知道這些同學都怕她想不開,畢竟她和媽媽一直相依為命。

 

公祭的時候,她們原班人馬也都到了,陪著林靜鷗,送媽媽去火化。

 

「媽媽在天上看著妳,保佑妳呢,我的女兒,妳一定會幸福的。」

 

把媽媽的骨灰罈,緊緊地抱在手上,林靜鷗彷彿聽到媽媽的聲音。

 

她想起曾在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每個人的大腦,都是一部電腦,而他人都是其下的程式,只要我記得她,她就會在我的大腦裡一直跑,不會消失。

 

「媽媽,您看到了,我有這麼多朋友,爸爸也為了您的事奔波了很久,我不會是一個人的。」

 

將骨灰罈安入塔位後,林靜鷗站在那個小格子前,看著媽媽的照片,安慰媽媽。

 

 

 

媽媽的後事告一段落後,林靜鷗趁收拾媽媽遺物時,也順便把家裡整理整理。又過了一個月,林靜鷗大學畢業,她就把房子賣了,在市區另外租了個小套房,停了原來的手機門號,離開東圍社區這個傷心地。

 

搬走的那天,她想自己大概不會再回來了,便又坐了公車,想對曾經發生在這裡的一切,她的青春,做最後的緬懷。

 

晚上七點,譚先生又把圍牆外的燈給點亮了。

 

林靜鷗站在燈下,這些年過去了,她知道這盞燈泡,早就不是當年路南裝的那一盞,譚先生已經換過兩三次了。

 

就像自己,也已經不再是當年的自己。陸以軒也不再是當年的陸以軒。

 

所以路南,也不會再是當年的路南。

 

這就是人生,人生唯一不變的,就是不斷的變。

 

沒有什麼是永恆的。

 

不管當年,這盞燈是為誰而亮,林靜鷗可以確定的是,她再也不會用到這盞燈了。

 

 

 

離開路口後,林靜鷗攔了計程車,想去市中心的大賣場,添購一些新居的日用品。

 

下了車後,覺得有些氣悶,又不想去大賣場了,看著熙來攘往的大街,她突然覺得自己太清醒了。

 

就是因為清醒,才會在這樣的熱鬧喧囂裡,聽見自己的孤獨。

 

 

 

突然想喝酒林靜鷗一轉身,朝大賣場附近,一家叫「夜色」的夜店走去。

 

穿越喧囂的音樂聲,林靜鷗走向吧檯。

 

 

 

「小姐,第一次來?」

 

正在擦杯子的服務生是個長得很像周湯豪的帥哥,看上去比林靜鷗大不了幾歲。

 

「嗯。有柯夢波丹嗎?」

 

這款調酒是漂亮的粉紅色,又是欲望城市裡凱莉最喜歡的一款調酒,林靜鷗沒想太多就點了一杯。雖然這款調酒加了很多檸檬汁和蔓越莓汁,很順口,容易喝多,但只要有所節制,她想還是走得回去。

 

「有,小姐等等,馬上來。」

 

周湯豪先生露出他陽光般的笑容,回頭去取伏特加和白橙皮酒。

 

 

 

……林靜鷗?」

 

正專注看著周湯豪先生動作的林靜鷗,突然聽見身旁隔了一個座位,有個男人叫出了她的名字。

 

開玩笑,她從不逛夜店,這裡怎麼可能有人認識她?

 

林靜鷗將視線從周湯豪的身上收回,又朝聲音的來向望去。

 

這一望,彷彿這一家小小的夜店裡,捲起了一陣霸王級寒流,凍得她動彈不得!

 

 

 

雖然已經六年不見,但那張她曾經,用餘光偷瞄了不下百次的側顏,林靜鷗仍是一眼,就能認出他來。

 

「路……學長?」

 

 

 

台長: 陳跡

陳跡
第一 她媽真有靈 把路南call回來了
第二 [是愛]裡面 那家大山為了保護沈雲打架被陳銓偷拍 還有沈雲把五百萬和律師名片拿給駱駝的夜店也叫[夜色] 懶得取名了
第三 我們台南女中的校球是排球
第四 我沒有喜歡周湯豪 只是覺得他長得很像酒保
2020-11-24 22:10:15
其石山人
(一) 有機會拍成電影或連續劇的時候,把這種相互重疊的情節,比如「夜色」夜店,放進去,蠻好玩的。

(二) 倪匡寫的科幻小說,常把不同的主角偶爾互相穿插在彼此的故事裡,偶然地客串一小下。

(三) 我寫過每個人都是一台電腦終端機,整個宇宙是一個超級大網路,所有的電腦都串連在這網路裡,形成一個超級大靈網。每台終端機負責各自的記憶和業蹟(善惡業的記錄),但修到有足夠權限的人可以從大靈網裡提取他人的檔案記錄。
2020-11-25 05:17:19
版主回應
我有打算讓他們遇到雲山CP和阿朔桐桐或者李斯今今......19或20集
2020-11-25 08:19:20
music and...
「夜色」,好眼熟!謝謝陳四條中的第三條,讓大山和沈雲有出場的機會。在哪看過一間「絕色」還是甚麼的...

其先生的第二條很有創意!

還是沒說陸渣在哪~
2020-11-25 07:54:27
版主回應
莫水心不是說了嗎
她就算分手了也是剛分手
人家媽死了
好歹也疼過他的
五年的情分也該來幫一下吧
人卻在大陸
大家應該看得出來
林靜鷗停了手機也搬了家
陸以軒以後大概很難找到她
這是要斷絕過去的fu

我有個他們三個人糾葛的因緣的腦洞
透過林媽媽的視角
就等這篇正文寫完
寫在番外裡吧

這篇腦洞還特別多
大概是那幢墾丁廢墟有靈吧
不知道我寫完後有沒有人願意去買下它接手經營(我看很難啦)
2020-11-25 08:27:05
Camille
給油泥一個建議
看故事要有耐性,追連載就是要等
故事背下來是很好,重要是看懂作者透過主角表達了什麼
不是記住情節,發生什麼事
你要去思考,為什麼事情會這樣發展
觀察主角的起心動念
不是故事要照著你希望去演
這樣你什麼都會說:怎麼這樣咧?
有些作者,是比較惡搞的!
2020-11-25 11:33:11
版主回應
卡蜜大真霸氣~~~
2020-11-25 12:20:06
真惡搞
不管!我要看廢墟,開個價,把它開發為異鄉分店,我來主理洗盤碗,專賣KFC,免費上網咖啡網吧,外加每隔兩天一聚的讀書會,還有燈謎,釣魚,在對開沙灘晚上營火晚會,早上排球錦標賽,晚上義大利或東歐舞曲舞會。卡蜜大,這才是深度交流!Help me through the summer~higher than heaven!
2020-11-25 12:28:36
版主回應
忍一下忍一下
我也想趕快把廢墟玉照放上來
但是要先寫完墾丁二夜情效果比較好
還有廢墟本人放上來後
我會一併說明這篇小說靈感的發想從哪裡來
2020-11-25 13:52:48
月半彎-張學友
我們有個同事有一天忽然收到她爺爺的信。大致是說爺爺大半生沒有什麼留給乖孫...blah blah。最後一段大意是爺爺投了一塊地留給同事。地在,你別嚇著了,地在「半月灣」half moon bay臨岸地區。其他包括我馬上跑去踩線!因為還沒有開發,所以有點困難找。同事立馬甜的漏油的給新德里的爺爺說起印語。身邊有顆「星」Singh現在才發現!哇,是哪棟鬧鬼的客店?發達啦!
原來不是,是再往下走,三哩外的一處也是臨海,但荒蕪沒物只有海鷗野草叢生的一塊地。各人唏噓不已。我要把它開發為高爾夫球場!同事宣布,那高低不平,風力的壯盛,嘿。所以我聽說有機會能成為地產霸的是急了點。嘿
2020-11-25 18:45:39
版主回應
那種買地經營蓋民宿高爾夫球場對我來說都是天方夜譚啦~~~
我只是個小小基層公務員
吃不飽餓不死
不過可能會被家長或學生氣死(一堆心瓣膜閉鎖不全的)

我也很急著想把那幢廢墟秀給大家看
看這站上臥虎藏龍的誰要去接手
只是衡量的結果
我覺得要把劇情進行到一段落再秀
效果比較好
但是它是什麼原因變廢墟的我不知道
因為網路上查不到資料
是不是因為好兄弟
我也不知道
2020-11-25 19:32:29
Camille
神仙姊姊,人家想看月夕花朝,拉裙角
爬文,它好像是寫完的?
胖灣張學有,給你一根棒棒糖
2020-11-27 16:09:46
版主回應
已經開囉
可是只有21集
妳應該覺得是小菜一碟
2020-11-27 16:36:15
(悄悄話)
2020-11-27 16:12:06
Camille
搞不好等下就看完,XD
下午書荒,只好看完一本鹿鼎記
2020-11-27 16:59:3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