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5 23:59:10| 人氣485| 回應1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30---逼我第二次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秦放靠洞口近,他是被斜斜照進岩洞裡的陽光曬醒的。

 

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昨夜的一小營火早已熄滅,他看見白寧兒已醒,坐在原地發呆。

 

秦放起身的動作有些戰戰兢兢,雖然昨晚他心想事成,可是他不知道白寧兒對於這事會有什麼反應。

 

白寧兒只是發呆,而且看上去發了很久的呆,秦放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也就原地坐起身,學著白寧兒發呆。

 

岩洞裡看起來很安靜,其實像個壓力球,任何一道聲響,一句話,都可能戳爆這股凝滯的安靜。

 

發呆的過程中,秦放不斷地偷偷覷著白寧兒,看白寧兒是否有將眼神瞟向他。

 

答案是,沒有。白寧兒好像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

 

 

 

那樣的安靜並不舒服,秦放正想說些甚麼來突破現狀,不料白寧兒同時開了口。

 

「我餓了。」

 

這是天亮後兩人間的第一句話。壓力球沒爆,只是慢慢地洩了氣,空氣重新流通了。

 

「好,我先去摘些果子讓妳填肚子,再獵幾隻兔子烤來吃。」

 

秦放抓了抓頭。白寧兒的反應很平靜,所以,她應該不記得昨晚的事,對嗎?

 

秦放覺得鬆了口氣,卻也有些失望。雖然自己免除了被打死的命運,可他也希望白寧兒能夠明白,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以後不可以勾三搭四,招蜂引蝶。

 

 

 

「我想吃燒餅。」

 

不挑食的白寧兒突然道。

 

「嗯……好,那我進城去買……妳要跟我去嗎?還是在這裡等我?」

 

「在這裡等你。」

 

白寧兒說話的時候都沒有看秦放,但也看不出初夜過後害羞的樣子,總之很奇怪。

 

「回來的時候,順便幫我買筆墨紙硯,紙買多一點。」

 

白寧兒又交待。

 

買筆墨紙硯幹什麼呢?他們走江湖的就和筆墨紙硯絕緣,秦放不知道白寧兒為什麼要這些東西。不過,他還是順著白寧兒的意,回到雪月城,把白寧兒想要的東西備齊了,再買些野味回來,夕食時分可以烤來吃。

 

 

 

回來後,白寧兒燒餅只吃了兩口,就放到一旁去了,然後,接過秦放買的筆墨紙硯,布在岩洞外的一株榕樹蔭下,一塊平坦的大石頭上,開始書寫,並要秦放替她去打水。

 

白寧兒需要一直喝水,這點秦放可以理解,也到附近的小溪打水照做了,但他不知道白寧兒怎麼突然想寫東西了。

 

打水回來後,白寧兒在忙,秦放靜靜地靠近她,將竹筒放在她身邊,挨著她,想看她到底寫些甚麼。

 

是一些口訣,還有武功招式,白寧兒也畫畫,有些動作文字很難表達,白寧兒就用畫的。

 

她畫的人很像秦放,就是秦放拿著珍珠匕正在比畫招式。

 

難道,經過昨夜,她意識到了對我的心意,畫了我的肖像,以訴相思?

 

秦放有些開心。他決定開誠布公。

 

 

 

「妖……寧兒……昨晚……」

 

話還沒講完,秦放臉就先紅了,煮熟的蝦子似地。

 

白寧兒沒回答,手下的動作不停。

 

平常都叫她妖女,此刻喚她的名字,她也沒有表現出抗拒的樣子。

 

也許,她是接受了,接受了自己,接受了她們之間的新關係?

 

 

 

「寧兒......我的寧兒......」

 

秦放將雙手環抱了白寧兒的腰,將她整個摟在他懷裡。

 

「我們以後......要永遠在一起......」

 

他的臉頰摩梭著白寧兒的肩窩,撒嬌似地。

 

 

 

白寧兒原本寫個不停的手,突然停下。

 

「小白。」

 

白寧兒終於有了反應。她沒有推開秦放,喚了秦放一聲。

 

「嗯?」

 

白寧兒沒有推開他,這讓秦放很開心,是不是其實白寧兒也是喜歡他的?

 

 

 

「我殺了你爹娘,記得嗎?」

 

白寧兒的身體有些顫抖,身體也是。

 

這話才是戳爆壓力球的一根針啊!

 

白寧兒但覺秦放周身一僵。

 

 

 

「這樣的血海深仇,怎麼可能說忘就忘?」

 

白寧兒記得昨晚發生的事,雖然一切並非她所能控制,但醒來後,她思考了很久,關於她和秦放之間的關係。

 

秦放下意識的反應,她知道他不可能心無罣礙。

 

「我是你師父,昨晚的事,天理不容。」

 

 

 

「昨晚又怎麼樣?那事是我做的,天理不容的也是我 !」

 

秦放還是緊緊抱著白寧兒。

 

「寧兒,妳師姐死於我父母之手是事實,我父母死於妳之手也是事實,我們一起做些好事,贖這些過去的罪孽。我們不要被過去苦苦糾纏,一起往前看,好不好?」

 

 

 

「小白,你是徒弟,一切都還在學習之中,你可以被允許犯錯,但我身為師父,不可以。」

 

白寧兒恍惚道。

 

「我已經不配做你師父,因為我,你失去了太多,你的父母,你的家庭,你那些珍珠獵人的親朋好友,我不可以再葬送你的前途。」

 

「鍾歧因我而傷,慕雪因我而死,我是個不祥之人。」

 

 

 

「是,妳害我失去那麼多,所以妳要好好地待在我身邊,補償我,知道嗎?」

 

秦放放開白寧兒,扳過她的肩,與她眼神相對。

 

「就如妳所說的,妳對我犯了錯,難道,不用對我負責嗎?」

 

 

 

「我會對你負責的。你身上我的珍珠,可保你後半輩子衣食無虞。我會把我一身修為都寫下來,你照著練,就不會有人敢欺負你,甚至你想繼續行俠仗義,都隨你了。」

 

說完,白寧兒推開秦放的手,繼續埋首於她的謄寫。

 

 

 

「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寫下來讓我照著練?妳可以直接教我,為什麼要寫下來?」

 

秦放握住白寧兒的右腕。他感到事情不大對勁。

 

 

 

白寧兒抬頭看著秦放,眼眶微紅。

 

「小白,我要走了。」

 

 

 

「走?為什麼要走?我剛剛說的那些都是白說的嗎?妳沒有聽進去?」

 

秦放心裡有把火,蹭蹭蹭竄了上來!

 

「妳不是說要對我負責嗎?還是,妳根本心裡是在怪我.......怪我昨晚......對妳做出那樣的事?」

 

 

 

白寧兒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冷冷地道。

 

「我們之間,沒法再繼續下去了。你我師徒,緣盡於此。」

 

 

 

白寧兒的神情和語氣都很堅決,這讓秦放陷入留不住她的惶恐。

 

「什麼緣盡於此?我們可以不做師徒.......如果妳不嫌棄我一無所有,我們可以成親,我會負責的.......如果,如果妳是怪我昨晚對妳做出那樣的事,妳不願意,那我以後不會再犯了........」

 

 

 

秦放的慌張,白寧兒看在眼底。她伸出手來,撫上了秦放的臉頰。

 

「小白,我是個不祥之人,待在你身邊,你會和鍾歧慕雪她們一樣,不會有好下場的,你瞧,你不是被我害得,家破人亡了嗎?」

 

「我知道你最初依附我,是不得已,現在的你已經足以自保,不需要我了。」

 

「小白,過去的你曾經無憂無慮,在一起的這段日子,我看著你成長,並不覺得開心,我滅了你家的門,你的成長是被我逼的,而我心裡有愧,畢竟,你沒有傷害過任何一個鮫人。」

 

「人生路上,我可以度你一程,可是,我沒有資格佔有你的未來,你這麼好看,人又體貼周到,你值得更好的,而不是被我拖累。」

 

 

 

「妳既然知道我的成長是被妳逼的,妳還要再逼我第二次嗎?」

 

秦放不管不顧,再度摟住白寧兒,顫抖著聲音

 

「妳不許走,我不會讓妳走的!」

 

 

 

秦放摟得很緊,緊到白寧兒沒法再繼續寫她的武功祕笈,白寧兒只得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日子裡,白寧兒雖然沒再提要走,但還是一直謄寫她的武功祕笈,秦放看到就亂發脾氣,亂丟一通,丟了她就重寫。秦放成天守著她,怕她走了,他知道以她的武功,要走,他是攔不住的。他丟她的祕笈,讓她不斷重寫,他想,能拖多久是多久,趁白寧兒寫完祕笈之前,他一定要想到辦法留住她。

 

就連晚上,他都一定要抱著白寧兒才肯安心入睡。

 

 

 

食物總有吃完的時候,秦放趁白寧兒的祕笈全部被他丟了,她又得重新謄寫一波的時候,離開岩洞,在密林裡打獵。

 

今天,他獵得了兩隻野兔子,正要回岩洞料理時,背後一陣熟悉的聲音喚住了他。

 

 

 

「秦師姪。」

 

從林間小路朝他走來的,不正是一襲白衣飄然的鍾歧?

 

身旁是他的侍衛,子溯和子瀾。

 

「二師伯......」

 

秦放看見鍾歧,其實是有些高興的,他在想,能不能讓鍾歧幫他,打消白寧兒想離開他的念頭?

 

「我的人打探到了師妹和你在這裡,擔心你們的安危,我特地來看看。」

 

鍾歧煦如春風地說明他的來意。

 

 

 

「嗯,我和師父就棲身在前面一座岩洞裡,我帶你過去。」

 

秦放提著兩隻血淋淋的兔子,引鍾歧和他的侍衛們,來到兩人生活的岩洞裡。

 

看見白寧兒還在寫祕笈,秦放終於鬆了口氣。

 

每次他出門,總是害怕回去岩洞後,白寧兒的身影消失無蹤。

 

 

 

看見鍾歧,白寧兒放下手邊工作,朝鍾歧打了聲招呼。鍾歧向白寧兒說明他的來意,只是來確定一下她們師徒的安危。白寧兒客套地道了聲謝,便又回去寫她的祕笈了。

 

鍾歧也看見白寧兒正在寫祕笈,覺得有些奇怪,他看向秦放,秦放也看著他,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鍾歧讓子瀾和子溯留下來陪白寧兒,順便料理一下秦放獵得的兩隻兔子,帶著秦放離開了岩洞。

 

 

 

「秦師姪,我見你神情有異,怎麼回事?」

 

兩人來到秦放慣常打水的溪邊對話。

 

有子瀾和子溯在,看著白寧兒,秦放也才敢放心跟鍾歧離開一陣子。

 

 

 

「我師父說,她打算離開了,不能再教我,所以,急著寫她的祕笈給我。」

 

說起白寧兒想離開,秦放的眼眶有些熱。

 

「怎麼會?發生什麼事了?」

 

鍾歧訝異地道。

 

「我還盼著秦師姪你多多照應寧兒呢。」

 

 

 

秦放搖搖頭,沒有說明原委,只懇切地對鍾歧道。

 

「二師伯,你是我師父的師兄,是她從小相處到大的親人,你可以幫我說服她,讓她別離開嗎?」

 

「這.......也許寧兒有她的計畫......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秦師姪你不想試著自立門戶嗎?」

 

不知道原委,鍾歧也不知從何勸起。

 

 

 

「二師伯,我不報仇了,只想守在她身邊,萬望你成全。」

 

秦放朝鍾歧拱手道。

 

他想,鍾歧有所保留,是不是因為擔心他找白寧兒報仇?

 

這樣的擔心是無謂的,他極力向鍾歧說明著。

 

 

 

鍾歧端詳著秦放的臉,半晌,似在衡量他的話。

 

 

 

「秦師姪,咱們相處的時間也不算短了,我知道你不是個壞人。而寧兒的個性我也明白,她是認死理的,一旦決定的事,十頭牛也拉不了她回頭。」

 

鍾歧嘆了口氣,道。

 

「你是真的很想待在寧兒身邊嗎?」

 

 

 

「是。」

 

那一夜過後,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他更無法離開她了。

 

 

 

「其實,寧兒一個女孩子,一天到晚幹著刀尖舔血的殺手勾當,我也很擔心。我更希望她能像一般女孩一樣,過著安定的生活,不必擔心仇家如林,生命朝不保夕。」

 

鍾歧看著粼粼的波光,道。

 

「我勸過她很多次。雖然她是奈落部第一殺手,退隱是奈落部極大的損失,但對我這個師兄來說,她能安穩地生活著更重要。只是,她並不聽我的勸告。」

 

「所以,師姪你要我勸她為你留下,我可能做不到。」

 

 

 

聽了鍾歧的話,秦放有些絕望,寒著臉,他一直撿腳邊的石頭朝水裡丟。

 

 

 

鍾歧看著他側臉的表情思考著,半晌

 

「不過,我倒有個辦法,也許可行。」

 

 

 

秦放眼睛一亮。

 

「什麼辦法?」

 

 

 

「這個辦法我以前就想用了,但寧兒對我有戒心,所以一直未能用上。」

 

鍾歧道。

 

「不過,用上這個方法,寧兒可能會生氣一陣子,秦師姪,你怕不怕?」

 

 

 

「只要能把她留在我身邊,就算被她打死我也認了。」

 

這倒是秦放的肺腑之言。

 

 

 

 

台長: 陳跡
人氣(485) | 回應(13)|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 |
此分類下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31---他來了
此分類上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29---小白是妳的誰

uni2019
https://youtu.be/PJHQDJ3Qxb8
2020-09-16 06:30:51
版主回應
其實秦放沒做壞事
他只是做了壞壞的事⋯⋯
2020-09-16 09:14:35
uni2019
雪原木屋蜂蜜骹剪紙張就缺狼。
2020-09-16 06:34:21
版主回應

啥意思啊
2020-09-16 09:00:17
uni2019
白晏:https://youtu.be/4xjzi8NC8bI
小放: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RD4gAsPT-vgeM&feature=share&playnext=1

如果不能配合主題的話我繼續為你找~總會找到的。



今天也開了九天的會。收穫滿滿!晚點讓你知道~
2020-09-16 10:45:34
版主回應
都很好聽
也很合適
都是寶啊~~~
感謝您的用心喔
很期待呢
謝謝你喔
2020-09-16 12:15:49
uni2019
雪原木屋蜂蜜剪刀紙張就缺狼。

金門橋往北過了珍妮小鎮大雪封路的小屋中也發生過同類的事。只不過當時的其中一人是用剪刀剪紙的設計一樣東西...
2020-09-16 10:49:43
版主回應
這是某種摩斯密碼嗎???
2020-09-16 12:16:51
uni2019
遠房來了~

https://youtu.be/LpxHlo_Oe0o
2020-09-16 10:52:35
版主回應
只想一生跟你走
這首歌我超~喜~歡~~~~~
2020-09-16 12:17:30
uni2019
小白清唱:
https://youtu.be/aVmZpcrQBU4
2020-09-16 11:03:12
版主回應
她的唱法很像孫燕姿~~~
2020-09-16 12:19:03
陳跡
推薦破10就今晚出31集
因為這次不愁新作沒靈感
倒想趕快結束寫新作
我的墾丁二部曲
2020-09-16 12:21:47
旅人
謝第一推荐紅樓消失了愛

午安安
2020-09-16 12:56:44
uni2019
什麼?神助攻啊?大山今天怎麼了?行運一條龍?桐花盛開?哈哈,是摩西密碼,還出埃及~瀟灑走一回!

孫燕姿的咬字清晰,小白的自由發揮創意,就是有點特意的轉舌讓聽者回味,都是藝術。

只想一生跟你走
這首歌我超~喜~歡~~~~~

抱歉沒找到國文版的,害您要看字幕(其實這才是重點,老師~)

記得李斯的出場率要起碼每天一次?其實我是有點倚老賣老,你寫是讀者的快樂,我們也樂意看,交易。唔使唔該。
2020-09-16 13:03:11
版主回應
uni大你真的很喜歡李斯啊~~~
常常看你在留言裡提到他~~~
我把正文寫完後~~~
再試著寫寫他吧~~~
我把31集寫完後
就可以揭曉[妳的姓氏]這篇小說的主梗了~~~
2020-09-16 14:30:32
uni2019
宜家係要您可以開始寫了。神助攻出征?

開玩笑罷了。客隨主便,將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
2020-09-16 13:10:46
uni2019
李斯秦代的時候一開始的時候是個良臣,只是到了秦二世的時後就跟趙高有了瓜葛。後來的您也知得比誰都好,都多。閒話一句,你家那套鎮家之寶現在可是奇貨可居了,以後的歷史都要麻煩您的指導了。說到哪了?喔,

李老闆夫君的偽損友真的是我的反面教材,他有情有義,就是當了霸道總裁還回去跟買冷飲的妹妹共結連理,對他的好友阿朔更是關懷備至,有陽光有同理心。哪找?夠理由了嗎?如果沒有達到老師的重點,我手都塗了厚厚膠水,尺子不進。您得另想辦法~Sorry~
2020-09-16 15:24:08
uni2019
可以開放以下的文章嗎,圖館館長大人?謝謝。


唯願光明賦予你42---養魚記(BL慎入)(終)】


唯願光明賦予你17---被國家幼苗摧殘(BL慎入)】


唯願光明賦予你10---蠍之赤心(BL慎入)


【唯願光明賦予你1---天樞卷(BL慎入)】
2020-09-16 23:08:16
版主回應

我關得太快是嗎
又打開了
不好意思
2020-09-17 00:12:16
uni2019
謝謝。晚安
2020-09-17 00:31:3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