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2 01:46:41| 人氣2,4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12---妳幹嘛穿著白衣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轉過身的秦放,頭也不回地走了。他走著走著,就出了衛雍城。

 

白寧兒是誰?那可是他的殺父母仇人,她嗜血的本性是不可能改變的。總之,自己的武功也已經有個底子,不是特別的鮫人高手,他也足以抵擋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接下來,他只需自己修習,不需要白寧兒了。

 

珍珠獵人才是他的背景,他的出身,他不能忘本,不能被那妖女迷惑了。

 

 

 

再度恢復了一個人的秦放,繼續他的流浪生涯。他一路走,一路看見被鮫人追殺的珍珠獵人,就出手相救,彷彿這樣就能補償那日無法阻止,白寧兒殺死的那些珠二代的罪孽。

 

但和一般珍珠獵人不同的是,秦放不奪人性命,也不賺珍珠。

 

就這樣一路修練,雖然他的武學資質並不是太高,卻也日起有功。

 

有時無法趕上城門關閉,他會露宿山林,獵些野味吃吃,吃得滿嘴油膩時,他有時也會想著,白寧兒是不是又在吃乾糧了。

 

吃乾糧就吃乾糧,那個妖女,有乾糧可吃就該偷笑了,手下那麼多人命,哪天被人砍死了都不知道。

 

 

 

兩個月這樣且練功、且流浪、且救人的日子過去,秦放來到一個叫涑陽城的城市。

 

這個城市比衛雍城,也比他的故鄉臨海城大,站在城門口,進進出出的農民、商旅、江湖人士熙來攘往。

 

秦放進了涑陽城,拿珍珠上當鋪換了錢,投宿客棧,他一個人躺在客棧床上,呆呆地看著天花板。

 

不知道妖女現在在幹嗎?在殺人?在問路?在吃乾糧?跟男人聊天聊得很開心?

 

總之,關於白寧兒,沒有一件事是好事,秦放越想越煩,索性不想了,從床上一躍而起,想出去找個地方鍛鍊鍛鍊。

 

他記得涑陽城外有一座山,就上山去找些熊啊狼啊來殺吧。

 

出了客棧,秦放在路上走著,道路兩旁商家攤販雲集,向來愛熱鬧的他,卻沒了想逛的心思。

 

 

 

走出涑陽城門,在滿布黃土的郊道上走了一陣子,秦放突然看見前方有一群人起了衝突,正打得如火如荼。

 

走近一些,秦放發現這群人分成兩個陣營,有三四位鮫人,正在圍攻兩名少年。

 

這場景很熟。在拜白寧兒為師之前,他也是這樣被鮫人圍殺的。

 

兩名少年,肯定又是涑陽城裡的珠二代了。

 

秦放拔出珍珠匕,加入戰圈,幫助兩位少年抵擋鮫人。

 

 

 

兩名遭圍攻的少年武功並不特出,被鮫人們殺得很狼狽,但秦放一加入局勢大逆轉,這幾名鮫人也不是像白寧兒那樣的高手,雙方相持了一刻鐘,幾名鮫人身上全掛了彩。

 

兩名少年要根據行規殺了這些鮫人,秦放卻攔住了他們,轉頭對那些鮫人道。

 

「滾!」

 

 

 

兩名少年躊躇了一會,照理說他們是該殺了鮫人,可秦放算是他們的恩人,恩人開了口,少年也就不再堅持。

 

「你們也是珍珠獵人?」

 

秦放收起珍珠匕,問。

 

這一路走來,他雖然會出手營救被鮫人攻擊的珍珠獵人,但救下人後,他也會勸對方放下這營當,發財有很多方式,不必選擇這種造孽的方式。

 

總之,他的下意識裡,是想弭平珍珠獵人和鮫人衝突的,儘管效果有限。

 

 

 

「也?這麼說,這位大哥你也是?」

 

兩名少年都生得眉清目秀,尤其是問話的那名少年,脣紅齒白,眉目如畫,這要是穿上女裝,大概也不會有人懷疑他的性別。

 

「我......不是。」

 

他父母是,可他自己卻沒有因為珍珠而殺害任何一個鮫人。

 

「我叫趙染,不知恩公大名。」

 

少年拱手道。

 

「恩公不敢當,我叫秦放。」

 

秦放回禮。

 

 

 

秦放自報姓名後,但見趙染睜大了眼睛,訝異地道。

 

「你就是秦放,秦弋的公子?」

 

「是。趙兄認得家父?」

 

「聽爹提過。我爹是涑陽城的趙洋。」

 

趙染笑道。

 

「北秦弋,南趙洋的趙洋。」

 

 

 

秦放愣了一下。趙洋的名號他也是聽過的。雖然以前他不知道父親的職業性質,但他曾聽說趙洋這個人和父親分距南北,都是代表性人物,他以為是因為武功都很高。

 

現在他知道了,是珍珠獵人界的北秦弋,南趙洋。

 

 

 

「聽說秦叔家驟遭橫禍,父親一直很擔心,也曾派人去臨海城找過秦大哥你,只是去的時候,秦宅早已易主,而秦大哥你不知所蹤。」

 

趙染笑道。

 

「不如秦大哥跟我回家吧!我爹看見你,一定會很高興的。」

 

 

 

能夠遇見和父親齊名的趙洋之子,這也是種緣分吧?秦放想,口中便道。

 

「好,既然來到涑陽城,沒去拜見前輩,似乎說不過去。」

 

說完,秦放便跟著趙染進了城,邊走邊聊,另一名少年沒有說話,看上去是趙染的僕從。

 

 

 

趙染她家是涑陽城佔地最廣,最豪華的一棟建築,趙洋因為珍珠生意的關係,還是當地的首富。

 

秦放他爹不也是臨海城首富?珍珠這東西就是這樣值錢,難怪有這麼多人為它前仆後繼。

 

進了趙宅後,趙染在前面領路,有時還會回頭朝秦放笑,趙染長得好看,笑容也美,但一個男的這樣一直朝他笑,秦放覺得有些怪,有些尷尬。

 

 

 

正巧趙洋今天也在,趙染直接帶著秦放去見趙洋了。聽趙染說秦放就是秦弋的兒子,今天又仗義救了趙染,龍心大悅,著人上茶上點心,殷勤詢問秦家的狀況,這段日子秦放的遭遇,十分親切,就像他家長輩。

 

期間趙染說折騰了一整天,想回去換個衣服,趙洋便讓他退下了。

 

 

 

聽見秦放為了活命,拜了白寧兒為師,趙洋嘆了口氣。

 

「知道世侄此舉乃不得已。不過既然你有心習武,身為你父執輩,不是我托大,我倒是可以將一身修為教授與你。」

 

「那姓白的妖女心狠手辣,若是你父母九泉之下,知道你拜在妖女門下,豈非魂魄不寧?」

 

「過去的不得已,便都按下吧。世侄可以在我這裡住著,雖然你們秦宅是臨海城首富,我這裡也不差,世侄儘可安心待著。」

 

 

 

「感謝世伯厚愛,只是姪兒無功不受祿,不敢叨擾府上。」

 

秦放客氣道。

 

「你救了趙染,這可是大功一件,怎會無功呢?我們趙家無以為報,又衝著我和你爹的交情,你不如在我府上待一陣子,讓我和趙染盡點心意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秦放想,他沒有明確的目標和地點,也不趕時間,不如就在趙宅待陣子再走吧。

 

 

 

秦放把客棧那裏的房間退了,住進了趙宅,趙宅為他安置的房間在後院,安靜清幽,院落寬敞,每天在後院練功,環境倒是舒服。

 

只是這兩天,他都沒看見趙染,倒是趙洋常常來跟他說話,聊當年他跟秦弋的共事,珍珠獵人界一些不為人知的秘辛,然後提點秦放武功。

 

經過趙洋的提點,秦放覺得他的功力又有了長足的進步,他感覺得到,趙洋是真心誠意在教他。

 

這天早上,秦放在後院練了功,舒活舒活筋骨,但覺渾身都是汗,洗了個清爽的澡,走出房間,想去市街上逛逛。自從來了涑陽城,他還沒時間逛過呢!

 

 

 

一走出房間,便看見後院涼亭裡,坐著一名白衣女子,身形玲瓏有致,正背對著他,看上去好像是在看涼亭旁池子裡的魚。

 

「妖女?」

 

秦放心臟猛然一怦。這是白寧兒來找他了嗎?

 

他從沒想過白寧兒會來找他,他以為白寧兒根本就不在乎他的離開,他慢慢地走向涼亭裡那道儷影,心跳得好快。

 

當他伸出手,想去碰觸她的背時,她回過頭來。

 

也是個美女,卻不是白寧兒。

 

秦放神色暗了下來。

 

 

 

「秦大哥,你要出去啊?」

 

那是趙染的聲音。

 

怎麼回事?趙染不是男的嗎?

 

秦放仔細看著眼前白衣女子的臉,越來越覺得,她跟趙染長得很像。

 

 

 

「妳是趙染的妹妹?」

 

這是秦放自己找到的解釋。

 

 

 

女子愣了一下。覺得秦放太少根筋了吧?

 

「我就是趙染啦!」

 

趙染道。

 

「趙染妳......妳是女的?」

 

「嗯。」

 

趙染正是趙洋的獨生女。

 

 

 

「那妳幹嘛穿著白衣?」

 

秦放原本以為她就是白寧兒,發現不是後有些失落,忍不住抱怨。

 

這問題噎住了趙染。

 

「怎.......怎麼,我穿白衣不好看嗎?」

 

 

 

秦放這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失禮。

 

「不.......很好看。我只是沒想到妳是女的。」

 

 

 

聽秦放說她好看,趙染心情才轉好,道。

 

「秦大哥想逛逛涑陽城嗎?我可是地頭蛇呢!讓我盡盡地主之誼吧。」

 

 

 

「喔,好。」

 

白寧兒變趙染,男趙染變女趙染,秦放一時也不知該做什麼反應,於是答應了。

 

獲得首肯後,趙染便笑著過來勾住秦放手臂,拉著他出門逛去了!

 

 

 

 

 

 

 

台長: 陳跡
人氣(2,454) | 回應(0)|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 |
此分類下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13---半壁江山趙秦王
此分類上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11---珠二代之恥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