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0 18:16:16| 人氣1,233|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11---珠二代之恥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秦放和白寧兒離開燈會,一起走回客棧。這期間,白寧兒一句話都沒有說,也沒有吃東西。

 

秦放問她到底怎麼回事,白寧兒一句話也不說,回到客房砰的一聲,把秦放鎖在外頭!

 

 

 

「喂!鎖什麼門啊?這房間是我訂的,讓我進去,快讓我進去啊!」

 

秦放吃了閉門羹,不斷地敲著門,白寧兒一點動靜也沒有。期間掌櫃經過,對秦放道。

 

「秦公子,你這樣敲會擾了其他住客安寧,兩口子有什麼誤會好好講,這兩個人相處啊,沒有不吵架的,女孩子家臉皮薄,你大男人就多讓讓人家,哄得她開心了,信我的,這好處可多著呢!」

 

說完,掌櫃曖昧地笑笑,逕自下樓了。

 

 

 

掌櫃說的,半大少年的秦放聽不大懂,覺得莫名其妙,但掌櫃要他別吵了其他住客,他可聽懂了。

 

這要是以前,我還是秦家少爺的時候,就破門而入了。

 

不過,他也感覺得到白寧兒心情不好,便抱著裝衣裳的紙包,在房門口坐了下來。

 

他們的房間面對庭院,抬頭可以看見星星。

 

夜晚還有些春寒,幸虧有紙包可以抱,不至於凍到受不了。

 

秦放就這樣窩在門口睡著了,隱隱約約中,他聽見房裡傳來白寧兒抽抽咽咽的聲音。

 

 

 

秦放靠著房門,在門外窩了一個晚上,等第二天白寧兒開了門,他整個人朝房間內倒去,這才醒了。

 

看著倒進來的秦放,白寧兒有些意外。

 

「昨晚你睡在外面?」

 

「嗯,冷死我了。」

 

秦放站了起來,走進房間。

 

「你幹嘛不跟掌櫃再要一間房?」

 

「燈會遊客多,掌櫃說沒房間了。」

 

其實他根本沒問。要了另一間房,就要一直住另一間房了。那我幹嘛買那套春光燦爛的齊胸襦裙?

 

這小心思。

 

白寧兒沒質疑,人就走了,秦放問她去哪裡,白寧兒也沒回答。

 

 

 

「唉,師父這麼任性,真是讓人有操不完的心啊!」

 

秦放將紙包放在桌上醒目的地方,想上床補眠,卻見床上都是珍珠。

 

大概是白寧兒昨晚的眼淚了。

 

第一個念頭,發財了。

 

第二個念頭,白寧兒生氣的臉。

 

 

 

秦放想了想,白寧兒要是知道他收集了她的珍珠鐵定翻臉。可是行走江湖,沒錢可是寸步難行啊!

 

這樣吧,折衷,我收一半,一半扔了。量白寧兒也不會真的去算她昨晚產出了多少珍珠。

 

最後,秦放藏了三分之二成色較好的,丟了三分之一成色較差的,意思意思。

 

上床睡了一下,秦放起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了,白寧兒還沒回來。

 

她今天也沒交代要他鍛鍊,秦放樂得清閒,收拾一下,便出街上走走,順便看看能不能遇上白寧兒。

 

 

 

白天市街上的攤位,和晚上的不大一樣,魚肉蔬菜水果都有,秦放覺得好像很久沒有吃水果了,也沒看見白寧兒吃水果,買了一串香蕉,打算拿回去分白寧兒吃,邊吃邊拎著走。

 

 

 

吃了兩根香蕉的時間,秦放突然聽見一陣嗚咽的聲音,從一條深巷裡傳來。

 

白寧兒除了教他武功,晚上回到房間也會鍛鍊他的聽力,蒙住他的眼睛,要他說出她丟了幾枚錢幣在地上,方向呢?只要他說錯了,白寧兒對他就是一頓飽打 !

 

所以,秦放聽力也有所提升,能夠聽見這陣微弱的嗚咽。

 

秦放站在巷口,朝裡看去,他看見幾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衣著光鮮的少年,不知道圍著什麼,那嗚咽聲,就是從他們的包圍中傳出來的。

 

 

 

秦放靜靜地潛行進去。從縫隙中,他看見被少年包圍的,是一個渾身都是血的男鮫人。

 

那幾名少年,輪流提著刀,在男鮫人身上凌遲著,疼痛讓男鮫人淚崩,地上珍珠滾來滾去。

 

沒動手的少年就負責撿珍珠。

 

 

 

「幹什麼?你們幹什麼?」

 

那一夜,囚室裡被刑求的鮫人一家,血肉模糊的場景躍然而出,刺激了他的視線。

 

秦放推開了其中兩名少年,扶起那名渾身都是血的鮫人。

 

「我帶你去大夫那裏止血。」

 

鮮血沾濕了秦放的衣裳,再這樣下去,那名男鮫人肯定血竭而亡。

 

 

 

「小子好大的膽子,敢擋我們的財路…….

 

其中一名施暴少年說完,頓了一下。

 

「咦?你不是秦放嗎?秦弋的兒子?」

 

 

 

秦放抬起頭,看見說話那名少年的臉,似乎有些熟悉。

 

「秦放你忘記了,我是朱贏,我爹是朱亥啊!」

 

那名叫朱贏的少年說完,秦放才想起來。朱亥也是個珍珠獵人,他和父親是同門師兄弟,感情很好,他小時候朱亥帶著朱贏來過他家幾次,兩人打了幾次架,不過都是朱贏贏了。

 

在武學天分上,秦放並沒有太高的資質,倒是這個朱贏,從小就很厲害,他爹朱亥不知道多驕傲。

 

 

 

聽見秦放和那些珠二代認識,渾身是傷的鮫人縮了一縮,試圖離開秦放的身體。

 

「朱贏?你也幹起這勾當了?」

 

秦放沒放開鮫人,語氣並不怎麼和善。

 

 

 

「當然了,子承父業,很應當吧?來來來,秦放啊,想你爹威震珍珠獵人界是何等厲害,虎父無犬子啊,反正珍珠收得差不多了,這個鮫人就讓你完成最後一刀吧!」

 

朱贏笑道。

 

「有好大家分啊!」

 

 

 

秦放不理他們,扶起鮫人就要走,鮫人有些遲疑,亮亮的眼睛看著他,秦放低聲道。

 

「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你放心。我師父也是鮫人,我不會傷害你。」

 

鮫人這才緩緩移動腳步。

 

 

 

朱贏舉起他的刀,攔住秦放。

 

「秦放,想你父親何等豪邁,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個畏畏縮縮的崽子?取了珍珠後的鮫人都得死,以防他們報復,這行規你也不知道嗎?帶著他想去哪?」

 

「滾!」

 

秦放冷冷地看著朱贏和他的刀。

 

 

 

「你要當懦夫丟你爹的臉那是你的事,這個鮫人一定得死。」

 

朱贏說完,大刀朝鮫人砍了過來!

 

秦放抽出他的珍珠匕,兩刃碰撞,發出鏗然聲響!

 

 

 

秦放和朱贏打了起來,其餘少年也都跟他們一樣是珠二代,大家搶上圍攻秦放。這段時間秦放的武功雖然有長足的進步,但猛虎難敵猴群,秦放守得很勉強。

 

也因此,他想守護的那名鮫人,被朱贏的同伴刺死了!

 

他們還是不放過秦放,以他們珠二代的榮光,秦放是他們珠二代的恥辱!他們一邊攻擊,一邊辱罵秦放,說秦弋何等英雄,怎麼會生出秦放這種懦夫!

 

時間一久,秦放節節敗退,一直退到牆邊,然後,退無可退。

 

 

 

「誰殺的?」

 

兵刃交錯的嘈雜聲中,一陣銀鈴般的聲音,清晰地響起。

 

白寧兒不知道甚麼時候突然出現。她低頭看了男鮫人的屍體一眼,抬起眼來,眼裡全是冰。

 

朱贏等人手下漸緩。

 

 

 

「又是個鮫人!上!」

 

朱贏叫著在珍珠獵人眼中,鮫人就是財富。

 

「誰砍的?」

 

白寧兒走向秦放,看見秦放身上不少刀口子,眉頭一蹙,回頭望向那些珠二代。

 

 

 

這個女鮫人雖美貌,氣勢卻不大一樣。那些珠二代眼裡雖然只有錢,卻也沒有貿然出手。

 

他們等著朱贏打頭陣。

 

 

 

秦放背後一片冷汗。他覺得這些珠二代死定了。不是為了他,也為了地上的鮫人屍體。白寧兒是真的生氣了。

 

但朱贏他爹,好歹也是他叫過師叔的人,他不能看著他們送死。

 

 

 

「師……師父……我沒事,我們走吧。」

 

平常秦放都叫她妖女,為了阻止白寧兒,這聲師父也叫了。

 

總之得先把她拖走。

 

 

 

「你叫她師父?秦放你丟不丟臉?叫一個鮫人師父?」

 

朱贏不知道秦放是想救他,還不住火上加油。

 

「鮫人不過就是個生產工具,和產豬肉的豬產奶的牛有什麼不同?你竟然叫一個鮫人師父?你爹秦弋可是珍珠獵人界第一把交椅,你這……

 

朱贏把鮫人當畜生的話徹底激怒白寧兒,他話還沒說完,就被白寧兒的綾帶纏上,喉管被短刀割斷了!

 

 

 

「師……師父……妳不能殺他們,他們是我的朋友!」

 

見白寧兒反手間就殺了朱贏,秦放腿都要軟了,但其他珠二代他不能不救!

 

秦放握住白寧兒的腕,擋在其他珠二代前面。

 

 

 

「滾!」

 

白寧兒殺紅了眼。左手朝秦放肩膀抓來,右手綾帶一揮,又倒了一個珠二代!

 

其他珠二代轉身便逃!

 

白寧兒要追上,秦放突然緊緊地抱住她的腰!

 

「師父……死了兩個人已經夠了,妳放過他們,我拜託妳!」

 

 

 

「我說過,想阻止我殺人,等你打敗我再說!」

 

白寧兒握住秦放的手,將他從她的身體扯開,輕功一躍,追了上去!

 

逃走的三四名珠二代少年,沒有一個逃過白寧兒的追殺!

 

秦放在後面追,眼見白寧兒殺了一個又一個他的同類,他卻沒有能力阻止!

 

 

 

秦放也怒了!只是死了個鮫人,朱贏把命賠進去也就夠了,妖女為什麼要趕盡殺絕?

 

拿了六條命來填!

 

 

 

「扛著報仇的大旗濫殺無辜,說得多麼冠冕堂皇,我看我看不出妳和珍珠獵人有什麼不一樣!」

 

秦放吼道。

 

「他們有誰是無辜的?方才誰沒動手,我殺錯了誰?」

 

白寧兒回應殺了那麼多人,她技藝高超身上的白衣還是滴血未染。

 

 

 

秦放想起白寧兒曾跟他說過的,一個殺手必須覺得她做的都是對的,才能出手。

 

白寧兒根本不認為自己做錯任何事,她已經被自己說服,就不可能被秦放說服。

 

他怎麼會忘了白寧兒就是個殺手,嗜血就是她的本性?

 

 

 

想殺就去殺,反正現在他打不過白寧兒,對她也無話可說,眼不見為淨。

 

秦放憤怒地握緊珍珠匕,朝白寧兒的反方向轉身離去。

 

 

 

台長: 陳跡
人氣(1,233) | 回應(3)|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 |
此分類下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12---妳幹嘛穿著白衣
此分類上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10---心痛的聲音

其石山人
終於看到白寧兒的圖像了!
2020-07-11 13:24:40
版主回應
哈哈哈⋯⋯只有衣服像啦!
2020-07-11 13:34:35
其石山人
既是親生女兒,當然像媽媽啊!
2020-07-11 13:59:02
陳跡
那邊在重逢
這邊在分開
人生真可咍
2020-07-11 19:24:5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