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2 22:57:01| 人氣1,339|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9---小白不作不死

推薦 2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秦放和白寧兒兩個人就著夜色,吹著晚風,從雍河畔慢慢走回衛雍城。

 

如果他們不是仇人,這該是一幅歲月靜好的畫面。

 

 

 

因為雍河映月是著名景點,衛雍城的城門會開放到子時,兩人回程時城門還沒關,守門的官兵盤問他們,通常只要問個問題查驗身份,輪到秦放和白寧兒時,秦放發現兩名守門官兵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

 

一直盯著白寧兒。

 

白寧兒穿的是白色的冰綃,原本就薄,加上她的衣裳還沒全乾,有些微透膚,雖然披著秦放的外衫聊勝於無,但還是隱隱約約,足以讓官兵一飽眼福。

 

秦放瞪了白寧兒一眼,頭一揚,又把視線拉向官兵。

 

妳武功不是很行嗎?他們眼神猥褻地看著妳妳不知道嗎?還不給他們好好一頓教訓?

 

 

 

白寧兒也注意到秦放瞪了她,但她好像不以為忤。

 

鮫綃是鮫人國特產,她們女鮫人都是這樣穿的,也沒人說不對。

 

 

 

還在聊?

 

那兩個官兵居心不良,白寧兒還跟他們聊著不知道拒絕。

 

秦放頭又痛了。

 

 

 

「唉,縣太爺,這麼晚還出來巡視啊?」

 

秦放靈機一動,朝官兵身後叫道。兩個官兵聽是縣太爺,上工時摸魚搭訕非同小可,馬上把注意力,從白寧兒身上轉至身後。

 

秦放趁機拉了白寧兒就跑!

 

 

 

兩人剛好趕在打烊前回到了客棧,秦放自顧要回房間,白寧兒問他。

 

「那我的房間呢?」

 

「不知道。我的錢只夠訂我的房間。」

 

說完,秦放走進房間,關上了房門,不理白寧兒。

 

 

 

白寧兒去找店伴,店伴說早些是有房間的,但晚上就沒了。

 

說到底,還是秦放不幫她訂房間的錯。

 

 

 

白寧兒門也沒敲,一推而入。

 

秦放已經睡在床上了,看見白寧兒,連忙坐起身來。

 

「妳幹嘛?」

 

 

 

「下來,我要睡覺。」

 

白寧兒逕自上床,攏了被子就要睡。

 

「這是我的房間,我花錢訂的。」

 

秦放不讓。

 

白寧兒頓了一下,翻過身來,伸出她的粉拳,在秦放面前晃了晃,又冷冷地說了兩個字。

 

「江湖。」

 

 

 

江湖規矩,弱肉強食,白寧兒看上去,好像秦放若不讓,就要打他的樣子。

 

秦放只好乖乖地溜下了床,委屈巴巴地打地鋪。

 

 

 

他少爺睡慣了軟床,地板又硬又濕,秦放翻來覆去,硬是睡不著,長吁短嘆地,也吵得白寧兒睡不著。

 

折騰了半個時辰,再這樣下去,兩個人今晚都不用睡了。

 

 

 

「小白......小白.......

 

模模糊糊間,秦放聽到白寧兒在叫他。

 

翻過身,果然看見白寧兒站在他背後,說。

 

「床夠大,一起睡吧。」

 

 

 

說完,白寧兒回到床上,秦放如獲大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以睡床了嗎?

 

他屁顛屁顛地跟在白寧兒身後,也爬上床。

 

今天應付洛玉郎費了不少心神,秦放不鬧騰後,白寧兒很快就睡著了。

 

 

 

床是又軟又舒服,但秦放還是睡不著。

 

因為,白寧兒向著他睡。

 

他也不是故意想看,可是側睡著的白寧兒,她胸口那條溝......好深啊......

 

兩個白白的峰團,隨著她勻稱的呼吸,不住起伏......

 

看起來好像很軟,不知道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好好奇.......

 

秦放也維持側躺的姿勢,對著白寧兒。

 

 

 

他想起方才在雍河邊,白寧兒芙蓉出水的那一幕。

 

冰綃因為浸了水,緊緊貼著她的胸,渾圓堅挺,可真好看。

 

 

 

弱肉強食。如果真的摸了,會被她打死吧?

 

白寧兒有打死他的實力,無庸置疑。

 

不過,她好像睡得很熟,也許,不會察覺?

 

 

 

雖然她武功很高,雖然她勉強算得上是他的師父,雖然她有打死他的實力。

 

可是,沒有其他機會,比現在更天時地利人和了。

 

他們靠得夠近,她睡得很熟。

 

秦放雖才十四歲,但情竇初開,色膽可不小,深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精髓,他掙扎了很久,慢慢抬起右手,伸向白寧兒。

 

......碰一下就好。

 

秦放這樣想,也這樣做了,白寧兒胸前的肉彈了一下,秦放觸電般縮回他的手指。

 

又麻又癢,一股謎樣的感覺,麻向他下腹去了。

 

 

 

白寧兒好像沒察覺,還是沉沉睡著。

 

方才那一下沒什麼後遺症,卻也不大過癮,秦放想,不然,摸一下?

 

說來就來,秦放輕輕地,將手掌,貼上白寧兒的胸。

 

又軟又彈.......如果能揉一下就好了......

 

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說的就是秦放。

 

 

 

白寧兒在睡夢中,似乎察覺了胸口的異樣,嚶嚀了一聲,翻了個身,背向秦放繼續睡了。

 

白寧兒動的時候,秦放嚇得差點滾下床,直到她翻完身,呼吸又重新勻稱,秦放才敢鬆口氣。

 

 

 

不過,那又軟又彈的觸感,還是停留在秦放的手掌上。

 

秦放看了一眼白寧兒曲線優美的背,心想,這時候抱一下,把手伸到前面去,正好環抱住她的胸,感覺應該很好吧?

 

但他真的不敢了,他不是貓,有九條命。

 

 

 

人要知足,摸過就好了。

 

秦放看了看自己的手,懷念方才的觸感,下腹那麻癢感又再度蔓延。他把自己藏進被子裏,怕被白寧兒發現,翻身背對白寧兒,卻想著白寧兒的媚態,將摸過白寧兒的那隻手伸向下身,不斷套弄.......

 

完事後,那一夜,秦放睡得很好。

 

 

 

第二天早上,秦放是被白寧兒叫醒的。當他睜開眼睛,正好看見白寧兒的臉,想起昨晚幹過的事,秦放的臉一陣燥熱。

 

「起來了。我昨晚說了,今天開始鍛鍊......咦?你臉紅什麼?」

 

白寧兒歪著頭觀察秦放。怕被她瞧出什麼,秦放心虛地坐起身來,慢慢下床。

 

「人有三急!」

 

說完,就跑出去上廁所,順便丟了應付昨晚特殊情況用上的,手裏攢著的那塊子孫帕子。

 

 

 

用完早食後,白寧兒帶著秦放走出衛雍城,邊走邊說。

 

「我本來想先教你內功,不過,你的情況有些特殊,我還是先教你外功好了。」

 

白寧兒觀察過了,雍河旁有一些杉樹,長得很高大,她帶著秦放來到杉樹林旁,對秦放道。

 

「爬上去,摸到最上面那條樹枝再下來,做得到嗎?」

 

 

 

秦放抬頭看看杉樹,是有些高,不過爬樹嘛,應該不是什麼難事,於是點點頭。

 

「好,現在,爬上去。」

 

白寧兒令道。

 

秦放不疑有它,手腳並用,開始爬竿,杉樹的低處沒有枝幹,他用這樣的方法雖然累些,等到了上頭有樹枝的部分,只要攀著樹枝,上去就不難了。

 

耗了一刻鐘的時間,秦放完成了上下各一趟,正覺得得意,要白寧兒正式教他武功。

 

 

 

「還早呢!你必須先練體力和手腳協調度,八十趟,開始。」

 

說完,白寧兒走向附近一塊巨石,斜躺在上面,覷著秦放。

 

「八........八十趟?妳是不是不想教啊?不如殺了我!」

 

秦放不配合。

 

「殺了你?好啊!」

 

白寧兒說完,從腰間拿下她的綾帶小刀,朝秦放激射而去!

 

力勢急猛,沒在開玩笑!

 

 

 

「我.......我爬我爬........

 

爬八十趟又不會死,可被白寧兒的小刀戳中就死定了!

 

秦放轉過頭去準備開始爬,小刀釘在了他身側的另一株杉樹上。

 

 

 

秦放開始爬樹,沒兩趟就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白寧兒盯著他,心道,屁孩愛作怪,操死你!

 

 

 

爬樹是挑戰地心引力的事。非常累,杉樹又特別筆直不好借力,秦放雖然習過武卻不精,體力大概就比常人好一點點而已,十趟過去,腿都軟了。

 

「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啊?」

 

秦放喘道。

 

「可以停下來喝口水,日落前完成八十趟。」

 

白寧兒要秦放喝水,自己在監督勤放的過程中也一直喝水,太陽這樣曝曬,鮫人體質受不了,只有不斷喝水。

 

但以白寧兒的神采風情,飄逸的姿態,手裏那壺還讓人以為是酒。

 

 

 

秦放就快哭了。這真的對練功有用嗎?他怎麼覺得白寧兒是故意整他的絕對!

 

只可惜,江湖,弱肉強食。

 

 

 

白寧兒小刀的威脅下,秦放死趕活趕,總算在日落前完成八十趟。當他下地,他感覺不到他的四肢,幾乎成了人彘。

 

 

 

當天傍晚回客棧,吃了飯,洗了澡,一切搞定後,白寧兒還是允許他上床跟她睡。

 

只是對著白寧兒,秦放根本生不出任何綺思,頭一沾枕就睡得跟豬一樣,直到天亮。

 

不作不死,每天如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不知道要不要列18禁~~~

 

 

台長: 陳跡
人氣(1,339) | 回應(5)| 推薦 (2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妳的姓氏我的名字 |
此分類下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10---心痛的聲音
此分類上一篇:妳的姓氏我的名字8---妳師父到底教了什麼

其石山人
不適合兒童觀看耶!
2020-07-03 05:54:19
版主回應
好吧~~~
從善如流~~~
列18禁~~~
2020-07-03 06:32:28
uni2019
山川的地勢和制高點好像有點被地心引力橫移了。
勤放來上地理課卻加了生物常識課另加要看身分證。

白兒跟塵兒都是同一個鳃出氣的7fu小放。
2020-07-03 12:01:22
版主回應
誰要小白的手不老實

小頭也不老實

那就操到老實

這是大白的想法
2020-07-03 12:13:24
uni2019
李善長說了算。
2020-07-03 12:29:26
版主回應
誰是李善長???
2020-07-03 12:32:54
uni2019
國師其先生,聖上垂詢啦!還不過來...真是的。

從善如流~~~~一江春水向北流。
2020-07-03 12:40:24
uni2019
[矮~油~]
2020-07-03 23:04:2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