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19:32:15| 人氣798| 回應7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77---一直都知道(終)

推薦 2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當警察找到Giselle時,她正坐在租屋處的沙發上發呆。

 

租屋處的新漆味還隱隱浮泛著。

 

她承認自己謀殺了蔣翰。不是過失、不是臨時起意,是謀殺。

 

包包裡那把槍,是最有力的證據。

 

 

 

聽見Giselle幹下這等大事被警察抓了,藍天和沈霖心急如焚。再聽說Giselle竟然認了謀殺的罪,頭皮一陣發麻。藍天立刻透過蔚藍集團法務部,請到一位刑法官司權威律師,準備替Giselle打官司。

 

Giselle殺蔣翰的原因,是為了報仇,這是基於義憤,可以輕判的。

 

Giselle拒絕見這名律師,也拒絕藍天沈霖,甚至後來獲得消息的沈崇南葉寧,還有駱駝阿和他們的探視,只接受公設律師走個過場。

 

看來,Giselle是鐵了心,要把牢底坐穿。

 

藍天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找上公設律師,把收集而來對Giselle有利的證據交給公設律師,因為,只有他見得到Giselle

 

甚至,想辦法利用關係聯繫上法官,交個朋友吃個飯……總之,在Giselle不配合,卻是合法範圍的狀況下,藍天和沈霖盡了一切努力。

 

最後,法官採信了Giselle是為了愛人報仇,基於義憤,輕判為十年徒刑。

 

十年,若表現良好,五年就可以假釋,這結果,才讓沈雲的親友們稍稍可以接受。

 

只是,沈雲還是一樣,拒絕任何會面。沈崇南葉寧他們想辦法遞進來的東西,也都被沈雲退還了。

 

這孩子,怎麼能那麼犖,那麼狠心!

 

每每接到沈雲的退貨,葉寧都哭得不能自己。

 

 

 

對沈雲來說,她是進來贖罪的,她丟了沈崇南和葉寧的親生女兒,她們能團聚是她們運氣好,就算她們念在過去的情份想要泯去恩仇,自己憑什麼覺得自己值得原諒?

 

她的心情已經隨著大山的離去而扭曲了,任何人的關心都只會令她窒息。

 

她需要的是痛苦,加在她身上的痛苦,痛苦越多,她才會覺得稍稍舒坦,才有辦法撐下去。

 

當然,支持她撐下去的最大痛苦,是她對大山的思念。

 

 

 

沈雲所待的囚室冬冷夏熱,二十個人擠在十坪大的空間裡,吃喝拉撒都在裡面,雖是女囚室,卻是又髒又臭。

 

她不跟人打交道,除了吃飯睡覺放風,就是看著囚室裡那唯一的一扇鑲著鐵條的窗,透進來的光線變化。她殺了個角頭,算是重刑犯,剛開始沒人理她,大伙也都在觀察,她殺的那個角頭蔣哥是個狠角色,她會不會比那個角頭大哥更狠?

 

蔣翰死了,他是西環幫一員大將,沈雲殺了他,西環幫怎能善罷甘休?又聽說她因為蔚藍集團那個總裁的奔走竟然輕判,西環幫方面不能接受,於是收買了沈雲的獄友,刻意找沈雲麻煩,搶了她的食物,罵她掐她打她凌虐她,日復一日,她都沒有反應,默默地承受,獄友對她的忌憚轉成弱肉強食,大家都可以來欺負她。

 

後來,沈雲的一條腿被獄友砸斷了,那種腿骨斷裂,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她重新意識到,原來,她還活著啊!

 

才斷了一條腿,大山哥哥掉下懸崖的時候,不知道多痛呢!

 

她斷了腿後,還去問那個砸斷她腿的女囚,為什麼不連另一隻腿也砸了?

 

她的反應讓其他女囚毛骨悚然,覺得她應該待的不是女囚,而是精神病院。

 

 

 

聽說沈雲保外就醫,藍天和駱駝他們都很憤怒,蔚藍集團和東埔幫兩方面都要獄方和西環幫給個交待,否則就把事情鬧大,媒體和立委還有地方勢力誰都不會缺席,等著瞧。西環幫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稍微收斂。

 

而獄方監督不周自覺理虧,把沈雲換去了獨居囚室,希望事情能就此平息。

 

沈雲在獄中的待遇也稍微好了些,然而一條腿始終是廢了。

 

 

 

五年時光涓滴流逝,沈雲依舊不見任何人,但也沒人忘記她。

 

藍天和沈霖生了一個女兒,玉雪可愛的,孫女的出世沖淡了兩方家長因為沈雲帶來的悲傷,黑龍仔還是幫主,駱駝升了副幫主,大山當年的地位。但因為黑龍仔不大管事,駱駝可以說大權在握,帶著升做護法的阿和和阿同他們,和西環幫動不動對著幹,西環幫主有些吃不消,去拜訪黑龍仔,希望雙方偃旗息鼓,黑龍仔對著駱駝替西環求情,T市的黑幫衝突才稍微緩和下來。小凡的酒店生意,還是T市最好的,她是學企管的,也開始拿著經營酒店的錢去發展副業,甚至炒股,儼然是個T市新興女企業家。

 

岳華出國留學了,去美國長春藤盟校拿博士,給沈雲寄了不少在國外的旅遊照片,魏玲萱結婚了,老公是個新銳影帝,外型帥得不得了,比藍天和大山都帥,她也給沈雲寄了婚紗照,得意到不行。

 

雖然沈雲也不見她們,但那些照片,沈雲倒是收了。

 

發現沈雲收照片,藍天和沈霖也開始拍照片寄給沈雲。其中也包括他們女兒的照片,當然也有沈崇南和葉寧的近照,沈雲都收了。

 

這些照片讓她知道,她害過的人,她麻煩過的人,她掛念的人都過得很好,這樣,她就能放下了。

 

可以專心地想著大山哥哥。

 

三坪大的獨居囚室,沈雲想著大山,這就是她們的兩人世界。

 

沈雲這一生,從未有如現在這般平靜的時刻。

 

 

 

沈雲表現良好…….呃,她都獨居,也沒啥機會跟人起衝突表現不好,所以,刑期過半就能假釋。

 

她出獄的那天,大家都來了,藍天,沈霖,沈崇南夫婦,駱駝他們,女監門口黑白兩道熱熱鬧鬧地,都想要確定她好好的。

 

然而等了一整天,都沒有看見沈雲從大門走出來。

 

 

 

沈雲從獄方人員的談話中,知道門口有一堆人在等她,她從後門走了。

 

 

 

沈雲行動不便,獄方人性化,她離開的那天,送了她一支柺杖。

 

她租了個便宜公寓房間棲身,她的腿不方便,沒法爬樓梯,租的地方在二樓,屋齡超過四十年,只有簡單的用了二十年以上的家具,牆壁上都是壁癌直掉粉,燈管還會閃,她也懶得換,連最基本的娛樂,電視都沒有。

 

她在住處洗了個澡,把自己打理整齊。拄著拐杖,坐上公車,朝市郊駛去。

 

 

五年了,這五年來,為了報仇,她從未來看過大山。

 

為了報仇,她整形,換了一張臉,五年牢獄生涯的摧殘,也早已不復當年美貌,她靜靜地站在大山墳前,看著墓碑上,那張大山永遠年輕的黑白照片,恍如隔世。

 

她不想讓大山知道她這五年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日子,她知道大山總是希望自己好的,她不要大山擔心。

 

 

 

「大山,我叫Giselle,你的雲兒,小錦妹妹她,託我來看你了。她過得很好,很快樂,想把過去的一切都留在過去,所以,她不會來了。」

 

沈雲以柺杖撐地,慢慢坐下,坐在旁邊一顆大石頭上,拿出手上塑膠袋裡的一些冥紙,慢慢地折,一張張,看著它們像火蝴蝶一般燒起來。

 

她的行動不便,身體大不如前,做什麼都是慢慢的。

 

 

 

「你的雲兒不來,你會不會很生氣?不要生氣,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沒關係,我以後每天都會代她來看你。」

 

「你不認得我不要緊,你的雲兒,她現在還是很漂亮,過得很幸福,就像你曾經記得的那樣。」

 

「雲兒說,她希望你能在你的下輩子,找到一個真心對你好的人,你們之間沒有分離,沒有孤單,只有幸福。就像現在的她一樣。」

 

「你一個人躺在泥土裡,一定又濕又冷又無聊對不對?不然我唱歌給你聽好嗎?」

 

沈雲一邊將紙錢丟進火裡,一面唱道。

 

「我們都不應該孤單,我為了見到你,才來到這世界,

 

我們都不應該孤單,你為了找到我,也來到這世界。

 

最初我們害怕孤單,只為了要見面,拚命尋找對方

 

後來我們變得孤單,只因為太害怕,有天會更孤單。

 

我們每個人,走著不同的路,每段故事有不同的辛苦,

 

能否從那天,我們相見那天,不再懷疑擁抱,用每一秒交換彼此孤單,

 

我們都不應該孤單,我們都不需要再孤單,雖然偶爾也會落單,

 

就從這裡開始,我們都不應該孤單……

 

 

 

後來,沈雲每天都會去陪大山,有時唱歌給他聽,有時告訴他,他的雲兒想告訴他的話。有時什麼也不做,就坐在大山的墳旁,靜靜地看著海。

 

有一次,她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藍天和沈霖。

 

不錯,藍天和沈霖就是故意來堵她的。總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

 

沈雲躊躇了一會兒,沒再拒絕他們,帶著他們回她住的地方。

 

 

 

沈雲住得太差,沈霖要她回沈家住,她的房間還在都沒動過,佣人也會定時打掃,沈雲不願意,藍天說要幫她找好一點的房子,她不要,想幫她添購家具,沈雲也拒絕。

 

「我只想過簡單平靜的生活。」

 

藍天和沈霖沒再堅持,但要沈雲不可以跑掉,起碼跟他們保持聯繫。

 

沈雲答應了,藍天和沈霖才放心回去。

 

 

他們會來看沈雲,有時會以伴手禮為名,幫沈雲帶些東西,但沈雲全都要他們拿回去。

 

他們怕沈雲再搞失蹤,只能順著她的意思。

 

有次,沈霖帶著她和藍天的女兒來看沈雲,那是唯一的一次,沈雲暗淡渾濁的眼神終於有了光彩。

 

沈霖知道,她是想起了那個失去的,她和大山的孩子。

 

 

 

這天是個大陰天,天上的烏雲沉甸甸的,看上去是要下雨了。

 

每到要變天,她的腿就會痠痛到像有把鑽子在鑽她的骨頭。

 

儘管如此,她答應了大山,每天都要去陪他,不能有一天落下。

 

沈雲等了半天,雲都沒有要散去的意思,她不想再等,拿起傘,忍著腿痛趕公車去了。

 

 

 

公車上沒有座位,沈雲的腿痛了一路,來到大山的墳旁,看見大山的照片,她才覺得腿上的痛舒緩了一些。

 

「我來了,你有在等我嗎?對不起,今天來晚了。」

 

沈雲將傘放在一旁,伸出手去,把大山墓碑旁長出來的一些雜草拔掉。

 

「住的地方保持乾淨,心情也會變得愉快喔。」

 

沈雲在大山的墓碑旁坐下,笑說。

 

「你的雲兒,又有話要我帶給你了。她說你是不是把你的高職畢業證書亂丟了,幸好她把它撿回來,交給我了,你看……

 

沈雲從隨身包包裡,拿出多年前她生日那天,大山和蛋糕圍巾放在一起,當成禮物要送給她的畢業證書。

 

雖然因為藍天的出現,大山氣得把它扔在垃圾子車裡,但沈雲把它撿回來了。

 

「雲兒說你這張畢業證書得來不易,怎麼能說丟就丟呢?我把它還給你吧。」

 

說完,沈雲拿出打火機,把畢業證書燒了。

 

看著冉冉升起的火光漸漸熄滅,有幾滴水,落在了沈雲的臉頰。

 

 

 

下雨了。不下則已,一下就是滂沱大雨

 

雨水滲進了泥土裡,大山還躺在裡面呢!

 

 

 

「泥土都浸水了,你躺在裡面肯定很冷,我幫你擋擋。」

 

沈雲想起她是帶了傘的,又看見裸露的土包上什麼遮蔽也沒有,她撐開傘,將傘擋在土包上,這才鬆了口氣感到安心。

 

渾然沒查覺,她已經全身淋濕。

 

雨中又濕又冷,沈雲抱著墓碑,就像抱著大山。

 

 

 

「雲兒…….雲兒…….

 

模糊中,沈雲好像聽見有人在叫她,那聲音,有種遙遠的熟悉感。

 

「大山……哥哥…….?」

 

沈雲抬起頭來,發現沒有雲,也沒有雨,四周一片光亮,站在她眼前喚著她的,不正是大山?

 

大山的帥臉很完美,沒有破相的疤痕,一抹微笑懸掛其上。

 

 

 

「我……我不是雲兒…….

 

沈雲這才想起,她的臉已經改變,她不是用沈雲這個身分來看大山的。

 

她不能承認自己是沈雲,大山一定會問她為什麼變了臉,他就會知道她這五年來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他一定會自責。

 

沈雲低下頭,連忙否認。

 

 

 

「媽媽……媽媽…….

 

一陣可愛的童言童語,滲進了沈雲的聽覺。

 

沈雲心裡突生悸動,抬起頭來,看見大山的右手,牽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

 

是他在叫媽媽。

 

 

 

母子天性,那是寶寶,她知道的,是大山,大山找到他了!

 

「寶寶……你是我的寶寶…….

 

沈雲迸出了兩行熱淚,她伸出手來,想要擁抱寶寶。

 

大山拉了拉寶寶的手,示意他前去。寶寶就這樣跑向沈雲的懷抱!

 

「寶寶,媽媽好想你…….

 

抱著小男孩,沈雲哭得不能自己。

 

 

 

「雲兒,妳辛苦了,我們一起走吧…….

 

大山蹲了下來,輕輕撫了撫沈雲的背。

 

看著大山的臉,沈雲慌了。

 

「不…..我不是…….

 

 

 

「妳是。妳是我的雲兒,我一直都知道。」

 

大山笑意暖暖一手抱起寶寶,一手朝沈雲伸了過來。

 

「我們,一起走吧。」

 

 

 

沈雲顫抖著伸出她的手,和大山的緊緊牽在一起。她的腿不疼了,腳步也恢復了從前的輕盈。

 

「大山哥哥,我們去哪裡?」

 

沈雲流著淚,看著大山的側影,幸福地笑著。

 

 

 

當巡山警察發現倒在大山墓碑旁的沈雲時,她已經沒了氣息。

 

沒有死因,就像是全身所有的細胞一起講好,在某時某刻一起停止了運作。

 

 

 

藍天替沈雲收拾遺物,遵循大夥的意見,沈雲的遺體火化後,把她和大山葬在一起。

 

沈霖說,這樣的他們,也算某種意義的重逢了吧?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另一個世界裡,大山、沈雲和他們的寶寶,早已緊緊牽著彼此的手,無憂無慮,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全文完

 

台長: 陳跡
人氣(798) | 回應(7)| 推薦 (2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後記)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76---11月3日伊甸園

旅人
謝第一推荐紅樓鑽石

晚安安
2020-05-21 20:37:20
uni2019
「雲兒,雲兒...?」
沈雲聽到遠處的一把聲音在喊著一個名字,雲兒?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聲音。但她實在是太累了,她只有繼續閉著雙眼去企圖分辨出喊著雲兒名字是誰的聲音...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覺的不再冷了,也好像是雨停了,那雲兒的名字又傳進了耳裡。她試圖睜開眼睛,這次可能因為不再冷的關係又或雨停了,她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慢慢的回來了。

沈雲慢慢的張開眼睛。映進眼裡首先是柔和的光線,在光線照射下那聲音又傳來了,「雲兒,雲兒..」沈雲本能的要舉起手去把頭上的光線遮擋好看清楚是誰站在那裡輕喊著雲兒這名字。但她也確是太虛弱了,還有就是感到手臂有被固定的感覺。「雲兒,你醒了。慢點,你還很虛弱,聽到我說話嗎?」
沈雲要說話,但她發現她不能夠做得到。她的舌頭可以轉動,還有她是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在口裡,但就是不能發聲。
「雲兒,我是您的大山。」
沈雲要再聽一次,但她沒法說話,她只得把剛聽到的話在腦海里重複著。他說他是大山?雲兒的宋還山?但大山哥哥他不是...我明明就是Giselle。我...
這時沈雲的眼睛適應了燈光,在她眼前,雙眼帶著關切的在她伸手可摸的距離裡一張陪著她一路走來,對她不離不棄的不是宋還山,雲兒的大山哥哥又是誰?
2020-05-24 07:37:11
uni2019
沈雲可以感覺到自己心臟在跳動,我...你是在喊我雲兒嗎?她想問。
「雲兒,是的,我就是那個宋還山。」
沈雲哭了,她的眼淚在眼眶裡不由自主的打轉。她不敢相信!大三哥哥,您沒事?她在心裡呼喊著。她扭頭往左右看著,她要確定這不是幻覺!

「沈小姐,我們知道您有很多的問題,我會慢慢的跟你解釋,但最重要的是你沒事了。宋先生也還好好的活著。對不起,我忘了介紹一下。我是負責辦這個案的員警,我姓張。是這樣的,當天宋先生為救你而掉下了山坡,因為下跌的力道太大還加上他因為心急要追上你,所以他沒有戴上安全帶。在平常,那是很危險的。但是這卻救了他。他被拋出車外昏倒在草叢裡沒被發現。我們的警員也大意的在你離開後才找到宋先生。我們第一時間把他送院搶救,他其實受的傷蠻重的,他也因為腦袋受到激烈碰撞而暫時失去了記憶。還好他有著堅強的求生意志,他終於回復了記憶。在他失去記憶的時間裡,就是他沒能夠去找你解釋的原因。到後來他才知道你為他為您自己所作出的一切。當他找到你的時候你是陷入昏迷狀態的。但你總算活過來了。」

沈雲聽著,看著她的大山哥哥那張英俊又帶了點滄桑的臉。還有在他腕上的紅髮帶。她盡力的把手提起去碰他的手。他伸出他那有力,總是讓她感到溫暖的雙手牽上她。

這時,兩個護士走了進來。一左一右的來到沈雲的兩旁。默契的互看了一眼,一個護士把沈雲頭上和臉上包紮著紗布慢慢的一圈一圈的拿去。沈雲感到臉膛一陣因為空氣帶來的清涼。左邊跟右邊的護士滿意的看著沈雲,又看看宋還山。一把鏡子來到她的大山哥哥手裡。大山舉起鏡子在沈雲眼前,Gieslle在鏡中的臉沒了,換回了她的大山哥哥的雲兒的俏麗小綿的臉。
「雲兒,還不叫媽媽?」宋還山說。
「媽媽。」一把童音在沈雲眼前響起。
因爲太多的事情發生著,沈雲還真沒看到一個臉容俊朗帥氣的小男孩站在大山哥哥的身旁。
「媽媽?」沈雲激動的不能自己。
「雲兒,他是我們的兒子,宋雲。」
「他是當天你被撞倒後醫生為你保留下來的,我跟張警官把他送到外國醫院自療,他現在三歲了。」
宋還山說著。



送給您。
2020-05-24 07:38:08
版主回應
我可以開放你的留言嗎?因爲它也是一篇很好的番外,雖然跟我想寫的不一樣。XD
2020-05-24 08:30:05
(悄悄話)
2020-05-24 08:40:02
(悄悄話)
2020-05-24 08:42:59
(悄悄話)
2020-05-24 08:43:56
uni2019
可以。謝謝
2020-05-24 10:44:3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